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當然這是沒算火姐和朱大有等人的人工費,只不過他們另有安排,白羽自信還能掙更多的錢。

滴滴!胖子腕錶忽然來了消息。

胖子點開看了一眼,面色變的很難看。

「怎麼啦?」

「有點小麻煩,他們不拍了還要告我違約。」

白羽指了下毒蠡:「需要幫你擺平嗎?,這位在這裡還有點能耐。」

毒蠡立刻站了出來,表示自己很樂意為他效勞,但胖子擺手拒絕了。

「都是一個系統的,犯不著這樣,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付點違約金。你買不買,不買我就去問問別人?」

白羽一想怎麼都不吃虧,為啥不買呢,於是給毒蠡點了下頭。

胖子不想轉賬,毒蠡打了個電話,一會就讓人送來了三百萬現金。

於是胖子痛快的拿出三本房產證,立刻在魂網上公證給了白羽,只要白羽有空去趟房管部門辦理一下剩下的手續就算完成了過戶手續,比前世的效率高多了。

胖子收完錢后,面色平緩很多,謝絕了白羽的宴客邀請,自個拎著個大箱子就走了。

十幾分鐘后,胖子轉過幾條街來到一處隱蔽的場所。

一個窈窕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後:「怎麼樣?我的李主任?」

「房子已經賣出去了,我辦事你放心。」

「人家的演技不錯吧!」

胖子摟過小姐姐親了一口:「恩,太棒了親愛的,來這是你的錢。」

小姐姐收到錢后,臉色立馬就變了:「就給我這麼點?我可是表演的很賣力。」

胖子嘿嘿一笑:「那是我的房子,又不是你的,好了,你的演出完成了,趕緊走吧。」

小姐姐:「你不是還有一套嗎?咱們繼續賣啊!」

胖子:「賣個屁,剩下的那套是我的老婆本,你以為我的錢都是大風刮來的。」

總裁前夫出局了 小姐姐氣鼓鼓的走了,這時,又一個身影從拐角處退了出來,將整個過程看在眼中。

等到那個身影走後,胖子低聲自語道:

「終於賣出去了,可惜忘了嘗嘗把子肉……」

接著又從一個保險柜里翻出來最後一個紅本本:「最近這詛咒發作的越來越頻繁了,只剩下最後一套房子,以後的日子可怎麼辦啊。」

另一邊,王者飯店開始上人了,火姐的同行們起的最早,一大早的就佔好了位置。

四色荷花在大廳接待,三面柳則在洗刷區指導擺放位置,火姐站在門口充當迎賓。

茉茉這時候還沒有起來,可能是昨天魂能爆發的緣故,總是感覺精神很低迷,肥貓巴不得多睡一會,它們這一群類本來就是夜貓子。

一切都井然有序,白老闆今天屯了不少食物,現在成了有房一族了,他可不想一刻不停的在那忙活,這不正躺在躺椅上補覺呢。

食客們對今天的服務很滿意,對於王者飯店的改造速度,紛紛表示很吃驚。

吃完早飯的食客們感覺這一天都很舒服,對著白老闆直豎起大拇指。

毒蛇對於食客的誇獎也感到很滿足,這是以往沒有過的感覺。

接著又帶上安全帽收拾隔壁的兩間屋子,這都算是白老闆的產業了,按白老闆說法這些要作為顧客的接待區,一間專門接待兒童,得找專門的保育師,另一間作為茶水間,還得準備各色果盤、小型棋牌等,防止顧客心生埋怨。

毒蛇覺得白老闆是不是想的太複雜了,這飯店做成這樣就行了,有他在這裡,還有哪個不長眼的過來惹事。

不過想想剛才受誇獎,感覺也還不錯。

這時,毒蠡回來了,在白羽的耳邊私語了幾句。

白羽想不明白胖子為何有此一舉,他想了一會兒,怎麼都想不通為何如此,最後索性不想了。

他把朱大有叫了過來,又給他喝了點肉湯,朱大有頓時感覺傷口基本上沒事了,就是留下一個不好看的疤。

朱大有瞧著忙活著幹活的毒蛇,心裡爽的不行,看來這大腿真是抱對了。

「對了朱大哥,昨晚讓你帶回去的材料你試了沒?」

「試了,感覺還行,但比起您做的還是差點火候,隊長他們都吃光了,還說今天過來嘗嘗你的新手藝呢。」

「要過來你安排就行,都不是外人,你看著辦就行。」

朱大有一聽心裡很是高興,這句話等於給了他優先的權利。

現在誰不知道王者飯店的規矩,那些搗亂的都在那邊幹活呢,想著又看了毒蛇一眼。

又一批吃完早飯的路過裝修的門口,往裡看了看,毒蛇趕緊把頭上的安全帽拉了下來,雖然有些事情在圈子裡不是秘密,他還是覺得這種拋頭露面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這師傅這麼敬業,一大早的就開始幹活了。」

「是啊,不知道吃飯了沒有?」

「老闆是開飯店的能不管飽嗎?」

「真羨慕他們啊!」

毒蛇聞著大廳不時飄來的香味,肚子如同雷鳴般震響:「哥,我好想吃飯啊!」 女生很是不耐煩的朝後看了過去:「你特么誰啊?哪輪得到你在這說話?看你的樣子,估計都能當人家大姐了。」

歐冉抿唇一笑:「我很高興你覺得我有一個上大學的弟弟,但是,我是他阿姨,你覺得我是誰呢?」

女生啞然一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面前這個戴著墨鏡的女人居然有四十左右了,真的一點也看不出來了啊!

女生也沒了剛剛的那種盛氣,灰溜溜的抓了抓頭髮便離開了。

歐冉的嘴角很是得意的往上揚了揚,隨即便看向了季寒驍,在他對面坐下說道:「看不出來啊,原來寒驍居然有這麼冷的一面,還真是懷念之前那個溫柔的寒驍,這才是你最真實的樣子吧。」

季寒驍抬了抬眸,合上了手上了書:「阿姨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不必拐彎抹角。」

歐冉輕笑:「真是機智的一個人啊,不過,我跟你說事情之前,還得麻煩你鑒別一下,這個東西的真偽。」

說著,歐冉便從隨身帶著的包包裡面拿出了一些照片,推到了季寒驍的前面。

季寒驍只是利用他這個角度看去,便看到最上面的那一張照片,居然說他跟歐洛微親吻的照片!

「阿姨,你這是什麼意思?」季寒驍並未拿起來看下面的照片,光是最上面的那一張照片,都可以說明下面的照片都是他跟歐洛微了。

歐冉很是不解的聳了聳肩,摘下了墨鏡,很是無辜的眨了眨眼睛:「不應該是我問你這是甚至意思么?你就不看看下面那些照片?我敢保證,下面的那些照片,遠遠比這些還要勁爆!」

季寒驍的嘴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直線,鼻尖以上的部位直接黑了下來:「你想幹什麼?直接說。」

歐冉:「我不想幹嘛啊! 我就是一隻喵 但是你既然這麼問了,我要是不給點回答,是不是很佛了你的面子?」

季寒驍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並未說話。

歐冉再次從包包裡面拿出一份文件袋,遞到了季寒驍的面前,一邊說道:「這裡面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簽字?裡面當然不是什麼很重大的文件,只是一份,小小的保證書。」

聞言,季寒驍停住了正要打開文件的動作,抬眸看向了歐冉。

歐冉繼續說:「寒驍,你應該知道你自己的身份,更加清楚,我嫁給了你爸爸,小微就是你什麼人。我可不希望,小微的生活因為你,而變得一團糟!」

是的,直接說「可」。

歐冉的語氣也是相當的凌厲,完全沒有了之前那個溫婉的樣子,要是穿著的衣服是黑色西裝,妥妥的給人一種霸道女總裁的模樣。

「小微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她從小雖然沒過過什麼富裕的生活,但也是我盡我自己的能力,給了她最好的。甚至我為了她,一直沒有找男朋友結婚。她小時候,時常不聽話的,在學校天天惹事,我嘴上雖念叨著她,但實際比誰都還要關心她。於我而言,她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所以,我是絕對不會允許小微受到任何的傷害,包括你!」歐冉的話,沒有一絲的情面,完完全全站在了一個為歐洛微好的角度去評判季寒驍。 白老闆醒了,原因是覺得有點冷,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颳起了北風,氣溫頓時降到了十幾度。

夢裡深覺天已寒,秋風瑟瑟為哪般!

雖然修鍊的人有的不畏寒暑,但顯然他還沒恢復到那種地步。

茉茉也醒來了,看起來不是很精神,白羽心疼的很,就給她喝了點肉湯,但奇怪的是竟然沒有用。

後來想想是不是只是消耗過大的緣故,看來食療也有它的局限性。

他害怕茉茉凍著了,一直把她摟在懷裡,又出去給她買了點衣服。

回來后,茉茉小臉上仍掛著疲憊,但已經高興了很多,彷彿白羽的照撫起了作用。

茉茉很喜歡賴在白羽懷中的感覺,就像游魚如水,感覺又溫暖、又愜意。

「爸爸,我想聽故事。」

白羽心想好啊,這才是父女的正常生活,他也被大魔王搞出陰影了,現在想想都覺的難受。

講故事、玩遊戲才是這個年齡段小孩子喜歡的事情,他當初可是看了不少的童話故事和小說,想聽什麼他都能講。

「茉茉喜歡聽什麼?」

「白雪公主那種的吧!」

「不聽悟空了?」

「不聽了,那猴子挺可憐的,聽了不開心。」

「那爸爸給你講個醜小鴨的故事吧,最後的結局不錯。」

肥貓有些鬱悶,一臉無奈的看著白老闆和小主人,妖猴王的故事暫時聽不到了,那就無法研究它的救命毫毛和九命貓王之間的關係,不過那些小姐姐們又在唱歌跳舞了,倒是可以再研究一下身材的比例。

故事講完后,歌聲響起來了,白羽有些彆扭的捂住耳朵,等待區的食客們看的津津有味,對他們來說,四色荷花的才藝表演既滿足了耳朵的享受,又讓有些人可以大飽眼福。

白老闆關心的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因為提前調動起顧客的興趣讓他們提前高興一下,這樣吃完飯後貢獻的幸福感才會更高一點,最重要的是,他要做有服務意識的餐飲。

「這個好!沒想到吃個中午飯還能看到演出,不虛此行啊!」

「我看你是大飽眼福吧!」

「怎麼著,約一下?你去問下白荷小姐下午有空沒?」

正在唱跳的四色荷花卻是停了下來:「歡迎各位前來照顧生意,只是之前那份生意就算了吧,從此我們姐們幾個換了份職業。」

「咦!難得從良了。」

「是啊,人家這是跟了個大靠山」

幾個失足的同行陰陽怪氣的說道,嘴裡的酸氣逼人。

剛才想約白荷的食客,似乎也有點生氣:「怎麼著,漲志氣了,還不讓人說了。」

「就是,真以為自己改頭換面了。」

「不過就是唱跳一下,還真把自己當歌星了。」

白荷氣的直哆嗦,這幾個賤男人嘟囔幾句就嘟囔唄,這些臭娘們起什麼哄,白老闆說過:說相聲的死同行,干這玩意兒的也是冤家,竟然都不賣火姐的面子,況且這都不在同一行了,還不讓人省心。

幾位前同行又道:

「各位老闆啊,以後需要服務就招呼我們。」

「想要什麼調調,姐妹們都能滿足,不就是個唱跳嘛,咱姐妹也能搞定。」

那食客:「恩,吃完飯咱們再約。」

「那個白荷,過來倒水。」

四色荷花滿肚子委屈,就不該聽白老闆的,非得讓人家出來表演,說是吸引食客的目光,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這注意力倒是轉了,這把火可是燒到她們身上來了。

朱大有領著幾個人愣在原地,不知道去管還是不管。

「這也沒打起來,算不算惹是非,白老闆可是非常在意食客的滿意度。」

「朱隊長,這怎麼辦啊!」

「是啊,大有哥,荷花姐妹都讓人欺負到頭上來了,我們到底管不管。」

「我他媽都想乎他,談生意談到我們這裡來了。」

朱大有也是頭大,昨天剛感覺被白老闆委以重任,今天卻碰到這事。

「你讓我拿刀拿槍去殺人、殺妖獸都行,好幾人還都認識,我特么處理不了這事啊。」

毒蛇一手拿著白米飯,一手嚼著鹹菜,看看自己的傷腿又看看朱大有的腿,滿臉的嫉妒,心中卻是爽的不行。

「朱大有這運氣好的傢伙,沒想到竟然如此廢物,按本公子的想法,每人給上幾巴掌扔出去就得了。」

他剛要起身,卻被身邊的毒蠡一眼瞪了回去。

這時,白羽看不下去了,有些人就是閑的沒事找事,心中也是埋怨朱大有不會辦事,這自己人都讓人欺負到頭上來了,你還不吱一聲。

「毒蠡過來。」

毒蠡乖乖跑了過去,臨走還給了毒蛇一個安慰的眼神。

「把那幾個討厭的傢伙扔出去,以後記上黑名單。」

毒蠡領了幾個人過去,立刻把他們從接待區扔了出去。

「白老闆給你們臉,你們還真以為自己了不起啊,這叫服務,不代表我們任人欺負,做人的時候注意一下分寸。」

那幾個嘴賤的人不認得毒蠡,被扔出去后還想還嘴,卻被執法隊的張隊長拉住胳膊:「你不想活了,沒聽見那是毒蠡嗎?那是毒龍的大公子。」

「卧槽! 御鬼狂妃:高冷王爺太撩人 怎麼是他,他什麼時候來的,怎麼像是跑腿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