2020 年 12 月 3 日

王者嘴角重新泛起那慣有的高傲卻似帶著點隨和的笑容,道:「如今,欣雅身軀已死,你的身軀也已毀滅,你們二人的靈魂,終將重合為一。我也將重新塑造你們的身軀。你們的一切,終將重新歸我所有。」

露西婭只覺渾身微微顫抖。光是聽在耳里,總感覺自己是一樣玩物,也是一個怪物,一個任由王者宰割並享受的怪物。

「不過,在此之前,該讓這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真正的臣服於我了。」王者昂起頭,蔑視著眼前這群艾克斯星人,雙手微微屈伸,身形慢慢飄到半空。

吉爾特、亞爾弗列得、詹妮等人驟見王者抬頭時,竟都同時往後退了退。他們以為自己已經作好了與王者一戰的準備,可是,事實表明,他們並沒有準備好。不論如何死斗,這場戰鬥已經註定了只有一個結果。看到王者慢慢飄起,他們竟連大氣都不敢出。

趙嚴縮在人群間,不敢輕易出聲。他本名宙斯,也算得上是王者腦海里的犯人名單之一了。被王者發現自己的身份,那他可要比死還要慘上千萬倍。

他只想營救自己的女兒趙倩倩而已。而此刻,趙倩倩既然並不在此地,也許他也該偷偷溜走才是。

可惜,就在他趁著王者與露西婭之間深情流露示以真心的時機而準備逃跑時,王者卻適時抬起了頭,隨後,王者竟一眼掃在了他的所在。

趙嚴心中叫苦不迭,他知道自己已逃不了了。或者,其實自一開始王者便盯著自己,畢竟,幾個鐘頭前,是他摔爛了王者的筆記本電腦,同時毀滅了王者的身軀,毀滅了整個光明之都。

「宙斯,別來無恙啊!你這是想要到哪裡去?」雖然趙嚴的身軀是屬於喬布斯的身軀,可是王者只需稍作調查,那兩個毀了自己心血的混蛋的真實身份,他還是能夠查到的。

阿修羅與宙斯,這兩個混蛋!

試問,王者怎麼可能放過他們兩個人?

趙嚴心中叫苦,卻不得不從人群中站出來。既然已經被發現,躲躲藏藏是沒有用的。倘若註定要死,他也要死的光明正大一些。

「呵呵,你好啊!王者,咱們又見面了!看到你安好,當真令我遺憾之甚啊!」趙嚴居然還是很鎮定,這一句話說出來,竟連一絲的顫音都沒有,就好像跟一個老朋友打招呼一般。

王者也不禁佩服起這個人來。他也算得上是一個老對手了,雖然趙嚴從來都是被動挨打併逃跑的份,但這人能夠一直活到現在,甚至還毀滅了自己的王城,這至少證明這個人不是一個可以讓人小覷的人物。就連王者自己,都無法小覷了他。

「宙斯啊!你……」只說出這三個字,王者的臉色突然一變。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量,轟然向他襲來。

居然有人膽敢主動襲擊他!真是瘋了!

王者完全沒有預料到世上竟還有這樣的瘋子。考量到那股力量的強大無匹,他心中第一個懷疑的對象便是在場最強的艾克斯星人——吉爾特。可是隨後他發現自己猜錯了。他發現力量的來源,竟是一個肥胖到極致的艾克斯星女人。

「還有這樣的怪事?」

也只來得及這麼一想,王者甚至都來不及閃避,那股力量已經攻到了他所在的位置。那力量來得實在太快,也實在太強了!他急忙間施展暗影閃避力,「咻」的一閃身,不想仍是被那股力量擦了個邊擊中,一個站立不穩,身形自半空翻落,「噼里啪啦」一陣狼狽翻滾,好不容易施以暗影力定住身,才避免自己的身軀摔的更遠。

自開天闢地以來,成為王者之身的他,無數年來從未有過如此尷尬的遭遇。他,王者,竟然特么被一個無名小卒一招擊飛,狼狽不堪地差點摔成了狗啃泥的大招式展示圖。

他一手支撐在地,雙腿像釘子一樣釘在地面上,卻沒有立即站直身子。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就連露西婭也不例外。這是他們這一輩子都沒有想過會出現的情景,卻想不到這情景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發生!王者被人一招擊飛!這是什麼樣的一種事?這種事,若不親眼所見,如何能讓人相信呢?

李大蝦肥胖的身軀「嘭」的一聲跳了出來,站在王者之前站立的地方,雙手叉腰,大有包子店老闆娘的氣勢,看著對面屁屁對著自己的王者,朗聲喝道:「要打就打!哪來的那麼多廢話!儘是故弄玄虛。大家痛痛快快打一架就好!死了就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

王者半伏在地,身形仍是一動不動。他臉色蒼白,甚至連嘴唇都有些發白,微微在那裡顫抖著。

「都得死!你們……都得死!」嘴裡喃喃地念叨著,他的身軀慢慢站了起來。

雖然幾乎吸收盡了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內所有的死亡晶石,可是他的實力尚未恢復到原本實力的萬一。饒是如此,與這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內最強的黑珠死神相比,還是擁有可戰之力的。可誰曾想,他竟會在一個不起眼的女胖子手底下丟人現眼。他可不知道,李大蝦剛剛吸收了亞爾弗列得身上的傷勢,等於將史密森攻擊亞爾弗列得的那一擊之力吸為己有。這一記釋放之力,等同於史密森直接向王者攻擊了一下,王者猝不及防之下,竟然中招。

吉爾特這時也突然回過神來,終於想起了一件極其重要的事。

就算對方是王者,但他的實力並沒有完全恢復!這時候如果大家齊上,未始不能徹底消滅這個可怕的敵人。

眼見李大蝦登高一呼,卻沒能讓其餘艾克斯星人燃起戰意,吉爾特連忙飛身上前,正要呼喝,卻見王者已站起身,只是仍然背對著眾人。

不知道為什麼,吉爾特忽然間感到一股難以克制的壓力,想要呼喊的話卡在喉嚨里,終於沒能喊出來。

王者並沒有說話,只是右手凌空輕輕一揮。

忽然間,天空四周,黑壓壓的一片人影,猶如排得極其整齊的蝗蟲,密密麻麻的將底下的數千艾克斯星人圍的水泄不通。

那是,萬名隱形十一隊的戰士! 王者並沒有將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內死亡晶石的存貨吸收完。畢竟,即使將剩下的那些吸收殆盡,他的實力也得不到明顯的提升了。所以,他留了一些必要的量,以供戰時防禦系統可以再持續運行個半個鐘頭左右。而在這個時間裡,史密森已足以帶著六個副隊長級別的人操縱真實之心實現它的功用,控制整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內的眾多死神們。

不過,在此之前,王者收伏了萬名隱形十一隊的戰士!

這算是一個巧合,也是一個計劃中必須得做的事。

畢竟,僅僅依靠戰時防禦系統的傳送力將真實之心的控制效果傳送出去,頂多也只能控制那些數以億計的普通死神們,而無數黑珠級別的死神,只要實力夠高,精神力夠強,是完全可能擺脫甚至壓根不受這樣的精神控制的。

所以,針對這一部分的人群,王者需要親自動手。

當他來到中心管理區域會合史密森的時候,適逢萬名隱形十一隊的戰士受召集而趕到。當下,王者控制著真實之心,激活它的另一種強悍功能,輕鬆控制了這支由高階黑珠死神組成、配備最先進裝備的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內最強的隊伍。這個功能,簡單言之,便是「迷失」能力的擴大化,精準地控制了一萬強者,令其嚴格聽令自己指揮。當然,這種功能是要消耗極大的死亡氣息的,甚至會帶來永久性的損耗,而這種損耗不知要吸收多少死亡晶石才能彌補回來,所以,他也只會針對值得他做出這樣犧牲的人下手。

之後,史密森通過戰時防禦系統的檢索,查到了露西婭的所在。

他沒有查到薇薇安,只因薇薇安的靈魂此時正處在蟄伏之中,無法查探出來。不過史密斯自己多了一個心眼,那些被地球人附身的艾克斯星人,他不準備將他們作為控制的對象,那樣也就不會傷到自己的女兒薇薇安。而這一點私心,他自然也沒有跟王者說起。

得知露西婭的具體方位,王者以吉羅德為先鋒,自己隨後率大軍跟至黑暗塔。

他倒沒打算消滅這些人的。或許,眼前對他而言,控制那些人要比直接殺了他們更加有價值得多。

吉羅德要表現自己的忠誠與實力,王者也並不反對。相反,他倒樂得輕鬆自在。沒想,吉羅德竟然被人一刀所殺,而殺他的人,居然會是陸欣雅。

這真算得上是富有戲劇性變化的一幕了。但王者現身之後,完全沒有想到更加戲劇化的一幕隨後發生!

他,王者,宇宙間的霸主,竟然特么被一個大胖子打趴在地!

這是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容忍的事。

「死!你們這些人,全部……都得死!」

他的殺心,從來都沒有這麼強烈過。在這一刻,他決定,除了露西婭以外,在場這數千沒有及時投降於他的人,將全部處死。然後,他將盡數吸食這些人的死神之珠,讓自己的實力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雖然這個提升極其有限,但這本來就是這些人的最終命運。

他本可以慢慢將這些人繼續培養到更高階的水平后再享用的,可現在,面對從未有過的恥辱,他忍不住了。至少,提早收取眼前這些人的靈魂,並不影響他的總體大計。

萬人大軍圍成一圈,黑壓壓的一片,漂浮在空中,上下相間、錯落有致,像一個立體的大型圓圈網格,緊緊網住了中間那些驚慌失措的人。

就連吉爾特也不禁放棄了抵抗之心,悲嘆了一聲:「完蛋了!」

王者雖然被李大蝦一招擊飛,可是吉爾特終於還是明白到,那僅僅只是一個意外而已。當真打起來,一個王者都夠他們受的了,而況加上整個隱形十一隊?

已經沒有抵抗的必要了。

可能世事就是這麼奇怪。你擁有機會的時候,你不做出選擇;你想要選擇的時候,卻已經沒有機會了。

吉爾特知道,他們已經沒有機會了!王者,是不會再放過他們的了!

王者終於回過了身,冷眼看著這群在他眼裡已經形同盤中餐的人們,逐漸地掃視過去,最後停留在露西婭的臉上,他的目光終於也柔和了一些。

「露西婭,你過來吧!」

「不!」露西婭竟搖了搖頭,道,「倘若你要殺了他們,便……連同我一起殺了吧!」

「殺了你?」王者黯然一笑,道,「看來,終究是收不回你的心啊!不過,算了,橫豎我都要收回你們的靈魂,不管你現在什麼心思,都已不重要了!你不準備過來么?那很好,我自己來動手吧!」說著,他慢慢地向露西婭走了過去。他完全可以一瞬間閃身將露西婭強行帶走的,可他不想這麼快。不知為什麼,他喜歡這樣的感覺。

「不,不!你不要過來!」露西婭知道他想幹什麼,心慌意亂之下,竟連連後退,淚水刷刷滾落,「我求求你!殺了我!不要再折騰我了!」

「放心吧!露西婭!你不會有任何感覺的!」王者的聲音竟柔和起來,甚至出言安慰起對方。

忽然,一個肥胖的身形向他飛速衝來!說是飛速,也不過是相對普通人類的速度而言。

李大蝦!

身為一個大俠,他是不會忍見弱者遭受欺凌的!

見到這樣的情景,吉爾特、亞爾弗列得、趙嚴、段古意、劉威……大家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個受到了感染。

橫豎是一死,不如乾脆拚命而死!

竟是劉威登高一呼,大聲道:「給我上啊!」

霎時間,一群人齊聲吶喊,聲勢浩蕩。

好萊塢從動畫開始 眼看下一秒鐘,一場一面倒的殺戮戰鬥即將開始。便在這時,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王者竟仍在慢慢地走向露西婭。他的右手正準備向前輕輕一揮,徹底消滅李大蝦這個煩人的混蛋。突然,他的身體向後急速摔了過去!

「噼里啪啦」一陣翻滾,一直摔了好遠還停不下來。

對王者而言,如果說還有比在人前摔了一次更丟人的事情,那應該便是再摔一次了。

王者,竟然再次被人擊飛!

「特么的,這次,又是誰?」 ?鬼屍出沒出手,秦月沒有看到,當時看到少主身陷險境驚呼一聲,餘下的都忘記了。

「應該是」。

魑原看向鬼屍,有點不可思議,想了想。「鬼屍,這關你出手」。

「少主能行嗎」?秦月為鬼屍擔心起來。

「你不想進城嗎」?

想呀!秦月做夢都在想,只要進城,就有希望回到族主身邊,在外漂泊的日子,她早就怕了。

「魑原」?黑漆漆的街道上突然驚呼一聲。

魑原也嚇了一哆嗦,愣了下,立即樂了。「魑蘭姐姐是你嗎」?

一道纖影飄出黑影,亭亭的站在空中。「小傢伙,你回來了」。

「蘭姐,怎麼是你」。魑原笑開了花,他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魑梅的姐姐。

「梅妹哪」?

「在路上,馬上就到了」。

「怎麼沒和她一起回來」。魑蘭走了過來。

「姐姐,還用我說嗎?你懂得的」。魑原挖苦著臉,引來咯咯的嬌笑。

「我可不懂」。

「哎!對了,你小子行呀!連過了兩關,怎麼想從姐姐這兒過去」。魑蘭走近的身影停了下來。

「姐姐,我這不是想你了嗎?拼著命才闖過來,就是想看看你」。

「行了你,別貧嘴,姐姐這關可不好過」。

魑原長皮了眼,他當然知道魑蘭的戰力,那可是煉識六階,沒有一點希望的。

「姐姐」!

「行了,別太肉麻,亮傢伙吧」!

魑原那敢和魑蘭動手,一是打不過,二是也不能打。太傷感情了,怎麼說他在未化形時就是姐姐一直照看。

噹啷!魑原把骨刀扔到地上。「姐姐,我輸了」。

魑蘭咯咯的笑了,指著魑原。「你個小機靈鬼,知道姐姐不會出手,有意的是吧」!

魑原嘿嘿的笑著。「我知道姐姐捨不得打我」。

魑蘭搖搖頭,這次她真的認栽了。不為別的,為了那個丫頭也得放過他。

啪! 異世丹帝 魑蘭回手一巴掌打在魑原的屁股上。眼前青光閃過,萬道紅霞出現在眼前。

「少主,鬼魑城」。 大俠又跑了 秦月叫了起來。

魑原盯著霞光下的城池,眼角閃過淚芒。萬年了,終於又回到了鬼魑城。

數位魑宗老站在霞光中,面帶著微笑。「魑原少主,族主令我等迎接你」。

「族主知道我回來了」?魑原先是一愣,又急忙謝過,跟著魑宗老們遁入霞光中。

鬼魑城不在黑暗,滿城飄著奇異的香氣,舉目四望朵朵白色的花兒,如白蓮,似玉蘭,揚著粉白的花蕊,散發出陣陣醉人的芳香。

街市一陣騷亂,無數的魑女跪拜在空中。

「少主魑原回城」。

跪拜的魑女們揚起頭,蜂擁而起,翹著腳看向遠方。鬼魑城已經很久沒有魑士回來了,更別說是魑原少主。整個鬼魑城誰都知道,魑原是族主的親生兒子。

「哪兒? 貓面少女 來了嗎」?

「沒看到」。

「那是嗎」?

魑女們伸長了脖子,恨不能騎到前面的頭上。

幾隻巨獸邁著矯健的步子,每一爪落下,踏出點點環光。

「那是魑原少主」?

魑女們看到巨獸上的魑士,瞬間羞紅的了臉,一臉的紅霞掀起陣陣驚潮。

魑原坐在獸背上,微笑的向周圍揮手示意。

「哎呀!少主朝我笑了」!

魑女的話,引來一片噓聲。

人群中,一位靈女瞪著淚汪汪的眼睛,看到巨獸到了近前急忙低下頭。

魑原不經意的側過頭,目光與另一位靈女相對,一晃而過,微微的鎖起眉頭。那雙眼睛十分的明亮,沒有半點柔情,他不是靈女,是靈士。

巨獸走過,魑原又轉過臉,微笑的示意。剛才那個靈女消失了。

靈士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喬裝混入鬼魑城。魑原拿出晶軸隨意的畫了兩下,交給身邊的魑宗老。

魑宗老看過後,嚇了一跳,急切的掃眼四域。「少主,此事交我來辦」。

魑原微笑的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