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玫紅姐!”

白小然跳到玫紅身前,視線落在大紅色的披風上,好奇又帶着激動,“這是寶寶?”

玫紅微微點頭,“嗯。”

“外面風大,進去再說。”裏克強勢擠在白小然和玫紅中間,摟着玫紅進去。

白小然翻了個白眼,跟在後面走。

這時顧寒辰也已經走到門口,他朝裏克頷首示意,“恭喜。”

裏克笑着接下,“你們什麼時候也生個寶寶?”

說完這句話,突然意識到不對,“哈哈,我隨便說說的,不要當真。”

白小然走在後面跟玫紅說話,並沒有聽到這句。

反而顧寒辰眸色漸深,沉默不語。

裏克看了一會,湊到顧寒辰面前低聲道,“約書亞,你什麼時候讓白小然丫頭知道顧小寶的存在?總瞞着也不是個事,孩子需要母親。”

顧寒辰劍眉擰起,眉宇間帶着難得一見的愁悶,“再等等。”

“你要等到什麼時候?等到顧小寶長大成人?”

顧寒辰抿脣,“快了。”

裏克無語,“你自己看着辦吧。”

另一頭,白小然跟在玫紅身邊做到沙發上,她眨巴眨眼盯着小孩看,“玫紅姐,他睡了嗎?”

玫紅微微一笑,“沒有。”

說着,她手掀開披風,露出寶寶精緻的眉眼,尤其一雙烏黑髮亮的大眼睛,看的白小然心裏一片柔軟。不知爲何,她突然想起在帝都遇見的那個小男孩,他很喜歡喊她媽媽。

白小然搖搖頭,瞎想什麼,別人家的孩子喊她媽媽估計是好玩吧。

她笑道,“好白好嫩好可愛。”

玫紅失笑,“你是不是想說很好玩?”

白小然不好意思笑笑,“我可以戳戳寶寶的臉蛋嗎?”

玫紅點頭,“可以。”

白小然伸出手指相碰又不敢碰。

“不用這麼緊張,沒事。”

玫紅還示範了一下,伸出食指在寶寶臉蛋上戳了一戳,軟軟的,看的白小然心裏發癢。

“寶寶不疼嗎?”

“他肉比較多。”玫紅淡定道。

懷裏的寶寶瞪着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媽媽好像在說我知道你在說話壞話。

白小然指尖試探的點在寶寶臉蛋上,然後戳了一戳,軟的。

“好神奇!”

白小然從來沒有碰到小孩子的臉蛋,原來是這麼軟的嗎?還滑滑的嫩嫩的,像是盒豆腐。

玫紅笑了笑,“等你生了孩子就知道了。”

白小然的手一頓,若無其事的收回去然後轉移話題,“餓了嗎?我去看看廚房飯有沒有做好。”

“小然。”

白小然站起來沒有回頭,擡步朝廚房走去。

在廚房待了一會人才出來,“飯差不多快好了,一會吃飯。”

玫紅點頭,“葉阿姨呢?不是說她醒來了?”

“我媽在樓上看電視呢。”白小然無奈的說道。她媽媽似乎迷上了電視劇,每天都看的‘不思進取’,最近又出來了一個古裝劇,叫什麼香蜜什麼的,她媽媽看的不要太投入。

玫紅失笑,“看來葉阿姨身體恢復的很好。”

白小然脣角勾着笑,“我上去喊媽媽吃飯,你們先去餐桌那邊坐着。”

樓上推開門,葉心蕊果然坐在牀上抱着薯片目不轉睛的看電視,連白小然推門進來她都沒有發現。

白小然走過去,將薯片從她手裏抽出來,“媽,薯片吃多了對身體不好。”

葉心蕊心虛,“我纔剛吃了一點。你看,裏面還慢慢的。”

邊說着邊不着痕跡的將牀另一側的薯片袋擋住。

白小然假裝沒看見,“吃飯了,下去吧。” 葉心蕊趕緊掀起被子順勢把薯片給壓住,然後整理下衣服淡雅的對白小然道,“嗯,正好我餓了。”

白小然眼睛閃過笑意,“媽,下面來朋友了,是我和你說過的玫紅姐,之前在療養院的時候,是她照看你的。”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下樓。

客廳裏的人已經挪到餐廳裏去了。

白小然推開餐廳的門,葉心蕊跟在後面走進來。

裏克聽到響聲,正好轉頭看過來,視線落在白小然身邊淡雅的女子身上,久久不曾回神。

帝國總裁的下堂婦 葉心蕊感受到視線,看過去,是一個長相偏混血的男子,只是眉宇間有些熟悉,想了一會沒想起來在哪見過便很自然的轉移視線。

顧寒辰站起來給葉心蕊拉開椅子,“媽,您做。”

葉心蕊微微頷首,眼睛帶着笑意,雖然醒來女兒突然長大了還結了婚有個老公,但顧寒辰的表現讓她很滿意,從一開始的排斥到現在的接受,甚至把顧寒辰當做親兒子看。

“葉阿姨。”玫紅站起來喊道,聲音帶着激動。

葉心蕊聞聲望過去,“你是……玫紅?”

“阿姨,是我,您怎麼知道……”

葉心蕊笑了笑,“然然和我說過你。”

幾個人寒暄,唯有裏克的眼睛一直盯着葉心蕊看,視線強烈的幾個人都感覺到了。

玫紅在桌子底下踩了裏克一腳,裏克吃痛回過神,“葉阿姨好。”

葉心蕊點點頭,“你好。”

“葉阿姨,我叫克魯斯.裏克,您叫我裏克就好。”

裏克的自我介紹引來顧寒辰的注意,因爲裏克罕見的用全名自我介紹,在克魯斯家族只有對尊重的人才會用全名介紹。

顧寒辰看了眼神色凝重帶着異樣的裏克,又看了眼葉心蕊,眉頭微微蹙起。這兩人似乎……眼睛有點相似,是他看錯了嗎?

葉心蕊笑着應下,“裏克你好。”

“阿姨,我是不是見過您?”裏克突然冒出來一句。

葉心蕊垂眸想了想,“應該沒有。”

“您有沒有出過國?”

葉心蕊依然笑着搖頭。

玫紅髮覺不對勁,湊到裏克身邊小聲問,“葉阿姨之前生過病一直在病牀上躺着,不可能出過國。”

不僅不可能出國,更不可能和裏克見過面。

裏克眸底閃過失落,“是嗎?”

玫紅擔憂的問,“你怎麼了?”

裏克搖搖頭,“沒事,不用擔心,我只是想起來一些事情。”

“吃飯吧。”顧寒辰淡淡道。

“玫紅姐,我讓廚師做的都是你喜歡吃的,你看看合不合胃口?”白小然打破靜寂活躍氣氛。

玫紅勾勾脣,“喜歡。”

吃完飯後,玫紅白小然和葉心蕊三人上樓說話去了。

客廳裏只剩下兩個男人,顧寒辰和裏克。

裏克眉頭緊鎖,似乎在想些事情。

顧寒辰倒了杯茶水遞給裏克,“給。”

裏克接過,半晌問道,“約書亞……”

“你想爲什麼?”

“白小然的媽媽,她……”

“嗯?”

裏克擰眉,想問又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說起。

想了一會,他嘆聲氣,“沒什麼,可能是我錯覺。”

“說來聽聽。”

“我、……”裏克似乎有些難以啓齒,“感覺似乎很奇怪,我好像認識她一樣,可記憶力確定沒有她的存在。我對她似乎有種莫名的親切感。你知道,我們這種人,是很難對別人突然冒出一種親密的感覺。這種情緒來的很奇怪,很突然,我……”

裏克眉頭緊鎖,似乎自己好像也在矛盾。

顧寒辰靜靜聽着,“所以?”

裏克抿脣,搖搖頭,“我不可能憑一種古怪的趕緊就去猜測,更何況,我聽玫紅說,她之前一直是植物人最近纔剛醒來。”

想到這,裏克自嘲一笑,他看着顧寒辰問道,“你幫我查的消息怎麼樣了?”

“線索斷了。”顧寒辰淡淡說道。

氣氛一下子冷寂下來。

裏克擰眉,“怎麼會斷?”

“有人在掩飾。”

裏克眯眸,“你當時讓我注意的,我會看查了下,卻是發現了些蛛絲馬跡。如果當年那件事真的和那個女人脫不了關係,”說着停頓一下,裏克冷笑兩聲,“不用我親自出手,他就會親自出手。”

那個他,顯然是指布魯斯家主,裏克的父親。

“還有什麼線索提供?”顧寒辰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