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白髯老者和苗萬里的目光也落在了龍英傑的身上!他倆見龍英傑竟然腳踏火蓮傲立於空中,也不由感到震驚!

僅僅一年的時間,龍英傑的修爲竟然精進了如此之多!令人慚愧的是,他倆卻還在原地踏步!

紅臉膛武修目光在衆人身上掃了一遍,在龍英傑身上停了下來,嘴裏不由“咦”了一聲。

“師父,他就是那個龍英傑!”白髯老者見中年模樣的人注意到了龍英傑,便介紹道。

白髯老者喊中年模樣的人爲師父,這情景有些怪異。不過,龍英傑明白,這個看上去是中年人的武修,實際年齡應該比白髯老者大了許多。

紅臉膛武修聞言一怔,隨即尖着嗓子道:“有意思,越來越有意思了!一個十七歲的武氣王者一階,連我都不得不佩服!不過,可惜的是招惹到我了!今天要麼讓他投降,要麼後果會很嚴重!”

龍英傑記起了一年前在風雲城的那次驚心動魄的戰鬥,就在他要徹底擊殺白髯老者和苗萬里時,有一隻巨手破空而降,一把將他二人救起帶走了。

當時他震驚於那隻武氣尊者幻化的巨手。難道眼前的這個紅臉中年模樣的人就是那隻手的主人?

看來,他們捎帶着要報仇了。不過,不知道他們這次來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哈哈,今天軒轅族和三大家族的人都來了,我們下去先和那個軒轅夢談談吧。”紅臉武修說。

面部稍黑的中年武修看了衆人一眼,遲疑道:“師父,這些人怎麼辦?”

“哈哈,沒關係,三個尊者一階不會跑,其他的人想跑也跑不了。”紅臉武修笑道,似乎並不擔心這些人做出什麼事情。

想想也是,在一個尊者三階左右的武修面前,所有人聯手又能如何?何況納蘭鵬飛也不會和軒轅路寬、顏紅珠聯手對付這個人。

再說,若沒有這個神祕紅臉武修趕來,納蘭鵬飛早已隕落在顏紅珠手裏了。並且,大家也聽到了,這個人要留下納蘭鵬飛,說對他有些用處。

死裏逃生的納蘭鵬飛苦笑了一聲,他也感到莫名其妙:這個人爲什麼要留下自己?

現場雖然有些驚慌混亂,但果然沒有人逃跑。

天空中的武修看到來的這四個人降落到了皇家廣場上,知道這衝突暫時鬧不起來了,便也跟着回到地面,想看看他們有何目的。

化騰老祖曾經給了龍英傑一塊信息傳訊玉牌,毒婆婆也給了龍英傑三枚龍盟盟主召喚令,龍英傑想,這幾個人無疑是自己的仇人,肯定要對自己不利。他猶豫着這時候該不該把化騰老祖、毒婆婆等人召喚來助自己擺脫困境。但想到自己並沒有到性命攸關的地步,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軒轅偉見到從大鳥上下來的白髯老者和苗萬里時,臉色不由大變。他預感到,這些人來,皇室危險了。

上次苗萬里等人覬覦皇位和江山而造反,他和龍英傑帶人粉碎了他們的陰謀,並將苗家和羅家抵抗的族人殺的殺,遣散的遣散,已是結下深仇大恨,此番他們有備而來,絕對不會與軒轅皇族善罷甘休!

這個紅臉武修可是一個無法撼動的大能者啊,看來,軒轅皇族真的危險了!這一次是絕無任何勝利的希望了!

怎麼辦?

軒轅偉腦子裏急速轉動着,絞盡腦汁卻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心裏不由暗歎道:這危險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發生,軒轅皇族難道真的氣數已盡嗎?

苗萬里和白髯老者都認識軒轅偉,苗萬里原來作爲華神國城主還覲見過皇帝軒轅夢兩次,他便向紅臉武修介紹軒轅夢和軒轅偉:“師祖,這個是皇帝軒轅夢,這個是太子軒轅偉……”

介紹他倆的時候,苗萬里是懷着深深恨意的。兒子苗烏從發生那件事情後就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家族的人也或被殺死或被充軍,剩下的都被遣送到全國各地。苗萬里雖然知道這是因爲他的貪心給家族帶來了災難,但還是徹底把軒轅族恨上了!

苗萬里現在恨不得把軒轅夢和軒轅偉千刀萬剮,但沒有師父、師祖的話他卻不敢亂開口。他知道,他其實也只是一枚任人擺佈的棋子。上次搞出的奪權鬧劇也是在師父的授意下進行的,沒想到不但沒有成功,反而把更個家族都牽扯進去了。

“什麼皇帝、太子!從今天開始,華神國的皇帝就不姓軒轅了!”紅臉武修倚仗修爲根本沒有把軒轅夢放在眼裏。

國師軒轅路寬臉上升騰起怒意,就要衝上去。龍英傑扯了一下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莽撞,但心裏卻對這位國師有了深深的敬意。

紅臉武修看着幾乎坐立不穩的軒轅夢道:“軒轅夢,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姜火。”又指着臉色稍黑的武修和白髯老者道,“這是我的兩個徒弟盛光、韓旭。”

顏紅珠聽到姜火的名字卻忽然一愣:這個名字怎麼如此熟悉?

聽了姜火的話,軒轅夢哼了一聲。

姜火的心情卻很好,並沒有把軒轅夢的態度當一回事兒,指着苗萬里道:“還有我這個不爭氣的徒孫,你是認識的,他曾經是你的蒙達城主。但現在,我要把他扶持爲華神國新的皇上!”

龍英傑聽了這話,就覺得事情中透着怪異:在以武氣爲尊的武氣大陸,讓一個武氣王者一階君臨天下,雖然華神國不是一個大國,但有這麼開玩笑的嘛!也虧得這個姜火想得出來!

軒轅夢畢竟當了多年的皇帝,雖然因中毒沒有恢復修爲,但霸氣還是有的。他強打起精神大聲道:“姜火,就怕你吃不下啊!”

姜火併不生氣,笑道:“軒轅夢,一些大的國家我姜火或許吃不下,但一個小小的華神國,我還真沒有放在眼裏!上一次你們打傷了我的徒弟和徒孫,這一次我們就一併把賬清了吧!”

然後,姜火看向納蘭鵬飛:“我知道你是華神國什麼第一家族的家主。不過,你現在別無選擇了,率領三大家族投降我吧,我封你爲華神國國師,協助我的徒孫治理國家!”

納蘭鵬飛眨了眨眼睛沒有立即說話,心裏卻在算計着該做出怎樣的選擇。

姜火也沒打算聽納蘭鵬飛表態,卻看向軒轅路寬和顏紅珠道:“你們兩個是投降呢,還是準備與我作對?”

軒轅路寬厲聲道:“別以爲修爲高就可以爲所欲爲!這個世界還是要講道義的。我軒轅路寬就是豁上隕落也要打落你兩顆牙齒!”

姜火不怒反笑,聲音更加尖細刺耳:“好好好,稍等會兒我成全你!”又涎着臉看向容貌身材都十分誘人的顏紅珠道,“美女,你的選擇呢?”

姜火看得出顏紅珠並不是個少女,他知道她的年齡不會比自己小太多。

顏紅珠搖了搖頭道:“姜火,等會兒你會爲你今天魯莽而又愚蠢的行爲後悔的!”

姜火笑了,笑得非常淫*邪:“哈哈,野的夠味道!不管是你的美貌還是你的性格都很對我的胃口,我決定把你收爲我的第十三房夫人!”

姜火沒有想到的是,這句話觸到了龍英傑的逆鱗。

龍英傑臉色霎時一寒,向前跨了一步道:“姜火,就憑這句話,今天你死定了!” 龍英傑竟然站出來說一個尊者死定了,連軒轅路寬等人都感到吃驚。

這個少年當真是膽大啊!

納蘭鵬飛已經在偷笑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以爲有了那麼一點奇遇就可以隨便說大話嗎?這是嫌死的不夠迅速啊!這個姜火想要滅了龍英傑比滅殺一隻螞蟻還要容易,自己都不敢多說一句話,他竟然說姜火死定了!當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邋里邋遢的童逍遙卻是歪着頭很有深意地看向龍英傑:難道這個少年還有隱藏的手段?

白髯老者及苗萬里見識過龍英傑是如何妖孽的,苗萬里便急忙提醒道:“師祖,這個龍英傑善於使詐,您老小心!”

苗萬里本來是好心,哪知卻令姜火眉頭一皺:“小子,不要因爲被打敗一次就失去了鬥志!在我的眼裏,他什麼也不是!”

苗萬里在龍英傑面前也確實沒有了鬥志。龍英傑展露的修爲現在已經超越了自己,他若再使點什麼手段,自己根本就不是對手。

不過,苗萬里也不敢再多說話了。他的師父是盛光,他這是第一次見到師祖。以師祖的修爲,確實也不會把龍英傑放在眼裏。

看來,龍英傑今天真的死定了!

想到今天軒轅夢、軒轅偉等人也會隕落,苗萬里的心情變得大好。家族大仇終於可以得報了。

“龍英傑,我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天才!十七歲就能達到武氣強者,據我所知,武氣大陸幾千年來應該沒有出現過!老夫惜才,如果你願意做我的弟子,我可以饒你一命!”

苗萬里聽了這話臉上就有些怪異:龍英傑小小年紀若真的成了姜火的徒弟,自己難道要喊龍英傑師叔?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哪知,龍英傑卻鄙夷道:“姜火,你的修爲在武氣大陸倒也可以劃入二流之列,但我還看不到眼裏!”

這句話令在場的所有武修臉色大變,心說:這個龍英傑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一個武氣尊者三階,他竟然說看不到眼裏,還說只是二流,這個少年瘋了嗎?

軒轅夢有些擔心:龍英傑這是要把姜火激怒嗎?若是激怒了姜火,我們都得玩完啊!

他剛被閻娘解了毒,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知道了生命的美好,他現在不想死了。

姜火倒是對這個少年越來越感興趣了:“盛光、韓旭,還有這個苗萬里是我在華神國的徒子徒孫,當然,我在五域其他的國家也有勢力。我計劃在武氣大陸每一域都建立起自己的國家,你若願意做我的徒弟,我可以把華神國拿下來交由你掌管!”

龍英傑聽了心中一沉:這個姜火野心很大啊!

苗萬里心裏犯嘀咕:當時自己從蒙達城領兵造反的時候,不是說讓我做華神國的皇帝嗎?怎麼現在就換人了!

姜火的話令三大家族的人都心動了。這誘惑太大了!以姜火的修爲拿下華神國皇室的確不費吹灰之力。有他做後盾,再拉攏一些家族、門派和集團,華神國就控制住了。如此大禮,龍英傑會不會接納?

納蘭鵬飛心中格外鬱悶:自己就是覬覦皇位才慫恿三大家族一起造反。這個姜火怎麼就不幫助我把華神國拿下來呢?

軒轅夢看向龍英傑,心都揪緊了:如此輕鬆就能獲得一個國家,一般人不動心都難啊!

軒轅偉也緊張地看着龍英傑:在如此誘惑面前,龍英傑若還不動心,華神國以後一定要鼎力支持他的修煉!他就是自己最可以信任的人了!

軒轅路寬已經把手掌擡了起來:如果龍英傑答應了姜火,自己第一時間就先把他擊殺了!

龍英傑笑着搖搖頭:“姜火,剛纔皇上封我爲華神國亞皇,我還猶豫是不是答應。你這麼一說,我決定接受封賜!當然,既然接受了好處,我就得維護皇室和華神國的利益。所以,我們必然成爲敵人!”

龍英傑說的斬釘截鐵,軒轅偉不由暗暗點頭。

軒轅路寬心中感慨:皇帝封龍英傑爲亞皇時,自己還覺得荒唐,想反對。現在看來,這個人值得拉攏結交啊!心裏不由高看了龍英傑。

“那你是選擇找死了!”姜火怒道。

“剛纔你得罪了我的美女姐姐,我已經說過,今天你死定了!”面對這個華神國曆史上從沒有見過的強敵,龍英傑一點也不懼怕。

這話說得顏紅珠又羞又喜,心臟砰砰直跳,心說:患難見真情!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人啊!

大家都感到奇怪,龍英傑如此鎮定自若,難道背後真的還有後臺?

但是,就是有後臺,能勝得過姜火嗎?這姜火已經是逆天的存在了!

“是該亮出底牌的時候了!”龍英傑心裏想着,已經與乾坤圈進行了溝通,只見人影一閃,龍嘯騰和帝訫出現在衆人面前。

他倆一出現,濃濃的威壓立刻令廣場上的人不寒而慄。姜火臉色劇變,驚呼道:“竟然是……兩個武氣尊者三階?!”

兩個武氣尊者三階?

天哪!這個龍英傑到底是什麼人?他從哪裏找來了這麼些令人聞風喪膽的人物?

更令大家大跌眼鏡的是,一個尊者三階向龍英傑施了一禮,恭恭敬敬地道:“帝訫參見門主!”

龍英傑不光是龍門門主,還是龍皇,龍嘯騰是老祖自然不會給龍英傑施禮,但是,帝訫卻必須要見禮。

帝訫的行爲令所有人都驚呆了:什麼?一個武氣尊者三階給一個少年施禮,還尊稱門主?這個龍英傑竟然是他們的頭兒?

我擦,逆天啊!這個龍英傑太牛逼了!

軒轅夢驚得差點閉過氣去:龍英傑僅僅是一個不起眼的少年,勢力已經強大如斯了嗎?自己封他亞皇時還覺得虧本了,自己真是小心眼啊!他若有心,就是想拿下華神國自己也沒有任何辦法啊!看來,華神國以後得靠龍英傑和他的龍氏家族罩着了!處理完這件事情,自己若僥倖不死,趕緊讓位給兒子,讓兒子把龍氏家族的人請進皇城好好封賞吧!

龍英傑擺在大家面前的勢力就已經有龍嘯騰、帝訫、顏紅珠三個尊者,於劍風、龍豪、甜心三個聖者,誰知道他還有沒有暗藏的力量!

見到兩個尊者三階,龍門的一幫少男少女們都挺起了胸脯,臉上滿是自豪。

轉眼間雙方實力發生了逆轉,姜火臉色變幻不停,自知今日事情不會有善果,突然急喝一聲:“快走!”一把抓起盛光向天空竄去。

“哪裏走!”龍嘯騰一掌向空中迅猛擊出,隨即如電般追了上去。顏紅珠見狀,也騰空而起跟了上去。

帝訫見他倆追去,便留在了廣場上。

白髯老者和苗萬里一個是武氣王者八階,一個是一階,只能藉助大鳥飛行,知道這個時候無論如何也逃不掉,便站在那裏沒動。

龍英傑目光一寒,命令道:“帝訫、於劍風,拿下納蘭鵬飛和秋寒!龍豪,拿下韓旭、苗萬里!如有反抗,殺無赦!”

“是!”三員龍將答應一聲,各自奔向目標。

納蘭鵬飛本就受了重傷,在尊者三階的帝訫面前一點反抗的心思也沒有,秋寒更是兩腿發抖,毫無戰意。

帝訫和於劍風上去封了二人的穴位,將他倆帶了過來。

他倆本來還想做垂死掙扎,但一想到若做無謂反抗必然給族人帶來滅頂之災,所以才乖乖就範。

意外的事情卻發生在了白髯老者和苗萬里那裏,兩個人互遞了一個眼色,白髯老者韓旭手持金銅煙鍋、苗萬里手持伏神杖突然向龍英傑撲了過去。

“大膽!”龍豪怎麼可能讓他倆衝過去傷了龍英傑,一掌擊出,兩個人就被打飛近百米遠,正落在梅不敗的武魂跌落時砸塌的那處宮殿牆下。

龍豪惱怒他倆竟然想襲擊門主,張開嘴,一口烈焰噴了出去!

龍豪本身就是火龍,又煉化了火精炎蓮的種子,烈焰噴出,兩個人發出一聲慘叫,轉眼間灰飛煙滅!那倒塌的大殿也被燒了個乾淨,連砌牆的石塊都燒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