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用不著女孩提醒,隱宗青年的一身道行,就已經是淋漓盡致,毫無保留的釋放了出來。

「殺!」

長嘯如同蒼雷炸響。

從頭到腳閃爍著刺目耀眼電光的蒼雷教聖子,突然的消失不見,看得到的,只是一道扭曲了虛空的人形閃電,攜帶著那犁破八荒萬道,貫穿三界六道的煌煌威勢,襲向了梵音谷絕美女子,和那隱宗青年。

……

兵對兵,將對將。

在場那寥寥無幾的頂尖人傑,相互攻伐,你追我趕。短時間內,誰也靠近不了那一枚「天霄入聖丹」,在場那些相對來說,黯然孱弱了一些的天才修士,也是三五成群的廝殺在了一起,還沒有加入到爭鬥之中的天才,只有那區區數十人而已。

「蕭塵大人,我們就這麼看著嗎?」

沒有蕭塵的命令,從然不敢輕舉妄動的楚陽,低聲的問道。

「我在想,這九枚「天霄入聖丹」的誕生順序,那是從一到九,之前那蒼雷教聖子說過,這最後誕生出的「天霄入聖丹」,要比前夕出世的「天霄入聖丹」,品階完美的多。這如果是真的話,在哪最後一枚丹藥落下之前,我還是按兵不動的好。」眸子幽邃的,蕭塵講道。

獨孤嫣蹙眉:『你想按兵不動,那是你的事情,本公主可不等你!」

「呵呵,又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了,是吧?」蕭塵邪笑,目光一閃之間,若是刀鋒般的觸及在女孩的細膩臉蛋外。

「這和本公主是什麼身份,有關係嗎?本公主要奪取那「天霄入聖丹」,這是我的自由!」憤憤不平的咬著紅唇,獨孤嫣據理力爭到。

「我也沒有阻止你出手奪取丹藥啊。」蕭塵聳肩,道:「我只是說,在哪最後一枚丹藥落下前,我是不會出手的,以我的修為,現場沒有幾人把我視為威脅,可我也只有一次出其不意的機會,我想留在那最後一枚丹藥上面啊。

但這之前的幾枚「天霄入聖丹」,我也是不想錯過,這就要辛苦你一趟了。我會要楚陽從旁輔佐你的。」

蕭塵心想,以獨孤嫣的劍道睥睨,武道修為,今日在場的眾多天才內,可以與其一較高下的,不外乎是哪蒼雷教聖子,天權聖地趙攸。

「你幾個意思?」獨孤嫣警惕起來,美眸盯著少年的質疑道:「你該不會是想本公主出手奪取到那「天霄入聖丹」后,在悉數的奉上給你吧。」

「否則呢。」蕭塵探出手的,女孩卻後退的躲了過去,這要蕭塵哭笑不得,道:「你要是多搶幾枚丹藥回來,我也不是不能分給你一些啊。」

重生之謀妃當道 「混蛋!」獨孤嫣只覺得少年欺人太甚,自己出手搶來的東西,憑什麼還要對方賞賜給自己?這是真把自己當成奴婢丫鬟了不成?

女孩的一臉不忿,蕭塵視而不見,含笑提醒道:「還愣著做什麼,此刻時機正好,我相信公主殿下一定可以奪取到那一枚「天霄入聖丹」。」

「走著瞧!」暗暗記下了今日之辱的獨孤嫣,玉足一點,化作一道劍道長虹的沖向了遠處懸浮的丹藥。

對於突然就沖向丹藥的女孩,那圍繞在「天霄入聖丹」外,展開爭鬥廝殺的一批年輕天才,不乏有人釋放神通,可對獨孤嫣來說,根本就不值得她大動肝火,瞬間就是穿過那一片的神通攻勢,接近到了「天霄入聖丹」前。

「咔嚓」

通體上下籠罩著磅礡雷電,還在與那清麗絕美女子,隱宗青年兩人較量的蒼雷教聖子,眉頭橫豎的甩出一片雷電光華。

這盛烈狂暴的雷電光華,浩浩蕩蕩的席捲到獨孤嫣的背後,威勢上,按理說是能不費吹灰之力的吞殺掉頂尖的道一境大修士的。

…… 這蒼雷教聖子的修為戰力,當屬是曠古爍今的序列級別了。

隻身一人的抗衡著那也是有著非凡戰力的梵音谷絕美少女,隱宗青年,竟是還能分出心來的對那接近到了「天霄入聖丹」前的獨孤嫣,發出攻勢,且那一片熾盛雷霆的破壞力,又是極為的霸道毀滅,狂暴絕倫,是尋常道一境三重的大修士,絕對無法化解的可怕一擊。

但問題是,貴為劍州不朽皇朝,獨孤皇族公主的獨孤嫣,那可不是普通的道一境修士,在獨孤嫣的身上,一樣是有著舉世唯一,逆行伐仙的耀眼天資。

面對那蒼雷教聖子的隨手一擊,獨孤嫣且不過是眉黛淺擰的哼了一聲,長劍都是未曾出鞘,僅是一記目光,綻放出的那一股劍道真韻,便是涌動著冠絕寰宇,難以莫測的犀利殺伐之氣,割裂粉碎掉了那一片耀眼無匹的雷電光華。

緊接著,女孩探出玉手,順勢拘禁來了那一枚拱衛著大道神光的「天霄入聖丹」!就在這一霎那,在場那些你攻我伐中的年輕天才,就好像是被石化了一樣的停在了那裡,目光也是不出意外的聚焦在了獨孤嫣的窈窕身姿外。

碧玉年華,青春正貌的少女,或許沒有那梵音谷的絕美少女那般端莊聖潔,可卻有著一種普通女子所沒有的英姿颯爽,再加上那明艷絕倫,高傲如鳳凰的霸道凌厲氣質,在場天才看了,無不動容唏噓,心生敬意。

為了奪取這一枚「天霄入聖丹」,而與那梵音谷絕美少女,隱宗青年,大打出手的蒼雷教聖子,此刻看著趁虛而入,奪取到了丹藥的獨孤嫣,眼眸之中跳動的不是憤怒,而是驚艷。道一境三重的獨孤嫣,能夠擋下他那一記雷法,這不是什麼稀奇事,

真正要蒼雷教聖子不敢相信的是,獨孤嫣化解他那一記雷法的方式,就是一記目光!從女孩那一記目光里透出的劍道真韻,曇花一現,也躲不過蒼雷教聖子的捕捉,他意識到,這個女孩,恐怕是全場所有年輕天才內,對自己最有威脅力的一個了。

一步走出的,蒼雷教聖子鎖定著獨孤嫣,問道;「不知仙子怎的稱呼,如此犀利霸道的劍道修為,恕我眼拙,看不出仙子是哪一方道統的弟子。」

獨孤嫣嗤之以鼻:「什麼仙子不仙子的,我的名字叫做獨孤嫣。」

蒼雷教聖子回憶了下,結果自然是沒有聽說過了。

「把丹藥交出來!」

黑天教聖子,不知何時冒了出來。

這傢伙和那天權聖地趙攸,一場大戰,落得傷痕纍纍,散發披肩,既是服下了丹藥,一時半會也不能恢復到巔峰狀態。

獨孤嫣瞧了,撲哧失笑,揶揄道:「你都這副德行了,還敢來到本公主面前大呼小叫,討要丹藥,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吧。」

窩了一肚子怒火的黑天教聖子,儼然暴跳如雷,殺機萬丈,二話不說的展開他那金丹異象,朝著獨孤嫣壓向了上去。

「可笑。」

獨孤嫣取出了那無光無華,神秘鋒利的青銅古劍。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縱是傷痕纍纍,狀態不佳,這黑天教聖子爆發出的威勢崢嶸,也要在場許多修士望而生畏。

手握著青銅古劍的獨孤嫣,屏氣凝神,青絲飛揚,直到快被黑天教聖子撲殺到身前的那一刻,女孩兀的刺出一劍!

這一劍,光照天地,縱橫九州!

在這一劍里,容納了獨孤嫣的劍道意志,包括女孩一身的修為道行!

「嘩啦啦」

破碎聲,清晰刺耳。

那黑天教聖子的金丹異象,慘遭撕裂,近乎是被行雲流水,摧枯拉朽的割裂開來。

瞳孔布滿驚駭恐懼的同時,黑天教聖子自己,也是胸前血涌如泉的倒飛了出去。

「我的天。」

「這……不可能吧,那黑天教聖子的戰力,雖然弱了那天權聖地趙攸一籌,可這女人只用了一劍,就擊敗了黑天教聖子,這也太天方夜譚,逆天絕世了吧。」

……

震撼聲,絡絡不絕。

獨孤嫣的面孔外,倒是一片平靜。

如果是全盛時期的黑天教聖子,勉強還能和她拼殺一場,可惜這傢伙半死不活的就來到獨孤嫣的面前蹦躂,沒有被一劍秒殺掉,那已經是實力堅強了。

但有這黑天教聖子,不知所謂的跳出來蹦躂,反而是一件好事。可以見到,在獨孤嫣一劍擊敗了那黑天教聖子后,包括那蒼雷教聖子在內的眾多天驕,都是放棄了要從獨孤嫣手中,奪取那一枚「天霄入聖丹」的事實。

一來,獨孤嫣的展露出的戰力,足以威懾住在場的諸多天驕。二來,這只是第二枚「天霄入聖丹」,為了這一枚已經落入到獨孤嫣手中的丹藥,而去與獨孤嫣拼殺角逐,這是百害而無一利的。當然了,這一切都要建立在擁有著強大力量的基礎上。

要是獨孤嫣沒有震懾群雄的戰力風采,現場的天才們也就不會有著任何的顧慮與忌憚了。

「本公主奪取到的丹藥,無論如何也不能拱手相讓給那個混蛋!這可是九品大道寶丹!」

佯裝不經意的瞄了眼遠處的少年,獨孤嫣心緒複雜的暗忖道:「那混蛋自始至終都沒把本公主放在眼裡,還把我當成奴婢丫鬟使喚,等本公主在奪取幾枚丹藥,就和這混蛋分道揚鑣。天州遼闊,他想要找到本公主,那是痴心妄想。」

「這女人想什麼呢?」蕭塵洞察力敏銳,摩挲著下巴的猜到,這女人十有八九是不想把那奪取到手的「天霄入聖丹」交給自己,這也是人之常情嘛,換做是蕭塵,也不會心甘情願的把這世所罕見的靈丹妙藥,拱手相讓的送給旁人。

……

半日後,第三枚「天霄入聖丹」落下。

這一次,眾多天才沒有著急行動,有了獨孤嫣這樣強大神秘的劍修,橫空出世,任由誰也不能視而不見。

「都不出手嗎?那本公主不客氣了。」

獨孤嫣懶得思考。 身外環繞著萬千犀利劍氣的獨孤嫣,毫無顧忌的沖向了那一枚「天霄入聖丹」,這一幕,引得現場眾多天才有些不悅。

畢竟獨孤嫣已經拿到了一枚「天霄入聖丹」,如今竟然還想一鼓作氣的奪取到第二枚「天霄入聖丹」,這其間包含的,恐怕少不了對在場天驕們的藐視與不屑。

但凡有著那麼一絲半毫的忌憚,女孩也絕對不會在奪取到一枚「天霄入聖丹」后,就這麼著急的奪取第二枚「天霄入聖丹」。鋒芒過盛,可不是什麼好事。

「嘭隆隆」

蘊藏著莫大神威,熾盛神光的金色長矛,無物不破,迅如閃電的襲向了獨孤嫣的背後。

出手的,是哪天權聖地趙攸!

緊跟著的,那蒼雷教聖子,也是不加遲疑,舉手投足的爆發出了一片的耀眼雷霆。

另外還有好幾個修為戰力,頂尖不凡的天驕人傑,同時的發出了攻勢。

無法平息的隆隆作響聲內,獨孤嫣的身形受挫。

「姑娘想要拿下第二枚「天霄入聖丹」,只怕是沒有那麼容易!」

面容肅殺的,趙攸說道。

「能不能得到第二枚「天霄入聖丹」,可不是你說了算的。」

青絲亂舞,衣袂飄飄的哼了一聲,獨孤嫣美眸清亮,氣機破天,渾身上下涌動著一種古老蒼莽,逆亂天地,鬼神驚泣的劍道神采。雄渾澎湃的法力能量,亦是源源不斷的從女孩的婀娜身姿內噴涌而出!

狂風大作,萬道錚鳴。

獨孤嫣朝著那高大偉岸,氣象非凡的天權聖地趙攸,發出了犀利難以描繪的劍道攻伐!

秉持在女孩手中的青銅古劍,無光無華,鐵鏽滿布,散發出無盡的神秘古拙韻味,比之那些光耀天地,神輝燦燦的法器神兵,似是破銅爛鐵,不值一提。

可在獨孤嫣手中,這神秘古拙,無光無華的青銅古劍,彰顯出的那種殺伐之意,無形無相,都是到了割裂天穹的地步。隔了百丈多遠的天權聖地趙攸,感受到這樣前所未有的殺伐氣機,流轉著不朽聖光的肉身肌體,也是產生出一種慘遭撕裂的疼痛感。

「天權法盾!」

境界上,屹立在道一境六重,要比道一境三重的獨孤嫣,高出幾個小級別的天權聖地趙攸,沒有了一點修為上的優越感,他爆發著所有道行的塑造出一面法盾屏障!

那一丈多高的法盾屏障,流光溢彩,道紋充盈,闡釋著長存不滅的玄妙波動!

就是道一境十重的大修士,若是沒有驚天戰力,絕世神通,也不可能攻破這一面法盾屏障。

https://tw.95zongcai.com/zc/12465/ 「咚咚咚」

獨孤嫣的劍道攻伐之威,是嘆為觀止,冠絕天州的。

背後逐漸升起了那金丹異象——黃金劍域的女孩,一舉一動間,更加具有逆行伐仙之姿了!

沒有幾個剎那的,天權聖地趙攸身前的那一面法盾屏障,便是裂痕滿布,土崩瓦解。

「十萬天劍!」

嬌喝之中,獨孤嫣一劍所向,鋪蓋在她身外的那一輪金丹異象——黃金劍域,一霎那的吞吐出了不計其數的黃金聖劍!這密密麻麻的金色聖劍,每一柄都跳動著吹毛立斷,削鐵如泥的禁忌鋒芒,那般如海如潮,傾盆大雨一樣的席捲到天權聖地趙攸的前方,

不難想象,那天權聖地趙攸的面色,浮現出了有史以來,難得一見的恐懼光彩。

「天權聖意,唯我獨尊!」

天大的危機前,天權聖地趙攸,別無選擇的露出了底牌神通,那是一片神聖虛幻,飄渺古老的大道神輝,從天而降的聚集在趙攸體外后,要的這傢伙,像是極致升華,脫胎換骨了一樣,又像是九天之上的神靈,降下的一片神力賜福。

這是天權聖地的無上神通,趙攸在天權聖地年青一代里,那是絕巔行列的天驕人傑,甚至於爭奪過天權聖子的寶座,雖然失敗了,可他依舊是天權聖地的重點培養對象,這「天權聖意」,在天權聖地的諸多神通秘術里,也是排名靠前,絕無僅有的一道強大神通。

要不是從獨孤嫣的劍道殺伐內,感受到了極端死亡威脅的趙攸,那是絕不會在這大庭廣眾下,輕易的施展出這「天權聖意」來的。

接受著那一片大道神輝的洗禮加持,趙攸隨即推動著自己的金丹異象,也就是那一尊閃耀通天的大道寶塔,迎上了前方侵襲而來的十萬天劍。

「咔嚓」!

「嘭隆」!

嘈雜跌宕的碰撞聲,絡絡不絕的回蕩在了天地間。

在場的眾多天才,屏住了呼吸的關注著結果,可也有人,抓住機會的沖向了那一枚「天霄入聖丹」,就比如說那蒼雷教聖子,身負雷靈體的他,修為戰力蓋世,雷法所向睥睨,橫穿那一片波瀾風暴的降臨到那「天霄入聖丹」前。

但還是沒能得償所願的拘禁到那「天霄入聖丹」,動作只比蒼雷教聖子晚了一步的幾個頂尖天驕,聯袂在一起的阻止了蒼雷教聖子。

這就是目前的局勢了,無論是誰衝到「天霄入聖丹」前,都會遭到其他天才的聯袂打擊,想要掙脫這樣的局面,要麼以雷霆萬鈞的姿態,摧枯拉朽的拘禁到那「天霄入聖丹」,要麼就是橫壓之姿的奪取到這枚丹藥。

……

「咔嚓嚓」

掩蓋了天地虛空的黃金聖劍,綿延不絕的打擊在那大道寶塔上,濺起的鏗鏘之聲,衝擊風暴,風捲殘雲之勢的擴散到天地各個角落去。

這是獨孤嫣的金丹異象,和那天權聖地趙攸的金丹異象,兩種截然不同的金丹異象,相互磨損,一攻一守!沒有多長時間的,那轉動著瑞彩仙光的大道寶塔,就是露出了裂痕窟窿,很快的,這大道寶塔就是千瘡百孔了,還是獨孤嫣的金丹異象,威力更勝一籌啊。

「黃金劍域!」

趙攸切齒,低沉的道:「此乃古代金丹異象,是攻擊力最為鼎盛的一道金丹異象,只有億萬中無一的劍道奇才,才能開闢出「黃金劍域」這道金丹異象來,你究竟是誰!」

…… 能夠開闢出金丹異象的修士,無論是天賦還是潛能,都可算是萬中無一的天之驕子!對於出身於萬古聖地,天權聖地的趙攸來說,也只有開闢出金丹異象的天驕人傑,才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可就算是金丹異象,那也是有著三六九等之分的。

尋常天驕開闢出的金丹異象,那是不足為道的,真正強大的金丹異象,被譽為古代金丹異象!好比是傳說中的紫氣東來,萬道獨尊,混沌青蓮——這些,皆是傳說中才曇花一現過的至強古代金丹異象。而獨孤嫣展露出的金丹異象,黃金劍域!赫然就是一道古代金丹異象!

也許不是最強大,最罕見的古代金丹異象! 雪豹冷情:老婆,你敢改嫁? 可能開闢出古代金丹異象的天驕人傑,在這天州年青一代內,那是無可厚非的麟角鳳毛,屈指可數。趙攸開闢出的金丹異象,也不過是頂尖的金丹異象,與古代金丹異象之間,還是隔著一段不小的距離的。

思來想去的,趙攸都猜不出獨孤嫣的身份來歷。

劍修相比於正常修士,本來就是極少數的一批人,能夠開闢出劍道古代金丹異象,還具備著無上戰力的劍道天驕,天州年青一代內,只怕也只有那幾尊勢力道統,才能培養的出來了,可那幾尊道統勢力,距離東蒼域尤為遙遠。

就算是天霄閣煉製出了「九品大道寶丹」,這也不可能吸引到那幾尊勢力的天驕,不遠萬里的參與到這天霄丹會裡來啊。何況,獨孤嫣所施展的劍道殺伐,根本不符合那幾尊勢力道統的劍道傳承。

……

妝容清冷,鳳眸犀利的獨孤嫣,紅唇邊緣一抹嗤笑弧度。

她根本就不打算回答天權聖地趙攸的問題,玉臂生輝,法力縱橫間,女孩刺出了手中的青銅古劍!那已然擊穿了天權聖地趙攸的金丹異象的黃金劍域,頓時威能大盛,光照乾坤,涌動著比之先前,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禁忌神威,浩蕩遮天,無所不知的吞向了目標。

失去了金丹異象庇護的趙攸,徹底暴露在那懸浮著萬千金色聖劍的「黃金劍域」前,稍有不慎,那可能就要身死道消,魂飛魄散。

喪夫 來不及重塑金丹異象的趙攸,倉惶匆忙的抽調著一身法力,集中到身外的那一層大道神輝上!這瀰漫著天地大道符號的熾盛神輝,一如堅不可摧,萬法不侵的戰甲衣袍,嚴絲合縫的包裹住了趙攸的肉身體魄。

待到那橫貫古今,霸道禁忌的黃金劍域,波濤洶湧的淹沒掉趙攸的身形,關注著這一場鏖戰爭鋒的天才們,紛紛的瞪大了眼睛。

「嗡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