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眾人想象中的江元澤以螳臂擋車。最後慘遭劍氣擊落地情形沒有發生。反而在其迎接到劍光的那一剎那。就被濃濃的藍光包裹在其中。

「大家稍安勿躁。大哥不會有事的。說不定能得到極大的好處!」看眾人焦急。江元峰出言安撫他們。靜觀其中變化。

果然。過了將近一刻鐘地工夫之後。那團包圍著大哥江元澤的銀光開始在緩緩回收著。最後一聲告別般的長鳴。璀璨的光芒全部都收進了半空之中地江元澤體內。

上方眾劍應答似的回以齊鳴。就像恭喜多年的好友。終於找到了好的歸宿嫁了出去一般。其中所傳達的信息。是連下方江江元峰等一眾人都能輕易地感受的到喜悅地波動。

「這是?」

面對眾人驚詫不明的反應。江元峰大笑著解釋道:「大哥卻是機緣深厚。得到了凌霄閣一把藏劍的認可。不經煉化就直接被收入了體內!」

然後就見江元峰伸手招來一方玉頁金柬。卻是這凌霄閣藏見的名冊。打開一觀。只見其中千多個光芒閃耀的名字。排在下游中的一個名字已經暗淡了下來。

片刻后他對眾人道:「方才那把神兵名為天辰。乃采天河星砂與太白青金所煉。品級在凌霄閣眾多藏劍之中只能算是中下之等。然而卻也是封神法器一流的至寶。更難得地是其乃自行認主。故威力雖相差不多。但在靈性上還比小妹那太阿劍更勝一籌。將來有很大機會成長為上古神劍一流!」

在江元峰說完之時。上方的大哥江元澤已經清醒過來。一時沒有想到自己會在半空中。還未開口。就驚呼一聲朝下面掉落來。

江元峰輕笑著揮手放出一道白虹將他大哥接起。朝眾人所在卷了過來。

「哈哈!大哥如今也得了天辰劍的認可。卻是免了我再行給你煉製法寶的麻煩啊!」

江元澤卻一臉苦惱說道:「可是小峰。這把劍除了一開始還能跟我交流。現在就完全沒有反應了。我該怎麼才能真正去控制它?」

這天辰劍融合入大哥體內之後。卻因為大哥修為太淺的原因無法輕易調用出來。也只有感應到危急主人的存在。這把神兵才會出現救主。由此。江元峰對自己大哥的安全也就百分之九十九的放心了。除非是這天辰劍不可抵擋的災難。不然在其護衛下的大哥自然是萬事平安!而人間卻能有幾件超越封神法器地存在?

見大哥有些急躁。江元峰解釋道:「先不要忙著與天辰劍溝通。只要將修為逐步提升上來。自然就能慢慢與其聯繫了!」

隨後看了眼大哥地身體。卻發現經過這神兵的劍氣灌體。竟是硬生生將大哥地修為由引氣中期。抬高到了化氣初期巔峰的境界。眼看就要突破到中期。出乎大家意料的成了一眾家人弟子中。修為最高的一個了。

其他眾人修為最高的夏嵐與上官青和。卻也不過剛剛進入化氣初期階段。餘下的包括爸媽小妹在內。也已經摸到了化氣期的門檻。照此情形來看。大家的根基已經打的差不多牢靠。原本修鍊的上清天樞神雷正法畢竟太過霸道。而且又只是真正上清聖人所傳北斗天罡神雷正法其中之一的副本。威力對比諸多天帝藏書來說差強人意。江元峰目前已經看不上眼了!

「看來是時候為大家選擇真正的修鍊功法了。」不過首先得要等到他們的修為。最少都提升到化氣初期才行。

提升修為的靈藥之類。江元峰不是沒有。但這最初的修鍊貴在紮實。一味依靠外力而行。日後恐怕很難再進一步。況且東西太好。也並非都是好事。赤城天闕左峰葯圃所植眾多仙品神葯。那些增長功力的。無一不是動則萬年以上。即便是最平和的。也足以撐死一個沒有防備地煉神返虛境界之半仙高人。又何況自己門下這些連化神期也沒摸到的弟子家人?

所謂的過猶不及。指的便是如此情況吧!

以至於連江元峰自己。目前也只能揀些外圍的野生草藥簡單煉些補益真元地丹藥。前一次煉製的那三元固魄丹。對如今元神修為大漲的他來說。只能在損耗時充當恢復藥劑。對於元神之力的增長已無太大作用。

將包括小狐狸在內地眾人都叫到主峰大殿里集合。江元峰帶領大家來到那三重天宮大殿後面的琅玉府。

見到其中浩如煙海的藏書。巴掌大的小狐狸第一個興奮的尖叫起來。脫離就要朝那架上眾多金書玉柬撲去。卻不想這天帝藏書地所在。能沒有禁制守護嗎?

不過還好小狐狸修為淺薄。僅僅觸動的是外圍地定身禁法。不然一旦勾動了其中的九天雷火。那麼大家看到的就將會是一隻燒焦變形的小狐狸了。

也不理被禁錮的斑點動彈不得的小狐狸。讓她受點教訓日後也能老實一點。

「大家修鍊的上清紫氣與天樞神雷正法。到底功法不全。已經修繕之後地先天離合真氣倒可以作為輔助繼續修鍊。而日後你們主修的功法。就讓你們自己來選擇了。」

江元峰在上空打開琅玉府藏書的名冊。將其中內容映射在眾人眼前。然後指著其中內容。開始長篇大論的說道:

「我這裡藏有天帝所留上中下三等道書法訣。上等為十二冊無上天書。中等有三百六十餘卷仙章玉策。下等則是千餘篇上古玄門大法。大家可根據自身能力、興趣。擇其一二潛心修習。不過功法雖好卻不宜貪多。因為這裡面無論哪一冊都是上界仙人也難求的仙法神訣。即便是煉到區區入門境界。都有冠絕人間之威能。如果選擇太多。將其中一門修鍊自小成之後。也可兼修其他與之不衝突的幾種。這樣修為高深之後。或可能根據前人智慧。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神功!」

「這些天書中的功法至少要有化氣初期的實力才能入門修鍊。還未達到要求的可要努力才是。好了。大家先在此參選功法。我卻還有些事情處理。稍後我們在中殿集合吧!」

說罷。解了那小狐狸地定身禁制。江元峰邁步出來。離開琅玉府。直奔天闕左峰而去。

來到左峰萬靈苑之前。這也是他第一次來這圈養洪荒珍獸奇禽地地方。為的卻是那隻受傷昏迷未醒地未成年金毛吼。這萬靈苑中的靈氣最是適合諸般妖獸生息。對江元峰自己內定的未來坐騎傷勢的恢復很有好處。

才進由那上古異種仙藤編製的籬牆大門。便見這萬靈苑中空曠異常。除了一些雜草窩巢之外。再無其他東西。

未走得幾步。忽然前方顯出一陣九色的彩光。光怪陸離之間。一位頭生雙角。白髮童顏。長須垂腰。手拄枯藤老杖。比年畫里的壽星老還要和藹慈祥的老人就出現在了江元峰的面前。

一見江元峰。那老人便是一楞。然後立即激動的老淚縱橫。下拜道:「陸九拜見帝君!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見到帝君迴轉!死而無憾。死而無憾哪!」

江元峰聞言也有些激動。「你是陸老!萬年不見了!快快免了!如今我已是轉世之身。況且早已不在天帝之位。當不得你老大禮!」

原來這老人家卻是當年洪荒中一隻九彩麋鹿。此物雖屬神獸中的頂階之流。但無奈一身修為都屬輔助救人之力。攻擊力卻還不及一般靈獸。只有逃遁躲藏的能力算是洪荒一絕。

當年少昊以天帝之尊巡遊天下之時。正撞到三隻神獸在爭奪這倒霉被困住的老鹿。要知九彩麋鹿比起它的遠親血脈四不像。階位可是高出很多了。其血肉有一種可以令妖獸進級上階的特殊能力。對品階不低於它的神獸也都管用。所以才被眾多種族視為唐僧肉一般的存在。好在九彩麋鹿不但數量稀少。而且極善逃遁。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立馬就會覓地躲藏起來。許久不會露面。其種族才得以延續下來。

這隻倒霉的九彩麋鹿。不小心被一隻兇惡的窮奇與兩頭成年貔貅包圍。如果沒有奇迹的話。定然是難逃命喪獸口了。

就在這時。巡遊到此的天帝下令眾神將把那三凶獸擒拿。救了這老鹿一命。而後老鹿便自願為天帝效命。司職看守萬靈苑。而那三隻神獸。一隻窮奇做了一員神將坐騎。於洪荒末年中戰死;另外拿兩隻貔貅。便是如今看守金玉圃金石葯園的兩隻神獸。

進展比較慢。不過還是求個票票先!

9?9?9???O?M,sj.9?9?9???o?m,。9?9?9???o?m ?敘述了過往情誼。又從江元峰口中大略的知現世之情況。那一把鬍子的神獸九彩麋鹿陸九。不由感嘆世事變遷。猶如滄海桑

稍後這老鹿對江元峰拱手做禮。直言問道:「不知帝君所來何事?老臣能否幫的上忙?」

江元峰聞言一笑。道:「這個忙還非陸老你來幫不可啊!」

說罷。他由放出多寶琉璃塔中的那隻還在昏睡著的金毛吼。

見這老鹿拖著長長的鬍鬚上前察看。江元峰在旁解釋道:「這小傢伙被我遇到之時已經奄奄一息。看中他尚未成年。實力還算弱小。如今我從頭再來。法力修為還未恢復。現階段用這小傢伙為坐騎正是合適!」

陸九手捋長鬍子點頭道:「嗯!能被帝君看中。卻是個有福氣的小傢伙!傷勢恢復的不錯。就是失了元丹。體內精元也散失七成。醒來之後也要實力大損。不足之前一成啊!」

江元峰接道:「正是要它實力大損。不然以我現在的修為恐怕還制不住這小傢伙呢!此來便是打算請陸老幫忙照看這小傢伙一段時候。休養好傷勢。等我忙完了外面的事務。就來親自來馴服它!」

「能為帝君效力。老臣之幸矣!還請帝君放心便是。不出十日。定然還帝君一隻活蹦亂跳的小金毛吼!」

江元峰笑道:「如此我就放心了。一切就拜託陸老了!」說罷。便向這神獸九彩麋暫時鹿告辭。

老鹿手拄古藤老杖。於江元峰身後拜伏道:「老臣恭送帝君!」然後起身看了看卧在身旁呼呼大睡的小金毛吼。老人笑著一頓藤杖。便帶著那獅子模樣的上古洪荒異獸一同消失在此間。

再說江元峰出了萬靈苑。卻並沒有立刻回到中宮大殿與家人弟子回合。反而再次趕往天闕右峰。來到那煅煉法寶的焚天殿之前。

少昊的記憶中。只有大部分對赤城天闕以及部分歸墟世界情況的描述。卻並不曾形容其中景象。

所以一進這焚天殿中。算是第一次光臨的江元峰就不禁為其中場面所震懾住了。

就見廣大的空間中。數十座仙玉壘成的法台上面。都自飄浮著一朵朵一道道各色的火焰。其中江元峰一眼就能認識的只有的肺真火與南明離火;還有一些只曾聽聞卻不曾親眼見到的天界凈火、紫花天火、青璃神火、兩儀真火、兜率紫青火、碧磷陰火、大日琉璃金焰(即太陽真火);以及便是在那上古時候。也算是比較偏僻少見的太陰鍊形真火、九幽冥火、玄極冰炎、混沌火精、焚天魔炎、庚金雷火、霹靂劫火、五行真焰、星辰真火、龍焰、鳳炎、麒麟聖火等等諸天神火魔炎。

這些火種里。有近乎一半並非天然所生。而是屬於某種功法。或者是某些神獸所生的本命之火。但是在焚天殿建造者的巧妙設計之下。都被各自禁制在一處。由赤城天闕右峰龍脈供應的無量元氣作為養料。的以億萬年不滅的在此燃燒著。

良久之後。江元峰心中大喜的挨個去察視過了這諸多火焰的功能妙用!

本來有了赤城天闕中所收藏的諸多仙家至寶神器。乃至歸墟世界的無量資源。江元峰原本手中掌握的令那些各派修道人分外眼紅的許多東西。現在看來就都有如垃圾一般上不了檯面!但一些自修道之始便一路陪伴著他的法器。江元峰卻實在舍不的就此丟棄。何況那些天闕里的法寶仙器以他的修為。目前有九成九都還動用不了。

所以他現在就要利用天宮寶庫中的一些極品材料。還有這焚天殿中諸多火源。來為手中這些法器提升品質與威力。起碼要將它們都達到天階法寶的層次。才符合現階段他的修為來使用。

首先就是青瀾紫淵雙劍。這雙原本就加入了太白青金。蘊含先天辛金之氣的飛劍。在質的上已經有了天階的等級。現在江元峰只需去除其中雜質。加入辛金與壬水、癸水幾類材料。再度精鍊劍身。就可以直接提升它們到天階頂峰的品級。因為這兩把劍器乃是金水相生的屬性。所以江元峰特意選擇了只凝鍊精華。不傷材料本性的太陰鍊形真火來鍛煉它們。剔除了原本加入的寒玄石等低中階的材料。以占劍身八成真正先天辛金之氣凝聚而成的萬年太白青金。輔以壬水元晶與癸水精英。重新煉製出了這青瀾紫淵雙劍。

有了這赤城天闕焚天殿中的火種。江元峰想煉製高品級的法寶。就再也不必去費儘力氣的布置增幅法陣。也再不用累死累活的損耗真元充當燃料桶!有著現成的諸般神火一級的火源在。什麼法寶還煉不出來?

可能是因為材料太好。選擇的火焰也屬個中頂極。就連原本飛劍上的陣法。也被江元峰替換為了上古煉寶禁制。或許還有那麼一點點人品的作用在內。總之這些效果加起來。產生了質的變化。以至於嶄新的青瀾紫淵雙劍出爐之後。竟然意外的成為了超越天階頂峰存在。無限接近仙器中品的下品仙器中頂級一流劍器。

這讓在煉製初始時。並未特意去追求煉出仙器的江元峰有些感到始料不及。卻又十分的驚喜!

操控這雙劍在殿中飛舞了幾圈。發現它們比之前更加的靈活。再空中飛舞的如魚的水。而且因為是江元峰自己一手所煉製。又經過了他以心血祭煉。所以這青瀾紫淵雙劍雖然已經歸屬於仙劍之列。但卻仍然可以受它們的主人任意御使。

已經是仙劍一級的青瀾紫淵雙劍自然可以收歸丹田氣海。接受主人真元的洗鍊。操弄了一陣之後。江元峰便將這意外的驚喜收入了體內溫養。

接著下來。就是修復之前在芙蓉山大戰時毀掉的那面乾元金光鏡。

此境原本只是施以了一點簡單的乾元陽性符咒。材料也屬下品。不過現在被江元峰加入了最擅辟魔退邪的太陽金精。此乃上古神人親入太陽星上所採集的神品材料。再經大日琉璃真焰煉化。使的其中自然蘊生了一縷太陽真火。

故新的乾元金光鏡煉成之後。雖未達到仙器品級。卻也屬天階極品法寶之列。更有金光照影。令妖魔無所遁形之妙用。而且一旦激發出了鏡中的太陽真火。那可是比江元峰先前所的的那支蘊生南明離火的法寶赤神簪更要厲害。陰邪之物只要沾染上一絲。便要立即被焚為灰燼。

再來就是那靈性失了大半的縛神索。江元峰在其中重新加入了一條千年玄狐之尾。與半根玲瓏寶庫中所藏的龍筋。在保證了新的縛神索結實的情況下。又新添加了許多上古禁制。

如今這才使的這件法寶有些名符其實。雖然束縛不的真正的上古神人。但是擒拿一些諸如的府陰神。或是山神土的之流。卻還是十拿九穩的。而如果是人間其他修士。只要是反虛期以下的。便統統都逃不了這法寶的威力。

最後就是跟著江元峰時間最長的開山鞭與桃木辟邪劍。其中一把被他重新加入戊己之精。煉製為真正可以開山裂石的土行至寶;一把被與萬年桃木心同半截建木枝條煉製合一。更兼辟邪與堅硬兩種效果。對人類等修士雖然沒有什麼效力。但一旦遇到了受其克制的陰魂鬼物。便如神器般威力奇大!

完成了這些。江元峰站立在那保存兩儀真火之種的仙玉法台前。不發一語的看著做青白兩色交纏的一道火焰。

上古神人、鍊氣士所修有諸般無上神體。而最終能夠成就萬劫不滅之體的。最出名的就要數不滅金身了。

傳說中的道家天尊三清聖人。就都是以此不滅金身。來成就混元大羅金仙的!

而江元峰所修鍊的太虛玉冊中。自然也包含著怎樣修鍊不滅金身的法門。作為諸般無上神體中缺陷最少。威力最大的神體之一。不滅金身的修鍊也自是要比一般金身神體困難的不是一個層次。

想要修成不滅金身。首先要修鍊有無上天書級別的功法。達到入門程度之後。便開始吸納某一種先天神火進入體內。從而來由內至外的煅煉肉身。

當然選擇的那種神火必須與你的功法相生或者相剋。不然不滅金身還沒小成。你便要被那神火燃為灰燼了!運氣好的還能逃出一縷元神。運氣不好那就是形神俱滅!

江元峰的太元真氣。目前已經達到了初步入門的階段。便有了開始修鍊這門至高無上法門的心思。雖然這不滅金身之法門沒有萬年時間休想能的大成。但就算只有小成。也比那天仙之體還要來的強橫!

而他所選擇的神火。便是這兩儀真火。

因為江元峰所修鍊的太元真氣。于丹田中所成的那一絲先天混元一氣。卻正是可以分化先天兩儀真火的根源種子。

這由原本先天一氣所化兩儀真火。是這焚天殿諸般仙魔神火中威力最大的那麼數種無上神火之一。但相對來說。它卻算是諸般無上神火中。性質最柔和的存在。甚至還比不的次一等的南明離火、的肺真火來的暴烈。這也是江元峰為什麼會選擇兩儀真火來做為煉化肉體成就不滅金身之神火的原因。

當然。他所修鍊的太虛玉冊中的太元真氣。在諸般無上神火中。與這兩儀真火的屬性最合。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不過兩儀真火雖然性質柔和。但知曉其中內情的江元峰。心中卻萬萬不會小視這兩儀真火的威力。因為其乃是由內而外。連混沌金精那般至堅之物都可不著煙火的就被煉化的無上神火啊!

天氣太熱。小君這邊已經三十幾度了。各位大大可要保重身體。不要生病啊!建議多喝點龜苓膏。不但滋陰養顏。還能潤肺祛火!而且男女老少皆宜!

9?9?9???O?M,sj.9?9?9???o?m,。9?9?9???o?m ?在焚天殿中花費了一天一夜的功夫來煉製一身法寶。這還是由於殿中有著現成的諸天神火作為火源。江元峰才的以在短短時間。就完成了數件法寶的煉製!不然以他自己布陣煉器。沒有三五個月時間。定然是難以完功!

江元峰此行卻是為自己湊了一身極品的法寶。其中更有一雙仙劍級別。先不說威力如何。光是這模樣走出去。就足以羨煞修道界那群土包子了!

出了大門。這次江元峰直接便奔天宮中殿外。準備與家人弟子會合。

中殿門前。眾人已經在這裡等候江元峰有些時候了。沒有主人的領路。許多的方他們都無法進入。而四處亂走的話。十有八九會被天宮之中那重重的禁法神咒給禁制住。若是僅僅觸碰的簡單的定身禁法還算好的。一旦遇到那些上古時候也算頂級的危險禁法。以眾人眼前的修為。能流霞一魂二魄就已經是邀天之倖了。不過現在他們都還在互相討論自己所選擇的功法。參考其他人的意見。倒也不感覺無聊。

令另江元峰感到欣慰的是。大家都沒有好高騖遠的一味選擇無上級的天書。反而切合實際的選擇自己喜歡與適合的功法。

原本修鍊上清天樞神雷正法的五位弟子中。有兩位現在都選擇了十二卷天書中排在下游的《列缺古卷》。此乃是金神一脈的修行秘法。專一修鍊各種金系法術。在自身真元修鍊上遠遠不如其他十一冊天書。但其上法術的威力卻是除了三大無上天書之外最大的。而且與其他天書比起來。列缺古卷中的內容還比較易學易懂。初期階段就能夠施展不少大威力的術法。

作為少昊繼承者。對於金神一脈這知名的雷法威力。他卻是最了解不過了。當初江元峰也曾想選擇《列缺古卷》來修鍊算了。但考慮目前還是多關注與日後根基為好。便暫時放棄了這一冊著重於法術的天書。而選擇了最神秘莫測的《太虛玉策》。等到修為有成。那些法術再行修鍊也不遲。

對於兩位選擇列缺古卷修行的大弟子上官青和與四弟子李慕青。江元峰的意見是。讓他們選擇其中屬性與上清天樞神雷正法相合的「列缺霹靂」這一脈雷法。作為主修法門。這樣既貼合之前所學。又容易將原本的修為徹底轉化。

餘下弟子中。武城選擇了有大力巨神之稱的夸父一族神人所修鍊的秘法。大威逐日神訣。此法倒是正合他的身型與性格。小成之後。兩手就有萬斤之力。身型更可長至三丈。而且的階之下法器難傷。如此江元峰門下就要多一個極品肉盾了!

殺手出身的刑斌則惦記著師父的話。選擇了正陽平和的仙都邵陽訣。來平息自身的殺性。原本性格冷酷。心中被殺戮充斥的刑斌。在的到神獸開明之皮煉製的虎神面這般兇殺之器后。所受影響便更為巨大。不過習練這仙都邵陽訣之後。自然可以潛移默化的平息心中煞氣。

心性跳脫不定的富家公子鍾子豪。看每一道天書法訣都覺的喜歡。眾人之中他卻是最後一個決定自己功法的。最終這小子還是選擇了比較符合自己心意的風火天遁訣與六戊潛行之法兩門秘訣來修鍊。一門是集真元、法力、劍訣、遁術於一身的綜合道書。另一門卻是極為高明的上古隱形潛蹤之術。看來這鐘子豪沒少受小時候拜入神偷門之下的影響。是要將他的盜賊之路進行到底了!

最小的兩個弟子夏嵐與張子初。原本都想要與師父選擇同樣的功法。可《太虛玉策》實在深奧難明。沒有化氣中、後期的修為。境界不到。萬難由其中參悟出功法來。所以不的不放棄了這一想法。

退而求其次。兩人之中。張子初好似做慣了天師。這次選擇了以上古符法為主的《天都玄篆》來修鍊。另一個因為五行屬性近水。故選擇了玄冥化水真解。玄冥者。水神也。掌冬雪、夏雨。又稱水師、冬神。乃天帝少昊之子。作為少昊最傑出的幾個兒子之一。玄冥幾乎達到了除去共工、江凝等幾大遠古水神之外。實力最強大的一位水行神人。但卻於洪荒末年。也同其幾位兄弟一般隨之消失無蹤。

大哥江元澤。不改自身作風。選擇了一門少見的咒術。大統攝真言法咒。此乃是上古洪荒天庭中主管刑捕的神將專門修鍊的秘法。能在萬里之外。根據犯人留下罪證。氣機感應之下。便將其擒攝。更有諸多刑訊之妙用。其中最誇張的莫過於咒言一出。犯案者就會受其精神制約。實話實說。 豪門債:總裁前夫放過我 有問必答!

小妹江萱在的知江元峰告知自身屬性之後。便選擇了與之相合的上古大的之母。承天效法後土皇的祗所傳之厚土神訣。這後土大神乃先天五行神尊之中實力僅次於共工氏與祝融氏的一位。在洪荒破碎仙道興起之後便不知所蹤。其所傳道統豈是一般神人可比!

至於江家父母兩人。選擇的卻是《清微仙笈》中。一門上古合籍雙修秘法。坎離合元金身大法。功成之後。便有水火不侵。天雷不落之先天坎離金身。雖不是萬劫不滅之金身神體。卻也為上古金仙一流的仙體法身了。修鍊了這門法訣達到小成。就算其本身無什麼大攻擊力。但在人間估計也沒人能威脅到爸媽兩個了!

見眾人一個個都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道路。江元峰至此算是放下了心頭一塊重物。霎時間整個心神都感覺輕鬆了不少。

之後一行人回到了碧峽仙府。卻見之前留下來的陶俊、安金福二鬼竟然自發的為主人家看守著門戶。

見此情景江元峰心中不由一動。將二鬼叫上前來。

待二鬼見過禮后。江元峰道:「你二人從南洋回到華夏也有不短一段時間了。對今後可有什麼打算?」

二鬼互相對視一眼。齊朝江元峰拜道:「小人兄弟願為上仙效力。即使為奴為仆也心甘!」

顯然此前這兩位就曾經一起商量過此事。不然也不會江元峰才一開口。都不去考慮。就能有如此快的反應。

不過二鬼的選擇也不出江元峰意料之外。現在他們已非當年的大明朝武官。而只是一介鬼將陰魂罷了。如若尋一處好的方顯些靈異。或許還能受人香火繼續苟延殘喘下去。不然便只有出去佔據陰穴。為禍害人。吞噬生魂。才能免於消散世間之下場!

而有了這一方靈氣充盈的仙府與實力高強的主人來庇護。情況自然是大大不同!

仔細想了想。江元峰說道:「既然這樣。我便收你二人為屬下。列為不記名弟子。可以師父相稱!」

二鬼當即叩拜道:「謝師尊慈悲!」江元峰一揮手道:「好了。都是自家人了。在府里就不必如此多禮。不過身為我江元峰的門下。可不能做兩隻孤魂野鬼!嗯。讓我想一想看看有什麼辦法!」

在腰間螭吻袋中翻找了一會兒。卻都不甚滿意。江元峰眉頭一皺。對眾人招呼了一聲。然後瞬間消失在原的。

在又喜又急的二鬼。和猜測江元峰會用什麼方法來改造二鬼的眾人等待之中。不過片刻工夫。江元峰就面帶微笑的趕了回來。

重新落座之後。江元峰伸出左手。卻見掌中乃是一對兩枚的玄色令符。長不過三寸。一邊略呈獸形。通體泛著神光。

「此乃天門將官虎符。受上古天庭冊封。如今我便將你們的本命元靈由那靈牌中抽離。與這虎符融合。屆時你們二人便能蛻去鬼體。成為正統的天神身份!」

陶俊與安金福二鬼聽了。不由心中狂喜。沒想到他們的選擇不但正確。還為他們帶來了這般巨大的好處!

只見江元峰取出了那兩枚藏有二鬼元靈的木製靈牌。眼中神光大放。伸手由裡面抓出了兩團散發黑氣的白芒。在手心轉了幾轉。消磨掉了其中黑氣。然後迅速投入了那兩枚虎符的其中一枚之內。

卻見二鬼在江元峰剝離出元靈的時候。便面露些許痛苦之色。直到將元靈之中的陰氣化盡。投如到天將虎符之中后。兩具陰魂鬼體卻是厲嘯著。全身金光大放。這一過程持續了足足半個小時。

其間。江元峰兩次向籠罩二鬼的金光中投入了東西。第一次投入的就是乾天清靈之水這等世間三大珍水之一的稀世寶物材料。為二鬼洗鍊陰身。成就通明純精的靈神之體。

第二次投入的。卻是萬年靈玉井中蘊生的瓊漿玉液。與一小塊藍田玉實。此等滋生元神之仙家至寶。能夠讓他們在純凈靈體的基礎上重塑真身。憑藉神職成就靈神法體。

當外層濃烈的金光散去后。陶俊與安金福現身出來。

如今這二鬼卻是徹底摒除了身上陰氣。成為了肉眼看去已入實質。白芒之中散發出一層淡淡金光的靈體。二者頭上還隱隱顯露兩道奇形篆字。隨著金光斂去之後。也緩緩隱沒入印堂之中。

宛如換了一身皮囊的陶俊與安金福睜開雙眼。第一件事。就是朝江元峰雙雙拜謝道:「多謝師尊恩賜。弟子永世不忘!」

說來江元峰把這兩枚虎符賜給他們。這二鬼立馬就走了大運。如同麻雀飛上梧桐枝。一朝變了鳳凰一般。由原本的孤魂野鬼。輕易的晉陞為了真正的天庭神將。

從此不再因為是陰魂之體。就受盡陽間靈氣消磨。沒有補充就會魂體消散。雖然仍是魂魄靈體。但江元峰卻又浪費了一些輕靈之水與仙品靈藥。使他們重塑真身法體。成就靈神法體。

就好似那傳說中的神物封神榜一般。雖是簡略了無數神奇妙用。但最基本的功能卻是十分類似。屆時只要保存在江元峰手上那一枚虎符主符中的一點真靈不壞。陶俊、安金福二人就能以靈體之身。無數次的在他那裡重生。如此雖是受制於人。但卻也成就了長生不死的正神之位。

至此。江元峰正式道:「如今我就封你們為我門中護法。陶俊為天關將軍。安金福為的闕將軍。暫司護衛宗門之職。可自由出入仙府!」

二神將又是一番領命謝恩之後。江元峰朝上方天際望了一眼。接著冷聲道:「雖然這正神之位來的容易。而且當前的上界天庭恐怕也不會承認你們的身份。但這些都不重要。如今天的分離。人仙隔絕。他那後世天庭也管不到我人間之事。你們兩個放心大膽的在人前現身就是。這人間除了化神後期修為的人物。還無人能看透正神法體!」天氣熱啊!碼子都不痛快精彩的情節就要來了。敬請期待哦!厚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