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眾人走過了那石碑,卻是還沒有出現任何的情況。

「讓兩個人待在那小子後面。」東皇太一眼神一閃,他和東荒鬼帝來到了姜亢的身後,而巫帝和屍皇則在前面開路。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姜亢會在背後下刀子。

兩人步入了漩渦當中,先是半邊身子,前進的非常困難,即便是至尊,也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啊!」

屍皇怒吼了一聲,運起自身的血氣之力,直接擠了進去。

巫帝緊隨其後,臉上出現了興奮之色,大喊道:「這裡面的靈氣更加濃郁了!」

東皇太一和東荒鬼帝聽了激動不已,直接撇了姜亢,搶在了前面,往那洞里走去。

對於他們而言,他們等待了太久,就是為了長生!

為了長生,可以捨棄一切,只有長生,才是最重要的!

巫帝剩下半個身子正要進去,突然裡面傳來了一聲屍皇的慘叫之聲。

「快走!這是一個騙局!!!」

「什麼!」

外面的兩人瞬間變色,而巫帝也是一臉慌張之色,要脫離此處出來。

「該動手了!」

姜亢心中一凜,直接一躍而起,舉著皇極霸王槍,沖著洞口上方猛地砸了過去。

這東西構造奇特,裡面能量充沛,說不準可以傷到至尊。

「啊!」

他一攻擊漩渦洞,裡面的屍皇慘叫聲更加激烈了起來,而在巫帝的腦門上也直接裂開了一道血線。

他猛地抬起了頭,沖著上方的姜亢發出了怒吼之聲:「臭小子,你要幹嘛!」

姜亢沉默不語,拿起長槍沖著洞口之上就是一頓猛砸!

噗呲!

深洞之內,綠色的鮮血狂噴出來,屍皇慘叫:「快拉我出去!」

「拉他們出來,不然我們對付不了項玄和劍皇!」東皇太一當機立斷,直接跳到上方對付起來了姜亢,而將下面交給了東荒鬼帝。

出於自己考慮,他肯定是想要這兩個既是隊友,也可能是對手的傢伙死去。

但現在劍皇和項玄還沒有解決,兩個人面臨太大的不確定性,所以必須要救他們!

姜亢不顧過來的東皇太一,依舊拿著兵器猛敲洞口!

「出來!」

東荒鬼帝大喝了一聲,將陷在門口的巫帝給一把拽了出來,裡面還伸出來一隻手,那是屍皇的手。

「退開!」

東皇太一大喝一聲,直接搖動手中的東皇鍾,沖著姜亢砸了過去。

姜亢眉頭一皺,只能甩動長槍擋了過去,同時抬腳,又沖著原先的地方猛踹。

「啊!」屍皇叫的更加凄慘了。

「帶他出來!」

巫帝扛著傷勢,和鬼帝一同用力,將屍皇拉出來了一半,就剩下一個大腿還被卡在了裡面。

姜亢眼中射出一道紅光,逼退了一下東皇太一,用儘力氣,沖著洞口砸了過去。

轟隆一聲,一聲巨響,似乎宇宙也坍塌了一般。

洞口之上落下來一道黑色的帷幕,直接斬落在了屍皇腰以下的位置,將他兩條大腿齊齊切斷!

「什麼!」

剩下三位至尊頓時變色,至尊的身體可是宇宙中最為堅固的東西,沒想到竟然讓這黑光給一下斬斷!

「啊!可惡的小子!」屍皇大叫了起來,口中怒吼:「屍皇再生術!」

深洞之中轟的一聲,爆出來一團血氣,漸漸的飄了出來,為他重組身體!

「還有這種操作,屍族肉身強橫,果然不假。」姜亢心中震驚不已。

「你在裡面碰到了什麼?」相對於姜亢而言,東皇太一等人最為關心的還是長生機運。

提到裡面,屍皇臉上出現了一點略微驚恐的表情,說道:「前面是無數的光,路被光芒堵住了,光中蘊含了強大無比的能量,在直接崩壞我的肉身,並且在剝奪我的力量,在光源門口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至尊不可入!」

「什麼!」

三人臉色變得無比難看了起來。

原本以為柳暗花明又一村,誰知道竟然山轉水回,又是絕路在前呢?

「可惡啊,看來想要長生,還是只能蟄伏!」

「這一次我們已經有了一些收穫,期待下一次出來吧!」

「在此之前,先解決了這個礙眼的傢伙!」

四人回頭,隨後直接出手,聯手四道攻擊落在了姜亢的身上。

噹噹噹噹!

金屬的身體炸出了連竄的火花,姜亢胸前一片漆黑,整個人直接往後飛了出去,砸落一顆星球當中,深深陷入當中!

「去死吧!」 長生路滅,四位黑暗至尊再度受到了沉重打擊,怒吼聲中,將滿腔的怒火都發泄在了姜亢的身上。

屍皇沖著那顆被砸憋的星球飛了過來,拳頭直追姜亢而來!

他沉重而龐大,帶著無匹的氣勢,讓星球之外乾燥無生的山峰寸寸炸平,至尊之氣掃蕩八方,凌厲之氣滅天地,一拳而至!

姜亢一聲咆哮,猛地抬起了一條腿踹在了他的腰腹部位,身後紅光一推,直接撲到了對方身上展開一盞肉搏之戰。

他渾身都是神材,無比的堅固,又融合了神尊的骨架,堅硬非常,雖然沒有至尊的法則力量,但在肉身之上絲毫不輸於至尊。

怒吼聲中,一拳砸中了屍皇的腦袋。

綠血炸出,飛出去的綠血落在了星球之上,立馬讓巨大的石頭化作了粉末,飄灑在了空氣當中。

至尊的血肉蘊含的能量太過恐怖了,石頭和地面無法承受,在交戰之中破開。

「你敢打我,找死!」

屍皇大吼,不甘示弱。

自己堂堂至尊,豈能輸給一個普通的小子?

運起體內的法則神通,灌注在肉身之中,帶著熾烈的光芒,和姜亢一拳一拳的對轟了起來。

姜昊絲毫不去躲閃,直接肉身硬抗對方的攻擊,拳頭照樣回敬。

兩人肉身博戰,戰鬥波及範圍卻是一點不小,眨眼的功夫,整顆星球就已經千倉百孔了。

「給我去死!」

屍皇大叫一聲,一手抓住了姜亢的胳膊,同時一拳沖姜亢頭顱而去。

姜亢身子一轉,鋼鐵之軀卻是格外的靈活,兩條腿直接絞住了對方的脖子,而後死命一擰!

轟!

屍皇那龐大的身軀直接在半空中輪轉過來,到了下方,姜亢大腳沖著他胸口部位就是猛地一踹!

轟!

又是一聲巨響,屍皇的身體急急落了下去,臉上出現一副又急又羞之色。

堂堂至尊,竟然讓一個後輩小子給毆打了。

「不要和他肉身交戰,遠程鎮殺即可!」

三位至尊看了一番好戲,隨後才大喝起來,伸出了援手。

半空之中凝聚出一隻黑色的巨手,直接抓向了姜亢,霸道無匹!

「滾!」

姜亢轉身,抽出霸王槍來,沖著掌心便是一槍刺去!

「既然你要找死,那我便成全你!」東荒鬼帝一聲冷笑,長槍刺出的前端,空間突然一塌,那手竟然成了一張嘴,一槍頓時刺空了,巨嘴將姜亢包裹在其中,上下一合,咬了下來。

姜亢急收了長槍,雙手上托舉起了上顎,雙腳往下,踏住了下方。

巨嘴用力,猛然張合,想要將姜亢給一口吞下去。

至尊沒一個簡單的,姜亢可不敢從了對方的意願,一面咬牙支撐,一面用力震那牙齒。

「像是一隻蹦躂的螞蚱。」

巫帝冷笑一聲,一條蛇飛了出去,直接環繞著姜亢而飛,將他死死纏繞了起來。

姜亢不敢鬆手,只能任由巨蛇纏繞起來。

巨蛇力大,竟是他手中神鞭所化,肉身也是堅固異常,要趁機破壞姜亢的鋼鐵之軀,以此來達到滅殺的目的。

長蛇環繞,到了姜亢的脖子位置,姜亢心裡一狠,直接張開了鐵嘴,沖著那長蛇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姻緣錯:冷帝的傾城啞後 至尊之器,內蘊至尊法則,一接觸,一咬入,頓時至尊兵機震入姜亢的腦海當中,給他一種昏昏沉沉,難以支撐感覺。

然而姜亢未曾放棄,依舊堅持,死死咬住不放。

「啊!你放開我!」

長蛇慘叫起來,裡面的器魂覺醒了,覺得疼痛難當,難以抵擋瘋狂的姜亢,不由得慘叫起來。

姜亢眼中紅光閃爍,心中想到:傷了至尊之器,對於他們也是一種傷害!

對方畢竟有至尊四位,即便大長老和劍皇雙雙功成,也難以佔到很大的便宜,自己要儘可能的做一些有用的事情才行。

即便,即便那時候自己已經死了。

「啊!」長蛇嘶吼加劇,姜亢腦海中感受到的疼痛也越發明顯了起來,似乎要將他的神識給摧毀了一般。

「好堅強的小子,殺了他!」

東皇太一眼神一縮,自己的東皇鍾便搖晃了起來。

東皇鍾搖晃,鍾波響動起來,鐘聲悠揚,帶著摧毀生機的破壞之力,直接震在了姜亢的身體之上。

金屬的身體,開始出現了密集的裂縫,雖然不深,但是範圍正在逐漸擴散,深度也在加強,這樣下去,怕是能夠將姜亢震成碎片!

「啊,這是什麼鐘聲,好生恐怖!」

距離最近的幾個星球,人們痛不欲生,紛紛跪在地上哀嚎了起來,兩眼之中血淚迸射而出。

「是東皇鐘的聲音,父王正在發威,姜亢馬上就要死,哈哈哈!」東皇太子發出了暢快的笑聲,激動不已。

「項羽能堅持的住嗎。」

女帝等人,臉上掛著深深的憂愁之色。

「啊!」

姜亢怒吼一聲,直接在長蛇身上咬下來一大塊,至尊之器受損,兵機受損,長蛇慘叫不已,直接飛了出去,沖向了東皇鍾。

「不好!」

東皇太一臉色微微一變,抬起了一隻手掌沖著飛來的長蛇打了下去。

轟!

長蛇再度哀鳴,從空中落下。

巫帝臉色難看,將自己的兵器給收了回來,無比的心痛,卻也是更加的憤怒。

「合!」

鬼帝兩手一合,咬著姜亢的巨嘴猛然用力,一股巨大的壓力傳來,再加之東皇鐘的攻擊,讓姜亢的處境越發危機了。

一路走來,拚命的次數也不少了,比起這些怕死的至尊,姜亢唯一的優勢便是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他可以捨命一戰,而這些至尊必須牢牢的護住自己的性命!

拽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現在姜亢就是打著赤腳不要命的!

直接一鬆手,取出長槍,沖著東皇鍾就投擲而去!

嗡!

皇極霸王槍震動起來,帶著極強的波動,蠻橫的衝撞而去,鋒利的槍尖劃破了時光的長河,衝出一道法則般絢麗的天花,照亮了整個宇宙!

東皇太一受了一驚,急忙往一邊躲去,長槍擦著東皇鍾而走。

同時,咬著姜亢的巨嘴轟然一下,將他給弄塌了,整個人便一橫,巨嘴的牙口沖著腰部狠狠咬下,直要將他切成兩半! 「啊!」

姜亢忍不住大叫了一聲,這種痛苦,痛徹心扉,宛如被腰斬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