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5 日

當他們再次進攻而來的時候時間也走到了87分鐘。

時間變得越來越短暫,但羅馬的腳步這次卻是顯得依然不急不緩。

強隊之所以為強隊,那就是他們有一顆經得起起伏的大心臟。

在越是關鍵的時刻就會越是能發揮出穩定的表現。

而眼前的羅馬無疑就是這樣的球隊。

比賽第90分鐘,羅馬隊長托蒂充分的展示了自己為什麼會成為球隊的靈魂人物。

羅馬中場球員全部壓上,在經過了兩次左右長轉移長傳之後,托蒂出現在左路大禁區角上,在接到了足球的時候,他的身前還有兩名羅馬球員掩護著他,以至於讓雷鵬想要上前的身子停滯了一下。

而正是因為這一下遲疑讓托蒂在瞬間右撥了一腳在三人的掩護之下,直接起腳射門。

面對這一球,雷鵬即使是有心想要用身子去擋也做不到,因為他的位置依然被對方的兩名羅馬球員給卡住,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起腳射門。 夜北梟驀地怔住:「你,你是病了嗎?」

畢春婷執著地望著夜北梟,喃喃道:「我,肺癌晚期。你不要為我難過,我知道,都是我自己作的。我這次回來,是用了過量的葯,才撐到現在。我想拼著這條命回來,就是再看你一眼!我這輩子,只愛過你一個男人!」

還愛而不得!

夜北梟的眼眸有些發燙:「你這是何苦呢?你應該明白,我把你送出國外,不是報復你,是給你自由,讓你遠離安城,不背負阿蕭的情債,好好地活下去!」

畢春婷驀地怔住:「是這樣嗎?是我又誤會了你嗎?我以為你恨我……」她再次淚水滾滾而下,第一次為悔恨而落淚。

夜北梟不再看她,扭頭對夜非道:「送她去醫院!」

「好,哥!」

夜非帶著兩個保鏢上前,攙扶著畢春婷向外走去。

畢春婷走到門口,卻又回頭看向夜北梟:「阿梟,你真的就從來沒有愛過我嗎?哪怕只有那麼一點點!」

夜北梟回眸看著她,是冰冷的四個字:「從來沒有!」

畢春婷的身子一搖晃,如果不是保鏢扶著她,她就倒下去了。

她還是不甘心:「為什麼那個人,是江南曦?」

夜北梟聽到那個名字,眉眼瞬間變得溫柔起來。他腦海中浮現七年前的那個夜晚,江南曦爛醉如泥,哭得傷心欲絕,緊摟著他,讓他幫她證明,她不是木頭,證明她是個懂風情的女人!

再見,她因為對夜蘭舒和高偉庭的恨,對他恨屋及烏,而他就是莫名奇妙地對她一眼萬年,從此放不下她!

如果說真要問個為什麼,為什麼他就那麼喜歡江南曦,他覺得,這就是命!冥冥之中註定了,她是最適合他的女人!她的大氣,她的霸氣,她的豁達,是別的女人所不具有的!

他喃喃道:「為什麼會是她?大概,她就是我身上遺失的那根肋骨!」

畢春婷驀地瞪大眼眸,隨即淚如雨下。

她沒有想到,夜北梟這樣冷酷無情的男人,會愛江南曦至此!

她忽然就狂笑起來,然後鮮血狂噴,繼而像只一隻沒有生氣的蝴蝶,翩然落地。

夜北梟大吼:「快送她去醫院!」

夜非和保鏢連忙抬起畢春婷,向外跑去。

畢春婷大瞪著眼眸,眼神已經無法聚焦。

她的嘴上全是鮮血,聲若蚊蠅地吐出幾個字:「阿梟,別了,下輩子,我希望不再愛上你……」

她的腦海里,浮現另一個叫做阿蕭的男人。

他高大儒雅,總是對她笑,說:「阿婷,你要愛惜自己啊,沒有人比你自己更重要……」

「阿蕭……」

她的眼角,最後一滴淚滾落,是為那個唯一愛過她的男人!

夜北梟一直面對門的方向,靜默冰冷的如同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讓身後的幾個女人都在顫慄。

時間不停地流逝,人們就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般漫長。

夜北梟終於慢慢地轉過身來,他手裡緊緊地握著筆記本,冷聲道:「你們也都是老頭子找了的嗎?你們為什麼要聽他的話?他能給你們什麼?」

那個紫衣女人很誠實,說道:「夜神,老爺子給了我二十萬。我女兒要做一個大手術,我很需要錢!」

夜北梟冷聲道:「我還記得你,你是老頭子給我塞的第一個女人。當時我並沒有為難你,只是把你趕走了。你竟然為了區區二十萬,就去傷害一個無辜的女人,就可以往我的頭上潑髒水,你還真是如同當年一樣廉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兩人都陷入了夢鄉時,一個高高大大的人影推開了這扇房門,之後,過來床邊就毫不猶豫把霸佔著女兒床的某個小傻子給抱起來了。

「爹地……」

小若若居然還沒有完全睡著。

男人見了,便又彎腰將女兒的小被子掖好,在她小小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

「好了,睡吧,爹地帶媽咪回去。」

「嗯,你要好好哄哄她噢,漫畫書里都說了,女生都是要哄的,不能欺負噢。」

小姑娘果然長大了,都學會教爹地了。

霍司爵又好氣又好笑,最後,還是在小丫頭那雙充滿了期待的大眼睛里,給她保證似得點了點頭,這才抱著懷裡的女人離開了。

確實不該欺負。

就剛才,他怎麼能因為心情不好,就對她發脾氣呢?

很是愧疚的男人,抱著這個女人回到三樓后,本來是打算直接將她放進被窩裡的,畢竟,這裡不是A市,外面現在冷的很。

可是,就當他彎腰放下去的時候,卻感覺到手裡好像動了一下。

騙他?

他立刻停下來了,不再動,就只是居高臨下的盯著。

溫栩栩正拚命裝睡呢。

忽然感覺到不動了,頭頂上方又好似有兩束灼熱的視線一直在盯著她,她僵了僵,最終,不得不睜開了雙眼。

「呵呵,我剛才真的……是睡著的。」

「是嗎?」

男人尾音拉長,氣息也帶了一絲危險。

溫栩栩:「……」

心底警鈴大作,想要趕緊滾下去鑽進被子里,可這是,這人綿長而又霸道的吻,已經鋪天蓋地的覆蓋了上來。

這就是裝睡的代價。

——

第二天早上,溫栩栩起來的時候,渾身酸痛到連爬都差點沒爬起來。

「孫少奶奶,你起來了?」

「嗯,起來了,小少爺呢?」

溫栩栩白凈的小臉閃過一絲紅暈,她問道。

紅姨便指了指樓下:「不知道什麼事,一大早就出去了。」

溫栩栩愣了愣。

難道,是去接霍司星了?

溫栩栩這麼以為,因為,這段時間,這個人自從在白宮撂了擔子后,眾議院那邊他也一直沒有過去,那能讓他這麼早出去的,應該就是去接霍司星了。

可到中午了,她才知道,自己猜錯了。

霍司星確實已經出院了。

但是,他不是霍司爵去接的,而是沈憶之把她送回了紅館,就因為她一直鬧著要回去。

至於霍司爵,則早就坐在直升機,前往Z國北汕了。

這確實就是一張巨大的網。

霍司爵不知道自己布置了多久。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目的,那就是要將這露出頭的第一條大魚,送進當初他們殺人的那個叢林里,碎屍萬段!!

這是一片染了他神家人的血的森林。

自然,也要用他們的血來陪葬!

直升機速度快到驚人。

也就是中午時分,他們就盤旋在了那片叢林的上空,霍司爵見狀,直接從直升機里拿著望遠鏡往下看,當見到底下有一幫人,正在開著一輛軍綠色的吉普車,而車外則是拖一個人,正鮮血淋漓的往這條盤山公路上過來時,他瞳孔紅了紅。

「那不是……冷隊長嗎?!!」

前面駕著直升機的人也看到了,頓時一聲驚呼。

霍司爵沒有說話,他放下瞭望眼鏡,直接抓起了旁邊的狙擊槍。

而此時的底下,那輛吉普車裡的人也正在咒罵:「神翊這個瘋子,他竟然一直在盯著咱們,這個人要真是他的手下,那我們就全完了!」

「不會,他今天不會活著走出這片山林!」

「不過,在殺了他之前,我還是要從他嘴裡撬出東西來,那個瘋子太可怕了,他一定還有很多陷阱在等著我們,如果不知道,我們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這個人帶著一絲后怕狠狠的說著。

然後,他一聲令下,立刻,車後面,有人舉起一根大鐵棍狠狠揮下后,就要生生的把那個正被拖著都已經沒了多少氣息的人雙腿打斷。

可這時,忽然「砰——」一聲落下!

棍子沒有掉下來。

反而,那個人就像是西瓜一樣,腦袋瞬間被穿了一個窟窿后,他就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研究了一陣替身,眾人都覺得這次進化的幅度不是很大。

喬斯特自己知道自己的面板,所以還是比較滿意的。

成長還是寫著A嘛!?

「喬斯特的替身剛剛覺醒不久,這次進化的幅度不是很大也情有可原。」

頓了頓克勞斯繼續補充道:「而且這種生物型替身我們之前也沒有遇到過,這次進化之後體型比之前大了一些,我推測這還是幼年體。」

「也就是說還能進化。」

「是啊,我之前還不知道替身還可以抱著。」

「而且還這麼可愛。嚶嚶嚶。我不行了,awsl!」

這個替身似乎能直接攻擊他的心臟,安德烈現在已經完全被俘虜了,一副討好的狗腿樣子只為能擼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