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看著林磊有些錯愕的點了點頭,這下紀羽簡直就想直接找一個小洞給鑽進去了……

搞了半天……弄錯人了?之前他可是一直都把這林磊當成王元,一點好臉色都沒有給過,現在可好……原來這是靈兒的哥啊!

紀羽嘴角微微抽了一抽,隨後強笑著後退了幾步,丟臉丟大發了。

林磊在一邊看著古怪的紀羽,心中也是非常的不解,這年輕人的脾氣怎麼會這麼古怪?一開始對自己可謂是滿臉殺意,現在卻又是一種非常滑稽的感覺。

「咳咳……沒什麼事了,剛剛我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紀羽乾咳了兩聲,看到這麼些人都在古怪的盯著自己,他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便急忙調整了一下情緒。

隨即,他雙眼又如鷹隼一般從眾人之中撇過,最後定格在了王元的身上。

「你是?」

「在下天幽城王家王元。」王元看著古怪的紀羽,心頭只是有些好奇,隨後便略微點頭示意。

紀羽恍然……但他瞬間便收起了那一種殺氣,不能讓王元感覺到自己的殺意。

之前他已經將林磊當成王元了,結果是弄錯了人,而現在又真正認出了王元,若是情緒變動太大的話,那難免會被懷疑,那樣可就十分不好了。

在認識了這些年輕一輩之後,紀羽隨便嘮叨了幾句,但每一次涉及到那前輩的事情之時,他總是含糊幾句,又故作神秘。

就是不說,說也說得模稜兩可,吊你胃口。

果然,不管是王霸也好,古老等人也罷,他們每一個人聽到紀羽的話,雖然臉上有失望之色,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質疑……開什麼玩笑,之前他們的那種感覺可是真真切切的,絕對不會有錯。

既然那前輩真的不願意見自己,那也沒有辦法。

紀羽此刻將林靈兒帶了過來,小狐狐一下子便跳到了林靈兒的肩膀之上。

「紀兄,小狐狐它……」林磊眼睛一凝,盯著小狐狐,顯然也是發現了小狐狐的特別。

幾位天空戰師級別的強者也紛紛投來奇異的目光,他們活了這麼久的歲數,哪一個又不是見多識廣之輩呢,一看到小狐狐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獨特的氣息非常的奇特。

紀羽則是非常乾脆的,他不想透露自己的力量,也就將這一切都推給了那個最神秘的「前輩」。

眾人無不釋然,只有林靈兒在一邊歪著腦袋盯著紀羽,對紀羽的話有種似懂非懂的感覺。

沒過多久,眾人見沒有機會見到那位前輩了,也只有惋惜的嘆了口氣,最後也只有跟紀羽告別離開。

「紀兄,你實力不簡單,若是有機會的話,就來天幽城看看吧,也許你有機會在天幽榜上排上名也說不定。」

臨走前,劍無心對紀羽說了一句。

送走了這些宗派的人還有一些家族的人,此時紀羽旁邊也就剩下林靈兒,黃如天還有林磊跟一位林家的天空戰師強者了。

林磊也要離開,但他卻是想要帶著林靈兒離開,他出來的首要任務本來就是去尋找林靈兒的,現在終於找到了,但問題來了……林靈兒又不願意走了。

「靈兒,別胡鬧,天幽森林太危險了,快跟我回家去!」林磊朝著林靈兒嚴厲的說道。

小丫頭卻縮了縮脖子,直接縮到紀羽的身後,搖著小腦袋抗議:「我不嘛!有羽哥哥在,我不怕危險!」

「這……」林磊一時之間無語,看著紀羽,他不知該說什麼好……

從紀羽口中,他也明白過來,是紀羽在亂石堆中將林靈兒找到的,或許是這一路來紀羽對林靈兒的保護,讓林靈兒對紀羽產生了依戀吧。

這也怨不得誰……問題是自己的任務又要怎麼辦呢……

紀羽哪裡看不出林磊的頭疼之處,而且他來到天幽森林的目的本身就是為了歷練的,總是帶個小丫頭在身邊多少還是挺不自在的,若是遇到危險還是要分心的。

「靈兒,聽話,跟你哥哥回去吧。」紀羽也就跟著林磊一同來勸說這丫頭。

起初小丫頭還扁著嘴死活不肯答應,紀羽跟林磊可謂是磨破了嘴皮子,最後才終於說服了林靈兒。

「羽哥哥,你可是答應過靈兒,要來天幽城看我的,可不能食言哦!」走前,林靈兒還兩眼淚汪汪。

紀羽笑著點了點頭,他本身就是要去天幽城的,至於林家,恐怕他還真的要去一下才行了……

「紀兄弟,劍無心說的沒錯,你或許也該參加一下天幽榜的大比才是吧,我想以你的身手,應該能在上邊排上名字的。」林磊走時也同樣說了這麼一句話。

而黃如天,他跟紀羽對了一眼,那種熟悉的感覺依舊,但卻無法表述出來。

兩人點了點頭,最後也就相互告辭了。

送走了這麼多人,紀羽有些惆悵的看了看這天空,最後嘆了口氣……

終於走光了……這究竟是一場意外,還是有人刻意為之呢……

紀羽恍然若失,皮皮跳到他的肩膀之上,紀羽微微一笑,隨後也就帶著皮皮離開了這裡。

「天幽榜嗎……貌似挺有意思的啊!」

……

轉眼之間數天過去,紀羽在一處洞穴當中盤坐,身上的力量恢復的十分的快,而此刻他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也精純了許多。

在經過那一場魔獸的大戰之後,他幾乎將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都徹底的鍛煉了一遍,將所有雜質排除,若是說之前他對付一頭一階後期的魔獸要十拳才能打敗,那現在他有信心,五拳之內解決。

也許這樣看上去似乎沒有太大的提升,但若是放大來看,那他的力量便是提升了一倍!

「天元九變似乎也變得純熟了起來……」紀羽喃喃道,以他現在的力量,大概可以分出三個分身,力量越精純,分身的力量也就越強大。

而意行拳,他也可以打出五個意拳,比上之前也有著不小的進步了。

「你現在的力量應該是穩定在了戰士八階的基礎上了,應該可以隨時突破九階才是,不過我很奇怪,為什麼你要強制將自己的力量給壓下來。」天老不解的問道。

以往按照紀羽的性子,力量到達瓶頸之後便會開始發力,不斷的衝擊新的高度,不過這一次卻十分奇怪的,紀羽竟然沒有這麼做,這就讓天老不解了。

紀羽嘆了口氣:「還不是因為那個戰王大墓啊!」

他想起一個月前在山幽城的時候林仙兒他們跟自己說的,戰王大墓,戰師級別以下的強者才能進入!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他也不會壓制自己的進步直到現在啊。

「哈哈!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戰王大墓!」天老聽了紀羽的訴說之後反而大笑:「區區一個戰王,怎麼可能有力量做出這種限制?」

「那天老你的意思是?」紀羽眼睛一亮。

這麼說來的確是有些蹊蹺了……他也從沒有聽說過有王級強者能做到這一步的……要知道,若是要限制修為進入,那已經是脫離了戰氣的水準,至少要成為戰魂級別以上的強者,才勉強能做到。

限制力量,說白了其實是限制靈魂的魂力。

隨著修士等級的提高,戰氣也會不斷的變強,而實際上,戰氣只是表面的東西,真正支撐起力量支架的,是靈魂的力量。

若是要限制一名強者的力量,首先應該限制的是其靈魂的力量,但要限制靈魂的力量,修為起碼都是要達到戰魂級別才能做到,戰王強者,實力雖然強大,但也萬萬做不到限制一個修士的實力才對的。

這,就是這戰王大墓最大的疑惑!

天老的話讓紀羽陷入了沉思……難不成那不是戰王的墓?

不可能,天幽城的強者不可能會連這些都搞錯的,雖然西北屬於比較弱小的地域,但不管怎麼說,戰王強者也絕對是有的,他們不可能會弄錯這種基本的東西。

那為什麼這戰王墓會限制修為呢……

紀羽將目光轉向了天老,這種問題……也只有天老才能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了吧。

「或許那只是一個意外吧……」然而,天老之後卻只是若有所思的給出了這麼一個答案。

意外?

「再過一段時間,應該就會真相大白了……若是我的猜測不錯的話……」

紀羽沒有再追問下去,若是這真的是意外的話,那後面真相也會慢慢的浮出水面,若不是意外的話,那他現在想這些也沒有多大的用處。

「在這裡待一段時間再去天幽城吧……」最後,紀羽喃喃道。

在這天幽森林,本來他是為了來歷練的,但現在李解又不見了,之前他跟瀋陽等人去過一遍那個地方,不過那些人似乎早已經離開了,想來也是王元早有準備。

但現在……李解依舊是不見蹤跡,這也讓紀羽頗為焦急,與瀋陽等人分開之後,他便繼續呆在這一帶,看看有什麼收穫。

直到第三天……一道奇異的力量出現在他的意念之力當中,紀羽猛然從閉目盤坐狀態轉醒……

ps:看到這一段,大家或許會覺得特別快,甚至有人會覺得不知說了些什麼,其實獨舞現在也有些亂,之前看了一些大神的書,不斷的分析自己的不足,這本書的成績非常不好,獨舞心裡非常的明白,這幾天都沒有碼字,去鳳凰玩了一圈,放鬆一下心情。不斷發存稿,現在存稿也要沒有了,我也想明白了一些,大概是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但卻發現之前有幾處地方下的伏筆跟我要修改的地方有點衝突,比如戰王大墓那裡,所以我這一章才會這樣寫……接下來,獨舞會把握好節奏,一改之前的不足,也不會這麼水了,盡量完成一次蛻變,給大家寫出一個爽的故事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好奇異的一道氣息!」紀羽眸子睜開,神情有些驚訝的說道。

他意念之力的覆蓋當中忽然出現了一道力量,說強大又不是強大,就是那種怪異的感覺。

忽然,一陣刺痛的感覺在他手心之中出現,紀羽抬起一隻手,卻見一個火紅色的印記在他的手心一閃一閃的。

這股力量忽強忽弱,似乎隨時都要衝破他的禁制一般……

「是李解!」兀然,紀羽一拍大腿,他想起李解,這是他在李解身上留下的力量,一旦李解有什麼事情的話,手心的印記就會慢慢開始被點亮!

「怎麼回事?那娃娃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天老沒有見過李解,也不知道李解的氣息,但看到紀羽的樣子,也大致可以猜出李解應該發生了些什麼事吧。

紀羽點了點頭:「嗯,我感覺到一種十分奇異的氣息,似乎是在李解的身上發出來的,不過我找不到他的方向。」

他緩緩走出了洞穴,意念之力全開,想要搜尋到李解的氣息,照著這種感覺……李解根本就不像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因為這氣息雖然奇異,但絕對不是什麼致命的東西,反而更像是一種際遇……

是屬於李解的際遇么……

紀羽心中有些好奇。

而此刻,王翦的方向……

自從那個異變發生之後,王翦便抓住了機會,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肯定有很多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而自己便可以行動了。

王元的計劃意外被他全盤打亂,現在活命的機會也就掌控在自己的手上,所以,他要跑!趁現在,趁著陰謀敗露之前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

然而,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意外卻是發生了……

一個巨人出現在虛空當中,全身泛著紅色的光芒,那股可怕的力量讓他心悸。

而此刻,又是一道強大無比的氣息出現在他的周圍,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便發現一個少年全身泛著藍色的光芒站在他的旁邊……

那正是他抓來的少年!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王翦一時間根本就反應不過來,他不知道這個少年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只是天幽四鬼無意之間抓來的人,本來他是打算要直接將人給解決的,但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才暫時沒下手。

不過這一次卻忽然發生了這種以外。

「怎……怎麼回事!你是什麼人!」王翦哪裡見過這麼詭異的情況。

一個弱小無比的少年身上忽然散發出一陣強烈無比的氣息,簡直可以秒殺他了,這讓他怎麼能不心驚。

總裁專屬,寶貝嫁我吧! 但此刻那少年卻似乎是毫無意識,在那藍色光芒的包裹之下,他抬起腦袋,直勾勾的看著那片被染紅了的天空,雙眼竟然不知何時泛出了淚光。

「主……主啊……主……」一陣非常嘶啞的聲音傳出,聽上去似乎已經是歷經了無數滄桑。

這聲音傳入王翦的耳中,差點就讓王翦魂飛魄喪!

這可怕的聲音是來自這個小鬼的?難道他被鬼上身了?

王翦心中焦慮萬分,而後便讓小兵們對全身發光的李解下手!

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只要乾淨點就沒什麼問題了。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卻接二連三的發生……

一個又一個的戰士強者,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把刀,但卻連李解的身都無法接近,一跑到李解的旁邊,瞬間便是寸步難移。

天幽四鬼四個戰師級別的強者看到李解的變化,紛紛出手要將李解擊斃。

「滾!」然而,李解只是一聲大喝,那四人竟然同時被一陣強橫無比的力量給威懾了,定格在半空之中,一動不能動彈。

「媽呀!鬼……鬼啊!」這一下把王翦嚇得不輕了……天幽四鬼的實力何其強大,但卻沒有想到連碰都難以碰到敵人,以至於到現在等死的地步。

眼前的人該有多強大啊!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異變……

這一刻,李解那低著的腦袋緩緩抬了起來,雙眼顯得尤為的空洞,而一陣藍色的光芒卻在他的眸子當中閃爍著。幽深的藍色火焰出現在他的手上……

「你……」李解開口了,他一眼盯向了王翦。

只見王翦正欲逃跑,卻瞬間被這股強橫的力量給鎖定,一動不能動彈。

李解的手慢慢抬高,王翦的身子也跟著慢慢的升高。

「死……死……」李解的聲音慢慢傳出。

王翦幾乎連叫都叫不出來,甚至掙扎也一動不能亂動。

眼睜睜的看著那藍色的火焰慢慢融入王翦的體內,不帶絲毫的感情。

死!

王翦甚至連求救都沒能喊出一句,五臟六腑瞬間便被強大的力量給徹底融化。

片刻之後,一個戰師五階的強者,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李解滿面青筋,在吸收了一道死亡的氣息之後,他身上那暴虐的力量才逐漸減緩了過來,最後,他的眸子開始變得正常了起來……

「哈哈!這小娃子還不錯!不愧是被指定的另外一個人!」此刻,一個讚賞的聲音不知從哪處傳出……

李解的眼睛恢復了清明,但當他看到地面之上的屍體之後,心中卻是驚奇萬分,偶爾一動,那屍體卻是瞬間化為煙灰!

「怎……怎麼回事!他怎麼死了!」這一嚇可不算輕,李解有些心悸的看著眼前的屍體,怎麼忽然多出了一個死人,而且這死人還有一種殘存的氣血,應該沒死多久。

他認得出死的人是誰,就是誤抓了自己的人,他想盡辦法要逃跑,但卻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會發生這種奇怪的意外。

那現在怎麼辦!去找紀羽!

李解說做就做,心底還是挺善良的,挖了幾個坑洞就將這幾個屍體給埋了起來,而後便想著大搖大擺的去將紀羽找回來。

「嘿嘿,小子留步!」一個聲音傳來。

李解身形微微一頓,等他回過頭,一個中年男子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