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當中最強之人,為雪中月,她也是在場中,唯一個四品上仙初境。

其餘,最強為偽上仙境和半步上仙。

少尊和何謠,竟然都是半步上仙境了。

二人的修為進境,實是太過驚人了。

另外,有一個老嫗,站在雪中月身邊,是偽四品上仙境。

這股勢力,實是太過強大了。

而這才只是虛界冰山一角的力量。

這一刻,江寂塵也終於見識到了虛界力量的可怕。

江寂塵平靜了下來,隱身一邊,觀察情況。

此時,虛界聖女雪中月虛抬一手道:「免禮吧!」

「這次過來,是要完全打通這一條虛界通道。」

「從前的九條通道,都被這方天宇的強橫人物守著,暫時不通。」

「不過,如此也好,那些通道可以把他們拖住,那麼,實界將再無對手。」

雪中月的聲音異常的動聽,如前世自己聽到的,如出一撤。

聽到雪中月的話,江寂塵一陣悚然。

原來,虛界早就放棄那九條石棺通道。

就是為拖住守護在石棺通道的九大強者。

比如,盤古、人皇、天尊等等,他們被拖住,虛界的至強人物殺來,實界根本無法抵擋。

倒是打的如意算盤!

江寂塵心中吃驚到極點。

「聖女英明!」

果然,四周一群修士都大聲的附和。

「可是,聖女,雖然沒有了九大強者,但是現在還有江寂塵。」

「據我所知,他已一統萬界,就是為了對付虛界。」

少尊這時候開口說道。

虛界聖女雪中月聽了少尊的話,秀眉一皺道:「江寂塵?」

少尊道:「正是,此人修行時間不長,卻強勢的倔起,一統萬界,實是不可思議。」

「而且,目標很明確,現在,虛界所布的棋子,已盡數被他清掉。」

這時候,何謠在一邊冷笑道:「少尊到底想說什麼呢?」

少尊道:「只要擊殺掉江寂塵,萬界統一的局面,便可破掉。」

「到時,萬界修士,一盤散沙,可輕鬆滅掉。」

何謠道:「道理誰都懂,但是,江寂塵如今何等強大,派人刺殺,只是送死。」

「當然,除非少尊你自己願意代勞,那就當小女子什麼也沒說。」

少尊道:「江寂塵的修為,我已經摸得清楚,戰力雖強,但必不敵四品上仙境。」

「聖女若親自出手,取江寂塵性命,豈不是手到擒來之事?」

雪中月此時似乎在沉思中,任由少尊和何謠在爭吵。

此時,她清冷的聲音響起道:「也罷,回頭我親自去會會這個江寂塵,看他有何能奈。」

UM-Missoula/Missoula College/Jameson Law Library 「不過,現在當務之急,先完成這傳送通道吧。」

說罷,雪中月便幻動雙手,開始布置陣法。

江寂塵在一邊可是聽出了,何謠和少尊完全是在唱雙簧,顯然就是讓虛界聖女,對他出手。

顯然,無論是少尊和何謠,都想要江寂塵的命。

江寂塵暗暗冷笑,心中道:「想虛界之手,要我性命,痴心妄想。」

然後,他開始行動了。

此時,他心中已經有了方案。

硬戰,肯定是不行的,所以,需要智取。

此時,江寂塵召喚出四品上仙傀儡,率先踏入陣台之中。

嗡!

陣台亮起,巨大的仙道傀儡,瞬間吸引了所有修士的注意力和目光。

仙道傀儡太過高大,而且散發出來的氣息,太過驚人可怕了,眾修不注意都不行。

江寂塵催動奴印陣,控制仙道傀儡。

江寂塵的目的不是殺人,而是摧毀陣法,所以,他給仙道傀儡的指令就是搞破壞,破壞當中陣法。

看到突然出現的仙道傀儡,眾修臉色皆是大變。

虛界聖女,見到仙道傀儡,也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少尊、何謠等人更是臉色一片蒼白。

「阻止它,不要讓它進來,破壞陣法!」

虛界聖女看到仙道傀儡,正在摧毀陣台,不由得臉色變了一變,立刻下達了命令道。

於是,在她帶領下,同時撲殺向仙道傀儡。

而此時,根本沒有修士注意到,江寂塵已經從另一個方向,潛行而進,踏入陣中。

江寂塵故意讓仙道傀儡吸引虛界聖女等人的注意力,而他的目標,則是陣台中心的源鏡碎片。

這源鏡碎片被層層強大的禁制保護著。

一般修士,縱然能靠近,也無法取到。

但是,江塵在卻可以。

不是憑他是解禁高手,因為,縱然他是解禁高手,要解開這重重禁制,也需要一些時間。

那時候,虛界聖女他們必然發現他,並反應過來。

守護甜心之回憶的夢 到時,身陷包圍圈,他就危險了。

(本章完) 江寂塵收取源鏡碎片,靠的是他神魂中的大半塊源鏡。

根本不需要他動手,他神魂中的大半塊源鏡,自動浮現,生出一股強大的同源相吸之力。

嗡!

禁制中的源鏡碎片,驀然亮起。

然後,竟然直接飛出,層層禁制根本無法阻擋分毫。

啪!

源鏡碎片自動飛出,與江寂塵的大半塊源鏡合在一起。

瞬間,源鏡就修復到了四分之三。

當然,上面的裂痕還在,未有消失。

想要上面的裂痕消失,只怕還需要吸收龐大無邊的力量。

直至此,虛界聖女看到這一幕,才終於反應了過來。

「不好,上當了!」

「他的目標是源鏡碎片。」

此時此刻,眾修士也都已明白了對方的目的。

但這時候,四分之三的源鏡,已經沒入了江寂塵的體內,隨之,他催動了本命鎧甲的力量,瞬息退出了陣台,脫離了他們的包圍圈。

「追!」

虛界聖女開口道。

於是,一眾修士,捨棄了仙道傀儡,一起向江寂塵追殺而來。

「此人是誰?」

這時候,虛界聖女雪中月,冷冷地開口問道。

「江寂塵,他就是江寂塵!」

少尊和何謠都是咬牙切齒地道。

「江寂塵么?他竟然敢虎口奪食,找死!」

虛界聖女這時候,已經怒了。

眼中,殺意凜然。

「他速度極快,動用惡魔法則,壓制他速度。」

虛界聖女看著在前極速而逃的江寂塵,漠然下達命令道。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捨得我輸 下一刻,虛空一顫,幾位虛界老者出現,他們身的氣息,很詭異。

那是,惡魔的氣息。

只見,他們幻動雙手,結出神秘印結。

嗡!

接著,這片天的法則似被改變了。

江寂塵驀然之間,感覺到一股秘力降下,壓制自己。

於是,他的速度突然變慢了下來。

「糟糕,這是惡魔法則!」

「改變了這裡的規則,壓制了我的速度。」

江寂塵雖然吞食過惡魔果實,但有關惡魔法則,還沒有時間進行感悟。

所以,還無法破開對方的惡魔法則。

此時,仙道傀儡已經被他召回。

因為,縱然有仙道傀儡,也必不是虛界聖女等修士的對手。

速度受到壓制,江寂塵很快就被追上。

只怕無需太久,就要陷身他們的包圍中。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被對方的惡魔法則壓制,對我的處境非常不利。」

江寂塵邊跑邊暗中思索。

驀然,江寂塵的目光落在四周的星辰上。

「或許,可以這樣!」

江寂塵心中一動,有了想法。

然後,他突然落在一顆星辰上,然後,凝儘力量,一拳轟出。

轟!

這一顆星辰突然爆開。

但是,除了泥石,並無一物。

「沒有!」

江寂塵有些失望。

而這麼一下耽擱,江寂塵就被拉近了不少距離。

江寂塵出現在另一顆星辰上。

如法煉製,舉起拳頭,轟出!

轟!

這一顆星辰炸開。

但是,除了泥石,依舊無一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