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當那聲音響起來的同時,羅征心中也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覺。

他明明聽不懂這隻蟲子在說些什麼,但心中卻能夠理解它的話,這似乎是一種獨有的交流方式!

「將地下的東西放出來,我們可讓你離開瀧漩森林,不為難你,還能贈你辟神果三枚,對你來說這是非常好的交易,」那隻深紅色巨蟲這般對羅征說道。

感受到這段奇怪的信息,羅征也是滿臉古怪之色。

一旁的阿福看到這一幕,卻是冷冷一笑,「不要理它,它必定是讓你將仙府下的東西放出來,嘿嘿,這些凶物總是不死心!」

「這仙府之下,到底埋了什麼?」羅征也是好奇的問道。

之前他就發現這仙府中許多禁止和殺陣,都是針對仙府之下而設置了,這些凶物一個個堪比真神,成長到這個地步想必也不容易,就是為了仙府之下的東西都悍不畏死,想必是事關重大!

阿福淡淡的吸了一口氣,卻是搖搖頭,「現在讓你知道,對你沒有好處,此物甚至能關乎到整個時間海上諸浮島的排位,日後你該知道的時候總是能知道的,現在讓這些凶物們速速離去吧!」

若是以往,羅征碰到自己好奇的問題肯定會追問個不停。@^^$

然而經歷這麼多之後,羅征也明白了,許多事情他提前知道未必就是好事,他只需要順著自己的路,悶頭走到底就好了,知道的太多以他現在的能力也無法解決,除了徒增煩惱之外毫無意義。

於是羅征對著仙府之外的深紅色巨蟲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拒絕。」

他的聲音很小,亦沒有動用真元傳音,然而那深紅色巨蟲似乎天生擁有強大的理解能力,只能用那雙複眼深深地望了羅征一眼,隨即打開身後的加殼,展翅率領著無數灰色巨蟲飄然飛走。

「啊嗚啊嗚……」

「呦!呦……」!$*!

那些巨猿和黑鳥也發出高亢的叫聲,頃刻之間就走的乾乾淨淨。

羅征這才輕輕的吐了一口氣……

神域之中僅僅只是一座森林,就潛伏著如此強大的凶物,而且數量還這麼多。

的確就像父親所說的那樣,踏入神域的路只會更加艱難。

先前羅征有些無法理解,既然父親身為聖人,為何要給他製造如此多的困難,甚至無數次生死之間的歷練,現在羅徵才算是明悟過來。

在寰宇中,羅霄的確可以一路保羅征青雲直上,也能讓羅征所走的路一片坦途。

邪皇獨寵:逆天二小姐 可是羅霄無法永久的庇護於他,到了神域后,一切都只能依靠於自己,如果不給羅征那麼多的生死歷練,以羅征的心境恐怕很難在神域中立足!

從這一點看,羅霄的確是用心良苦……

「這空泡結界,為何無法再度打開?」

羅征在自己的腦海中亦能夠感受到空泡結界的存在,但他卻察覺到這個結界處於無法使用的狀態。

「這空泡結界等同於在神域中切割一部分獨有的空間,自然不能像尋常結界那般,隨意就能開啟關閉,」阿福解釋道,為了說明顧北的技藝高超,他繼續說道:「當年主人能夠做出這等結界,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畢竟這空泡結界甚至能阻擋次級生靈裂解、還原,這等於在一定程度上抹消掉了神域的規則,雖然只是限定於仙府這一塊地方,但已是極其難能可貴。

羅征點頭表示理解,他還打算將自己的家人接入仙府之中,所以務必要將這「空泡結界」完全恢復。

他自己倒是無礙,但其他人一同進入直接消失在自己眼前恐怕就悲劇了。

不過此刻羅征倒是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日後萬一這座仙府的空泡結界被迫碎裂,那麼寧雨蝶等人又身處於仙府之中,這豈不是極度危險?

有了這樣一場顧慮,將自己的家人送入仙府中恐怕就是一個愚蠢的選擇。

想到這裡,羅征也將這顧慮問過了阿福。

誰知道阿福只是微微一笑,他倒是挺希望有人留在仙府中,特別是羅念那小子總能給他和書中仙帶來一些樂趣,也能打發一些無聊的時間,「主人卻是多慮了,這座仙府無數年來都無人闖入,再且當年你師父設計了這樣一座仙府屹立在瀧漩森林,自然也是有過通盤考慮,那修鍊塔中自成一方世界,萬一結界破碎或者不得已撤掉結界的時候,讓他們藏入修鍊塔即可!」

似乎是怕羅征將羅念等人留在寰宇中,阿福則繼續說道:「大衍之宇今次面臨大極之宇入侵,那牧海極未必就會善罷甘休,日後保不定會有其他手段危急寰宇,將家人留在大衍之宇中只能更不敢全。」

阿福的這番話讓羅征心中稍感安慰,這世界上原本也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就算是聖人也有自己保護不了的人,何況羅征現在的實力尚且遠遠到不了那一步,他只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了,至少以這座仙府展現出來的威力來看,除非到藍衣女子那般層次,才有可能闖進來,但那藍衣女子能否對抗仙府中的各種殺陣還是兩說。

打定了心思后,羅征就從仙府中回到了大衍之宇。

在沖霄聖地中暫且逗留後,羅征便將寧雨蝶,羅念,熏還有慕茗雪等人陸續送入仙府中,溪幼琴得知羅征準備進入神域,也吵著要一起進入仙府中,畢竟羅征可隨時「回歸」仙府,在仙府中留守她尚且還能與羅征見面。

不過溪幼琴的請求被星尾拒絕了,包括她在內的道子們都是羅霄所種下的希望,雖然這個希望不大,但卻代表著無限的可能,星尾自然不能讓溪幼琴就這般呆在仙府中,而是督促她繼續修鍊,望有踏入真神的那一刻。

羅征也贊同星尾的做法,為此溪幼琴跟羅征鬧了好一陣彆扭,好不容易才哄好,這一番準備又耗費了時日。

約莫一個半月後,羅征終於安置好一切,便找到了星尾。

星尾肉身被毀,自身已無法在寰宇中隨意穿梭,就由老族長出面,領著羅征在寰宇中穿梭,便到達大衍之宇極北的一處大界,玉晶界……

佔據這個大界是寰宇中一個名不經傳的小族,整個種族中亦只有三位界主。

羅征和星尾悄然而至,並沒有被這個小族所察覺,踏入這玉晶界后,在星尾的指點下,老族長帶著羅征繼續向北,一直來到了大界的邊緣,也是大衍之宇最北端,若繼續向前就是嘆息之壁!

系統之重生這件小事 當老族長停下來后,羅征則問道:「華天命也是從此地偷渡么?」

星尾搖搖頭,「他和你走的並不是同一條路線。」

說完之後,星尾便緩緩走到嘆息之壁的前方,伸手放在了嘆息之壁上,自他的手掌周圍緩緩逸散出一點點紅光,那些紅光擴散出來后,那嘆息之壁彷彿被融化了一般,形成了一個通道。

通道之中一道道藍色的紋路呈螺旋狀,不斷地向深處盤旋著,其中沒有絲毫空間法則的波動,而這就是通向神域的路。 在踏入這通道之前,星尾還交代了一些關鍵的信息,「理論上道子是允許踏入神域的,不過偷渡的話,卻會受到神域的懲罰,所以古往今來很少有次級生靈選擇偷渡。」

「偷渡還會受到懲罰?」羅征一愣,「可是我在仙府之中……」

「那是因為你並未走出瀧漩森林,如果你借道北聖的仙府踏入神域,就算你能安然走出瀧漩森林,一樣會遭受懲罰,」星尾說道,「這是姜家出面修改過的規則。」

姜家執掌飛升之後,就幫助眾聖堂的諸聖人接引次級生靈中的飛升者,每一位飛升神域的人都會記錄在案。

但是寰宇中的飛升者對於各大聖人來說都是一個寶貴的資源,畢竟從自己的寰宇中飛升上來的武者,都是依靠自身凝聚神格的真神,這一類真神在神域中也是十分搶手的天才。

然而眾聖堂發展了無數年後,卻制定了一套詳細的規則平衡各大家族和各大聖人的利益,這些飛升者卻是按照浮島上下的排名來分配,一些聖人在自己體內世界中培養的強者卻是被他人爭奪,心中自然不爽。

於是有一段時間,神域中出現了大量的偷渡者!

甚至有聖人直接將體內世界中的道子們帶入神域中培養。

姜家惱怒之下,直接修改了石板上的規則,對偷渡做出了限制。

凡是敢偷渡神域的武者,必定會遭受石板的懲罰,在此之後次級生靈中就很少見敢偷渡的了,畢竟石板的規則無法抗拒,偷渡的代價太大了,輕則實力盡失,重則隕落身亡。

「還有如此嚴重的事……怎麼現在才說?」羅征納悶的問道。

星尾微微一笑,「這個問題,師尊已經考慮在內了。」

羅征的腦子也轉的不慢,「你是說我的血脈?」

「嗯,」星尾點點頭,「這些從天位一族傳承下來的血脈,就是為你們這些道子所準備,這些血脈能夠逃避追蹤,亦能規避這懲罰,但也會產生難以預料的後果。」

如果不曾給羅征換血,當羅征踏入神域的一瞬間就會被牧海極所知曉,後果可想而知。

羅征卻不知道這黃金血脈還有這一層功效,他隨即又問,「難以預料的後果是什麼……」

星尾卻搖了搖頭,「這個只能聽天由命,畢竟規避石板的懲罰可不是容易的事,就像那牧海極都做不到!」

「聖人都做不到?」羅征微微一驚。

星尾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笑容,「對於你來說,可能也只有這一次機會,你並不清楚你的父親做到這一步耗費了多大的心血!」

羅征默然點頭,眼瞳中閃爍出點點微光,「我明白了。」

與星尾和老族長道別後,羅征一步踏入了這條通道中。

這條通道並沒有將嘆息之壁打穿,只是在嘆息之壁上構建的一條十分特殊的空間通道。

其中的法則與羅征所接觸的空間法則也完全不同,他甚至無法感受到任何法則之力的波動。

當羅征完全踏入其中的一瞬,他就感覺一股無可掙脫的力量將他包裹住,同時朝著通道的深處不斷地拉扯,整個人也飛速旋轉起來,宛若一隻陀螺一般。

這個過程中羅征試圖控制自己的身形,讓自己停止旋轉,但很快他發現自己無法動用空間法則,也沒辦法在這通道之中御空飛行。

如此羅征也就明白了,其實在踏入這通道后,他其實已經進入了神域,畢竟這種情況與他在仙府中感受到的神域空間一模一樣!

於是羅征只能隨著這個偷渡的通道旋轉,隨波逐流。

無論是空間感和時間,在羅征的腦海中都漸漸的模糊起來。

他感覺自己經歷了一剎那,又感覺度過了漫長的時間,穿越了無盡的道路……

不知過了多久后,羅征就感覺自己的身形驟然一輕,包裹著自己的那股力量忽然消失,隨即他就「嘭」的一聲,猛然摔了出去,隨即急墜而下!

「半空?」

「菜地!」

羅征反應的速度極快,儘管他墜落至下天旋地轉,但也將周圍的景色盡數納入眼帘之中,在他的下方卻是一塊塊方方正正的菜地!

「咚!」

不久之後,羅征就徑自砸在了那片菜地之中。

以羅征的肉身砸在一片菜地之中,恐怕能砸出一個方圓千丈的大窟窿!

不過那是在寰宇內!

寰宇是由真元構築,神域是由混沌構築。

兩者就像是次級生靈和平級生靈之間的差別一般,神域中的物質自然也不同。

羅征這砸下來,僅僅只是砸出了一個小坑罷了,順帶碾壞了這菜地中的幾株秧苗。

以羅征的肉身強度自然是無礙,不過他還是對這堅硬的菜地有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朕的母后好誘人 此前他以為只有瀧漩森林才如此堅固,現在算是明白了,恐怕整個神域都相差無幾……

羅徵才剛剛墜下來,在神域深處,眾聖堂後方所立的一塊石板之上,其中的一行小字忽然閃爍出一道淡淡的光暈,這一道光暈閃現之後,就化為一道掌印自石板上激射出來!

當那閃電飛射而出后,神域深處再度響起一道道驚訝的聲音。

「怎麼回事?石板為何又降下懲罰了?」

「是第八百三十三條規則被激發了,有人從某個寰宇中偷渡……」

「好奇怪,最近已經是第二個了!」

「……」

那一道掌印激射而出后,就消失在時間海中,悄無聲息的在神域浩瀚的空間中遁走,很快就出現在某一域中……

「噼啪!」

羅征剛剛才回過神來,就看到天空之上驟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掌印!

當他注意到這閃電的瞬間,幾乎嚇出了一聲冷汗,這黑乎乎的掌印中蘊藏的威勢足夠將他擊殺千次萬次!

所以當他看到這閃電后,心中也是在默哀,這次恐怕完了,總不至於如此倒霉,剛剛正兒八經的進入神域,就要被這掌印給拍死?

這掌印出現之後,就徑自朝羅征拍下來,不過拍到一半的時候,羅征就感覺自己的身體驟然一暖,卻是體內的黃金血脈在燃燒!

與此同時,那道掌印似乎失去了準頭,彷彿一隻無頭蒼蠅一半,在羅征頭頂數十里的空中不斷地盤旋,但始終無法將羅征鎖定!

「原來如此!」

羅征抬頭凝望高空,臉上帶著許些笑意。

他剎那間就明白了,星尾說的沒錯,這黃金血脈的確能幫自己逃避懲罰……

這黑色掌印盤旋了好一會兒,都不曾尋找到羅征,一會兒之後,掌印卻是化為一顆黑球,自空中徑自墜落下來!

「糟了!」

羅征一看,心道不妙,扭頭就向菜地的另外一側逃竄而去。

當那一顆黑球砸下來觸地的一瞬間,便從中炸裂開來,從這黑球之中砸出一團團頭髮一般的黑線,交織成一張巨大的絲網,朝著四面八方罩過來,這絲網擴散的速度奇快無比,即使羅征飛奔之下也沒能逃開!

「刷刷刷……」

一條條頭髮絲般的黑線沒入羅征體內。

這些黑線對羅征並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卻將他的丹田嚴嚴實實的纏繞起來,這丹田被纏繞后,他頓時感覺自己與體內世界失去了聯繫!

「這……」

羅征頓時感覺頭大了。

儘管星尾提醒自己,可能會產生難以預料的後果,羅征也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

他萬萬沒想到竟然會是這個後果,自己的丹田被封印就無法抽取混沌之氣和力量本源,他最大的兩個倚仗就丟失了…… 那些黑線如同密密麻麻的頭髮絲,一部分融入羅征體內纏繞在他的丹田之上,其他的部分就憑空消失了。

羅征看了看蔚藍的天空,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雖說丹田被封是比較鬱悶,但終究沒有送掉一條命,也算不幸中的萬幸。

此刻羅征舉目遠眺之下,才發現這一片菜地大的超出他的想象,這綠油油的秧苗綿延到極遠處,就像是海洋一樣遼闊,根本望不到盡頭。

而他本人則站在這綠油油的海洋中央……

「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羅征撇撇嘴。

神域乃是由真神和聖人們統治的地方,但其中也有一些實力低微的凡人,這菜地中所種植的蔬菜,想必也是供給凡人們食用了,但尋常凡人能開墾這裡的土地?

羅征腳下所踩的雖然是泥土,可卻是屬於神域的泥土,別說尋常的凡人了,就算是神海境,神極境武者想要開墾這些菜地,恐怕都要耗費相當的力氣,尋常的凡人恐怕連一塊土都掀不起來!

「那麼這些秧苗……」

他彎腰下去,伸手抓住了一根翠綠色的秧苗,他辨認不出這秧苗是什麼植物,只是隨手一掐之下,竟然不曾將這秧苗掐斷,直到羅徵用了一分力氣,就聽到「噠」的一聲脆響,才將這根秧苗硬生生的拗斷了。

「這不起眼的秧苗,都比寰宇中的聖器要堅韌……」

看到這一幕,羅征斷定這些東西不是給尋常凡人所吃了,哪一家的凡人能將聖器咬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