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當幾名守城的士兵看到劉笑天身邊竟然有一位如此絕美的美人,不由得內心暗罵,真是鮮花插在牛糞上了,同時雙眼死死的看向余瑤。

……

劉笑天與余瑤很快就進入城池之中。

由於這守城的士兵被余瑤徹底迷住,連劉笑天的身份都忘記了查看。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劉笑天與余瑤已經走遠,想追也是來不及了。

這座城池看起來很熱鬧,街上行人很多。

余瑤以前可是從未進入過城中,看到那些貨郎很多花花綠綠,各種各樣的東西,不由得充滿了好奇。

「第一次來城裡?」看著余瑤很好奇的模樣,劉笑天不由得問道。

余瑤點點頭。

自從修鍊成人形之後,確實從來沒有進入過城池之中。

劉笑天問完之後繼續帶著大玄龜,余瑤向著前方走去。

當行人看到劉笑天身邊竟然帶著一位如此清純漂亮的美人兒,不由得都是對劉笑天怒目而視,同時雙眼向著余瑤的身上掃來掃去。

甚至有一名公子哥帶著酒意,直接搖搖擺擺的向著余瑤的身上撞去。

余瑤不由得大怒,放手就是一巴掌甩出。

可憐這位公子哥沒有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就被余瑤一巴掌打的鑽入地下,是死是活就不得而知了。

看到這女子如此暴力的模樣,本來想趁著人多過來揩油的幾位猥瑣男不由得停下腳步,一臉忌憚的緩緩走遠。

他們可不想像剛才這位公子哥一樣被一巴掌打入地下。

雖然這女子美妙無比,但是卻也是一個帶刺的玫瑰啊。

「老闆,這個紗巾多少錢?」劉笑天走到一處貨郎旁邊,撿起一條粉色的紗巾問道。

「五個金幣!」老闆伸了伸手說道。

劉笑天點點頭,掏出五枚金幣扔給老闆,然後將紗巾遞給余瑤。

「帶著這個吧!你這模樣太招搖了,我可不想成為這裡所有男人被嫉妒的對象。」劉笑天說道。

余瑤發出銅鈴般的笑聲,然後將紗巾戴在了臉上。

這樣子一來,總算有很多人都是注意不到余瑤的臉龐了,可是給劉笑天省了很多麻煩。

晚上,劉笑天等人都是吃過晚飯,然後住在一家客棧之中。

帝女聆 在大半夜的時候,突然在大街上想起了一陣陣鬼哭狼嚎的聲音。

劉笑天聽到如此毛骨悚然的聲音,不由得推開窗戶,卻是被眼前一幕場景驚呆了。

只見一群修者手中都是拿著引魂幡啥的,正在肆無忌憚的抓捕一些從街上走過的人群。

這些人那些引魂幡的修者,都是殘忍異常,一旦引魂幡一搖晃,被抓住的人都是瞬間倒地。

「好邪惡的宗門,他們在收集魂魄!」大玄龜畢竟見多識廣,一下子就看出了這些人的門道。

「收集魂魄?這太下作了?他們收集魂魄幹什麼?」劉笑天不由得好奇的問大玄龜道。

以前看到過鬼宗門弟子的修鍊功法,劉笑天就覺得已經很邪惡了,但是與眼前這些修者比起來,鬼宗門的那些功法遠遠沒有這麼邪惡。

「應該是修鍊一種很特殊的功法,他們在練功的時候就會煉化這些魂魄來提高修為。」大玄龜解釋道。

「公子,要不要下去殺了他們?」看著這些人殺人的樣子,余瑤也是有些躍躍欲試。

「以後要是沒有我命令,不能隨便殺人,知道了嗎?」劉笑天無語道。

這女子雖然可以當她保鏢,但也是一顆定時炸彈,因為修為太高,同時太不把人命放在眼中了。

「知道了公子!」余瑤有些不情願的點點頭。

「好了,別看了,好好休息吧!就讓他們折騰去吧!明天我們還得趕路,我們首先要去一個叫天劍宗的宗門去。」劉笑天對著大家說道。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他來這裡的時候就已經發過誓,盡量不惹事。因為他的任務就是尋找自己的父親,別的事情與他無關。

但是劉笑天話剛一說完,客棧樓下卻是傳來了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慘叫聲令人毛骨悚然!

從這慘叫聲之中就可以想象著煉魂宗的這種怪異功法在剝離別人魂魄的時候對對方造成的痛苦有多大。

「啊……」這慘叫聲聲音越來越大,最後直至劉笑天所居住的隔壁房間。

「不會吧?說好不惹事的,怎麼事情就找上自己門來了。」劉笑天不由得一陣無語。

他來楚國主要是為了尋找自己父親的下落,並不想招惹任何人,可是……

就在劉笑天很無語的時候,劉笑天客房的房門被人一腳粗暴的踢開。然後首先飄進來兩隻奪魂幡。

這奪魂幡上面發出令人渾身發麻的慘叫聲,同時光華流轉,一道道令人陰森森的氣息向著劉笑天等人流散開來。

這種氣息就是可以剝離一個人靈魂的特殊氣息!

大玄龜感覺到事情不妙,一下子就跳上劉笑天的肩膀。

「殺不殺?」余瑤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身上光華大盛,因為大家都是感覺到了隨著這奪魂幡的接近,自己身上的三魂六魄都好像要從身上剝離出來。

「對方都猖狂到這種地步了,還不殺等啥?」劉笑天腳步錯開,拳頭光芒大盛,然後腳走玄妙步伐,一拳向著一隻奪魂幡轟去。

余瑤本天元境二重的修者,本就變態無比,雙手掐訣,一道光華從指間射出。

「啊……」兩聲慘叫聲從門外傳來,然後緊接著兩人倒在了地上。

「媽蛋,這是什麼變態宗門?你們這可是赤裸裸的找死啊!」劉笑天看著倒下的這兩人,不由得罵道。

「走吧!殺出去!看來這裡我們住不下去了,」劉笑天無語道。

本來他不想招惹任何事,但是卻事情就這麼不急不緩的來了,並且這還是一個令人很無語的宗門。專門勾人魂魄的,實在是太陰損了。

余瑤點點頭,然後跟著劉笑天從樓上很快來到了一樓。

當看到兩人從客棧跑出門,其他的弟子都是不由得一驚,然後無數的勾魂幡齊齊向著劉笑天與余瑤而來。

劉笑天眉頭一皺,心想不惹事是不行了,一拳轟出,凌厲無比的拳芒化作殺氣,向著幾名弟子直接轟擊了過去。

「啊……」一聲聲慘叫聲傳出,這些弟子被劉笑天直接一拳轟殺。

這些奪魂幡也是瞬間失去了光澤。

這奪魂幡本就是這些弟子的精血與心魂所煉製,一旦這些弟子死亡,所以也就失去了控制。

余瑤也是一聲嬌喝,雙手掐訣,無數水柱從手中衝出,然後化作各種尖銳的利器,直接刺入距離余瑤最近幾名的弟子身體之內,這些弟子一聲悶哼,心臟被刺穿,瞬間身亡。

殺光了來客棧所有的弟子之後,劉笑天眉頭一皺,然後快速從客棧走出來。

「殺了我們宗門的人,往哪裡逃?」這時候二十幾名弟子簇擁著一名看起來和劉笑天年齡相差不大的弟子擋住了劉笑天的去路。

劉笑天眉頭一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進。

他劉笑天並不是一個喜歡多管閑事的人,畢竟這裡是楚國的地盤,但是並不代表他在異國就害怕惹事。

「你們是什麼宗門?怎麼可以有如此邪惡的功法?」劉笑天不由得問道。

這個宗門專門奪人魂魄來修鍊功法,實在是太他媽邪惡了,尤其是這些弟子簇擁的這位有些公子哥模樣的傢伙,身上一股股邪惡的氣息繚繞,宛若千萬隻鬼魂在地獄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小子?連我們煉魂宗都不知道?看來你還真是該死。我看你小子年紀輕輕,膽量倒是不小,魂魄吃起來應該也很可口啊。」對方簇擁著的這名公子哥陰測測的笑道。

要是普通人聽到這位公子哥的說話聲,一定會當場嚇的癱軟在地上,因為這位公子哥說話實在是太陰森了。

「我不知道你這個什麼狗屁宗宗門?但是我想說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不要惹我,我也不招惹你這個什麼狗屁宗們就行!」劉笑天搖了搖頭說道。

「找死!把他的魂魄給我奪了!」這位公子哥徹底被劉笑天的話語激怒,不由得對著自己身邊的其他弟子命令道。

「是!」一聲令下,然後便有無數的奪魂幡帶著陰森森的氣息向著劉笑天席捲而來。

這種氣息就是可以瞬間將一名修者的魂魄奪走的氣息。

劉笑天一聲冷喝,龍吟虎嘯拳轟出。

龍吟虎嘯之聲不絕於耳。

「哼,看來是一名不錯的修者,但是碰上我,算你們倒霉。」 boss的貼身女助理 感覺到劉笑天的氣勢也是絲毫不弱,這名公子哥不由得冷笑道。

「轟轟……」無數奪魂幡帶著凌厲無比的氣息,同時發出一聲聲令人心悸的鬼哭狼嚎之聲與劉笑天轟出的拳芒對撞起來,轟鳴之聲不絕於耳。

「是你們找死!」余瑤也是怒了,身上瞬間光芒大盛,手中無數水柱化作一桿長槍,然後猛然轟出。

「轟……啊……」隨著一聲轟鳴之聲,然後便是無數的慘叫之上傳來。

下一刻,在劉笑天震驚的目光之下,那名公子哥模樣的傢伙便直接被余瑤轟出的水柱洞穿身體。

「少教主?」這時候所有的弟子都是驚呆了,竟然有人膽子這麼大,殺了他們煉魂宗少教主。

劉笑天不由得一陣無語,這余瑤實在是太暴力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人家少教主給殺了。

「快走吧!你殺了他們的少教主,估計我們這次要惹上大事了。」劉笑天無語道,飛天羽翼振翅,瞬間越上高空。

余瑤也是真元滾動,很快就跟上劉笑天的腳步。

「你以後要聽從於我的命令,不能這麼造次,我本來像嚇唬一下他們就算了,你這直接講人家少教主給宰了,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宗門的大人物就會追上來的。」劉笑天不由得很無語的說道。

「可是你不是說讓我當你保鏢的嗎?要是不殺那個傢伙,那別的弟子就不會善罷甘休啊。」余瑤也是有些委屈的辯解道。

劉笑天搖搖頭,跟一個未經世事只會殺人的魚妖講道理,那簡直是對魚彈琴啊。 就在劉笑天與余瑤逃走瞬間,一名中年男子立刻降落在這些弟子中間。

「發生什麼事了?」這名中年男子身上的陰森森的氣息十分的濃厚,很顯然,這名中年男子要比這些年輕弟子煉化的魂魄更多。

「參見大護法,我們少教主被人殺了。」這些弟子都是露出一抹悲傷的神情。

這少教主是他們煉魂宗掌教唯一的兒子,少教主被殺,那可不是一件簡單尋常的事情啊。

「什麼?少教主被人殺了?」這名中年男子瞬間臉色大變,不由得充滿震驚的說道。

他們煉魂宗這次出動,就是為了磨練一下他們少教主,同時正好在鬧市奪一些魂魄用於煉化。

現在少教主竟然被殺了,這名身為煉魂宗的大護法也是不由得內心出現了一抹混亂。

他甚至可以想象等回到宗門掌教的那雷霆一怒。

「真是一群飯桶,你們可知道是被什麼人殺的嗎?」這名大護法冷冷的問道。

「是一名青年,具體姓名不知道?身邊好像還跟著一個女的,此女子修為超高,他們往這個方向逃走了。」一名弟子彙報到。

「我們已經有十幾名師兄弟去追趕他們了。」另一名弟子也是說道。

大護法鬼厲躍升而起,瞬間向著劉笑天與余瑤所在的方向而來。

但是在半路上,鬼厲卻是看到在地上躺著幾具自己宗門的屍體。不由得停下腳步,查看了自己宗門死去的這幾名弟子,發現傷口都是剛剛造成的,並且都是被拳頭轟殺而死的。

「看來人還沒有走遠,竟敢殺我們少教主,我讓要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鬼厲拳頭捏的死死的。

第一次帶少教主出來力量,沒有想到就發生這樣的事情,鬼厲內心的憤怒可想而知。

這名少教主也是足夠悲催的,本以為自己宗門厲害無比,甚至根本沒有將劉笑天放在眼中,但是卻萬萬沒有想到,他死的竟然會是如此之慘。

劉笑天與余瑤在空中飛躍了一會兒之後,發覺在自己身後還有五六名弟子在跟著。

「媽蛋,真是煩人,乾脆一次性解決掉他們算了。」劉笑天對著余瑤說道。

既然已經惹出了事情,那劉笑天也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

「聽公子的,四個交給我,兩個給你,可以吧?」聽到殺人,余瑤神色閃現出一抹興奮的神色。

因為殺了這些人之後,余瑤也可以煉化掉他們身上的真元。

劉笑天很無語,身邊跟著這麼一個似人非人的傢伙,確實有時候也很頭疼,不知道這余瑤修鍊的是什麼功法?也是用來殺來才能夠升級的。

這些邪惡的功法真是害死人不償命。

劉笑天點點頭,然後很乾脆的轉過身子,身形瞬間躍動,向著這其中兩名弟子躍了過去。

這些弟子本來修為也不高,主要的力量靠的就是手中這隻奪魂幡。

劉笑天根本不給對方任何反擊的機會,手中寶劍化作萬千璀璨的光芒,然後直接向著這兩名弟子的喉嚨抹去。

瞬間劍光吞吐,同時劉笑天的身形可謂是快到了極致。

「嗤嗤」兩聲,這兩名弟子根本沒有來得及祭出手中的引魂幡,便是喉嚨一熱,兩道血光衝天而去。

殺人手法乾脆到了極致!

余瑤也是絲毫沒有拖泥帶水的意思,雙手瞬間探出,無數水柱化作利器,也是瞬間沒入其餘四名弟子的身體之內。

然後抽回手,帶起一股熱血般的真元,余瑤毫不遲疑的全部吃了下去。

「變態!」劉笑天不由得一陣無語。

不過劉笑天對這幾名弟子可是沒有絲毫的同情之色,畢竟他們殺死的人,可是要比余瑤還要多出很多。

對於雙手沾滿無辜鮮血的修者,余瑤這樣子做也是以其人之手還治其人之道。

這六人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兩人會是如此的變態,他們倆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幹掉了,可謂都是死不瞑目。

「既然這幾名弟子一直跟著我們,同時那是他們的少教主,肯定後面還會有更加強大的對手會出現的,我們逃的越遠越好。」劉笑天對著余瑤命令道。

余瑤點點頭,緊緊的跟在劉笑天身後。

雖然余瑤沒有劉笑天如此變態的飛天羽翼,但是余瑤的修為可是天元境二重,要比劉笑天強出很多,所以用真元就可以跟上劉笑天。

不多時間,鬼厲又是看到了自己宗門弟子的屍體,當查看了一下血跡之後不由得大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