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睚眥說完,夢星辰便敬了一大杯:“睚兄,人間真丈夫也。”

“滾,休要跟我扯這些東西。”睚眥笑罵道,“不過話說回來,如今你是戰場的英雄,人們敬佩你,但不一定人間帝王和各大宗門都聽你的。況且妖魔那邊恨不得吃你的肉,飲你的血,誰會聽從呢?”

夢星辰只是微微笑道:“我自有辦法。”見夢星辰這般胸有成足,睚眥也就不多說了,“反正今後我就在磨合之中,這個無盡劍域還真沒有誰能傷害到你,況且就算我不行,還有個八域圖啊!”

鋼豆自顧自的喝着小酒,被提到了頓時又瞪了睚眥一眼,睚眥瞬間偃旗息鼓,趕緊求饒。

夢星辰哈哈大笑:“實不相瞞,鋼豆小朋友這一路以來的確十分關照我,否則我也不會成長到今天,早就不知成了哪兒的荒谷爛肉。”

夢星辰端起酒杯,敬鋼豆一杯道:“小傢伙,雖然你外表很小,但你對我的恩情,夢星辰無以爲報,待到一切事了,定報。”

鋼豆笑道:“這話都說了多少遍了,我都聽煩了。”但還是端起酒杯,與夢星辰遙飲了一杯。

隨即,夢星辰又端起酒杯敬睚眥到:“若非睚兄將儲物袋留給我,我也走不了今天,敬睚兄一杯!”

睚眥坦然受之,這場忘年交,的確使得夢星辰很感動,也獲益匪淺。

敬完,夢星辰將睚眥儲物袋交給他,裏面的東西都沒有動用多少,許多東西的擺設還是如以前一般:“暫時幫睚眥兄保管的儲物袋,現在物歸原主,裏面的東西小弟用了些,今後你缺什麼直接找我拿。”

睚眥猶豫了許久,最終拿過了儲物袋,他剛從牢裏出來,真是一無所有,他本來就很窮,現在夢星辰倒也真的不是必要這些東西了。

“也罷,近來手頭緊,那我就厚着臉皮拿回來了,哈哈……”睚眥笑道,“若今後有什麼要的直接問我拿就是。”

想到這兒,夢星辰突然問到鋼豆和睚眥到:“對了,我想要煉製天地造化丹,然而缺少了它的藥材,這些可是真正的天地奇寶,你們兩個人都在無盡劍域這麼久了,知不知道這些藥材的下落?”

說道此時,鋼豆的手明顯哆嗦了一下,強制壓抑着激動,看向夢星辰:“八域之中,沒有我八域圖是不知道的,然而就這天地造化丹的那八味藥材,卻不能在八域中生長。”

這話使得夢星辰大爲沮喪,然而睚眥卻哈哈大笑起來:“喲,鋼豆不知道了,不過嘛,這個問題,我知道!”

鋼豆仍然故作淡定的喝着小酒,而夢星辰從失落中瞬間變得信心滿滿,連忙問道:“在哪兒?”

“我聽聞過天地造化丹,乃是人間最爲聖靈的一種丹藥,配方廣爲流轉,但沒有人能收集到材料。然而在鎮獄山,卻有。鎮獄山有八山,每座山上都長着一株奇藥,正是暗合了天地造化丹所需。”睚眥說完,鄙夷的看了鋼豆一眼。

鋼豆鄙夷道:“看你那樣子,莫非你能去取來不成?”

睚眥無語,話說這他還真不敢,那些都是祖龍的財產,就算是他兒子,去偷了這些東西,保不準不被那鐵公雞給拆了骨頭。

夢星辰道:“既然如此,那鎮獄山需要什麼我可以與他換!”

睚眥說道,我那祖龍父親就喜歡收集天下的寶物,早已沒有什麼能打動他了。

“天地造化丹如何?”夢星辰問道。

睚眥皺了皺眉:“他已經位列金仙,不死不滅,天地造化丹對他來說,沒有用的哇。”

夢星辰無語了,知道了天地造化丹藥材下落,卻不能拿到,這種感覺讓人十分難受。

鋼豆說道:“有一物他應該能換。”說完,鋼豆手中變化出一五彩奇石。 五彩奇石!睚眥差點撲上去:“你大爺的!”

鋼豆一個手指頭便將睚眥給彈飛:“滾遠點!”

夢星辰知道這個五彩奇石便是以前困住鋼豆的那個五彩奇洞,那時睚眥想要,結果卻被鋼豆一把給收了來。

見睚眥的表情,就知道這五彩奇石是有多麼寶貴!夢星辰猶豫了,鋼豆會把這五彩奇石就這麼拱手讓出來,幫自己去換取那八味藥材嗎?

夢星辰說道:“小豆子,你說吧,要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

鋼豆搖了搖頭:“以前,我曾說喜歡你今後答應我一個條件,現在,只要你答應了這個條件,這個五彩奇石就給你拿去換藥。”

夢星辰點了點頭,無論是不是給五彩奇石,夢星辰的確答應過鋼豆一個條件,因爲鋼豆屢次救自己,所以無論如何都會答應的。

夢星辰說道:“只要我能做到的,必定會幫你做的,就算你這五彩奇石不給我,我也仍然會要做。”

鋼豆笑道:“不給你,你可就不能完成我的條件了,所以我還是幫你一把,那就是天地造化丹煉成之後,我要一顆。”

天地造化丹一爐可出八顆,鋼豆只要一顆的話完全沒有問題,於是點了點頭:“那就多謝鋼豆了哇。”

“不過,小豆子你拿那天地造化丹做什麼用啊?”夢星辰接過了五彩奇石,詢問道。

此刻睚眥爬起來哈哈一笑;“還不是爲了幫他的寶貝媳婦兒化形!”剛說完,睚眥便飛了出去。

鋼豆的手還擡着,若非睚眥跑得快,定要拆他幾根骨頭,天地造化丹的效用的確可以幫助一些有靈性的東西早日化形,不過夢星辰看到鋼豆這小樣子,以後他媳婦兒化形了到底是啥樣呢?

蘿莉?御姐?還是什麼?

鋼豆羞怒道:“你再這樣,就把五彩奇石還給我!”

夢星辰趕緊淡定住:“鋼豆的情誼可比天高,可比海深,果乃人家大丈夫偉君子也!”

鋼豆哼了一聲,便消失不見了。

不一會兒睚眥回來,見鋼豆走了,又大喇喇的坐在桌子上,夢星辰便將五彩奇石丟給睚眥。

睚眥愛不釋手的把玩起來:“你不怕我給你拿着就跑了。”

夢星辰笑道:“要跑早就跑了,這事還得有勞睚兄了。”

睚眥冷哼哼道:“這玩意,估計那老龍都會流口水的吧?也罷,我現在就去,明日就回,否則我還走不掉了呢。”

夢星辰拱了拱手:“有勞了!”

於是睚眥轉瞬即逝,夢星辰心底裏十分感激這些朋友,他們雖然神通廣大,卻一點架子都沒有,別看鋼豆那麼傲嬌,其實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該出手時毫不手軟,若非鋼豆的話,夢星辰真的死了無數次了。而這個睚眥,直接就是忘年交,爲夢星辰鞍前馬後,更是破了規矩,別人怎麼待夢星辰,夢星辰就怎麼待別人,這是夢星辰一向的宗旨。

此刻,空留一桌殘羹冷炙,夢星辰一揮手便收了起來,明天就到趙國了,這事也不能耽擱哇。

天亮了,夢星辰進入趙國關隘,趙國皇帝已經守在了這兒,見夢星辰帶着大軍回來,開心的出來迎接,又是少不了一番寒暄。

夢星辰一見面就直接將帥印交了上去:“陛下,還請找個密室談論。”

趙國皇帝看着夢星辰手中的帥印,愣了愣,並沒有接過來,而是說道:“這帥印一輩子都是你的。”

夢星辰覺得就趙國皇帝對他真誠一些,而且趙國皇帝也比較熱血率真一些,極其難得,夢星辰便說道:“多謝皇上好意,但我不得不還。”

趙國皇帝說道:“爲何?莫非看不起這一國帥印,還是說耽誤了你的修行?”

夢星辰笑道:“非也,還請密室一敘。”

趙國皇帝點了點頭,還是沒有接過帥印,便帶着夢星辰到得一處密地,說道:“現在有什麼事情可以說了吧。”

夢星辰說道:“皇上,之前你答應過我,妖魔與人和平相處的這個大計劃,大時代,我需要你的幫忙。”

趙國皇帝陳懇到:“這是自然,畢竟我也答應過你了,而且每次妖魔進攻,趙國受到的創傷最大,能如此一勞永逸,哪怕遺臭萬年我也心甘情願。”

夢星辰說道:“皇上,並非如此,非但你會遺臭萬年,反而會流芳百世!”

“我也曾想過,倘若只是一兩個國家向妖魔伸出橄欖枝,這是極其不智的,不僅妖魔那邊不屑,人族這邊也不統一,所以我有一個計策,可以很好的解決這個問題。”

趙國皇帝一聽大喜過望,作爲帝王最重的是名聲,如果此事不成的話,那他就成了千古罪人,被世人所詬病,然而夢星辰卻說有個計策能很好解決這個問題。

“劍帥請講。”趙國皇帝欣喜的詢問道。

“那就是將我賣出去。”夢星辰態度認真,沒有絲毫作假,隨後便將計策一一道來。

“不不不,這怎麼可以,我趙權可不是那樣的人!”趙國皇帝頭搖得跟撥浪鼓似得。

夢星辰便將帥印放置桌上說道:“皇上,你是個聰明人,我也有我的辦法,這個事情需要我們共同努力。”

趙國皇帝猶豫了,隨後便將帥印接了過來,隨即恭恭敬敬的向夢星辰施了一禮:“先生大德,委屈了。”

夢星辰笑了笑,便走出了密室,那一身金甲也已經脫了,換了身自己最喜歡的青衫,青衫代表的是自然和適宜,但也代表的是傲骨。

這個世界和這個時代,需要夢星辰去如此做。

睚眥很快回來了,一臉肉痛的交給夢星辰一個儲物袋:“他姥姥的,那老王八蛋只給我八株死的,我連着根都挖了出來,快把我放入魔盒,不然這老混蛋抓到我就死定了。”

夢星辰無語了,這睚眥把人家的根給掘了,這不是要拿祖龍的命嗎?

不過事情已經做了,就沒有挽回餘地了,夢星辰趕緊將睚眥收入魔盒,給睚眥安排了個住處,並吩咐人將那八株藥重新種了下去,魔盒中靈氣充沛,元氣豐富。加上睚眥是把那藥材附近的地皮都是刨了下來,自然可以種活。

當摘星府人知道睚眥是超級高手時,特別是若青鋒和獵天貂,他們是摘星府的最高實力,爲了保護自己的名聲,天天去找睚眥切磋,睚眥抱着指點摘星府人的目的,毫不留情的揍得那些人鼻青臉腫,最後不得不服。 夢星辰從趙國消失了,甚至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走的,其實是因爲夢星辰進入了魔盒之中,當夢星辰進入魔盒之後,整個魔盒都從空間中消失了身影,但實際他還是存在的。

這樣做也是怕那老龍來找夢星辰,到時候萬一不小心被識破了就麻煩了,所以先躲躲是比較的理智的。

這幾天,天氣都十分陰霾,到處都是雷聲滾滾。

妖魔大軍從人族撤離出,但是在妖魔領地與人族領地之間集結了無數大軍,傾巢出動,兩千萬的妖魔就在那兒住了下來。

這使得人族這邊剛剛趕走妖魔的喜悅瞬間被陰霾包裹,這妖魔似乎也不打算將戰線擴張開來,就只是集結在趙國門口。

其他國家也不敢輕鬆,這兩千萬妖魔無論是去哪個國家都如履平地一般輕鬆,沒有任何人能阻擋。

那麼人族這邊也只能聯軍,只有聯軍才能抵擋!此時的人族再也沒有了那種各自爲政的感覺,因爲再那樣的話,國家宗門會被一個個的推平,這兩千萬大軍可不是那麼好玩的。

於是趙國這邊接到了許多信函,幾十個人族國家以及上百個宗門紛紛表示同意派兵前來,當然,還有一些國家覺悟不高,並沒有派遣大軍,但也象徵性的派遣一些部隊過來,趙國這邊瞬間就集結了五百萬軍隊。

可是面對敵人那兩千萬軍隊根本不夠看啊!

於是這些人趕緊呼喚:“夢星辰呢,星辰劍帥呢?”

最不緊張的就是趙國皇帝,只聽他說:“星辰劍帥已經告老還鄉,解甲歸田了!”

其他皇帝紛紛無語加鄙夷,告老還鄉,二十歲都沒到怎麼告老還鄉?!

就在人族這邊各種呼籲那些國家將所有兵力都派來時,妖魔這邊動作了,當然不是全軍進攻,只是來了一批妖魔使者,說要與人族這邊商討要事。

按照國際慣例,先打打口水仗,隨後才進入主題,人族這邊迫切的想知道妖魔們到底想幹什麼,所以也就耐着性子看他們怎麼玩。

結果妖魔大使說道:“妖魔兩千萬軍隊只是先行部隊,其後更是組建了五千萬主力部隊,你們人族投降吧!”

人族這邊又豈會這樣不戰而屈人之兵,加上這樣的威脅下,絕大多數國家知道再也不能耽擱了,只留下了治安的數萬軍隊,全部開往趙國,趙國國境內已經無法容納這麼多軍士,於是便到趙國邊境,與那黑壓壓的妖魔對峙着駐紮了下來,一千三百萬人族將士與兩千妖魔將士,天天隔着幾裏遠的地,你瞅着我,我瞅着你。

這一千三百萬人族將士已經把人族這邊挖空了,再也掏不出一點雞毛了。

其實妖魔那邊也很中空,處在妖魔領地的那些超級商會竟然全部撤離,開始還不覺厲害,後來發現沒有了這些商會,妖魔舉步維艱,打個兵器吧,沒有礦石原料,練個功吧,劍元石竟然少得可憐,拽着他們的特產卻不知道從哪兒去換取劍元石,這使得妖魔這邊也很蛋疼。

像戰鬥之後,根本沒有多餘的劍元石能讓他們很快恢復戰鬥力,所以妖魔也很僵持。

妖魔將大軍集結在這兒,是不甘心這一次萬年戰爭又失敗而歸,於是便將大軍壓了過來,抱着的心就是談判。

這是夢星辰預計到的,也是趙國皇帝很淡定,走到哪兒都如沐春風的依仗。

夢星辰這兩天又出來了,那些皇帝紛紛把軍權暫時交給夢星辰,這一千三百萬軍士紛紛有了敵對妖魔的信心,其實夢星辰並沒有做什麼,只是天天走到城樓上看看那黑壓壓的妖魔,然後喝兩壺小酒,木已成舟,已經會順理成章的進行下去,自己只需等着就行。

妖魔先示威,結果發現人族這邊鐵板一塊,於是也覺得夠了,便會派人來進行談判,果不其然,在人族集結了一千三百萬軍隊後,加上夢星辰時不時的出現在城樓給那些妖魔壓力,妖魔終於提前服軟了,再次來了大使說要談判。

人族這邊的那些大佬一聽,好,談判吧,妖魔這邊這麼兇殘,談判是最好的結果了。

於是就順理成章的進入了談判的階段。

談判無非就是一羣人對雙方利益的胡攪蠻纏,譬如一個妖魔說:“不行,我們退一丈,你們要退兩丈。”

人族這邊:“不行,你們退一丈五,我們也退一丈五。”

夢星辰來到會議室,一拍桌子,頓時嚇得那些妖魔汗如雨下,人族這邊紛紛底氣十足,對啊,有本事你打過來啊,我們星辰劍帥復出了,你們妖魔來多少死多少!

今天的會議因爲夢星辰的出現提前結束,一直到第三天,妖魔那邊終於帶來了誠意:“我們妖魔一方,敗在了夢星辰的手中,如果要我們妖魔退兵,可以,答應三個條件:一,殺了夢星辰;二,妖魔與人開放自由貿易,和平相處;三,每個國家劃分十個城池給我們妖魔居住。”

人族這邊陷入了沉思,妖魔們這次是認真的,不是前幾次打口水仗,不過,這樣對自己這邊說是不是有利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