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秦南眼中光芒閃爍,心神很快恢復了平靜,進入修鍊之中。

這一剎那,整個第三院落,都發出了狂風炸雷之聲,無比浩蕩,如果不是有著第三院落的禁制隔斷聲音,這股強悍的聲勢,恐怕會將整座內院峰,都為之震動。

時間流逝,三日時間,一晃而過。

在這三天之內,秦南彷彿化作了一尊雕像,古波不驚,不斷吞噬著戰神之魂從天地之間吸納而來的靈氣。

如果說這個時候,從天空往第三院落俯瞰下去,就能看到在戰神之魂懸浮之處,彷彿化作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將四周靈氣,瘋狂捲入。

由此可以見得,在這三天之內,秦南身體吞噬了何等磅礴的靈氣。

突然之間,戰神之魂吸納靈氣的速度戛然而止,秦南緊閉的雙眼,也驟然睜開。

「先天三重!」

秦南大喝一聲,他體內蓄積的磅礴太古真氣,在這瞬間,發出了一道轟鳴,真氣數量,瘋狂暴增。

秦南整個人的氣息,赫然達到了先天境三重。

「三天時間,只用了三天時間,我的一身修為,竟然就突破了先天境三重!如果按照這個速度下去,還剩下五十多天的時間,足以讓我的修為,提升到先天境五重的地步,甚至有可能衝擊先天境六重!」

秦南臉上看不出絲毫的喜悅,反而有著一絲巨大的震動。

重生之嫡女為後 通過這三日的修行,他終於感受到了,玄級武魂和黃級武魂之間的差距,到底是何等巨大。

由此也可以見得,在蒼嵐大陸之上,武魂等級,是何等重要。

若是具備天級武魂,一日之間,將能達到什麼地步?

根本無法想象!

「不過,此次晉陞玄級武魂,耗費了足足五十多萬顆武王丹,難道僅僅只是提升修鍊速度嗎?」

秦南眉頭微微一皺。

上次他只是用了數萬顆武王丹,就覺醒了無比霸道的戰神之瞳,如今晉陞玄級武魂,於情於理,不僅僅只是提升修鍊速度。

「這是……」

在這疑惑之際,秦南突然看到,在那戰神之魂的虛無人形上,那顆模糊的頭顱之中,隱隱閃爍著一抹紫色光芒。

這股紫色光芒,極其淡薄,若剛剛不是偶然,秦南根本無法察覺。

「這紫色光芒是什麼?裡面有什麼?」

秦南立刻思索起來,但是他思索半天,卻毫無頭緒,不過他有種直覺,這抹紫色光芒,和這次戰神之魂突破玄級武魂,必然有著關聯,甚至極有可能,是類似戰神之瞳那般的新能力。

玄級武魂,絕不僅僅這般簡單。

「該來的,遲早會來,這些問題,現在無需多想。」秦南心中緩緩道:「如今我提升到了先天境三重,達到了先天境的屏障,應該在繼續潛修,好好突破!」

先天境屏障,指的是達到了先天境三重,擁有了磅礴的真氣之後,就可以感悟真氣的玄妙,從而掌握真氣外放。

所謂真氣外放,就是指真氣從體內爆發出去,從而凝成種種實體,譬如刀、劍、槍等等。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只有掌握了真氣外放,才能夠稱之為先天境高手。

秦南現在,便是要感悟真氣外放的奧妙。

「真氣本是居於體內,如何外放?現在看來,它能通過兩個途徑,第一個是通過全身經脈,從而外放。第二個是通過血液,遍布全身,隨之釋放!」

「無論是通過全身經脈,還是通過自身血液,都會遇到一個,真氣如何溢出體內?」

「不對,實在是不對,按照這樣細想下去,根本無法真氣外放!」

「……」

秦南迅速進入狀態,整個大腦,飛速運轉。

在戰神之魂提升到玄級武魂之後,他不僅僅是一身修為提升了,還有悟性、敏銳等等,全部都為之提升,要比曾經在黃級十品武魂的時候,更為強悍。

要知道,在蒼嵐大陸有一句古話,武魂強大,必是智者。

這句話的意思,便是指只要武魂等級足夠強大,那麼這個人的悟性、天賦等等能力,都會非常厲害。

時間流逝,一天時間,一晃而過。

當夜晚降臨之時,秦南整個人的大腦思維,彷彿瀕臨邊緣。

「真氣外放,應當是通過自身毛孔釋放,只有自身毛孔,才能流溢真氣!」

「不對,實在是不對,無論是經脈、血液,或者是自身毛孔,都無法承受真氣之力,整個肉身,都會為之破碎。」

「那麼真氣該如何釋放?全身上下,根本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讓它釋放!」

「……」

秦南整個人的思維,就好像是到了一扇大門面前,苦苦思索,都無法推開這扇大門,獲得真理。

這種感覺,就是一種瓶頸,若是心智不定之人,到了這種瓶頸,就會極其痛苦,隨之放棄。

只不過秦南道心堅定,根本不會出現這種感覺。

他整個人此時就像是進入了武痴狀態,狀若癲狂,不得真理,決不放棄!

就在這瞬間,一道冷哼聲響徹起來:「真氣外放,本是奧妙,凡體肉身,豈能外放?作為本公主的僕人,連這種境界,都不能參悟,你實在是太愚蠢了!」

這道聲音,赫然是妙妙公主。

她不知道何時回來,見到秦南面色痛苦,在感受到秦南一身先天境五重的氣息,立刻明白,才開口指點。

秦南聽到這句話,渾身一顫,整個大腦之中,像是閃過了一道電光!

「真氣外放,本是奧妙,凡體肉身,豈能外放?」

「對,這句話說的太對!」

「我的肉身,根本無法承受真氣之威,必然無法外放!」

「那為何不換一個思維,真氣乃是我自身所有,隨我意念而動,它可以聚集於我的丹田,也可以聚集我的周身,正是如此,才能真氣外放!」

秦南整個念頭,在這瞬間,豁然通達。

只見到他丹田內的那一團真氣,驟然炸開,化作虛無,消失不見。

秦南整個肉身上,頓時鏗鏘一聲,一股真氣,從他體表燃起,層層洶湧,滋滋作響。

這,赫然是真氣外放!

秦南的雙目,也緩緩睜開,他感受著釋放而出的真氣,喃喃自語:「這就是真氣外放,換句通俗點的話來說,就是打散自己體內的真氣,然後在**周身上聚集,從而就可以真氣外放!」

秦南雙目豁然變得明亮,隨著他意念一動,體外真氣,瞬間凝成了一把真氣大刀,朝著虛空一斬,刀意滔天,殺氣四射,威力絕倫。

這隨意一刀的威力,完全可以擊敗任何先天境三重,甚至是一般的先天境四重。

「真氣外放,果然強大!」

秦南心神一震,不過他很快平靜下來,抬起頭來朝著一席靈衣長裙的妙妙公主看去,道:「公主,之前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

妙妙公主看到他這番姿態,原本不悅的心情,瞬時好了不少,不過她自然不能表現出來,冷哼道:「本公主大人有大量,才不跟你計較呢。另外,本公主這次指點了你,你該怎麼謝謝呢?本公主也沒什麼要求,隨便給我十萬八萬的武王丹就好了。」

「……」

秦南當下臉色一黑,他現在一窮二白,哪裡能夠拿得出來丹藥。

另外他能夠讓戰神之魂,晉陞成為玄級武魂,都還是多虧了歐陽君拿來的那一顆淬體丹。

妙妙公主並未多說,反而鳳目一凝,上下打量了秦南一眼,道:「你現在的氣息,要比之前,強橫了至少數十倍,並且變得更為神秘。本公主非常想要知道,你到底做了什麼?」

如果說之前,妙妙公主對秦南極其不屑之外,但是現在她卻感覺到,在秦南的體內,蘊含著一股難以言語的威壓,從此之外,還有著一種極其可怕的神秘之感。

這種感覺,一般的強者,根本無法發現,唯有妙妙公主,因為她自身的特殊,才能敏銳察覺。

「公主,你到時候就明白了。」

秦南笑了笑,剛剛想要轉移話題,他突然腦海一動,想到了一個重要問題。

戰神之魂此次晉級了,那麼戰神之瞳,是否有著一些變化?

想到這裡,秦南當下無法按捺,運轉戰神之瞳,朝著妙妙公主看了過去,這一看之下,秦南的臉色,豁然巨變。 若是之前的戰神之瞳,秦南只能夠大致清楚,妙妙公主一身修為,達到了武宗之境。

在如今的戰神之瞳之下,秦南將妙妙公主一身修為,全部洞徹,達到了武宗境巔峰,距離強大無比的武皇之境,只有著一步之遙!

光是如此,還無法讓秦南如此震動。

因為秦南還看到,在妙妙公主體內,隱藏著一股極其磅礴,無比浩瀚,完全無法揣測的力量。

只不過這股力量,極其虛弱,彷彿遭受到了極大的創傷。

「妙妙公主體內的力量,遭受到了創傷,那也就是說,妙妙公主巔峰時期的時候,遠遠超過了武宗之境?」秦南心中暗道一聲,到抽了一口冷氣。

妙妙公主乃是古參所化,靈智健全,一身修為,必然強大。

然而,在受傷之時,她已經是武宗巔峰,那麼她全盛時期,到底是何等級別的靈藥?

一時之間,秦南突然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小覷了妙妙公主。

「收回你的瞳術!」妙妙公主臉色不太好看,道:「從今天開始,不許在窺探。」

秦南見到她發怒,立刻驚醒過來,收回了戰神之瞳。

「公主,我有一件事情,想要你的幫助。」

秦南略微沉思半響,開口說道。

「恩?儘管說來。」妙妙公主故作大氣,素手一擺,原本彰顯自身氣勢的動作,配合著她那嬌小玲瓏,猶如十三歲的身軀,竟顯得調皮可愛。

「我想找你借一點太古靈液。」

秦南略一猶豫,緩緩說道。

這句話,他是經過了深思熟慮,才開口的。

因為他哪怕有著玄級武魂,在兩個月的時間之內,一身修為,最多只能達到先天境六重。冷鋒在這兩個月時間內,有著歐陽君背後支持,一身修為,必然會達到至少先天境九重的地步。

想要以先天境六重,對抗先天九重,這根本不可能。

正是因此,他才需要向妙妙公主,借取足夠的太古靈液。只要擁有了足夠的太古靈液,在配合著他自身的戰神之魂,一身修為,必然能夠暴漲,直追冷鋒!

當然,最關鍵的是,他現在反正欠了五十萬顆武王丹,哪怕多欠一點丹藥,那也無所謂了。

「什麼?你找本公主借太古靈液?」妙妙公主滿臉不可思議。

這個秦南,難道不知道她一毛不拔的性格,居然開口找她借太古靈液?

秦南這不是自找苦吃么?

「若是公主能夠借給我足夠的太古靈液。」秦南咬了咬牙,道:「他日……他日雙倍奉還!」

「雙倍奉還?」

妙妙公主一雙鳳目之中,立刻燃起了一絲光芒,只不過她並未急著答應下來,而是警惕道:「秦南,以本公主對你的了解,你從來不會主動找人借取東西,何況還是找本公主,你到底有著什麼目的?」

秦南聞言哭笑不得,道:「你一身修為,如此強悍,還怕我賴賬?」

「萬一你死了呢?」

妙妙公主依然滿臉不信。

秦南嘴角浮起了一抹淡笑,並未吭聲。

哪怕是在兩個月之後,他的修為不是冷鋒的對手,只要他釋放出戰神之魂,玄靈宗也會強行干預生死殿,阻止這場戰鬥。

這是因為,玄級一品武魂,實在是太過罕見,一旦出現,必然會成為宗門真傳弟子,獲得全力培養!

妙妙公主自知說錯了話,歪著小腦袋認真思考片刻之後,道:「想要借取太古靈液也可以,一滴太古靈液,你要欠下一千顆武王丹,這個價格,你能不能接受?」

「一千顆武王丹?」

秦南臉色瞬間一變,太古靈液雖然珍貴,但是完全不值一千顆武王丹。

這個妙妙公主,根本是獅子大開口。

妙妙公主不以為然,輕哼兩聲,滿臉無所謂道:「你不願意接受,本公主也不強求,好了,你若是沒有其餘的事情,那麼本公主就要走了。你要明白,本公主可是很忙呢。」

話音剛落,妙妙公主一個俏麗轉身,竟然直接準備離開,無比乾脆。

秦南當下臉色鐵青,喝道:「好,我答應你,一千顆武王丹,那就一千顆武王丹!我要一百滴太古靈液!」

「嘿嘿,這才像話。」

妙妙公主回過身來,小臉上滿是得意,「既然如此,從此以後,你就欠下本公主十萬顆武王丹了。」

秦南咬著牙,無論如何平復心情,他的臉色,依舊十分難看。

要知道他已經欠下了五十萬顆武王丹,如今再次欠下十萬顆,那就是足足六十萬顆武王丹!

六十萬顆武王丹,他要償還到什麼時候?

若不是為了迅速提升修為,打死他也不會欠下這麼多丹藥,更何況還是欠了妙妙公主十萬顆武王丹。

「現在把太古靈液給我,我的時間非常緊張!」秦南強忍住心中的鬱悶,開口說道。

妙妙公主抬起白嫩手指,在她釋放出太古靈液之前,突然開口,道:「本公主還有一個要求!」

「還有一個要求?」

秦南當下再也無法控制住情緒,臉上湧起了一抹怒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