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當然,秦毅若是有機會,也不會對他們產生絲毫憐憫。

「小師弟,你別介意,她就那個德行,整天招募一些所謂的高手,反正我沒一個看上眼的,都是一群沒啥用的,連我都打不過還想去挑戰別人呢……丟人。」余霜毫不客氣的說道。

秦毅點了點頭,隨即隨著余霜一起到了她的閨房之中。

秦毅也不知道為何對方帶他到了這個地方來…

余霜似乎是看到了秦毅的臉色,讀懂了秦毅的內心,臉上當即是湧上了一層紅潤的霞光。

「你可不要胡思亂想……」

「你怎麼知道我胡思亂想?」秦毅一愣。

「好了,你就直說要我幫什麼忙吧。」秦毅摸了摸鼻子。

余霜清了清嗓子,讓秦毅在旁邊柔軟的椅子上坐下,而她則是坐在了對面。

「你剛剛也看到了,我堂姐也在不停的招募高手,不停的拉攏武者,這些武者都是成長空間極大的,或者是在皇城之中家世不錯,有很大的可塑空間以及拉攏價值。」

「她是在幫二皇子拉人么?」秦毅問道。

「也不全是,我們這上層圈子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個武道小茶會,這個小茶會我們自己會上場,這是對我們這些大家族子弟實力的考量,另外我們招募的武者也會上場,這也算是對我們人脈圈子的一個考量。」

秦毅點了點頭,大概余霜找他來,也就是這個目的了。

「除了你之外,我另外還有兩個幫手,總之希望你們在茶會期間能夠稍微和睦一些,那些大家族子弟都比較心高氣傲。」余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言外之意就是希望秦毅受到委屈能夠忍耐了。

秦毅皺了皺眉頭。

似乎是感受到了秦毅的不樂意,余霜趕忙說道:「這茶會結果對我所在這個派系挺重要的,事後你有什麼條件我都會盡量滿足你。」

「哦對了,這茶會還受到大皇子以及二皇子的關注,甚至他們都有可能親自到場,畢竟這也算是兩個不同陣營的角逐,說不定藉助這次機會你能直接接觸到兩位皇子呢。」

秦毅沉默不語。

余霜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對於秦毅來說這什麼茶會實在是再幼稚不過,然而秦毅並沒有拒絕,原因是他也想看看這裡面能不能碰到那種立於神榜之上的高手,順帶看看傳言之中的兩位皇子到底是一副什麼德行。

「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事先給你另外兩名幫手提個醒,招惹我的話我不會客氣,我這人脾氣啥樣余霜師姐你在雲清宗應該也知道。」秦毅淡淡說道。

余霜抹了把冷汗。

這傢伙長老都敢殺,動不動就是生死台見,她當然是知道的。

不過余霜不知道的是,後面雲清宗面臨大劫,他孤身一人對抗魔神宮此番前來隊伍的所有弟子、戰士,更是與帶隊黑魔一戰,打的雲清宗上空天昏地暗。

幫那些弟子爭取了離開的機會。

更是不知道,秦毅在街道上斬殺的那人,是兵書樓的金丹巔峰武者,兩人的戰鬥結束的太快,在余霜的眼中,她以為那也就是一個普通的金丹高手罷了。

金丹三六九等,差一級實力差距都十分的大。

若是她知道秦毅的全部力量,可能另外兩名幫手她直接就給推了,因為秦毅一個人就夠了。

當然,前提是沒有碰到那些真正在神榜上排名靠前的武者。

秦毅沒有跟他們交手過,自然是不知道有什麼差距。

之後余霜給秦毅單獨安排了一個房間休息,茶會的時間是在晚上,秦毅還有半天的時間休息。

「風前輩說雨木家族那邊有了消息會通知我,現在還沒有消息……」秦毅只要一靜下心來,就會非常擔心巫巴的處境,雖然風天瀾已經安慰了他,並且保證會重點關注這件事,可秦毅總是坐立不安,而且這種感覺愈發的強烈了起來。

一直到晚上,余霜來喊自己。

外面敲門聲響了起來,秦毅走出去,看到了盛裝打扮的余霜。

今天二皇子跟大皇子都有到場的可能,所有夠資格前去的人應該是都會精心裝點打扮一番,第一是顯示出重視,第二則是不能唐突了兩位皇子。

特別是美女,在這上面更加是會下功夫。

「你這麼看著我幹什麼?」余霜盯著秦毅,忽然面色一紅。

「多看兩眼也不會少塊肉。」秦毅移開了目光,淡淡說道。

「趕緊走吧,我帶你去見見我另外兩個幫手,指不定你們還能成為朋友呢。」余霜說道,隨即轉身帶著秦毅離開了這裡。

對於她的話,秦毅不置可否,皇城之中的天驕弟子當朋友?秦毅可沒有那種受人白眼的習慣。

對於這些處處眼高於頂、目中無人的傢伙,秦毅已經沒有任何好感了。

穿過長廊,到了那不大的偏廳之中,秦毅看到有兩個人早就坐在了那裡,居然是兩個女人,秦毅還以為以這種大家族小姐能夠招募過來的幫手,幾乎都會是男人呢,就像是那餘風琴一樣,身邊圍著各種各樣的天驕……雖然在秦毅眼中那種級別的天驕跟垃圾沒什麼區別。

「霜霜姐,這就是找到的幫手?怎麼是個臭男人啊?」 「臭男人?」

秦毅聽到這話就不樂意了,面都沒見過就臭男人,這是對男人有多大的偏見啊?

「嘿嘿,小雨,小雪,這位實力可是很厲害的,是我宗門裡面的一個高手,你們可不要瞧不起他啊。」余霜笑嘻嘻的說道。

「秦毅,你不要介意,小雨小雪說話都比較直,不過人還是挺好的,好好相處指不定還能成為好朋友呢。」余霜說道。

「霜霜姐,你的宗門不是南方那個什麼雲?雲清宗嗎?那種七品宗門能有什麼厲害的人物出來啊?我們皇城隨便拉一個武道學院出來,質量都比那不知道要強多少倍了。」那個叫小雨的嘟著嘴說道,兩人打扮的同樣艷麗多彩,畫著淡淡的眼妝,眉宇之間有著誘人的光澤。

「小雨,好了,既然是霜霜姐朋友,就少說幾句吧,反正今晚也不用指望他。」小雪看似是在勸她同伴,結果說出來的話更加讓人蛋疼,什麼叫反正也沒有指望他?

「哼哼,便宜你了,白白跟著我們去蹭吃蹭喝,到時候若是有幸見到了大皇子二皇子,你可千萬注意點啊,別做出什麼冒犯的事情,否則你自己倒霉就算了,連累了我們你就罪無可恕了。」那小雨朝著秦毅翻了個白眼。

秦毅自己也是翻了個白眼。

這兩個人本質倒是不壞,只是皇城之人的傲氣已經根深蒂固到了骨頭裡面,從本質上就瞧不起外來的人。

秦毅也沒有興趣跟她們兩個在這兒糾纏太多,幫了這個忙秦毅估計就會回去皇家御林學府,看看能不能跟莫雲深一起從裡面拐出去幾個高手到天瀾學院,到時候也好配合風天瀾的行動。

風天瀾沉澱了這麼久,動靜肯定不會小。

雖然他沒有明說,但是秦毅可以猜的出來,他自己有自己的計劃,在他那個師兄藏雲面前也只是偽裝一下自己,至於為什麼偽裝,可能也就他自己才會知道了吧?

在這皇城之中開著一個小酒樓,倘若是真的準備遠離塵囂,他大可以離開皇城,這枯石域雖然不算特別大,可也並不算小。

風天瀾定然還在因為他師傅藍惜月的事情耿耿於懷。

「發什麼呆呢?還不趕緊跟上?小心迷路了姐姐可不回來找你。」小雨回頭朝著秦毅喊了一聲。

一路上秦毅也知道了兩人的名字。

陸雪陸雨,兩人都是來自同一家族,只不過跟余家比起來就弱了太多,否則他們也不會通過余霜這條路來參加茶會出人頭地了,這不僅是幫了余霜一個忙,同樣也是余霜給她們機會,展示自我,本身就是相互的關係。

「秦毅,你居然還是余霜姐姐的師弟?余霜姐姐這是瞎了眼睛才會找上你啊,你可得珍惜這次機會好好表現一下,把你所有能耐都展現出來,否則這個名額浪費的真是太可惜了。」陸雨指點江山的說道,一副本小姐都是為了你好的樣子。

在她眼裡,余霜實力還未到金丹,秦毅是她師弟,能厲害到哪裡去?

「噗嗤……」

聽到這話余霜都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好啦你們,秦毅很厲害的,他是我們雲清宗最厲害的弟子,這一次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呢。」

不過這話落在兩女耳中則是成了余霜給這小子面子,才故意這麼說的。

不得不說若是秦毅知道了這兩個女人心裡的想法肯定會十分無語。

很快一群人就穿過厚重的城牆,到了皇城正中心,皇族所在的範圍之內。

「秦毅,這裡叫做天子之城,能夠真正居住在這裡的都是真正的皇親國戚,跟皇室有著正統直系血脈的人,其他的家族即便是強如那雨木家族,都只能住在天子內城之外,這是明確區分血統的一個地方。」余霜給秦毅介紹。

火影之血霧迷情 「這裡的人還真是分為三六九等啊。」秦毅笑著說道,看不出來這笑容是諷刺還是什麼別的意思,皇族將人的等級分的這麼明確,如此國家,被顛覆是遲早的事情,地球上面的古老國家早就有了這種例子。

「人本來就分三六九等,否則皇族的存在就沒有意義了。」陸雨點頭說道,絲毫沒有看出來秦毅臉上的諷刺之色。

「這些都是沒辦法的事,天陽國存在近乎一千多年了,很多東西都固定了,皇族的地位不可撼動,我們能做的就是站好隊,否則覆滅只是朝夕的事。」余霜苦笑著說道。

伴君如伴虎,就是這個道理,強如藍惜月那種救國英雄最後都消逝了,誰能不戰戰兢兢?

一行人走入皇城的天子內城,即便是晚上,這裡依舊是燈火通明,禁衛守在附近,安全問題幾乎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

「這次的茶會是自發組織的么?還是說是什麼家族什麼勢力主辦的?」秦毅走在余霜旁邊。

「這是皇室之中招賢納士的一個手段,自然是皇室作為主辦方,基本上這種內部武道茶會上表現出色的都會被大人物看中,後面前途不可限量,而我們這些家族子弟也會得到無窮的好處,久而久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重視這種茶會,來參加的名門望族也越來越多。」

一番解釋之後秦毅也就明白了。

敢情類似余霜這種類型的就像是拉皮條的一樣,若是他們招募的強者之中有極其優秀的武者出現,被大人物看中,那麼她們也會得到很多好處,而他們本人若是表現很好,也可以選擇跟那些大人物諸如皇子之類的達成協議,亦或者是站隊。

站隊站好了,家族繁榮百世輕輕鬆鬆,否則隨隨便便就會淪為歷史灰燼,基本上新王登基,站在對立面的家族、武者全都要倒霉,輕則被發落出去,放逐到邊疆,重則以叛逆處死、抄家滅門。

「進去吧。」

到了巨大的拱形門前面,秦毅看到了附近有不少人也才剛剛抵達,穿過拱形門朝著裡面走。

秦毅他們四人走在人流中間,並不顯得特別。

這裡許多人家族都比余家還要強大,在這皇城之中百家爭鳴,除卻最為頂尖的那幾個家族,其他的實力幾乎都是不相上下。

「余小姐?好巧啊,這一次你們余家會來幾個人?」一名男子經過余霜身邊,上來套話問道。

「關你什麼事?就算我們余家只來我一個,也不會敗給你金家。」余霜不咸不淡的說道。

「呵呵,那我們就拭目以待。」那人臉上笑容收了起來,變得有些難看,掃了秦毅一眼,隨即快速從四人身邊掠過。

「剛剛那人是金文的大哥金武,若是他知道了你跟他弟弟金文的矛盾,肯定會額外針對你的,不知道金文那小子來了沒有這,總之你要到時候要小心一些。」余霜給秦毅提了個醒。

「如果是他們的話,我倒是會額外多照顧照顧他們才對。」秦毅挑了挑眉,倒是沒有想到連那所謂的金家也夠資格參加這種茶會。

不過想想也差不多了,金這個姓氏,可是真正的國姓啊。

「你就使勁吹吧,金家人脈很廣,能夠招募的高手很多,我們都不一定能夠穩贏他們,而且金武現在已經無限接近金丹中階,怕是這一次衝擊神榜前百都有希望,我們差的可就遠了。」陸雨說道,聽到秦毅吹牛她就有些莫名的來火。

「行了,等會再說。」陸雪連忙勸到,一行人快速朝著裡面移動。

不一會功夫,秦毅明顯感受到人瞬間多了起來。

「今天二皇子鐵定會來了,畢竟大美女天蘭出現在了這裡,以她現在跟二皇子的關係,二皇子沒有理由不出現。」

「太好了,一定要好好表現一番,若是被二皇子看中可就發達了!」一道道聲音傳入秦毅的耳朵之中。

天蘭?難道是天蘭酒樓的那個清冷自負的女人? 如果真是那個女人可就真的有意思了。

秦毅知道那個美女天蘭對自己恨之入骨,若是見到自己,肯定會用盡各種手段針對,甚至是通過二皇子之手來除掉自己,而且對於秦毅來說有一點很不妙,那就是他跟二皇子並不認識,而對方卻是二皇子身邊之人。

想來為了討美人一笑,殺了區區一個武者對於皇子來說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沒有絲毫壓力。

可秦毅現在轉身就走也就代表他慫了,更是對余霜不負責。

「看看看,果然是天蘭美人,真是有意思,今天若是大皇子二皇子同時出現,這茶會可就熱鬧了,我記得去年跟前年兩位皇子在這種茶會上都沒有露面過吧?」秦毅旁邊有個人神情興奮的說道。

瞬間余霜、陸雪、陸雨的目光都是順著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從那圍城二樓亮著紫色燈光的房間之中,走出來一個身穿黑色長紗的女人,這女人經過精心裝飾看上去極其美艷,全場的目光都隨著她的出現移動了過去,彷彿她就是場中的中心一樣。

「真漂亮,不愧是天蘭酒樓的樓主,二皇子身邊的人。」余霜說道。

其實余霜的樣貌絲毫不輸於她,只是兩人氣質截然不同,余霜不是這種招搖過市的類型,而天蘭無形之中帶著一股魅惑的氣質。

「哼哼,靠著美色上位,有什麼了不起的,要是余霜姐姐你肯犧牲色相,肯定比她受寵。」旁邊陸雨挑了挑眉毛說道。

「去去去,亂說。」余霜瞪了她一眼。

余霜是那種雖然外表嬌小,給人一種強烈的保護欲,可內心卻非常強大,在余家,余霜的父親也非常信任她,否則也不會放任她一個人去南方雲清宗那種偏遠的地方歷練,更加不會讓她代理著去操縱余家的大事。

甚至於站在大皇子這邊,都是她一手操縱起來的。

「秦毅,你在天蘭酒樓鬧事,這女人不會藉機對付你吧?」余霜退後了幾步,走到了秦毅身邊,有些擔心的問道。

顯然,她也考慮到了這一點。

「無妨,她想對付我也得有機會才行,總不能無緣無故就讓人殺了我,更何況天蘭酒樓那件事我也占理。」

秦毅笑著說道,二皇子作為一個頂尖的公眾人物,一舉一動受人重視,更是現在輿論圈子正中心的人物,想要拉攏各方強者,他不會自毀聲譽去做那種討女人歡心的事情。

倘若是他不分青紅皂白就要殺秦毅,對他自己的影響的會非常大,會讓那些追隨他的武者失去信賴,一個被女人左右的皇子,是不可能成就大事的,他不傻。

「希望如此吧,不過即便是她想要對付你,我也會求助大皇子保護你,大皇子是一個非常講道理的人,你不用擔心。」余霜說道。

秦毅笑著點了點頭。

講道理么?一將終成萬骨枯,這個道理秦毅懂,這個世界沒有道理,只有利益與價值。

秦毅看到那美女天蘭從二樓下來,直接沿著石梯走到了巨大莊園砌有高台的位置,彷彿她本來就是屬於那裡的人物,高高在上,俯瞰他們這些從皇城各處前來的武者。

顯然,她並沒有一眼就掃到秦毅。

在場的人非常多,粗略一看就有近百,秦毅他們夾在人群之中很不顯眼,再加上這略微有些黑暗的環境,即便是有燈光點綴,也看的不是那麼清楚。

「二皇子稍後就會到場,這一次茶會兩位皇子督戰,各位可得好好表現才行,畢竟一旦為皇子辦事,那意義可是不一樣的。」天蘭已經高高的坐在了看台上面,面對下面的眾多武者,淡淡的聲音從她口中傳了出來。

並沒有敢反駁她的聲音,作為二皇子身邊親近之人,天蘭可以在二皇子面前隨便說他們的壞話,怕的就是二皇子聽進去了,到時候產生的麻煩可不是他們能夠負擔的起的。

「哈哈哈,天蘭姑娘風采依舊,我們孫氏可全都準備投靠二皇子殿下了,天蘭姑娘可得替我們美言幾句。」一就像是小老頭模樣的男子朗聲說道,他弓著背,嘴角還有兩撇鬍子,他身邊站著幾名後輩,顯然都是他帶來的同一個陣營的。

他說出這話的時候,場中有著不少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這傢伙真是不怕死啊,直接宣布陣營?這是非常忌諱的東西,若是傳到大皇子耳中,必然是會被當成肉中刺除掉,這種明著站隊的事情傻瓜才會做出來。

可當他們注意到說話那人的時候,也就不驚訝了。

「原來是孫家,我說誰怎麼這麼瘋狂,直接宣布站隊二皇子……」余霜朝著那邊看了一眼。

「孫家一直是二皇子那邊的死忠,因為他們家族曾經有人得罪了大皇子,是決然不會投靠到大皇子那邊的。」

秦毅多看了那些人幾眼,隨即很快收回目光。

此時此刻還有人陸陸續續的到來,從古城巨大石門的外面,沿著這兩邊巨大城牆進入這莊園之中。

這是皇家莊園,是皇家管理的地方,理論上來說並不屬於任何一方勢力,在這個地方不管是進行任何論道比試,都能保證最起碼的公平公正。

「秦毅小子,你這個愣頭青,等會肯定有人挑戰你,你不要答應就行了,你要是上去被虐了,不單單是你,霜霜姐咱們都沒面子,聽到了嗎?」陸雨還不忘提醒秦毅。

「沒錯,還會影響大皇子對我們的看法以及評價。」就連陸雪都是點了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