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當白顏看到帝蒼這頹廢的模樣之後,心臟一疼,她的手輕輕的摩擦著他的臉,眉頭輕皺:「你怎變成如此模樣?」

「我變得如此,顏兒可還會喜歡?」

「不管你是何樣,我都喜歡。」

絕世的他也罷,頹廢的也罷,只要是他,她都喜歡。

帝蒼再次揚起了笑容。

他的笑,依舊傾國傾城,美艷無雙。 前妻來襲:渣總裁滾開 「但我……願意以最好的姿態,最美的模樣,陪伴我的顏兒,可若顏兒不再身旁,那我無論何等模樣,又有何關係?」

女為悅己者容,男同樣如此。

白顏笑了,她的笑顏明媚如陽,春光燦爛。、

「對了,我剛才似乎夢見晨兒了,一個是以往陪伴我的晨兒,還有一個……是我從沒有見過的他,只是那樣的他,更讓我心疼。」

帝蒼緊摟著他手臂的手微微一緊,眼眸中閃過一道異樣之色,沉默不語。

白顏的心驀地揪了起來,緊緊的拉著帝蒼的衣袖:「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對?」

帝蒼沉默了。

半響之後,他的聲音,才再次響徹在這院落當中。

「顏兒可還記得,你曾經做了一個夢,那個夢裡,你懷有身孕,卻死於非命。」

白顏心一疼。

那一片血色的戰場,對於白顏而言,就是一場夢,用夢來形容,卻是再貼切不過。

縱然她日漸明白,那一場夢,也是在她前生所發生的事情……

因為,那種感受太過真實,真實到讓她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痛。

「他沒出事就已經死亡,所以,那種痛,讓他留有一道怨氣,那怨氣會在他轉世之後跟著出現。」

言下之意,白小晨確實只有一個靈魂,只是當年還沒出生就已經慘死,讓他心生怨恨,怨恨隨著他的轉世而出世,形成了另外一種不同的人格……

「因為恨,讓他的實力變得很強大,並且還會隨著時日的增長而越發變強,所以,晨兒才無法控制住那抹怨氣所生產的怨靈,我本想控制住他一段時日,不過……」

帝蒼緊緊的擁抱著白顏的身子:「他無法再受任何刺激,否則,必然會再次出現。」

白顏的心緊緊的提起:「那晨兒怎麼辦?」

「顏兒,你不用擔心,因為那抹怨氣是沒有靈魂,他不可能將晨兒取而代之,若是晨兒的靈魂消失了,他也會跟著消亡,但是,他的存在,是能強佔晨兒的身體,所以……我必須想辦法,讓那抹怨氣永遠消失!」

永遠消失?

白顏的臉色驀地一白,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小男孩悲痛欲絕的雙眼,她的心也被一隻手給緊緊的捏住了,疼的無法呼吸。

「顏兒,他沒有靈魂,沒有生命,只是一抹怨氣,我知道你捨不得,但是……他畢竟並非是晨兒,他哪怕存有靈魂,我也不會讓他消失。」

白顏搖了搖頭,緊緊的抓住了帝蒼的衣袖:「還有其他的辦法,一定有其他的辦法,他已經夠可憐了,我怎能將他拋棄?他畢竟……也曾經當過我的孩子。」

就算她沒有靈魂,不存在生命,即便是因怨氣而產生的東西,那他……也喊了她一聲娘親。

他也知道痛苦與悲傷,對於這樣的孩子,她怎能狠得下心,讓他完全消失?

帝蒼看到白顏慘白的容顏,淺淺的勾了勾唇:「好,你不想讓他消失,那我就想想其他辦法,一定會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白顏身子一顫,頭蒙在了帝蒼的懷中,她的眼中滿含著歉疚:「帝蒼,抱歉……」

「你不用說對不起,我不想你難過罷了,所以,你想要做的事情,我傾盡所有,亦會幫你!」

聽到這兩人的對話,大長老張了張口,本想說些什麼,但看見帝蒼那堅定的容顏之後,他到了口邊的話又吞了下去。

以王對王后的寵愛,她提出的任何要求,都不會拒絕。

可是……

就算太子殿下身體里的那東西存在靈魂,也不可能讓他與太子殿下共同佔據一個身體,更何況,那還是一抹怨氣。

即使王的能力再強,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也無法做到。

「王……」

一旁的侍衛顫顫的說了一句:「太子殿下瘋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帝蒼這才想起了白小晨的存在,他嗯了一聲,剛想要說句話,卻見原先在他懷中的女子迅疾的跳了下來,厲聲喝道:「還不趕緊帶路!」

「是,王后。」

侍衛訕訕的抹了把冷汗。

每次在王后的面前,王都會將太子殿下忽略了。

還好,王后是個正常的母親,否則,太子殿下也太可憐了……

……

房內。

白小晨獃獃的坐在床頭,屋子內為一片狼藉,等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之後,他才反應過來,抬眼望去。

頃刻間,白顏那匆忙的身影落入了他的眼中,他心裡一喜,站了起來,飛快的向著白顏飛奔而去,剛想撞入她的懷中,驀地見白顏的肚子比之前要大了幾圈,急忙停了下來。

「娘親。」

他乖巧的喊了一聲,如同一隻正在搖尾巴的小狗,眨巴著大眼睛抬頭凝望著白顏。

緊隨其後的帝蒼見到白小晨又恢復了之前天真活潑的模樣,緊提著的心倒是落了下來,只是,他見到了小傢伙的眼睛為一紅一黑,眉頭不覺緊緊皺起。

白顏並沒有管那麼多,她將白小晨緊緊的揉入了懷中,用力的抱著他小小的身子。

「娘親,你怎麼了?晨兒快喘不過氣了。」

白小晨粉嫩嫩的小臉一片通紅,顯然被白顏摟的無法呼吸。

「剛才他們說晨兒你瘋了,差點嚇死娘親了,還好你沒事……」

「哦,」白小晨小嘴一撇,「那個混蛋又想要搶走我的身體,我將他趕出去了,娘親,晨兒不允許任何人讓你傷心,他會害娘親難過的。」

寵妻百分百 畢竟,在白小晨身體內的只是一抹怨氣,無法搶得過白小晨的靈魂,一般情況下,只要沒受到任何刺激,白小晨還是較為正常。

白顏心頭一酸:「晨兒,不管如何,你都是娘親的孩子。」

「不,」白小晨搖了搖頭,「娘親,剛才我和那個混蛋一起在夢裡見到你了,那時候的他還是比較正常的,只是每當他搶了我的身體,我都能感覺到他變得很狂躁,很可能會六親不認,晨兒擔心他傷到你……」

白顏沒有再多言,她只要一想到那一雙眼睛,心都會產生一陣撕心裂肺的痛。

「娘親,為何晨兒一覺醒來,你的肚子就變大了許多?是不是妹妹要出來了?」白小晨的視線轉移到了白顏的肚子上,大眼中忽閃著明亮的光澤。 白顏一愣,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肚子確實大了許多,她的目光閃過一道詫異:「帝蒼,我這是沉睡了多久?」

「三個月。」帝蒼溫柔的目光凝望著身旁的女子,聲音淺柔的說道。

聽到這話,白顏下意識的鬆了口氣,幸好她醒來的及時,否則再晚一段時間,就到了臨產之日,彼時,她若再不蘇醒,必然母女都會受到危難。

「帝蒼,答應我,不管日後發生什麼事,你都必須喊醒我,我不願讓我的孩子受到任何危險。」

帝蒼緊緊的握住白顏的手:「抱歉,是我沒能保護好你……」

如果……如果他能早些出現,或許顏兒就不會受到如此重的傷。

「帝蒼,這不怪你,是我自己離開了你,與你無關。」

白顏轉眸看向一旁的白小晨,抬手輕輕的揉了揉他的小腦袋:「晨兒,你沒事就好,下次再發生這種事,別再出來了,可好?」

她心頭那一抹怨氣所生的怨靈,但是,她同樣擔心白小晨,如若真的被那抹怨氣佔據了身體,也許……如此活潑可愛的小包子,她就再也無法見到。

而這種後果,是她遠遠無法承受的。

白小晨的兩隻手抱著白顏的腰,他的動作很小心,生怕會弄傷了她腹中的胎兒。

「娘親,晨兒說過要保護你的,若是……若是他能護好娘親的話,晨兒甘願消失。」

小包子垂下了眼眸,可惜了,那個傢伙一旦佔據了身體,就會變得六情不認,而若是想要讓他存有思想,只有一個辦法能辦得到……

只是……只是那樣一來,他就需要永遠離開娘親了。

他捨不得,怎麼辦?

白小晨的大眼裡蓄滿了淚水,委委屈屈的抱著白顏。

他不怕死,但是他害怕永遠見不到娘親……

「晨兒,」白顏低下身子,擁抱著小包子軟軟的身子,她沒有發現他的異常,僅是一如既往的寬慰道,「你不會消失的,你會永遠陪著我,這一生,我都不會讓你離開。」

白小晨的小臉上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嗯,晨兒很愛娘親,讓晨兒離開娘親,晨兒……捨不得。」

而且,他還沒有照顧好妹妹呢,萬一佔據了他身體的那個混蛋欺負妹妹怎麼辦?

所以……

對於這個世界,他有太多的留戀,太多的不舍,以至於至今都未曾能下定決心永遠離開。

「對了,小龍兒呢?」

白顏突然想到了什麼,眉頭輕蹙:「平常我蘇醒,那丫頭也會一時間跑過來,為何我現在沒有見到她?」

帝蒼驚訝的看了眼白顏,這才想起來,自從白顏來到了妖宮之後,小龍兒並沒有出現過。

而他全身心都在白顏的身上,至今才發現了這一點。

「這個……」龍炎顫顫巍巍的站了出來,嘴角輕輕抽搐著道,「她已經離開了。」

「離開了?」

白顏的心咯噔了一下,目光中出現一抹焦急:「你說龍兒離開了,她對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她能去什麼地方?」 「我當時回去找她的時候,她留下了一張紙條就走了。」

龍炎看到白顏那焦慮的表情,急忙就將小龍兒留下的書信拿了出來,遞到了白顏的面前。

白顏接過書信,信上那清雋的字體讓她的心都顫抖了一下,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

龍兒走了?

這畢竟不是妖界,也並非大陸,以她那實力,在這神界如何待下去?

「帝蒼,你快派人去找她,快去!」

白顏的聲音都帶著哆嗦,慌亂的說道。

帝蒼急忙抱住了她顫抖的身子,輕聲寬慰道:「好,我這就讓人去找她,你也不用太擔心,那小丫頭的血脈有些特殊,是那人的後代,她離開也許對她而言,是一場機遇,不染,她老跟在我們身邊,也不會有太多的成長。」

「不擔心,我怎能不擔心?龍兒還是個孩子,尤其還是女孩兒,萬一被人欺負了怎麼辦?她膽子又那般小,受不住一點驚嚇,從小到大都承受了不少委屈,好不容易才有了安全的港灣,她為何又離開了我們?」

縱然小龍兒不是她的親生女兒,但她一直將她當女兒看待,她從來沒有一個人在外生活過,萬一被人欺騙傷害怎麼辦?

每一個母親,都會擔心自己的孩子,哪怕知道自家孩子想要獨立,可依舊會忍不住擔心。

她可以保她一世太平,只要她平安的在她身邊就好……

「那我現在就讓人去找,」帝蒼轉眸看向身後的妖獸侍衛,沉聲道:「你們沒有聽見王后的話?立刻去找龍公主!」

「遵命。」

得到了帝蒼的命令,一眾侍衛領命退了下來,迅疾的就消失在了帝蒼的眼前。

帝蒼這才繼續看向白顏,聲音溫柔:「顏兒,我已經派人去了,你不用擔心,很快會找到她。」

或許是男人那低沉沙啞的聲音,讓白顏從剛才的情緒中走了出來。

她緊張的臉色也得到了緩解,微微抿著唇角:「帝蒼,小龍兒那孩子也不甘心一直躲在我們的身後,我也明白她的選擇,可是……她心性單純,不懂人心險惡,而讓她明白這一切的代價都太高,是我所不能承受的。」

白顏垂眸,手輕撫著微微凸起的小腹,嘴角上揚:「尤其是我有了孩子之後,我更容易擔心晨兒與龍兒,我寧可他們平庸一生,也不願他們承受太多的傷害。」

「娘親,」白小晨拉了拉白顏的衣袖,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視著面前這一張絕世傾城的容顏,「晨兒想要保護娘親,龍兒妹妹也是一樣的,晨兒相信她,等到她實力強大,一定會回來。」

白顏心頭一顫,低眸看向面前軟萌可愛的小包子,一抹笑意出現在她的唇邊。

「晨兒說的對,龍兒如果執意離開,就算找到了她,她也未必會跟著他們回來,而我……也不太願意強迫她,這樣吧,帝蒼,你讓人找到她之後,在暗中保護就行,我想知道她是否平安。」 「好,」帝蒼修長的手指輕撫過白顏的秀髮,笑意絕世動人,「這件事交給我,她是你收的義女,那也是我的女兒,我不會讓人傷害到她。」

白小晨小嘴一撇:「壞蛋爹爹,你怎麼從來沒對我這麼好過?」

帝蒼的眸子居高臨下的掃向白小晨,語氣低沉而霸氣:「你是妖界太子,帝家男兒,身為男兒,你的職責就是保護你娘和你妹妹,你指望本王如何嬌慣你?」

聽到這話,白小晨倒是沒有生氣,粉嫩稚氣的小臉之上,揚起一抹堅定之色。

「爹爹說的對,晨兒是男子漢,男子漢不能嬌慣,女孩兒才是用來嬌慣的,以後,晨兒會擔當起一個男子漢的重責,保護帝家眾人與妖界眾生。」

白顏看著這一大一小,剛才的緊張情緒驟然消失,嫣然一笑。

她揚起美眸,目光轉向了龍炎與半傾城,眉頭輕輕一挑:「在之前,我已經和你們解除了契約,你們已經得到了自由,為何還會在這裡?」

龍炎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帝蒼,見到這男人面無表情的模樣之後,心底忐忑了幾分。

看他的樣子,像是不認識他似得,可這種感覺沒有錯,他分明就是那一位。

只是不明白,他怎麼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還淪陷為了妖界的王?更是與這個女人在一起了?

不過……

龍炎心裡的話並沒有說出來,他收回了目光,再次望向白顏。

「在我龍炎的印象之中,所有的人類都陰險狡詐,狠毒殘忍,但是……你在最危險的時候,選擇了不拖累我與半傾城,還了我們自由,我們也不是不感恩的人,這一次,我心甘情願與你契約。」

白顏揚眉,龍炎的這個決定,倒是在她意外之外。

她當日與這兩隻妖獸解除契約,也並沒有考慮太多,反正她都要死了,何必拖兩個墊背?他們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是以才在最後還他自由。

可沒想到,她的行為,能給龍炎如此大的感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