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當時莫一劍所用的應該就是這把劍!

「那時候莫一劍的確沒用全力,否則我恐怕無力抵抗……」羅征看著這柄不存在的長劍喃喃說道。

這無形長劍與力神道的力量溯形道理完全不同。

此劍乃心念所化,可直擊靈魂,那時候羅征的陽魂恐怕受不住此劍殺心。

不過現在羅征以心念化劍后,再加上真悟篇,此心念劍的威力恐怕更超當時的莫一劍,至於能夠與現在的莫一劍一較高下,恐怕只有比試后才知道了。

羅征自然不會現在就去挑戰莫一劍,先前他已答應過癭老前往彼岸,現在也是時候了。

離開了心流塔后,回到了自己庭院,他便再度選擇了閉關。

這一次閉關,羅征再度以肉身入彼岸。

他的陽魂固是已踏入了彼岸四重天,可肉身依舊逗留在一重天境內。

好在凌霜帶過一次路,用肉身從一重天攀上四重天,並不見得困難。

同往常一樣,一路上也惹來了不少驚異的目光。

耗費了七八個時辰,羅征便已踏足四重天境內,這時他才安然退了出去,以靈魂形態回到了彼岸。

上次羅征是在神廟的修鍊密室中退出的,這一次他依舊是在同一地點回歸。

豪門恩仇之入戲 在羅征剛剛推開修鍊密室的門時,不遠處的修鍊密室的門亦被推開。

雖說無法看到容貌,但羅征依舊憑藉熟悉的氣息,第一時間確定那是凌霜。

「等你很久了!」凌霜不滿的說道。

癭老那等人物向來說一不二,她本身又是天宮的二號人物,真的想給羅征留一份靈魂結晶自然說得到也做得到。

但羅征回到心流劍派后,竟沒有第一次時間前往神廟,凌霜自然會不滿。

不過她天性樂觀,不滿僅僅維持了一息時間,旋即笑道:「隨我來便好!」

這一次神廟中也有專人引路,帶著兩人前往神廟的深處。

如果真的像癭老所說,直接讓他們的陽魂入靛,需要的靈魂結晶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不是說神廟內的靈魂結晶非常緊張么?

羅征疑惑之下,便在凌霜後面開口問道。

凌霜還未回答,引路的那人則笑道:「從彼岸被發現的那一天,靈魂結晶就一直很緊張,但不代表天宮就沒有結餘。」

神廟外層的那一處,所有天宮弟子都能領取到靈魂結晶,多少則按照每一個劍派,每一座山的重視程度而定。

但無論是太一山還是太乙山,都有自己的私存。

癭老他們固然來不了色界,用不了這些靈魂結晶,可這些靈魂結晶都是備給自己的嫡系傳人。

「姥姥本來只準備了我一份,這一次好像是找太金山借的一份,我姥姥對你很好吧?」凌霜笑道。

「呵呵……這可是一個天大的人情,」帶路的那人也羨慕的說道。

這人當然清楚,融合的靈魂結晶足以讓人陽魂入靛,可是足足將靈魂拔高一個層次直奔欲界而去。

這樣的好事根本是可遇不可求,旁人只有羨慕的份。

「真是多謝癭老了,」羅征說道。

其實到現在為止,羅征心中的困惑沒有減輕絲毫。

癭老和焱妃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癭老又會突然將這等好事強加在自己頭上,只是為了拉攏自己?

他有心想問詢凌霜,可提到焱妃和鳳歌,凌霜馬上又會變得陰陽怪氣,想想還是免了。

帶路的人將兩人引入了神廟伸出的一處暗門,此地守衛的異常嚴密,牆壁的上下左右都篆刻著一道道符陣,陣中更是傳遞出強大的靈魂波動,這些符陣必定是針對靈魂的殺陣。

「那些靈魂結晶已經準備好了,兩位就此便能進去了,」帶路之人送到這裡就已止步。

羅征與凌霜跨過了暗門,看到其中存在幾個小小的隔間。

兩人分別選擇了一個隔間,盤膝端坐。

不一會兒,自隔間的牆壁上的螺紋中開始湧現出一滴滴白色的光點,濃郁的靈魂氣息從中綻放出來。

羅征沒有猶豫,伸手輕輕一引,那些純凈的靈魂結晶便徑自朝自身湧入,一點點的不斷地納入他的陽魂。

「嗡……」

隨著白色光點不斷地匯入,羅征與凌霜的陽魂也在不斷地變強。

兩人在初入真意之海時,羅征的靈魂比凌霜略強。

後來在神廟中一人吸納了一大團靈魂結晶,兩人才得以飛速跨越四重天,但心流劍派分給羅征的靈魂結晶更多,羅征的陽魂更是超出了凌霜不少。

隨著羅征不斷地吸納靈魂結晶,他陽魂體表的紫色光芒越來越盛。

牆壁上湧現的靈魂結晶絲毫都沒有減少的意思,反而越來越多!

大約小半個時辰后……

最後一點靈魂結晶納入了羅征的陽魂中,他的陽魂已閃爍出奕奕紫光。

在狹小的空間中,羅征揮動了一下雙臂,同時一拳砸在旁邊的牆壁上,陽魂反饋回來的感覺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現在已經不是猶若實質了,如果忽略自己在彼岸中的這個事實,他甚至會覺得這就是自己的肉身!

快穿:杠上腹黑大佬 從狹小的空間中爬出來,在暗門處等候了一會兒,凌霜也從暗門中走出,她的靈魂表面同樣泛著濃烈的紫光,僅僅小半個時辰,兩人的氣勢都有了不小的成長。

對於尋常天宮弟子,這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大多數天宮弟子除非立下大功,才能拿到稀有的靈魂結晶獎勵,他們更願意探索那些少人涉足的神廟,很偶爾的情況下也許會有所收穫。

凌霜上來捏了捏羅征的手臂,修成靛魂后,任何觸感都變的更加真實,就連凌霜的容貌都變得更清晰了一些。

雖說依舊看不清她的長相,可陽魂的邊緣變得越發銳利。

「感覺換了一副靈魂般,好奇怪,」凌霜說道。

「我也有些不適應,」羅征笑著回答。

兩人這便從神廟深處走出來,剛剛走到神廟門口,就看到門口有不少陽魂急沖沖的走進來,嘴中還在呼喊著什麼。 凌霜上前攔住了其中一人,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人說道:「有熊族來報仇了!他們放了蛇!」

「蛇?什麼蛇?」羅征一愣。

凌霜的眉頭皺著說道:「是有熊氏飼養的魂蛇,他們竟敢在這裡放蛇!我們出去看看!」

兩人剛剛衝出了神廟,就看到前方黑乎乎的一大片!

羅征仔細凝望之下,才發現那是一片黑乎乎的蛇群,但他無法看清楚這些魂蛇的花紋與細節。

彼岸中的土著生靈能夠分辨出外貌與細節,而彼岸之外的陽魂甚至羅征的肉身,都只能看清楚一個大致的輪廓,無法分辨容貌和細節,就如凌霜所說,這些魂蛇就是有熊氏放出來的。

「蛇潮過來了!」

「快退回神廟!」

「該死的有熊氏,不會想著攻打我們天宮神廟吧?」

眾多天宮弟子們大聲呼喊道,言語間顯然充滿著忿忿之意。

「唰,唰,唰……」

一道道鋒芒斬向蛇群,頓時將不少魂蛇斬成了兩截。

大部分天宮弟子都在逃遁,但還有少部分天宮弟子在反擊,出手擊殺那些魂蛇。

這些天宮弟子的實力都不俗,陽魂表面泛出一片片紫光,距離陽魂入靛還有些距離,但也是能踏足九重天,十重天的人物。

可蛇潮實在是太龐大了,這些人根本斬不過來,他們一邊出手一邊不斷向神廟門口退去。

「這些魂蛇該不會是打算沖入神廟吧?」羅征問道。

凌霜的臉色沉靜,「應該不會。」

這些年神廟之間一直都有小衝突,但彼此之間還是很克制,如果有熊氏真的驅使蛇潮沖入神廟,意味著有熊氏要與天宮開戰了!

擒愛程式 「救命!」

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驚叫。

羅征和凌霜同時望過去,就看到四人被蛇群所包圍。

這四人的陽魂依舊是淡褐色,氣息有些散亂,顯然是剛剛踏足四重天不久。

他們四人自然也想退回神廟,可蛇潮如潮汐一般奔涌過來,速度慢了一些竟被蛇潮包圍了,他們一邊奮力抵抗,一邊斬殺著那些魂蛇。

憑他們四人哪裡殺的過來,眼看就要被蛇潮淹沒。

「他們為什麼不退出彼岸?」羅征有些奇怪。

除了在那些神廟中,彼岸的其他地方都是能任意退出的,面對這些魂蛇若是不敵大可以直接離開。

「你看他們腳下,」凌霜說道。

在那四人的腳下,閃爍著淡藍色的光絲,那些光絲將他們的靈魂束縛在地面上。

這些大族在彼岸中縱橫這麼多年,有的是手段讓人無法退出彼岸,這些光絲就是有熊氏慣用的纏魂絲,一旦被纏魂絲束縛,雖然可以自由活動,但不將纏魂絲清除是無法退出的!

這樣一來,四人顯然已陷入了絕境。

「我去救人!」

羅征再沒有任何猶豫,一個箭步身形向前疾突,整個手臂已開始扭曲化為了一根尖刺。

這泛著紫光的尖刺,靈魂強度比這些魂蛇大了不知多少倍,他隨手一掃之下,就將數十條魂蛇划斷。

「唰,唰,唰……」

凌霜也不肯讓羅征隻身犯險,跟了上來。

一柄靈魂小劍浮在她周身,只要膽敢靠近的魂蛇,皆被這靈魂小劍切成碎片。

兩人奮力之下,硬生生在蛇潮的中間打開了一條通道,一路殺到那被包圍的四人跟前。

這四人幾乎已經放棄了。

他們幾年前才入彼岸,現在就已踏入了彼岸四重天,即使放眼整個天宮也是極為優秀的弟子,沒想到剛剛入彼岸,還沒來得及踏足神廟,今日就要死在這裡,心中充滿了不甘。

就在他們絕望之際,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陣洶湧的靈魂波動。

「刷刷刷!」

這些難纏的魂蛇如稻草一般被切割,斷裂,潰散……

兩道閃爍著紫輝的陽魂已落在了他們身邊。

「好強大的靈魂波動!」

「是靛魂!靛魂級強者!」

「千橙,我們有救了!」

這四人完全沒想到最後一刻,會有人出手相助。

千橙愣愣的看著其中一道陽魂,心中隱隱湧起一絲熟悉的感覺,她好像在哪裡見過此人。

「此地不宜久留,退入神廟去吧,」羅征說道。

隨後羅征越過了千橙,攔住了那些奔涌而來的蛇潮。

羅征與凌霜表現的一如既往的犀利,他們兩人站在此地,就如同激流中的礁石,任憑這蛇潮如何洶湧,到了他們這裡都會被硬生生劈開!

「千橙,快走!發什麼呆!」

千橙旁邊的一人拽了她一把,千橙這才跟著他們一路小跑,沖向了神廟。

羅征與凌霜則且戰且退,與其他的天宮弟子慢慢朝神廟門口退去。

那些魂蛇一直奔涌到了神廟門口,就齊刷刷的止步了。

「停了?」

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

這些魂蛇彷彿商量好一般,就在神廟門口的門線處停著,沒有一條魂蛇逾越毫釐。

「神廟之外為彼岸,神廟之內是天宮,若他們真的敢逾越一步,就代表與天宮開戰,這是母世界各個大族訂立的規矩,」凌霜說道。

各大超級勢力都在彼岸建立有自己的神廟,母世界中戰事不斷,誰也不想在彼岸中也日夜攻伐,再大的衝突也不允許進攻對方的神廟。

所以除了兩個大族要分出生死,一般是不會越過這條紅線的。

當初有熊一族就是率先攻打了九黎族的神廟,代表這兩個大族完全撕破了臉皮,最終九黎被滅族。

「可這些魂蛇堵在這裡也不是辦法,」羅征皺眉說道。

數不清的魂蛇已經布滿了神廟前方所有區域,甚至連天宮的雕塑都被魂蛇覆蓋了一層,看著蠕動的魂蛇讓人頭皮發麻。

「嘶嘶嘶……」

隨著魂蛇們一陣躁動,中央的魂蛇如潮水般朝著兩邊翻滾而去,讓出了一條道路來。

這條道路上,三人信步走了過來,停在了神廟前方。

「有熊氏鬧出這麼大動靜,是想與我們天宮開戰?」凌霜昂頭高聲質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