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秦南……

怎麼來了? 第七百六十七章帝威浩蕩

此時此刻,焚天古國!

「秦南傳來消息,穆府事變,大長老想要登位!他即將要與穆府開戰,讓我們火速前往!」就在這一刻,血翼鳳凰驟然傳來了一道神念,打入焚天皇帝的腦海內。

焚天皇帝微微一愣,隨即苦笑起來。

果然啊。

這個傢伙果然要與穆府發生矛盾!

「傳我命令,焚天古國,尊者巔峰以上的強者,全部出動!」

焚天皇帝的眼神,驟然一厲。

下一剎那。

吼!吼!

兩道驚天大吼聲,在白虎城上空,炸響開來,血翼鳳凰和鎮國玄武的龐大身軀,齊齊懸浮而起,遮蔽下來了一大片的陰暗。

無數焚天古國的強者,紛紛驚動,臉色愕然。

自從天機道一事之後,他們很少見到,兩大神獸,同時現身,難道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所有尊者巔峰以上的修士,全部出動,前往空緣島,支援秦南,與穆府開戰!」

兩大神獸,一聲長嘯,驚天動地。

整個白虎城,瞬間陷入了死寂,直至下一刻,城池中爆發出了驚人的喝彩聲。

「哈哈哈,不愧是秦南王爺,居然與穆府開戰了!」

「媽的,不管如何,這一戰都要參與!」

「對,支持秦南營長!」

無數道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浩蕩大軍,在短短一刻之間,瞬間組成。

秦南有求,百方響應!

與此同時,空緣島,穆府,家族大殿!

秦南掃了一眼全場,立刻明白了局勢,因為這一幕,他曾經在秦家之中,也經歷過。

「按照距離,恐怕焚天皇帝他們,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趕來。我的當務之急,就是先將這些人給拖住。」

秦南暗道一聲,瞬間打定了主意。

他之所以傳音給焚天皇帝等人,因為大長老這些人的實力,最強不過半步武祖,如果真的爆發大戰,還有一線生機!

至於大殿內的其他長老,則是萬萬沒有想到,秦南會突然前來。

現在的局勢,非常明顯,大長老造反,成為府主,恐怕下一個,就是收拾秦南、妙長老等人了!

如今秦南主動過來,不就是送死嗎?

整個大殿,有著三個呼吸的寂靜,隨後穆昆才回過神來,身上爆發出來了驚人的煞氣,喝道:「秦南,你殺了我的兒子,現在還敢闖來,我現在就將你打成殘廢,讓你生不如——」

殺子仇人,就在眼前,穆昆豈能忍耐!

「父親,慢著!」

然而,穆昆還未出手,就被打斷了,竟是穆風沙。

「嗯?」穆昆身形一頓。

「秦南此子,殺了弟弟,如今您是府主,不需要您來出手,交給我來對付他就可以了!」穆風沙眼中閃過了抹寒光,道:「我要親手為弟弟報仇!」

籃壇K神 穆昆略一尋思,覺得在理,就點了點頭,氣息平靜下來。

秦南,的確還輪不到他來出手。

雖然這個秦南,號稱什麼東洲第一,但是一身修為,不過尊者巔峰,哪怕再過強大,底牌再多,有著武聖四重修為的穆風沙,將秦南碾壓,綽綽有餘!

「秦南,我今天到要見識見識,你這東洲第一天才,到底有多強。」穆風沙冷笑一聲,大步站出。

四周長老弟子,都是臉色發愣。

怎麼突然間,變成了兩大天才的對決?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就連穆昆也不知道,穆風沙找秦南對決,根本不是為了替什麼弟弟報仇,而是因為他心中不服!

要知道,自從妙妙公主,來到穆府,穆風沙第一眼看見,就驚為天人。

然而,哪怕他百般示好,公主都不曾正眼看他一次。

後來穆風沙才知道,公主對這個秦南,青睞有加!

這一切憑什麼?

他穆風沙才貌雙全,天賦不差,又是無量山太上長老之徒,區區一個憑藉奇遇崛起的秦南,怎麼和他相比?

所以,他要與秦南交手,將秦南鎮壓下去!

「哦?放馬過來。」

秦南聽得此言,臉色不變,開口說道。

這穆風沙,要挑戰他,他正好可以藉此機會,拖延一下時間!

「魑魅魍魎,地獄十重!」

穆風沙大喝一聲,雙手一撐,無數縷黑氣,滾滾爆發開來,在那黑氣之中,一尊古老的門戶,竟是緩緩浮現。

這門戶,就是地獄之門!

打開此門,通向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穆風沙這一出手,就是帝術殺招,想要將秦南埋葬!

「凌雲弒神!」

秦南見此一招,不退反進,雙目之中,露出了驚人的氣勢,只見他的雙手,突然捏成大拳,在那拳尖上,無數道的英靈,演化出來。

此術,乃是凌雲武帝最強帝術!

一旦施展,就會集齊天地英雄豪傑之意志,加持自身,使之拳力,弒天弒神!

「給我……破!」

秦南的雙拳,驟然打出,可怕的拳勁,摧枯拉朽一般。

轟隆!

果不其然,哪怕是演化出來的地獄之門,都被這拳勁,盪滅的絲毫不存。

「這——」

包括穆昆、穆風沙在內,全場其他長老弟子,眼中都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穆風沙的殺招,居然被秦南一拳就轟殺了?

一位逆天武尊,跨越了四個境界,可以對抗武聖四重?

「穆風沙,你是穆天星的哥哥吧?沒想到你才這點修為!這樣,我讓你一百招,看看你能不能將我擊敗!」秦南氣勢如虹,開口諷刺。

當然,這是他故意為之,穆風沙一旦上鉤,就會與他大戰幾百回合,時間就可以拖延下來。

「你……」穆風沙的臉色,瞬間一變,時而青時而紅,他堂堂穆家第二天才,被秦南讓一百招,簡直就是奇恥大辱,然而在下一刻,他居然壓住了怒火,看向了穆昆,大喝道:「父親!將此子打成殘廢!」

秦南的強大,讓他心中一震無力,正是因此,哪怕再過憤怒,穆風沙也絕不會和秦南開戰,反而讓父親出手,將秦南打成殘廢,到時候就好獲得秦南身上的天機傳承!

至於什麼尊嚴?什麼道義?什麼屈辱?

這些都是狗屁!

想盡辦法弄死敵人,這才是王道!

「好!」

穆昆豁然起身,半步武祖的氣勢,宛如風暴,瞬間席捲整個大殿。

其他長老弟子心中都是咯噔一聲。

秦南這一下,必死無疑!

「這個傢伙……」

秦南瞥了穆風沙一眼,此人的心智,非同小可。

「受死!」

穆昆厲喝一聲,大手伸出,瞬間化作了滔天巨掌,掌心之中,蕩漾著可怕的風暴,朝著秦南,狠狠拍下。

這一招,哪怕是武聖巔峰,都得隕落!

就在這剎那間,秦南的臉色,沒有任何變化,反而雙眸之中,露出了抹驚人的鋒芒。

「爾敢!」

伴隨著一聲如雷大喝。

在秦南的身上,一股可怕的威壓,衝天而起!

這……是帝威! 第七百六十八章果斷狠辣

砰!砰!砰!

整座家族大殿,像是遭到了極大的衝擊,無數的禁制,齊齊破碎開來,那一尊尊擺放的雕像,飾品,木椅等等,毫無例外,瞬間碾碎,這古老礦石打造的地面上,蜿蜒出來了一道道的裂縫。

全場之人,臉色無不大變,身體都開始打顫。

就連穆昆,也不例外,手中的攻擊,都是嘎然而止。

秦南站在大殿門口,宛如君王降臨,看著眾人,像是看著諸多臣子。

「這……這怎麼可能……」

下一個呼吸,穆昆回過神來,臉上寫滿了震驚。

全場眾人,也齊齊回過神來,紛紛失聲。

「帝威!」

「這是帝威啊!秦南身上竟然發出了帝威!」

「這怎麼回事!怎麼會變成這樣!」

所謂帝威,乃是武帝之威,唯有武帝強者,才能散發而出。只要是修為沒有達到武帝,一旦面臨帝威,都會心神動搖,產生敬畏之感!

他們非常清楚,秦南身上的帝威,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秦南面向全場,氣勢非凡,冷冷喝道:「我不想跟你們鬧到這一地步,但你們這些人,實在是太過囂張,還妄想殺死我! 名門驚婚,萌妻乖乖就擒 我懶得跟你們廢話,我獲得了天機傳承,其中有一樣東西,只要付出極大代價,就可以爆發出武帝一擊!如果你們再敢囂張,大不了失去傳承,我也要將你們全部毀滅!」

最後一個滅字,衝起了驚人的殺機。

穆昆、穆風沙所有人,都是身心一寒,一種彷彿死亡的危機感,升騰起來。

這一番話,他們至少相信了七成。

因為東洲之中,早就有所傳言,秦南獲得了一具武帝屍骨,從現在這帝威來看,想必此事是真的。至於武帝屍骨,能不能打出武帝的一擊,他們還有三成懷疑。

但……

敢賭嗎?

根本不敢啊!

若這件事情是真的,他們就都要死在這裡!

「秦……秦南。」

穆昆下意識咽了口口水,這才勉強穩定了心神,低聲喝道:「這是我們穆府的事情,與你沒有任何關係,你何必浪費極大的代價,來對付我們呢?不如這樣,你就此離去,我們所有一切,一筆勾銷!」

其他人等,均是不敢吭聲。

唯有一旁的穆風沙,拳頭緊緊攥起,雙眸死死的盯著秦南,不肯露掉任何細節。

秦南冷笑一聲,道:「怎麼了?堂堂穆大長老,剛剛還氣勢衝天,要將我殺死,現在開始委屈齊全了?」

「你!」

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 穆風沙臉色一變,不過下一刻,他將心中的怒火,就給鎮壓下來。

現在這等時刻,決不能意氣用事!

只不過,他根本不知道,現在秦南心中,已經樂開了花。

他這所謂的帝威,根本就是當初融入了凌雲武帝的記憶,身上自然而然有了一縷淡薄帝威,再加上他動用了一門「仿氣術」的古術,將這縷帝威,立刻擴大,模仿出來,以假亂真。

有了帝威還不夠。

秦南還要表現的強勢,表現的囂張,先聲奪人,不露破綻,才會不讓人懷疑。

「廢話懶得跟你們多說!」秦南看著穆風沙,威嚴十足,喝道:「妙長老乃我好友,待她治好穆木之後,我就帶著她,直接離開。所以,在這五天之內,你們都不能輕舉妄動!五天之後,隨便你們怎麼折騰!否則的話,我們魚死網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