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當賀天成的滑行達到一定的速度后,他用力一揮手,就將手中的那根冰槍朝羅征投擲而去。

這冰槍的速度,來勢極快,堪比曹雷趁羅征不備射出的那根金針的速度!

感受到來至於後方威脅的羅征一根翻身,想要避開這根冰槍,但是他的速度還是晚了一步。

「嗤!」

冰槍從羅征的上肩擦了過去,不僅將羅征的衣物劃破,更是在羅征的肩膀上撕開了一道裂開,鮮血直涌!

「不愧是先天四重,好強大的力量!」

雖然肩頭負傷,羅征卻來不及處理,先天四重境界展現出來的力量實在太恐怖,對羅征的威脅太大。

不過威脅雖然大,但還不至於到絕望的地步。

上次他被刀蟲母皇追殺,就連反擊的勇氣都沒有。

但是這一次,情況卻不一樣。

面對距離越來越近的賀天成,羅征朝著前方一躍而起,在空中一個翻滾,手中所扣的殘破飛刀朝著身後迸射出去。

羅征此前雖然使用過殘破飛刀,但是與黑白雙煞戰鬥,是被重重煙霧包裹,所以賀天成並未見識過殘破飛刀的威力。

看到羅征扔過一柄飛刀,賀天成冷笑一聲,一招手,在他的手中凝結出一塊冰盾。

就算是上品玄器也無法阻擋殘破飛刀絲毫,賀天成手上的這塊冰盾就更加不可能,殘破飛刀在瞬間,就將賀天成的冰盾切開,直奔賀天成的額頭而去。

措手不及的賀天成,魂都被嚇掉了一半,幾乎是條件反射的朝前撲去,才避開了羅征飛刀的襲殺,但是他人卻十分狼狽的滾在了地上。

一個先天四重的強者,竟然被一個煉髓境的小輩逼成這樣子。

此前,賀天成就被羅征折辱過一番,現在又被這小子差點擺了一道,命喪當場,心裡升起一股從未有過的挫敗感。

此刻他額頭上青筋暴起,怒罵道:「狡猾的小子,我要你後悔來這個世上!」 賀天成沒有預料到,羅征手中的那把殘破飛刀竟然有如此威力。

他對自己用元力凝結而成的冰晶之盾的防禦力很清楚,即便是先天生靈,往往都需要三到四拳才能將他的冰晶之盾打碎,如此堅固的防禦在那殘破飛刀面前居然不值一提。

想到自己在這煉髓境的小子身上接連受挫,一股股怒火就從賀天成心中騰騰燃起。

他一伸手,將手中的真元往地上一拍,滾滾真元瞬間化作無盡的冰霜,朝著前方蔓延,瞬間鋪砌成一片光滑的冰面,光影可鑒!

隨後他一躍而起,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羅征滑行而去。

方才賀天成差點吃了一個大虧,現在吃一塹長一智,時刻提防著羅征那把詭異的飛刀。

以賀天成的心智,幾乎是瞬間就想出克制羅征那把飛刀的方法。

他一招手,手中白色的元力一陣閃爍,赫然就多了五根短小尖銳的冰錐,散發著一道道淺白色的冷氣。

在數個呼吸之後,賀天成便又追上了前方奔逃的羅征。

就見到那小子忽然一轉身,殘破飛刀又悄無聲息的朝著自己射過來,賀天成森然一笑,手中的五根冰錐瞬間脫手。

億界淘寶店 「叮叮叮叮叮!」

五根冰錐精準無誤的擊打在殘破飛刀之上,雖說無法抵擋殘破飛刀的來勢,但是卻讓飛刀失了準頭,釘進了地面之中。

「還想用這一招對付我?幼稚!」賀天成加快速度朝羅征追去。

羅徵用力一扯,將殘破飛刀撤回來,就聽見身後呼呼寒風吹拂而來,賀天成手持一把冰晶大戟,朝著羅征的後背猛刺而來,想要將羅征整個人洞穿。

「驚神刺!」

見狀,羅征不閃不避,腦海之中的靈魂化為一道灰濛濛的尖刺,狠狠的刺向賀天成。

與此同時,剛剛收回來的殘破飛刀繞著羅征轉了一圈,羅征的左手用力一揮,殘破飛刀頓時翻轉了方向後,便又射向了賀天成。

賀天成本欲在此刻收掉羅征的性命,但是陡然之間,腦袋裡面被一個極為尖銳的東西刺中,劇烈的痛楚讓他眼前一黑,頭暈目眩,忍不住用雙手抱住自己的腦袋。

就在這個當下,賀天成的心中升起一道極為強烈的危機感,多年的戰鬥經驗救了他一命。

他強忍著靈魂被創傷的劇痛,看清楚那把該死的飛刀又射向自己,情急之下只能夠就地一滾,險之又險的避開了要害部位。

但是賀天成的肩膀還是被飛刀劃出一道傷口,汩汩鮮血從肩頭冒了出來。

「啊啊啊啊!」

賀天成感覺自己要瘋了。

明明只要被他逮住,就能夠瞬間秒殺的一個小傢伙,現在卻如此棘手。

積累了幾十年的對敵經驗,在此刻毫無作用。

賀天成狂吼一聲,全身的真元如同潮水一般擴散出去,化作千萬根冰錐,四處爆射。

「咻咻咻咻……」

成千上萬根冰錐,彷彿千萬雨點,散射出去。

羅征腳下一刻不停留,向前狂奔,一口氣衝出了三四十丈遠才停下來,回頭望過去,那一幕也讓羅征咂咂舌,暗自心驚。

以賀天成為圓心,周圍三十丈的範圍內,所有的存在都被盡皆破壞,無論是叢林,還是草木,都被密密麻麻的冰錐所貫穿。

先天四重的真元,竟然如此雄厚磅礴,彷彿根本就用不完一般。

羅征可沒有興趣在這裡多做停留,剛才趁其不備,將賀天成吃了癟,也算是僥倖了,有這個機會他自然要溜之大吉。

但是後面的賀天成,顯然不願意就此放過羅征,見到羅征逃跑,他繼續以那詭異無比的滑行狀態追逐羅征。

羅征奔逃的速度,遠遠不如賀天成。

這種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追逃,應該會在很短的時間內結束。

但是每當賀天成就要追上羅征的時候,羅征就是那兩招。

「驚神刺!」

「殘破飛刀!」

總裁大人愛無止盡 這兩招雖然毫無花樣和變數,可是極大的延緩了賀天成的追擊。

就在羅征逃出去上十里路后,他的攻擊便越來越無力了。

殘破飛刀的威脅雖然大,但是賀天成的身法速度極快,很輕鬆就被他閃避。

驚神刺雖說防不勝防,可每當羅征想要利用驚神刺攻擊的時候,賀天成就會在一瞬間拉開羅征的距離。

羅征對《驚神刺》這本天階功法領悟的並不深刻,化魂為刺的攻擊範圍並不大,賀天成只要保持一段的距離,羅征也拿他無可奈何。

轉眼之間,兩人又跑出了五里路,賀天成又一次避開了羅征的攻擊后,冷笑一聲,「小子該結束了!」

「冰封萬里!」

賀天成的雙手,忽然猛砸向地面,兩條雪白的細線順著地面朝著前方迅速的蔓延,那蔓延的速度比羅征快了幾倍。

當兩條雪白色的細線超越了羅征之後,迅速的變成兩朵冰雪結晶,這兩朵冰雪結晶一出現,就迅速的生長,擴張,變大。

「蹭蹭蹭蹭蹭!」

冰霜結晶凝結出來的尖刺,互相交錯在一起,發出巨大的脆響聲。

這些冰霜結晶最終組成了一座冰晶小山,而這小山呈半圓形,就像是一個新月形狀的山谷,將羅征的前面,左邊,右邊的去路完全封死。

羅征想要離開這個「冰晶山谷」只有後退,但是他後退就會面對賀天成。

「如果讓你一個煉髓境的小輩,在我手上逃脫了,那我賀天成就不用活了,可以直接去死了!」賀天成臉色森然,緩步逼上前去。

「不要說得那麼難聽,能夠追我這麼久的人,還真不多見,」羅征面帶笑意的說道。

賀天成搖搖頭,「如果我是你,落到這步田地,肯定笑不出來!」

「是嗎……」羅征故作驚訝的說道,淬不及防之下,一道灰濛濛的尖刺陡然刺向賀天成。

「驚神刺!」

但是賀天成卻一個仰翻,如同一隻靈活的鷂子朝著後方閃避,竟然非常神奇的躲開了驚神刺的攻擊,同時在地面上劃了一個圈,又回到了原位,繼續朝著羅征逼近:「你覺得這種小手段,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上當嗎?」

「你當然沒這麼蠢,」羅征的嘴角微微一翹。

「謝謝你的誇讚,不過對於一個死人的誇讚,我毫無感覺,」賀天成說完,一道巨型冰錐漸漸的形成,看樣子是要給羅征最後一擊。

羅征在這個時候卻搖了搖頭,「我沒有誇讚你,我意思是,你比我想象中的更蠢!」

賀天成微微一愣,卻不知道羅征此話到底是何意思,但看到羅征毫無動靜,冷笑又浮現在他臉上:「故弄玄虛就免了,你終究還是難逃一死,」說著,賀天成手指一伸,那道巨型冰錐就直奔羅征而去。

這支巨型冰錐,威力極大,而羅征已經避無可避,賀天成這一次攻擊,志在必得!

但是當巨型冰錐推進到一半的距離,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從巨型冰錐的前端開始層層碎裂,化作萬千冰花,混合著冰水散落了一地。

在羅征的面前似乎有一道看不見的牆壁,擋住了巨型冰錐的這一擊。

「這是什麼?」賀天成臉色一沉,一陣不祥的預感從他心裡升起來。

「羅征說的沒錯,你的確沒這麼蠢,你是太蠢了!」一個聲音從那座冰晶山谷的後面飄過來,隨後邊有一道青色的人影走了出來。

賀天成臉色當場就變得異樣難看,「苟寒天,到了現在,你還想多管閑事?」

「你錯了,我可不是多管閑事,我是執行軍紀而已!你私改路線,謀害同僚,致青嵐小隊幾十位帝軍士卒白白損失在刀蟲母皇之下,還私設刑堂,扣住百夫長陸梟,若不是我們前去,陸梟恐怕已經死了,身為帝軍的一員,你不覺得羞恥嗎?」苟寒天忽然道出一大串話,句句都在數落賀天成的罪行。

帝軍畢竟是一支軍隊,內部的軍紀非常嚴格,儘管青嵐小隊幾十條人命對於整個龍堡帝軍來說,完全不值一提,可是若以軍規論處,苟寒天罪可當斬了!

只是陸梟軍中無人,以他百夫長的地位,求告無門,根本沒人會搭理他,這也是為何賀天成會將陸梟關押起來,就是怕陸梟鬧的太厲害。

「是又如何?苟寒天,你雖然也是先天四重,但你確定打得過我?」面對苟寒天,賀天成也並不慌張,賀天成自信自己的實力還在苟寒天之上。

「我知道,你煉出了『極寒之意』,同為先天四重的我未必是你的對手,」苟寒天點點頭。

賀天成自負的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該知難而退,速速離去,這件事與你無關,否則你我雖然同為帝軍同僚,我也不會放過你!」

「你空有一身實力,就是腦袋太蠢了點,」苟寒天笑道:「蠢到完全沒腦子。」

苟寒天的話音一落,賀天成凝結出來,用於圍困羅征的冰晶山谷陡然之間崩裂出許多紋路,隨後就嘩啦啦的碎裂成了一片片,當冰晶山谷完全崩塌之後,一個魁梧的身影出現在山谷的背後。 星河隱現,星光傾灑在這座恢宏無比的宮殿之中,使得那恢宏之中又不覺增添了幾分神秘之感。

蕭寒坐在魔音房間的門口,他在遙望那浩瀚而神秘的星空,不覺怔怔出神,人之於那方星空,可謂微不足道,而這方鬥氣大陸之於大千世界,同樣渺小如塵埃。

這個世界,很大,也很神秘莫測,未知的浩瀚世界,總會令人心生好奇與無盡的嚮往,同樣也讓得無數天之驕子為之不懈努力。

但是,想破開位面桎梏,降臨更強大的世界,古往今來,又有幾人能做到呢?

大浪淘沙,強大的世界,只允許真正的天驕踏足。

「進來吧。」

機緣聊天群 正在蕭寒怔怔出神之際,房間中傳出了魔音的聲音。

蕭寒搖了搖頭,收回思緒,隨即推門而入。

房間中,映入眼帘的餐桌旁,一道曼妙的嬌軀正靜靜坐在那裡,她穿著寬鬆的浴袍,由於剛剛沐浴完,她的秀髮未乾,一陣陣幽香不斷從她身體上散發出來,寬鬆的浴袍之下,一雙修長白皙的美腿隱現,誘人至極。

這一幅美人出浴的畫面,可謂是勾魂攝魄,極為吸引人的目光。

蕭寒走了過去,而後坐在魔音對面,目光有幾分警惕地看著魔音。

「你幹嘛這麼看著我,怕我吃了你不成?」瞧得蕭寒那緊張兮兮的模樣,魔音不覺莞爾,她看著蕭寒,眼神嫵媚,加之她身著一襲寬鬆的浴袍,一顰一笑,可謂散發著無比誘人的風情。

「真是個小妖精……」蕭寒看了眼魔音后,連忙收回目光,嘴裡嘀咕著,這女人太可怕了,一不小心可能就會讓他犯錯。

「你在說什麼?」魔音美眸微眯,嫵媚的眸子含笑盯著蕭寒。

「我說殿主很漂亮,人見人愛。」 總裁小說 蕭寒道。

「那你呢,愛我嗎?」魔音嘴角浮現一抹淺笑,玉手抵著雪白的下巴,美眸含情脈脈地看著蕭寒,那模樣,楚楚動人,看得人的心都快融化了,令人憐惜。

見到魔音這嫵媚動人的模樣,蕭寒心頭一顫,連忙話鋒一轉,問道:「那個…殿主,咱們還是說正事吧,那突破的機緣到底是什麼?」

聞言,魔音瞪了蕭寒一眼,美眸中有些幽怨之色,讓得蕭寒的目光連忙轉移,不敢與其對視。

魔音幽怨的看了幾眼蕭寒后,隨即也開始進入正題,道:「在魔門之中,有一座魔池,每年魔池中都會誕生一股很精純的天地靈液,有著洗髓伐骨之效,對於修鍊大有裨益,尤其是對於你這種停留在巔峰的人來說,有著破境之效。」

「那魔池靈液對於斗宗以及初階斗尊的修鍊者,能起到最大作用,加之又異常稀少,因此,後來門主規定,每年只允許魔門中的三位主帥進入魔池。」

「魔池…」聞言,蕭寒也是有些明白,難怪魔音讓自己當神音軍主帥,原來只有主帥才有進入魔池的資格。

至於每年只允許三大主帥進入魔池,自然是為了培養魔門巔峰戰力,也是合理的利用了資源,三大殿主,從魔音便可以看出端倪,必然都是高階斗尊的可怕存在,魔池顯然對他們作用不大,而三大主帥,是僅次於三大殿主的存在,他們,自然毋庸置疑成為魔門重點培養的對象。

「不知距離一年一次的魔池開啟之日,還有多久?」蕭寒又問道,此刻,他更關心的自然是那魔池開啟。

「再過五日,便是魔池開啟的日子。」魔音說道。

「看來我運氣不錯。」蕭寒一笑,隨即又向魔音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真誠道:「多謝你了。」

蕭寒知道,若不是魔音給他當主帥的機會,這次的魔池機緣定然沒他什麼事了,所以他心中也是頗為感激。

「你是我的男人,還跟我客氣什麼?」魔音嗔了蕭寒一眼,隨即她起身,走到蕭寒面前,縴手在蕭寒臉龐上劃過,最後她輕輕挑起後者的下巴,嫵媚地盯著蕭寒,口吐香蘭,道:「不過,若是你真想感激我,那…今晚就留下來陪我吧,好嗎?」

那嫵媚的聲音,誘人至極,簡直令人的骨骼都瞬間酥麻起來。

「殿主,那個,我…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見到魔音這誘人至極的模樣,蕭寒心頭一顫,隨即他起身,說了一聲之後,便迅速離去了,他怕再待下去會控制不住自己,這女人,簡直是逼人犯罪啊。

見到落荒而逃的蕭寒,魔音嫵媚一笑,端起一杯酒,輕抿了一小口,俏臉微微泛紅,那面若桃花的美麗容顏,在這夜色中散發著無盡的誘人魅力。

————

五日時間,轉眼便過。

今日,便是魔池開放的日子。

一大早,蕭寒便來到了行宮之外等候,魔池位於魔門深處,即便是殿主,若是無門主命令,也不得踏入半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