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眾人齊齊應和一聲,心奴印記已經開始漸漸發揮作用,這種印記手法,雖然沒有王乾的大心魔神通玄奧,但也可以逐漸影響一個人的心靈,讓他慢慢對中下這個印記人產生臣服,慢慢侵蝕之下,就可以掌控一個人的思維和心靈,很是厲害,現在這些人雖然還沒有完全成為星元公子的奴隸,但心中也開始逐漸對星元公子產生好感,一般不會反駁他的命令。

這個時候,除非星元公子腦子壞了,直接讓他們去死,可能會從心奴印記中把他們驚醒。

王乾冷眼旁觀,想要看清楚是不是還有人和他一樣發現了這其中的玄機,但卻沒有多少收穫,輕易看穿一個人的心靈,大心魔神通雖然能夠做到,但是王乾現在還沒有修行到那個程度,除非他現在直接給眾人全部都中下心魔印記。

離開瓊玉院之後,星元公子一行人沒有在玄城當中停留,直接離開。

玄城所在的位置,大概是在玄州的中央,星元公子帶著眾人一路前行,卻是朝著北方而去。

王乾自然是知道,那金仙墓地並不在玄州,而是在玄州附近的一個州,叫做泰州。

一行人一路不停,一個月之後,終於徹底離開了玄州範圍,這個路程已經足夠恐怖了,他們可是沿著一個方向筆直地趕路,不管是山地,高遠,河流,湖泊,全部不管,這樣算下來的直線距離,恐怕已經有了上億里的路程了。

「這就是仙界啊,一個玄州就這麼大,整個仙界的面積絕對恐怖了。」

暗自感嘆著,王乾一路上和其他人表現的一般無二,一點破綻都沒有露出來,漸漸地王乾也發現了,他們十個天仙當中,竟然還有兩人沒有被那心奴印記給控制住,一個是冷鋒,一個就是那白蒼子,這一點就算是王乾也很是奇怪,不知道這兩人有什麼手段能夠屏蔽心奴印記的控制,而且還不被星元公子發覺,這讓他警惕起來,不敢有絲毫大意。

這一日,眾人離開了玄州地界,進入了泰州範圍,星元公子終於把目的說了出來。 寒塵霜幾乎整個人面色都是頗為焦急,心神大亂,守護在其周身的一層淡藍色光芒若隱若現,似乎有些萎靡,這很顯然是一件價值不菲的守護道器,不過看這寒塵霜面上的慌亂,終究還是欠缺了歷練。

天音宮這等隱世宗門,縱然底蘊傳承盡皆不凡,但不得不說培養出來的弟子不如顯世宗門那般全面,若是同等勢力的天宮首座弟子,斷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寒姑娘莫要焦急,御使好道器,莫要被這些樹妖趁虛而入。」李洛看著這巨大的綠色藤蔓巨球似乎有著侵入的跡象,萬千藤蔓擠壓著那淡藍色的光罩,其上漣漪陣陣,似乎難以抗衡。

「咯咯咯,竟然這麼快便找到了這兒,果真是令奴家吃驚呢!」一陣若隱若現的嬌媚聲音在這其間回蕩,繼而身影漸漸顯現,如墨般的秀髮隨風飄舞,面若玉盤映射點點寒星,一點朱梅平添幾分妖艷,周身絲毫不遜於李洛的華貴氣質更是令人心悸。

「啊,是你!」那便寒塵霜見狀卻是尖叫道,面上滿是恐懼。

「你是,夢萱?」李洛看著面前的陌生女子,心下卻是湧現出一種難言的熟悉之感,似乎雙方早已認識一般,更是在某種程度上隱隱有著默契。

「怎麼,這方才一別幾日,少仙主莫非就不認識奴家了不成?」那絕色女子楚楚可憐地說道,眼神狡黠飄忽,縱然面貌大變,卻已然令得李洛的感覺如此熟悉,「不過倒是少仙主著實坦然呢,凡俗歷練竟然不隱姓埋名,夢萱對仙道大勢力了解不多,卻是近日方才知曉少仙主身份的呢,難道少仙主忘記夢萱了不成?」

「豈能?只是夢萱姑娘這般貌美著實令在下震驚啊,有這般面容氣質,又有無上琴藝,姑娘又何必假借他人身份行事?」李洛搖頭嘆道,似乎亦是有所不解,不過看到此地這遍地的樹妖侯,似乎也有了幾分瞭然。

「奴家身份自是不如少仙主,若是在這稍露了行跡,只怕都是大麻煩呢。」這絕色美女子淺淺笑著說道:「不過少仙主這是要做什麼呢?莫非是想要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談不上,不過夢萱姑娘這又是何必呢?寒姑娘跟你無冤無仇,又何必將其囚禁在這暗無天日之地?」李洛正色說道。

「沒有原因呢,只是人家高興而已,這答覆少仙主可滿意嗎?」夢萱面上笑靨如花,只是隨其身上所隱含的氣機卻是愈加浩渺了起來。

「這麼說,三年前那南妖古界遺迹的動蕩也是姑娘所為了?」李洛突然想到了什麼,話風突轉問道:「那姑娘是如何做到在一日之內令得妖氣盡數消散,甚至連洞原寶鏡都難以窺測出來的?」

「一日時間?少仙主可能太過於小瞧夢萱了,只要我想,幾個時辰就不會被那洞原寶鏡察覺。」夢萱亦是嬌笑著說道,只是這其間所透露出的信息卻著實是令人心驚。

怎麼可能!幾個時辰?那不是說對方只要願意,便可以來去東土神州自如,不會被各大勢力所察覺!這其中所透露的信息量委實是太大了。

不對,絕對有問題!李洛心念微轉,亦是驟然反應了過來,只怕這其中另有隱情,若是當真如此,南荒妖域斷然不會令這等消息隨意外泄,既然對方如此輕易地宣之於口,那很顯然這手段並非尋常所能夠動用的!

「那夢萱姑娘此行前來,也是為了阻止在下咯?」一念至此,李洛也就不再過於糾結,頗有些玩味地說道,周身亦是氣機瀰漫開來,浩瀚的星之大道道勢匯聚,道韻彌散於無盡虛空之中,令人心驚到了極點。

「豈敢呢,單單憑藉少仙主身邊的這位半仙尊者,夢萱又豈能相抗呢?可是少仙主你為了這個寒塵霜與人家為敵,可著實是令奴家傷心的緊呢。」夢萱亦是笑著說道,「這一次的事我白夢萱記住了,少仙主你最好也要明白,女孩子的嫉妒心可是很強的哦……」

仙音裊裊,嬌媚動聽,眼前佳人卻是已然身影漸漸消散。

「留住她!」李洛輕叱,傾瀾亦是不等李洛發話便主動匯聚了天地規則,封鎖這一片虛空,只是很詭異的卻是這其中什麼都沒有!

「咯咯咯,少仙主還真是翻臉無情,為了一個寒塵霜竟然如此不顧你我交情,人家愈發嫉妒了呢……不過放心,用不了多久,或許我們還會再度相會的!」卻是一段妖力所化虛影在此,真身早已不知何處,半空之中迷幻叢生,若隱若無,彷彿不存於世間。

「公子,她早有準備,在現身之前便已經激活了道陣,更是憑藉秘寶脫離了這方虛空,我完全把握不到其痕迹所在。」傾瀾亦是俏臉微沉,顯得很是沮喪。

「無妨,白夢萱,她既然留下了名姓,想必也不難探查,而且她如果沒有足夠把握,也不會在明知你修為的情況下還現身示威。」李洛搖著頭說道,這一片地界本就是對方的主場,若是留有足夠的手段,避開半仙偵測還是不難的,李洛亦是有著數種方法可以辦得到,只是方才自己連一絲絲的痕迹都沒有察覺,對方這手段確實有些詭異了。

「求求你們,救救我……」那便寒塵霜的情況卻已然是糟糕到了極致,那三頭金色樹妖侯竟然無視了李洛等人,暗金色的藤蔓愈加妖力瀰漫,絞殺著這其中的寒塵霜所使用的道器,秘寶。

而寒塵霜亦是頗有些手無足措,這淡藍色光罩竟然已經縮水了不少,顯然已經瀕臨崩潰。

額,李洛這才恍然間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將這其間的正事差點給忽略掉了,數道碧藍色星刃揮出,寒芒畢露,輕易地切開了那數道藤蔓,一時之間,在這其中的寒塵霜心下大喜,卻是耗盡了所有道力,淡藍色光罩徹底破裂,其本人亦是輕飄飄地落在了李洛身邊。

「多謝公子相救。」寒塵霜在李洛身邊款款一禮以示謝意,如玉般的面容卻帶上了几絲緋紅。

「無妨,寒姑娘,貴宗孟大長老亦是在找尋姑娘下落,姑娘既然已經脫困,不如隨我前去見她一面如」李洛回禮說道,繼而詢問道。

「啊,孟師叔也來了,勞煩公子引路。」寒塵霜聽聞此言亦是一驚,繼而欣喜地說道。 這邊寒塵霜同孟如雲相見之後自是各自欣喜萬分,對李洛再三表示謝意之後便已然離去,經此之事,寒塵霜已然是沒有了歷練的心思,估計多半是要回宗靜養一段時間。

看著漸漸遠去的身影,李洛亦是搖了搖頭,頗有幾分失落之感,這真正的寒塵霜相比起白夢萱所假扮的寒塵霜而言的確頗有些遜色,無論氣質還是待人接物上似乎都欠缺了不少。

還有,那白夢萱,究竟是何身份?李洛心神微凝,隱隱有了些猜測,對著身邊的傾瀾說道:「傾瀾,你讓夢瑤前去查一下那白夢萱的身份,尤其是重點放在南荒妖域。」

想要查到南荒妖域的消息可不是那般容易,值此之際,東土神州如同南荒妖域的關係尚且不是那般融洽,妖族天生好戰,但是總體實力卻比不上東土神州,但是想要探聽南荒妖域的消息卻也並非那般容易。

若非李洛的身份,想要跨過一方大陸探聽消息,無異於是痴人說夢,縱然如此,也並非一定有著十足把握能夠得到消息,但目前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對方既然如此自負地留下了名號,那自是不難打聽。

「少仙主?」一邊的褚炎頗為畏懼地看著李洛身邊的傾瀾,自從知曉了對方是堂堂的半仙尊者之後,褚炎便更是多了幾分拘束,龍門半仙在這俗世便是天一般的存在,堪比皇朝皇主。

「褚城主,此次多謝相助,現在事情已然辦完,褚城主自便即可。」李洛亦是點了點頭說道,心情也不由得放鬆了幾分。

「不敢不敢,在下不過行些跑腿之事,怎敢勞少仙主道謝,只是這毛嶺山之神異不知?」褚炎身為驚凡城城主,自是極為關注這般問題所在。

「無妨了,這毛嶺山的先天道陣已然被破去,自此之後這便是一座靈氣濃郁的山峰,再無任何神異。」李洛輕笑著說道,卻是令褚炎再次放下了心。

「有勞少仙主,在下代驚凡城上下百姓,感謝少仙主的援手之恩。」褚炎再次重重一禮說道,卻是令得李洛也有些無奈了,對方這禮數委實是過多了一些,平心而論,對方單憑一身換骨境修為便無需如此低聲下氣了。

「無妨無妨,我等先行告辭。」李洛笑著回道,卻聽得身邊傾瀾一聲驚呼。

「公子,」傾瀾強行抑制的聲音令得李洛亦是頗為詫異,什麼事情能夠令得堂堂半仙驚異成這般模樣。

「公子,夢瑤妹妹已然查出了那白夢萱的真實身份。」傾瀾壓抑著內心的驚駭,平聲靜氣地說道。

「這麼快?」李洛亦是微微詫異,「那可是南荒妖域啊,夢瑤的能耐什麼時候這般大了,遠在南荒的消息也能夠這麼短的時間便已經查出。」

「不是,少仙主,這委實是那位白夢萱白姑娘名氣太大,稍稍探查便已然知曉了她的身份。」傾瀾亦是頗為感慨地說道,面上滿是瞭然之色,「也無怪乎她能夠有如此手段,不僅改天換日騙過了所有人,更是能夠在一日之間驅散所有妖氣,避開洞原寶鏡地探查。」

「看樣子她來歷也是不凡啊,南荒十大古妖族,她姓白,應當是青丘狐族的了,難道她是青丘狐族的少主?」李洛亦是頗為詫異地說道。

「少仙主明見,那白夢萱的確便是青丘狐族的少主,而且更令人震驚地還是那不久之前剛得到的消息,那青丘白夢萱,是只九尾靈狐!」傾瀾幾乎難以抑制住心中的壓抑說道。

「什麼!」李洛亦是驟然變色,一瞬間所有的疑惑亦是盡皆被解開了,原來如此,九尾靈狐,怪不得有這諸般神通,怪不得能夠隱藏於市井之中所有人難以察覺,怪不得能夠違背常理在一日內驅散妖氣!

只是,怎麼可能!

九尾靈狐竟然出世了,這般消息自己竟然方才得知!

似乎明白李洛心中的疑惑,傾瀾繼續解釋道:「少仙主,那白夢萱是九尾靈狐的消息也是在今日凌晨方才被青丘放出,宗族亦是方才得到不久,本來夢瑤便要向少仙主稟明這件事,沒想到少仙主亦是見到了那白夢萱,夢瑤妹妹還在詫異我等為何打聽這白夢萱的消息。」

九尾靈狐啊,果真是名不虛傳,億萬年不出的九尾靈狐竟然在這一世出現了,大爭之世果真不假!

「回去之後,你將這此中事情向宗族說明一下,萬萬不可輕視了那白夢萱。」李洛亦是正色說道,這白夢萱手段詭異,有些信息還是讓宗族提前知曉為好。

九尾靈狐,最近一次現身是上古之時,那是一尊禍亂天地的絕代妖姬,曾經引得殘存至上古的太古神王為其傾倒,不知有多少強者甘願為之驅隨,而且九尾靈狐縱觀無盡歷史長河,縱然出世不多,但是所有九尾靈狐盡皆是證就了造化,成為一代狐帝,甚至眾所周知的是青丘狐祖,堂堂一道之祖,當年亦是九尾靈狐!

可想而知,又有著九尾靈狐出世的消息將會在這玄靈大世界引動怎樣的無盡波瀾!李洛心中思潮起伏,心神不定,這果真是大爭之世啊,看來自己的前路不會寂寞。

……

「什麼,你說你遇到過那白夢萱!」李堃亦是面色微變地說道,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上午還在驚嘆著那白夢萱的消息,下午李洛便告訴自己已然同對方會過數面還有了些許交情。

是的,在李堃的眼裡,李洛同對方的這一點磕磕絆絆,反而可以說是交情了,雙方盡皆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時的意氣或許會成為日後交情的一絲緣由,甚至若是條件允許,雙方結親亦是極好的選擇,作為誕生過道祖的青丘狐部,沒有人會在意其種族,當真要說起來,只有這等道祖血脈方才能夠達到李家的門檻,種族的差別,反而不是太大。

不過那白夢萱既然是九尾靈狐,想必更是得青丘狐部的看重,估計雙方結親也不是希望很大。

「你怎麼看那白夢萱?」李堃搖了搖頭,不再亂想,向李洛詢問道,想要聽一下對方的看法。

「深不可測,這是我為數不多看不透的第一個給我如此神秘感的同齡人,諸般手段詭秘不可測,我們雙方都有所留手,但是顯而易見其手段絕對不簡單。

不過其為人自負,但是心計亦是絕頂,縱然去除了九尾靈狐的光環所在,亦是絕對頂尖的年青一代。」李洛凝重的說道,毫不吝嗇地給了對方極高地評價。 「諸位,這次我們要去的,是一尊古老金仙的墓地,其中有那金仙留下的諸多寶物,價值難以估計,到時候其他得到消息的人也會出現,具體有多少人,現在看無法計算,到時候希望你們能夠全力助我,事後好處自然是少不了的,當然大家也不用擔心,這金仙墓地開啟,絕對不會有真仙境界的人出現,所以我們的對手,最多也就是一些天仙。」

星元公子大概介紹了一下金仙墓地的情況,即使眾人被心奴印記掌控,但也不是完全失去自我,只是沒有辦法反抗星元公子罷了,聽到這個消息,個個激動興奮。

金仙,在仙界絕對是一方大人物,想要成為一州之地的霸主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樣的一尊人物的墓地,其中會有多少寶物?

只要想想,都足夠令人激動了。

「金仙墓地,原來如此啊,傳說只要有一道金仙仙則,對於天仙來說都可以突破一重境界,不知道我們有沒有運氣能夠得到啊。」

「哼,金仙仙則,那是何等珍貴之物,可遇不可求的至寶,哪裡是那麼容易就得到的。」

眾人議論紛紛,完全激動起來了。

「金仙仙則,這可是一尊金仙的生命精華,不僅有浩瀚可怕的能量精元,而且還蘊含金仙對大道的感悟,如果我能得到,那可是一件好事。」

王乾也心動起來了,金仙仙則這種東西,完全就是最稀罕的寶物,偌大的仙界恐怕都不會有多少,只有死去的一些金仙才會有金仙仙則遺留下來。

金仙墓地所在的位置,是在泰州的深淵沼澤當中,此地乃是泰州有名的險地,其中兇險處處,不僅有無數可怕的詭異生物,還有各種元氣風暴不時爆發,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仙人隕落在其中了。

當然這種所謂的兇險,也就是對於天仙以下的修士來說的,如果是真仙,雖然也有點危險,但只要小心,在這深淵沼澤,還是可以保住性命的,至於金仙,那已經強大到一種可怕的程度,整個仙界都沒有多少地方能夠阻擋金仙的腳步了。

不到五天時間,星元公子一行人晝夜不停,已經感到了深淵沼澤附近。

天際陰沉沉的,遠處天地一片模糊,籠罩在重重迷霧當中,根本難以看清楚其中的情況。忽然王乾聽到旁邊傳來一聲悶哼,就看到一個青年模樣的天仙臉色蒼白,嘴角帶血。

「注意了,這深淵沼澤詭異無比,千萬不要用神念查探,否則會被腐蝕掉的。」

星元公子臉色嚴肅起來,大聲喝道。

「好了,全部都小心點,等下進入深淵沼澤之後,千萬不要分開了。」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朝著遠處那片重重迷霧走去。

剛剛進入迷霧的範圍,王乾就感覺到周圍陰沉沉的霧氣似乎有靈智一般,朝著自己一幫人糾纏過來,嗤嗤作響,竟然連仙界這麼厲害的虛空都逐漸腐蝕一般。

「這深淵毒霧是由無數種毒氣匯聚形成的,毒性猛烈,可以腐蝕肉身元神,全都小心點。」

星元公子周身籠罩在一層蒙蒙星光當中,王乾就看見他的手上拿著一柄銀色的小旗,散發出浩蕩的星光把他自己給保護起來,顯然這是一件強大的仙器。

眾人都各自施展手段,有的使用神通仙術形成守護光芒,有的拿出仙器來,發出仙光抵擋周圍的深淵毒霧,全部都是謹慎無比,不敢有絲毫大意。

能夠被星元公子選中的人,在天仙境界修士當中,也算是精英了,個個都有一番手段。

冷鋒神色冰冷,如同一座冰雕,面容上沒有一點變化,整個人籠罩在一層森寒的玄冰光芒中,周圍的深淵毒霧衝到他身邊,竟然被凍結成絲絲冰片跌落在地上,一點危險都沒有。

白蒼子這個老者,張口吐出一道碧綠色的神光,在自己身邊環繞著,抵擋周圍的毒霧。

王乾也只是稍微關注了一下被他注意的人,至於其他的角色,都懶得看了,這些人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威脅,生死都不重要。

「好厲害的深淵毒霧,不過我的肉身足以應付了。」

王乾眼神打量著周圍的深淵毒霧,一步步前行沒有施展什麼仙術神通,也沒有任何仙器,周身隱約散發出一層蒙蒙青光,完全憑藉肉身力量橫渡這片深淵毒霧。

星元公子對於自己招攬的這些人都有所注意,見到王乾竟然能夠以肉身輕而易舉地抵擋周圍的毒霧,微微點頭。在他的認識當中,王乾就是一個修行武道的修士,肉身本來就很強大,這樣的修士,肉身就是他們最強大的武器,有如此表現,才算是正常,即使如此,星元公子也很是滿意了,連他也沒有想到,自己這次在玄州停留下來,竟然能夠找到一個傳說中的武道修行者,這可是不小的收穫。

一行人小心地在深淵毒霧中穿行著,這個時候,王乾就注意到,星元公子手上拿著一張古樸的圖卷,隱隱散發出光芒,上面一道道線條不斷在變化著。

一尊金仙的墓地何等隱秘,想要找到對於天仙來說,簡直太艱難了,這星元公子之所以能夠找到,憑的就是手上的一張神秘圖卷,這圖卷類似於地圖之類,是尋找金仙墓地最重要的東西。

啊!一聲慘叫傳來,一道濃郁的深淵毒霧猛然從迷霧深處噴發出來,正好噴到了一人身上,這人是星元公子的一個護衛,本來憑藉著一件鈴鐺樣的仙器,在這深淵毒霧中並沒有多少危險,但是這一下毒霧噴發的太多,太濃郁了,其中的腐蝕陰毒力量簡直恐怖到了極點,刺耳的尖叫聲中那鈴鐺的仙光猛然暗淡下來,其中的器靈竟然被生生毒殺腐蝕而死,沒有了仙器的守護,他的身軀瞬間被重重毒霧籠罩起來,嗤嗤聲中,肉身轉眼成了一堆白骨,元神靈魂也徹底湮滅,整個人瞬間死亡。

冰山女神寵夫成癮 這一切都來的太快了,即使星元公子都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護衛就已經死了一個,臉色一下難看起來。

這下眾人更是心驚膽戰,這深淵毒霧當中,果然是兇險處處,這才多久,就有一尊天仙隕落了,等到金仙墓地出現的時候,還不知要死多少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