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直等萬鵬認為退到了該退的位置時,方昊天這才看向他,道:「這個位置可以了?這個位置一會你不可能逃得過我的追殺。」

中年管家瞳孔猛的一縮,渾身一股可怕的陰冷氣息涌動,他明白了方昊天的意思。方昊天一會還能追殺萬鵬,那就意味著沒有擋方昊天。

沒有擋方昊天,也就是說能擋方昊天的人已經死了。

萬鵬卻沒有這樣的覺悟,他因為方昊天追不上他而認為方昊天實力實則平庸。 如意小郎君 於是聽了方昊天的話,他帶著嘲諷的冷笑道:「都死到臨頭了還想著一會,你還有命追殺我?」

「呵呵。」

方昊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不需要爭吵,一會事實能給萬鵬最好的答案。

方昊天看向中年管事,突然道:「你跟聖魔殿是什麼關係?」

這個二房的管家,此時的氣息陰冷,居然是魔息,但方昊天知道此人不是惡魔,也沒有被魔化,應該說是修鍊了某種魔功。

而此話問出后,方昊天卻是內心一震,突然間確定了任務中的「萬」字就是萬家,同時也確定了眼前之人是聖魔殿的人。

中年管家臉色果然劇變。

葬元劫 雖然他蒙著臉,看不到臉色變化,但他雙眼的神色變化就代表了他的臉色在變。

「我明白了。」方昊天不等中年管家說話,接著說道:「你是聖魔殿的人,萬不群滅絕人性修鍊那種噬陰之功也是魔功,那他也是聖魔殿的人,嗯,你是二房的管家,又是二夫人的姘頭,那她應該知道你是什麼人,那她就算不是聖魔殿的人,也是跟聖魔殿勾結份子了。」

中年人無法冷靜了。方昊天居然對他了如指掌,居然知道這麼多秘密,他內心震驚,嘴裡忍不住大喝:「你到底是什麼人?」

而萬鵬聽了方昊天的話,則是震驚的目瞪口呆了:「管家是二夫人的姘頭?又是傳聞中惡魔勢力聖魔殿的成員?萬不群長老也是對聖魔殿的一員?」

「不可能。」萬鵬突然氣急敗壞的叫起,「姓方的,你別血口噴人,二夫人跟老爺情深意節,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跟別人做出那種苟且之事?大管家和萬不群長老明明是人,怎麼可能是聖魔殿份子,怎麼可能!」

方昊天看向萬鵬,突然有點驚訝。

萬鵬的反應,明顯是不知道這些內情。

突然間,方昊天的驚訝之色變成了憐憫,根本不知道自已忠心的人是什麼人,還有比這個更可憐嗎?

咔嚓嚓!

中年管家的身軀突然一抖,發出一陣連綿的骨節脆響,隨即渾身氣息一變,變得更加陰冷,身周更是在夜色下散出幾不可察的黑色魔氣。

「轟!」

狂風乍起,氣流涌動。

中年管家突然出手了,只一個眨眼拳頭就轟到了方昊天面前,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唰!」

中年管家的反應快,方昊天的反應更快。

轟!

方昊天也是一拳砸出。

轟天碎星拳!

空氣炸開,狂風烈烈,四周的氣流聚散間發出陣陣強勁破空聲,乍一看起,方昊天這一拳讓得這一方區域的空氣都是震蕩起來。

一看就知道這一拳的力量很大,大到讓人恐懼的地步。

「好強的力量,不能硬接!」

中年管事的臉色頓時再變。

唰!

中年管事的身體突然趴地,轉瞬間他的身體屈伸,四肢一發力就像一尾靈蛇一般的向前彈射,一手直接就抓向方昊天的褲襠。

身如靈蛇,出手則是惡毒無比,施展的是斷子絕孫手。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該死!」

方昊天嗖的一下,突然閃到一側,然後一腳狠狠踢出。

中年管事身體一翻就避開方昊天這一腳,雙腳落地站穩就雙手探出,如雙蛇出洞,毒信狂吐。

「哼!」

方昊天冷哼,突然一個暴沖,速度快如閃電,拳頭在下瞬間就落到了中年管家的胸口。

砰!

中年管事渾身一震,如遭電殛,身體如斷線風箏般的倒飛。他的身體將一棵小樹撞得粉碎,然後再繼續倒飛撞到了一棵大樹才停下。

但不等他有下一步的反應,方昊天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不見方昊天有揮劍的動作,但一把劍卻是突兀而現。

噗!

劍從中年管事的心口刺穿,直沒到劍柄,將他釘在了樹上。

「……」

萬鵬雙眼一下子瞪大。

中年管事知道低估了方昊天,此時一切掙扎都已經沒用,他盯著方昊天的臉,喝問:「你到底是誰?」

「看來你很少跟聖魔殿的人聯繫。」方昊天笑道,「不然的話,你知道我的名字就應當知道我是誰,就該知道我曾殺過你們聖魔殿天人境九重的強者。那憑你五重的修為也不敢主動請纓替你的姘頭來對付我了。」

說完,方昊天突然一拳重重的砸在中年管事的鼻子上。

中年管事的鼻子一下子碎開,整個人被這一拳打得懵了,腦袋嗡嗡炸響,頭昏腦漲。

啪!

方昊天一掌拍下。

中年管事以為方昊天要拍碎他的腦袋,下意識閉目等死。

可是方昊天根本就不是要馬上拍死他,而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在中年管事猝不及防之下突然施展魂術。

施展的不是控魂術,而是搜魂術,很快就搜了此人的靈魂記憶,掌握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原來如此。」

方昊天嘴裡輕喃,有恍然大悟之色,手掌則是一震,這才是真正拍碎中年管事的腦袋。

嗖!

破空聲起,萬鵬終於反應過來,駭然而逃。

但他剛逃出不足五百米,方昊天就擋在了他的面前。

方昊天笑看著萬鵬,道:「我剛才說了那個位置你沒機會逃,你偏不信,現在知道我沒騙你了吧?」 直到電話被接通的這一刻,秦菲都有些不敢確定對方就是東方玉卿。

「我在別墅門外,我馬上進去,你待會幫我開一下門。」東方玉卿的聲音難得並不像以往那般氣定神閑,反而顯得有些氣喘吁吁。

秦菲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會哭出聲,真的是東方玉卿回來了。

不久后,東方玉卿確實出現在了秦菲的視野中。秦菲為他開了門,順勢接過他手中拎著的兩個購物袋。

東方玉卿將另一隻手上拎著的水果和日用品,一股腦地放在玄關處的鞋柜上,然後就把秦菲緊緊地摟進了懷裡。

秦菲出於本能地掙扎了幾下,換來的是東方玉卿狂熱而纏綿的熱吻。

一吻結束后,東方玉卿才仔細端詳起秦菲的容貌。

視野中的秦菲,估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今的臉色有多憔悴,眼睛腫的就跟核桃似得,還帶有眼淚的痕迹。

這一刻,兩人都沒有著急著詢問最近幾天的情況,甚至沒有提起過東方玉卿是如何瞞天過海而進來這裡的。不過秦菲依舊顯得精神恍惚,甚至有些刻意迴避著東方玉卿的目光。

說不清是因為什麼,這一刻的沉默突然令東方玉卿有些怒其不爭的憤怒。究竟要他怎麼做,才可以成功喚醒這個企圖逃避現實的小女人呢?

「老婆,難道你都不想知道我最近幾天在忙些什麼嗎?難道你就真的願意渾渾噩噩地躲在這裡,對於網上肆意冤枉你的那些暴民都無動於衷嗎?」

東方玉卿盯著秦菲微閃的眸光,繼續反問:「你現在這樣坐以待斃,根本不是我認識的你,所以你現在是準備拋夫棄子了嗎?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想要一死了之……莫非我跟鈺兒都不值得你留戀嗎?你究竟有沒有考慮過親人的感受?」

東方玉卿的一番話直白而不留情面,秦菲聽著聽著,就被拉回到現實世界。

也是在這樣的氛圍下,秦菲的情緒終於再也掩蓋不住,她肆無忌憚的哭了起來。

內心的委屈、惶恐和懊惱,在這一刻徹底釋放出來。也或許是東方玉卿戳中了秦菲內心深處最為敏感的那部分,然而她也因此覺得卑微和窘迫。

任性地哭了好一會兒,秦菲才極力否認,「不是,我從來沒有真正地想過要離開你和鈺兒,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可以看得出東方玉卿嘴唇微啟,但終究是沒有說什麼,像是在鼓勵秦菲繼續說下去。

秦菲淚眼婆娑地望著東方玉卿,繼續哭著說:「我也想要像個正常女人那樣生活、工作,我還想專心做設計,這是唯一一樣我不想放棄的東西。可是現在,猶如過街老鼠的我,還能怎麼辦呢?」

「是的,我是想過一死了之。因為我沒臉出現在公眾場合,甚至可能會背負一輩子的罵名,我覺得失去夢想和自尊地活著還不如死了乾淨。」

「那就理直氣壯地出現在眾人面前。」東方玉卿拉住了秦菲的手腕,甚至把她往別墅門外拽去,那力道里彰顯著不容分說的認真,絕非是試探。

察覺出東方玉卿的意圖后,秦菲顯得有些慌亂無措,就連說話的語氣也帶著輕微的顫音:「你要帶我去外面?不行,我若是這樣子出去,外面的那些記者會瘋狂地拍照……等待我的將是變本加厲的謠言和辱罵!」

沒有哪一刻像是現在這樣,讓秦菲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和無助。她辛辛苦苦等來的男人,沒有給她半點安慰不說,還執意將她暴露在最殘忍的燈光下,任由那些人羞辱……。

也或許有那麼一瞬間,秦菲是認同東方玉卿的做法,但她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至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

即便秦菲親口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但東方玉卿依舊不為所動,甚至堅定不移地將秦菲拽出了別墅房間。

秦菲感覺自己被動地往前走著,她被拽出了別墅房間,走過很長一段距離的人行道,感受到久違的陽光后,便果然是那些可怕的相機快門聲。

「快看,真的是那個女人來了,秦菲出來了!」

戰王府里有嬌妻 幾乎是在頃刻間,喧囂和辱罵聲便彷彿是佔領了所有時空,皆是對秦菲的謾罵和指控。

秦菲害怕極了,她不知道東方玉卿為何要這麼做,她也無暇去揣測。她只是出於本能地把頭低下,恨不能像一隻烏龜似的把頭縮進堅硬的軀殼裡,恨不能擁有舉世無雙的魔法,將自己瞬間保護起來。

然而東方玉卿卻不容許秦菲這樣卑微地站著,他大力扶著她的肩膀,強迫她挺直腰桿,然後讓她正視那些不斷閃光的鏡頭。

「秦菲,無論什麼時候都要挺直腰桿做人,才能活出你想要的模樣。」

來自於不同角度的照相機對著兩人瘋狂地拍攝著,然而東方玉卿卻毫不在意,他在秦菲耳邊告誡她挺直腰桿,然後用手擦掉她臉上的淚痕。

漸漸地,人群中開始有人沖著秦菲扔東西,大多數都被東方玉卿一一擋了下來。

「不要再哭了,秦菲!」東方玉卿幾乎是飽含寵溺的語氣在說這句話。

秦菲神情恍惚地盯著東方玉卿的嘴唇,他的眼睛,這一切彷彿都能給她鎮定人心的安慰,彷彿周遭的喧嘩都與她無關了似得。

嘈雜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大聲吼了一嗓子:「大家靜一靜,這個男人好眼熟,像是東方玉卿?」

「是啊,東方財團的東方玉卿怎麼會和秦菲一起出現?」

「東方先生,能談一談你對之前那些事情的看法嗎?據說秦瓊是你多年的好友,而秦菲不過是個有幾分姿色的緋聞女友罷了,您怎麼看?」

東方玉卿終於轉過身,面對諸多鏡頭,「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確實令人始料未及,我們東方財團也發布過相關的官方公告。我此刻站在這裡,也僅僅想代表我妻子發表一些聲明。」

「你妻子?跟眼前這個女人又有什麼關係呢?」

倉促地問完,這個記者就有些恍然大悟,且看向秦莫非的眼神也多了幾分複雜。 萬鵬的心都涼了!

「你,你要怎麼樣?」

萬鵬聲音顫抖的厲害,出賣了他內心的恐懼。

連天人境五重的管家在方昊天的面前都是如此的不堪一擊,若要殺他,簡直輕而易舉,就跟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至於他引以為傲的速度,此時已經知道之前人家只是故意跟著來而已,並不是真的追不上他。

在速度上,他同樣沒有半點的優越感,現在被人輕易就攔下已經足夠說明這一點。

逃不了,打不過,他很絕望。

「你說呢?」

方昊天上前一步。

萬鵬嚇得退後兩步,哆嗦道:「我不想死。」

「誰都不想死。」方昊天說道,「告訴我你不死的理由,可是你不死的價值。」

萬鵬說道:「我,我將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給你。」

方昊天搖頭,手抬起,一把劍驟然出現,再度前行。

「我,我可以說服其他怕人支持大少爺當家主。」

「我知道萬不群在哪裡。」

「我,我……」

方昊天面無表情,步步進逼。

萬鵬腦子不斷轉動,一邊退一邊急急說出自已最認為能活命的價值。

可是都不能打動方昊天,方昊天將他逼到了一塊大石前,再無退路。

劍,抵在了萬鵬的喉嚨前,劍尖已刺破了他喉嚨的皮膚。

命在旦夕,萬鵬急急而吼,語速快到了極點:「我有二夫人害老爺子的證據……也知道老爺子中的是什麼毒,也知道什麼是解藥……」,不快不行,他這是在跟時間賽跑,時間就是生命啊!

方昊天的手頓住,咧嘴一笑道:恭喜你,你自已救了你的命。」

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