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皇后見狀急忙勸道:「老祖宗,皇上也是一番心意,您可以先聽聽是哪門婚事,說不定清影就中意了呢!」

「就算她中意,老身也不同意!」宮玄紫斬釘截鐵,冰冷的黑眸對曙皇和皇后視而不見:「我家孫女自有她的歸宿!」

曙傲天聽罷,冷笑著陽奉陰違道:「老祖宗,此事恐怕清影妹妹做不了主,當年父皇和宮伯父定下的婚約還在,就算我娶了宮熏,清影妹妹仍舊是我的未婚妻!」

「誰跟你有婚約,你連太子妃都有了!」宮清影恨恨地瞪著他,這麼賤的男人竟然還想要娶她。

曙傲天一愣,莫名其妙站起身,詢問道:「太子妃?哪裡有什麼太子妃,本宮怎麼不知道?」

宮熏咬牙切齒地緊盯著曙傲天的舉動,雙手緊緊抓著錦帕。

只聽他冷酷無情地說道:「本宮自娶宮熏以來,從未正式加封過她的妃位,要是讓大家誤解,還請多多見諒,她不過是本宮的一名妾室罷了!」

曙傲天話音落下,宮熏開始嚶嚶抽泣起來。

周圍觀禮賓客們小聲地議論紛紛:「還以為宮熏就是太子妃,原來連側妃都不是!」

「真是可憐,未及笄就成為人婦,不曾想竟遭到這般待遇!」

宮熏自知曙傲天如此說的原因,她想要娶宮清影巴結宮玄紫,此時的她無依無靠,根本無法反駁曙傲天。

只是沒想到曙傲天一句話,不僅彈劾她的妃位,還將腹中皇子列為庶出,心中對宮清影的恨波濤翻滾。

要不是她,她們母子不會過得這般田地!

皇后也附和道:「是啊,清影,天兒這孩子從小就喜歡你,當初要不是宮熏作梗,嫁入皇家的早就是你!如今太子妃妃位空懸,剛好你們可以喜結連理,這也可以了卻你父親的遺願!」

宮清影冷冷一笑,看著笑如蛇蠍的皇后道:「父親的遺願便是希望我找到一個如意郎君,太子並非是我的良人!何況這門婚事,皇上早已下旨解除,宮家上下可是知曉此事的!」

「哦,本宮怎麼不知曉?」曙傲天聽罷。

那雙陰險的眸子閃過一絲質疑,那道聖旨已被銀狐帶走,他從未在宮家宣讀過,宮家又是如何得知?

曙皇詫異地看向曙傲天,先前為了那道聖旨,曙傲天在養心殿外百般請求,後來又說聖旨丟失,與宮家的婚約尚存。

以曙傲天的婚約來牽制宮家,未嘗不可,只是曙傲天已娶宮熏過門不再適合迎娶宮清影。

一旦這樣做,勢必惹惱宮玄紫!

所以,曙皇才想著為宮清影重覓一門婚事,不料宮玄紫當面拒絕,這才使得曙傲天有機會重提舊事。

「太子貴人多忘事,自然不記得!來人,去把聖旨拿來!」宮清影吩咐蒼鷹,她知道如此做,便是暴露她是銀狐的身份。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但她已經剪除血鴉盟和浮煞門,相當於斬斷曙傲天的一隻胳膊,早晚要與他決一死戰。

以其給他死纏爛打的機會,倒不如讓他徹底死了這條心! 曙傲天見蒼鷹轉身離去,再仔細打量宮清影眉目,與他魂牽夢縈許久的女子相比。

驟然發現他尋尋覓覓良久的心上人,正明目張胆地站在他面前。

果然是,眾里尋她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曙傲天嘴角勾起錯綜複雜的笑容。

似驚喜!

似欣慰!

似甜蜜!

似失望!

更似絕望!

宮清影不屑於與他對視,目光投向那個遠離紅塵喧囂,靜如神邸般的美男子。

他正品茗著清茶,緋薄的嘴角勾著似有若無的笑意。

察覺到宮清影的目光,他微微抬眸,深情不移……

蒼鷹手捧明黃聖旨走到正廳中央,並將聖旨展開給所有人看。

曙皇的草書,極品硃砂墨,曙國玉璽映入眼帘。

假不了,更錯不了!

所有人看到聖旨,皆倒吸一口涼氣。

如今的神醫宮家。

boss溺寵:老婆,跟我回家吧 不僅有天才煉丹師宮清影,活了五百年的巔峰期武師宮玄紫,還有滄源帝都紫羽山莊和左右丞相及鎮國公三大勢力庇佑。

問在場之人,誰不想巴結討好?

不曾想曙皇竟是如此昏庸,下旨解除宮家的婚約?!

屋內賓客無不在心中埋汰曙皇。

曙皇面色黑沉的厲害,他發誓那是他此生做得最錯的決定!

皇后緊張地看著曙皇和曙傲天,一時間竟說不出來,滿懷欣喜蕩然無存,剩下的是滿眼的失望。

曙傲天緊閉雙唇,笑如蛇蠍,仿似獵豹鎖定獵物般盯著宮清影的傾城美貌。

宮清影皮笑肉不笑道:「蒼鷹,聖旨上的字太小,你這樣拿著大家也看不見,念出來!」

「是,主人!」蒼鷹手捧聖旨開始朗聲宣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神醫宮府嫡女宮清影少不知事……」

聖旨上說了一大堆宮清影的壞話,總而言之,便是說她痴傻無能,難以擔任太子妃,更別說以後母儀天下。

曙皇特地廢除婚約,補償黃金萬兩,從今往後,各不相欠!

聖旨上的話語,聽得眾人目瞪口呆,那明明是以前的宮清影,如今的她明明是天才煉丹師啊。

眾人悄悄看向曙皇,便明白那道聖旨是很久以前寫的。

難怪曙皇面色如碳,此時此景恐怕腸子都悔青了。

曙皇內心風起雲湧,表面卻平淡如水:「當初朕確實認為清影不適合太子,所以才解除婚約!如今你剛及笄,為表遺憾,朕將齊王賜給你做夫婿……」

曙皇話未說完,突然聽到羽驚空低醇的諷刺笑聲:「曙皇下旨前,似乎早已忘記了本公子的存在!」

羽驚空聲音低沉清冽,要不是他突然開口,幾乎所有人都忘記了他的存在,眾人矚目望去。

只見他站起身搖著摺扇,緩緩朝宮清影走來,那雙狹長的黑眸柔情四溢,緊盯著宮清影的雙眼,直到她面前。

宮清影抿笑地看著他。

他嫵媚一笑:「本公子對影兒一見鍾情,早已跟她訂下婚約,曙皇如此明目張胆奪人所愛,莫非是想跟紫羽山莊過不去?」

紫羽山莊?

曙皇一愣,滄源帝都四大隱世家族之一,據說滄源宗宗主見面也要禮讓三分!

這個暫且不說!

眼前的羽驚空明明就是那不爭氣的皇子曙傲然,他是什麼時候跟紫羽山莊扯上關係的?! 宮清影更是一愣,她什麼時候跟羽驚空定下婚約了?

「咳咳!」宮玄紫內疚地瞥了一眼宮清影。

她杵著炎龍杖走到宮清影身邊附和道:「是啊,我家孫女與紫羽山莊少莊主羽公子情投意合,早已定下婚約,連聘禮都送了!」

還有聘禮?

她怎麼不知道?

宮清影眯眼瞪著眼前的兩個絕色美人,敢情宮玄紫叫走羽驚空就是為了要聘禮?

宮玄紫心有靈犀地點了點頭:「老身還連婚書都寫了!」

連賣身契都簽了?

宮清影伸手挽住宮玄紫的胳膊,在眾人看不見的地方,狠狠地掐了她一下。

宮玄紫微微皺眉,堅定地看向羽驚空,補充道:「老身對羽公子甚是滿意,特地與紫羽山莊聯姻,百年修好!」

羽驚空抿起甜蜜的笑容,滿意地點頭,看向曙皇道:「不知曙皇是否要鑒別婚書真偽?」

曙皇沉默不語,一雙鷹隼般的眼睛盯著羽驚空。

曙傲天亦懷疑地瞪著他,先前曙皇就曾透露過曙傲然沒有死。

如今見面,不料對方已是七階雷靈根武者!

看來對方不知遇上什麼奇遇,不僅治好體內惡疾,還開啟修鍊天賦,快速晉陞至七階武者。

想到對方提起的紫羽山莊,莫非是遇見了紫羽山莊的莊主?

羽驚空見曙皇不信,從懷中拿出一塊白色錦帕,小心翼翼地展開,並將一個細長的捲軸遞給風起。

風起立刻送至曙皇面前,曙皇不屑地打開,嫌棄地看向婚書。

眾人屏住呼吸,行注目禮。

只見曙皇猛地一怔,身子朝後趔趄了一步,彷彿看到什麼驚恐的東西般全身顫抖起來。

眾人疑惑不解:曙皇到底看到了什麼?

宮清影從他臉上的折射影子看到婚書上的內容,羽驚空受父親之命帶著全部家產入贅宮家,擇日成親。

顯然曙皇已被怔住,更令他震驚的是末尾的三個簽名,除了宮玄紫、羽驚空外,還有紫羽山莊莊主,紫羽琰。

曙皇明顯是被紫羽琰的名字給驚駭到了。

宮清影對紫羽琰不了解,只是感覺有些奇怪。

先前她隨性給曙傲然取假名為羽驚空,不曾想他腦洞大開,竟會扯出滄源帝都紫羽山莊,等稍後再問他其中緣由。

曙皇正了正色,顫抖著將婚書雙手遞給風起,深吸一口氣道:「既然清影已有婚配,朕理當恭喜你們,祝你們早日喜結連理!」

「父皇!」曙傲天頗感意外,原本只要曙皇不承認,他還是有機會的,但曙皇一錘定音,宮清影便成了別的女人。

倘若她只是以前那個宮家嫡女也就罷了,但現在的她,還是他魂牽夢縈許久的心上人銀狐,他怎麼能拱手讓人?

曙皇生氣地拂袖,瞪了一眼曙傲天,他便不敢在繼續說話。

曙傲天心中暗罵:老匹夫,定是看著曙傲然娘親的份上,才故意成全曙傲然!

曙國皇室悄無聲息地來,匆匆忙忙地走,沒有留下一片雲彩。

禮畢過後,執事長老招攬賓客用膳,院內院外,談笑風生,觥籌交錯。

宮清影和羽驚空、宮玄紫則退回凝凰苑用膳。

剛進門,宮清影便把宮玄紫一把摁在門上,生氣地質問道:「老實交代,你為什麼背著把我賣給羽驚空?」 宮玄紫緊張地環顧四周,這才發現羽驚空沒有跟著進來,也不知去了哪裡?

她挑著眉,低聲道:「臭丫頭,你怎麼說是我將你賣給他? 金陵夜 明明是我幫你把他給盤下了!」

「你看他不僅長得俊美如仙,而且家境殷實,隨便扔出一塊結界就是宮家五年丹藥的總利潤!重要的是,人家對你可好了!」

「就算他對我好,也是我的事!」

因為跟羽翼尊者關係惡化,宮清影並不想這麼快與羽驚空定親,尤其還有念心魂虎視眈眈。

可是剛才她根本沒有機會反駁,要是她有絲毫猶豫,曙皇定會以權謀私將她嫁給齊王。

只是這麼一來,他們定親的事情勢必弄得眾所周知,羽翼尊者得知羽驚空是她的未婚夫,肯定會對他不利。

還有念心魂,一旦知曉,後果不堪設想!

「你是我孫女,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宮玄紫固執地說著:「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這麼好的金龜婿跑了!」

金龜婿!

宮清影加重手上力量,半眯眼眸,冷冷地質問道:「那他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還有聘禮呢?」

「影兒,聘禮在這兒呢!」羽驚空輕笑低醇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宮清影一陣心虛急忙收手。

只見一襲紫羽流觴的羽驚空,手持摺扇大步流星朝屋內走來。

他笑顏如夢,那雙充滿柔情的黑眸流光四溢。

在他身後是一襲黑袍、面帶微笑的曙傲風,和風起風落、雲捲雲舒,以及十餘名抬著紅色箱子的白袍護衛們。

紅色箱子上掛著紅菱,側面箱子貼著一個金色的聘字。

說聘禮,聘禮就到!

宮清影心情沉重,宮玄紫則笑得合不攏嘴。

她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皺的領口,朝羽驚空贏了上去:「孫姑爺,怎麼這麼客氣?這麼快就把聘禮帶來了?!」

「我怕再不拿來,影兒該將我轟出去了!」羽驚空勾著笑意走到宮清影身邊,見她面色嚴峻,含笑眸子漸漸晦暗。

他伸手扶在宮清影單薄的肩膀上:「影兒,你不開心嗎?」

宮清影喜歡羽驚空是真,會跟他成親也是真,但不是現在!

她為難地掃了一眼曙傲風等人,一把拽著羽驚空疾步朝內殿走去,並順手在內殿門口布下影魅結界。

她嚴肅地看著羽驚空道:「驚空,你聽我說,剛才定親一事,我就當做是你為了幫我解圍才想出的借口,此事不能作數的!」

「怎麼不能作數?」羽驚空心口一陣刺痛,黑眸中暗隱著濃濃怒火:「白紙黑字,老祖宗寫得很清楚,更何況是我入贅,又不是你嫁出去,還是你覺得我配不上你?」

「不是!」宮清影有些急了:「你知道我和羽翼尊者的關係,還有念心魂,他們實力強大,我們現在並不適合成親,萬一……」

羽驚空誤以為她是對他和宮玄紫狼狽為奸而生氣,不曾想竟是為了這等小事?

「他們知道那又如何?冰封雪域的玄階結界可以阻擋武尊級別的高手,莫說羽翼尊者,就算是念心魂也無可奈何!如今宮家的玄階防禦結界就是最好的證明!」 「話雖如此,你根本不懂其中厲害!」宮清影不想將羽驚空拉下水,他是她最在乎、最想保護的人,決不能讓他有絲毫風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