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當他們在感到現場,看到那九十多具屍體時他們被眼前的一幕所震驚,沒有多餘打頭的痕跡,每一具屍體,都是一招致命,一刀掉頭,

唯獨一具被釘在牆上的無頭屍體,全身上下沒有一寸骨頭是完整,在他們取下釘在他身體上的最後一把匕首時,那具無頭屍便像爛泥一般癱軟在地…..

太殘忍、太血腥、太變態、太暴力….可不管他們怎麼收集、怎麼化驗都無法找出兇手留下的線索以及指紋,最後無奈之下,只能定爲黑幫火拼仇殺……

而此時的邢月便回到了三江會那裏,等待着左輪他們的消息,就這樣在這裏邢月又住了幾天….

這一天下午,邢月依舊呆在諸葛雨林爲他安排的房間裏,無聊的抽着煙,手上端着一杯白蘭地,就在他喝下一口水酒後,

放在不遠處桌面上的手機便響起,一首青花瓷歌曲,伴隨着那動人的旋律便環繞在整個房間裏,慢慢的邢月走過來,拿起手機….

“怎麼樣,有結果了…”看着是獵鷹打過來的,邢月便接起電話直接開口詢問問道。

“有了,教官!”

“說…”聽完,邢月臉上一變,便淡淡的說道。

“那黑龍會居然和島國的三口組織有來往,而且他們好像在研究一種什麼禁忌的生化藥物。”電話那頭傳來了,獵鷹那微微擔心的聲音。

三口組織是島國最大一個黑社會勢力,他是由島國山口春吉在1915年創立,轉至至今,他們的勢力除了在島國本土以外,三口組還廣泛活躍於西歐、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和東南亞等地,與美國、意大利黑手黨等關係密切,

“居然和島國三口組有關聯”邢月心中暗罵,對於島國人,邢月從心底便有些排斥,雖然在抗日時代他還沒有出生,但是身爲一個天朝人,國恨國恥他從來都沒有忘記。

“嗯,他還用活人來做實驗,根據現報來看,能活下來的寥寥無幾”獵鷹那帶着即爲承重的聲音便從電話那天傳了過來。

“看來着黑龍會的會長,野心不小呀。”邢月冷冷的說道。

“媽的!這孫霸簡直不是人。”獵鷹在電話那頭大罵。

“中央難道不知道嗎?”邢月一片疑惑,照說像黑龍會這麼大的幫會,和島國那般有來往,中央那邊不可能不知道呀?

“這我就不清楚了。”即使獵鷹網在怎麼牛逼,他們也不敢去查中央裏面的人。

“莫非這黑龍會的保護傘是個很了不起的人物,不然怎麼會一點事情都沒有?”想到這裏,邢月的眉頭便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教官,要不我往上面查一查?”如果邢月點頭,獵鷹即使豁出獵鷹網也要去中央那邊走兩走。

“不用了,這段時間你們就盯好那孫霸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不由管了。”邢月不想獵鷹去冒這個險。

“好的,教官,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獵鷹其實也明白邢月的意思。

“對了,你能再幫我查查左輪他們幾個人嗎?”孫霸的事邢月想暫時放一放,至於島國那邊,邢月是絕對不允許他們在天朝的土地上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天朝的土地也絕對不會再次允許他們來侵犯。

“他們是教官的兄弟,在那天你電話過後,我便就叫人查了,不過,不管我們怎麼去查,都沒有他們的任何一點消息。”自責的語氣便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就連你們都查不出他們的半點消息”邢月臉上掛着不可思議的表情,情報網布遍半個天朝的獵鷹網既然都無法查出左輪他們消息,這怎麼不能讓邢月感到驚訝。

“對不起,教官,不管我懷疑是有人故意掐斷了他們的行蹤,不然我們不可能連半點行蹤都查不出來”獵鷹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有人故意掐斷行蹤?”邢月小聲的重複着獵鷹的話語。

“嗯,是的。”獵鷹在電話那頭肯定的對其回答着。

“嗯,我知道了。”既然獵鷹在說了,當然是有着他的道理。

“教官,有需要的我們地方,請儘管吩咐。”

“嗯…”說完,邢月便掛了電話,端着酒杯,邢月無力的坐在沙發上。

看着天花板,邢月自言自語的小聲說道:“到底又是誰,又是那股勢力將左輪他們的行蹤掐斷了,他們還活着嗎?”

到現在,邢月是真的不敢保證左輪他們是否還活着的了,這一切的事情都發生的太突然,太過蹊蹺,又好像是有人在背後故意操作,是黑龍會還是三口組織,還是其他的另一個龐大勢力,

一時之間讓得邢月無從知曉,現在又何去何從,邢月真的要好好的想一想….

第二天,邢月在吃完早飯後,便和諸葛雨林告了別,他準備回PJ,回那裏在想辦法找左輪他們,

至於諸葛雨林說的要不要去毛衛國他們那裏看看,邢月便直接開口拒絕,現在不去找毛衛國他們是爲他們好..

不過在臨走的時候,邢月便告訴了諸葛雨林,他會在回來的,到了那時,便是真真正正的和黑龍會決裂的時候。

坐在開往PJ的大巴車車上,邢月對這次的市區之行,做了一次總結,雖說是慘敗,但是這也激發了邢月的那顆強者之心,因爲老頭子曾經對他說過,只有嘗試了失敗的人,纔可以真正的成爲一個強者。

在經過了幾個小時的車程之後,邢月便回到了PJ,在回來之前,他沒有告訴水莽,也沒有告訴周伊她們任何一個人,

而就當他準備打車回到自己的住宿時,他口袋的裏的手機便突然響起。

掏出手機,看着一串陌生的電話號碼,邢月露出了一臉疑惑表情。

“喂….”將電話放在耳邊,邢月淡淡的喂了一聲。

“還在找你的兄弟吧…..”一道低沉而又雄厚的聲音便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丁…丁校長?”從電話裏傳出來的低沉之色,很快的便被邢月猜出是出自何人之口。

“哈哈….小子不錯嘛,這樣你都還能聽的出來。”丁天水在電話那頭大笑道。要知道他剛剛可是將自己的聲音特意的壓低了一些,沒想到還是被邢月這麼快的就聽了出來。

“丁一他們都在你那裏吧。”對於丁秋水的話,邢月沒有此時到不是很關心,現在最重要的是確定左輪他們是否安全,既然對方都這麼問了,想必左輪他們這次的消失肯定與他有關。

“呵呵…來學校吧。”丁天水也沒有多加廢話,在說了一句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站在車旁,邢月此時的心情就好比剛剛撥開雲霧一般,有從新看見了陽光,看見了希望一樣,他完全是沒有想到這次左輪他們的失蹤竟然是丁校長在後面所爲,

只要左輪他們沒事了,那比什麼都好,很快邢月便乘着車趕到了海川校園,由於現在還是暑假期間,所以學校裏此時顯得比較空蕩,但還是有着幾名學生和老師在學校裏打着球、玩耍。

邢月不想別人看見,所以是翻着院牆過來的,在避過了一些學生之後,邢月便就出現在了丁天水的校長室裏。

當邢月走進校長室,看着左輪、夕月、葉飛騎、遲帥、丁一、白毛、金仁彬幾人都坐在裏面的時候,邢月眼裏瞬間就被眼裏所灌滿,不過很開便被他給巧妙的擦拭掉了。

“邢月….”在見到邢月後,左輪一行人便瞬間站了起來,藏不住臉上喜悅之色,大笑着對其喊道。

“你們沒事真好。”邢月大步的走上前去,不管抱不抱的住他們,伸開臂膀就和左輪他們抱在了一起。

“呵呵….看來你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還不賴嘛。”丁天水坐在自己的沙發上,一臉欣慰的對着邢月他們說道。

“能給我說說到底是怎麼一會事嗎?”在散開過後,邢月便走到丁天水的面前,雙手撐着辦公桌,眼睛緊緊的盯着丁校長。

“呵呵…邢月還是我來說吧。”在邢月說完後,丁一便走了過來,拍着他的肩膀,一臉笑意的對其說道。

“好吧…你來說。”站直身來,邢月轉過身,便順勢坐在了辦公桌上。

“那天,在我們衝出他們的包圍圈後,我們便分散開來,由於身上到處都是傷,有加上失血過多,所以在沒多久,便慢慢開始失去意識,最後等自己醒來到時候,發現大家已經回到了PJ,而當我們真準備再次回到市區裏的時候,我老爸便出現了,他也給我們帶來了你平安的消息,所以我們就在這裏等你回來…..”丁一便大概的講述了一遍過程。

聽了丁一的話後,邢月將目光再次看向了丁天水。“那天你們是不是在場,爲什麼不出來。”

見邢月那冷冷的表情,丁天水並沒有過多的解釋,只見他將嘴裏的雪茄,在狠狠的吸了一口後,吐出濃濃的青煙,然後便淡淡的對着邢月開口說道:“如果遇到什麼事情都要靠外力來幫你們解決的話,那我勸你還是趁早離開這個舞臺。”

迎着丁天水那凌厲的眼神,邢月那冰冷的氣息便慢慢的收斂了起來,丁天水的話,邢月沒有反駁的理由,這個世道只能靠自己,其他的都是惘然。

不過邢月有一件是沒有想明白,那就是對方是如何能躲過獵鷹網的眼線,將左輪他們幾個大活人帶回PJ來,想到這裏,邢月不由迎上對方那凌厲的眼神,淡淡的對其開口道:“看不出你還有蠻有能力的嘛,能無聲無息的將他們從市裏弄會PJ來。”

“呵呵…你有聽說過天門嗎?”丁天水並沒有打算將其隱瞞。

“天門?你說的是十幾年前差點統一了全世界的地下黑道的那個天門?”對於天門這個幫會,邢月當然是有所瞭解,當時在天門的鼎盛時期時,就連如今世界的十大黑幫如; 羅斯切爾德家族、洪門、雅庫扎、黑手黨、三口組、麥德林、墨西哥黑幫、俄羅斯黑幫、大圈幫、猶太幫….這些大名鼎鼎的幫派都不敢與其抗衡,可不知怎麼一回事,就在天門最鼎盛的時候,天門卻在一夜之間突然消失掉了,好像從來就沒出現過一般,不管其他勢力或者**怎麼去查結果都一樣,

至今爲止這都是一個迷,依然無人知曉……

“沒錯,就是你所瞭解的那個天門。”丁天水一臉自豪的對其回答道。

“這個天門和我父親有關?”邢月臉上帶着遺憾,也有這一絲期盼,緩緩的對着丁天水問道。

“沒錯,你猜的沒錯,這天門的確是你父親邢天所建立的。”

當丁天水在說完之後,一旁的左輪他們,臉上都佈滿震驚與崇拜之感,天門這個神祕的幫忙,或多或少他們還是知道一點,沒想到這麼牛逼的幫派,居然是邢月他老爸所建立…..

“天門的消失也與我父親的消失有着直接的關聯吧。”邢月眉頭微微的皺在了一起。

“是的…想着當年我和你父親還有一些兄弟,就抗着一把***,將天門的名字,一步一步的送上天朝的舞臺送出來國外,送到了世界之巔,可沒想到,就在我們準備慶祝的時候,大哥和大嫂突然不見了,即便我們動用了整個天門去找,也無法找到他倆的一絲線索,漸漸的沒有了大哥的存在,天門內部便出現了分歧,最後一天一天的敗落,我不想看到自己手上會有兄弟血,所以我帶着我的兄弟們選擇了離開,最後來到PJ 建立了這個學校。”說道這裏丁天水的眼神裏從滿了濃濃的傷心與失落之色。

“那如今天門還存在嗎?”邢月接過話來,對其詢問道。

“當然還在,只是如今的天門已經大變樣了,已經不在那個以前從滿了和諧、熱血、團結的天門了。”

“能帶我過去嗎?”父親所建立的天門,邢月是絕對不允許它被糟蹋敗落。

“現在還不是時候,等時候到了的時候,我自然會帶你過去。”丁天水一臉認真的看着邢月,緩緩的對着說道。

“真的…..”

“笑話,我判官左使-丁天水什麼時候騙過人。”看着邢月那了不一臉充滿着不信的表情,丁天水不由對其翻了一下白眼,一臉沒好氣的對其說道。 “判官左使?”看着丁天水一臉自傲的表情,邢月以及左輪等人,都不由一臉疑惑看着他。因爲在丁天水他們成名的那會,邢月等人都還沒出生呢,而等他們長大記事之後,丁天水他們便已經退隱或者說是刻意的與外界斷了聯繫,所以邢月他們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看着邢月幾人的表情,丁天水滿臉的鄙視之情。“怎麼?還對我產生了懷疑之感呀?”

“沒…沒有,我那敢對您產生懷疑呀!”看着自己的父親最後將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丁一不由連忙的對其擺着手解釋道。笑話,我還想以後的日子過的安逸一點呢!

“我父親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邢月看着丁天水,淡淡的對其說道。他想從丁校長這裏多瞭解一些關於自己父親的一些事情,畢竟對於邢月來說,父親就如同一個陌生人一般,實在是知道了少之又少。

“是呀,校長,給我們講講吧。”金仁彬也一臉迫不及待的對其說道,房間裏的所有人,都用着這種表情看着丁天水,當然也包括一向冷峻的左輪臉上也出現了這種迫不及待的表情。

“呵呵…..你的父親是一個重情重義頂天立地的一個好男人。”說完,只見丁天水將目光看向了邢月等人,最後見他們沒有異樣後,

“說說吧…”邢月沒有廢話,而是繼續開口說道。

看着邢月的表情,丁天水只是在微微一笑後,便在清了清嗓子後,就開口慢慢的道來。“當年,我也就和你們現在這般年紀,心中充滿了一股及其好勝的勁兒,也是在這PJ一個地盤上打下了一片屬於自己的地盤,心中更是將誰都不放在眼裏,我也將周邊的一些勢力全部挑翻,直到有一天夜裏,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一個少年便出現在了我的地盤上….”

說道這裏只見丁天水便停了下來,將目光看向了邢月,迎着丁天水的目光,邢月不用猜也知道,那個少年便是就是自己父親-邢天,不過邢月並沒有接過話來,而其他的人也當然知道這個少年是誰,當然他們也沒有接過話,他們就這麼默默的看着丁天水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個少年就這一言不發的來到了自己的總部,當然在此我的那些兄弟也試圖阻止過他,不過都被那少年一招解決倒地,瞬間失去了戰鬥力,在來到自己面前後,那少年便就那麼淡淡的看着我,接着便開口對着我說道,叫我跟着他。”說道這裏,丁天水直到現在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呵呵…當時的我,那能就那麼乖乖聽話,不過最後在被那少年痛打了幾遍後,我不得不屈服,因爲那是我出道以來最憋屈的一仗,至始至終連對方的衣角都沒有碰到過,後來我便跟着他了,最後有結交了幾個志同道合的人,建立了一個幫派,而只從跟了他之後,我才認識道了什麼叫熱血,什麼叫兄弟情義,什麼叫信任。”此時的丁天水極爲的激動。

而他的訴說依然在繼續着。“那少年不用說,我想你們已經猜到了,沒錯他就是邢月的父親,邢天!當年道上的人都稱之爲他叫血魔教父,一般人很難知道他的可怕之處,只要那些和他交過手的人,才深知他的可怕與冷漠,

當然他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他可以爲了一個兄弟,將一條街從頭砍到尾,他也可以爲了一個兄弟的死哭的死去活來,他也可以將自己的命無比放心的交到兄弟們的手上,他就是那麼一個充滿了魅力的人,和他打過交到人,都會毫無怨言的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任由他差遣。”

在丁天水說完後,邢月沒有馬上開口,而是掏出一根菸後,便輕輕的點上,然後在輕輕的吸了一口煙後,緩緩的說道:“這就是我的父親。”

“沒錯,這就是你的父親。”丁天水滿臉的自豪感,那感覺就好像在說一位自己的偶像一般。

“對了…那黑龍會的一些情況,我想你已經知道了吧。”邢月沒有在圍着自己的父親這個話題說下去,而是語氣一變,將話題轉到了黑龍會的身上。

見邢月沒有繼續說自己父親的事,丁天水臉上掛着微微的笑容,因爲他已經從對方的眼神裏看到了一股深深的驕傲之色,爲自己是邢天的兒子感到驕傲,感到自豪,所以丁天水感到很是欣慰。

“他們與島國的勾當,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當年你父親就已經警告過那孫霸,只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最後又加上你父親的失蹤,所以那黑龍會便更加的肆無忌憚。”丁天水的語氣微微一冷。

“和島國勾當生化的事情,難道中央的人就沒有注意,還是…..”邢月說道這裏後,便看着丁天水,他知道對方一定知道這其中的引擎。

“你猜的沒錯,不是中央沒有注意,而是中央有一位重量級的人物罩着他們,所以他們才這麼的猖狂。”丁天水不冷不熱的說着。

果然是和我想的一模一樣,看來這個人在中央的地位那是舉無輕重,可以一手遮天,想到這裏邢月便不敢往下想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天朝便將陷入一場史無前例的危難之中。

丁天水看着眉頭緊皺邢月,他不由微微一笑。“不用想那麼多了,等下等你見了一個人之後,他便會告訴你,接下來該怎麼做。”

“見人?見誰?”聽完丁天水的話後,邢月的臉上瞬間就充滿了疑惑之色。

“呵呵….其實這次出手,一半的原因是因爲你是大哥的兒子,而另一半的原因便是受了這個人的託付。”只見丁天水一臉神祕的感覺,看的左輪等人都想上去揍他一頓,當然,提前是他們要揍的贏對方。

“難道是老頭子?”出了自家那老頭之外,邢月一時間便想不出其他人來。

“呵呵….去吧,他就在隔壁等你。”沒有回答是與不是,丁天水便一臉大笑的對其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