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秦天不幹這樣的事,他要的是維勒,讓他以後再也不能對「幽靈」構成威脅。

但是,幾天後當秦天得知在基斯馬尤城郊的一個廢棄的鋼鐵廠里,正有十幾輛正在做準備的汽車炸彈的時候,秦天就沒有其它選擇了。

如果這時還不動手,接著會發生什麼事就不用多說了……「幽靈」的下屬公司都有可能成為攻擊的目標,這其中最麻煩的是「阿爾特朗」和「幽靈」,它們在城裡。

城裡人車混雜,只要稍加偽裝比如搭載幾個不知情的乘客,即便是「蜂鳥」也無法偵察出來。 「鋼鐵廠!」秦天對貝克說。

貝克第一時間就用「蜂鳥」偵察了下鋼鐵廠……由於「蜂鳥」可以憑望遠鏡遠距離偵察,所以不需要擔心會被敵人察覺。

情報說的沒錯,果然就在鋼鐵廠發現十幾輛皮卡以及一隊武裝人員在周圍埋伏。

「這是個陷阱!」貝克指著顯示器幾個敵人的位置:「他們看起來像是知道有人來,所以在這裡布下埋伏!」

秦天點了點頭,他當然也看出了這一點。

「但我們沒有其它選擇!」酋長說:「否則,這些皮卡就會裝上炸藥。而我們的公司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遭受攻擊!」

「我們似乎不用擔心什麼,不是嗎?」本看了下他們的兵力布置,說道:「我的意思是說,即便這是個陷阱,但這個陷阱不會對我們起到什麼作用。」

本說的話酋長及貝克都表示贊同,尤其是在裝備了「蜂鳥」和「智能瞄準鏡」之後。

但秦天卻認為沒這麼簡單。

因為……維勒不是個傻瓜,他的駐點接連兩次被「幽靈」突破,他肯定知道「幽靈」的實力,在這種情況下維勒還會布下這種不是「陷阱」的陷阱,那不是自找苦吃么?

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有證據顯示維勒就在這個鋼鐵廠里,他這是不要命了嗎?!

不過酋長說的也沒錯,秦天沒有選擇,他不能每時每刻都將「幽靈」防守得滴水不漏……而且防守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世上沒有不透風的防守,即便是有「蜂鳥」的幫助也一樣。

想了想,秦天就說道:「我想,德維爾應該很樂意知道這些!」

接著秦天就給德維爾打了個電話並表明了身份。

德維爾在接到電話時看起來心情很好,想必是因為從「幽靈」那購買了一大批裝備倒買倒賣發了一筆小財有關。

「嘿,秦!」德維爾說:「好久不見,我都有些想你了!」

「謝謝,少校!」秦天回答:「不過你知道的,最近『幽靈』出了點狀況!」

「哦,是的!」德維爾說:「我也聽說了,那些傢伙,如果讓我知道他們是的誰,一定會給他們好看!」

從某種程度來說,「幽靈」是德維爾的保護對像,基斯馬尤也是德維爾的地盤,所以他們的確有這個義務。

不過有這個義務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通常德維爾對這樣的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事情很巧,少校!」秦天回答:「我認為我應該把這件事通知你,雖然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我卻知道他們在鋼鐵廠準備了十幾輛皮卡,而且我相信這些皮卡都會裝上炸藥,你知道的……它們或許是針對『幽靈』,或許是針對其它什麼,我不知道。 此男有&病& 但如果讓這十幾輛皮卡在基斯馬尤爆炸,絕不是什麼好事,是嗎?」

「你確定?」電話另一頭的德維爾問:「十幾輛而且裝滿炸藥?」

「是的!」秦天回答:「我確定!」

頓了下,秦天就補充道:「需要我把照片發給你嗎?我們碰巧拍下了照片,他們正在分配炸藥!」

「不,秦!」德維爾聲音變得很難聽:「我會處理這件事的!」

無論這件事是不是真的,德維爾都有必要去查看一下,因為這完全無視了德維爾的存在。

另一方面,德維爾也絕不允許十幾輛裝滿炸藥的皮卡在基斯馬尤爆炸,不管是針對誰。

否則,所有在基斯馬尤投資的外國公司都會對基斯馬尤乃至德維爾失去信心……給德維爾交了那麼多的保護費,卻無法得到必要的保護,那交保護費還有意義嗎?基斯馬尤還值得投資嗎?

「很好的方法!」本贊道:「讓德維爾去解決這個問題!」

秦天搖了搖頭,說道:「你以為德維爾他們能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他們不能的話,我們為什麼又要這麼做呢?」本疑惑的問。

「我只是讓他們去踩雷而已!」秦天說道:「讓所有人做好準備,我們跟在德維爾部隊的後面!」

「是,頭!」本這才恍然大悟。

德維爾在放下電話后,馬上就叫來了上尉。

「該做點事了!」德維爾說:「有人似乎在打基斯馬尤的主意,帶上你的人,去鋼鐵廠看看!」

「是,少校!」上尉應了聲,馬上集合起部隊搭乘著皮卡開往鋼鐵廠。

上尉並不認為這是個很困難的任務,因為鋼鐵距離基斯馬尤不過三公里,它幾乎可以說就在基斯馬尤的勢力範圍內,沒有人會這麼公然挑畔。另一方面,則是汽車炸彈……只有實力不足的人才使用汽車炸彈,否則就該是明刀明槍的進攻。

不過上尉還是帶上了一百多個人分剩二十幾輛皮卡,原因是他知道鋼鐵廠面積不小,分開搜索需要一點兵力。

但上尉很快就發現他錯了。

當上尉趕到鋼鐵廠時,發現那廢舊的鐵門緊鎖著。

出於謹慎,上尉命令皮卡分散開做好戰鬥準備,然後命令一輛車頭加裝防護欄的皮卡去撞開鐵門……索馬利亞的皮卡經常做各種改裝,當然不會有交警和車管所過問。

「砰」的一聲,皮卡將鐵門撞開然後沖了進去。

但它其實並沒有衝進去……因為就在它衝進去的那一霎那,「轟」的一聲巨響,整個鐵門連同皮卡都被炸上了天。

戰鬥在那一霎那就打響了。

一發發子彈從鋼鐵廠里飛射出來,幾名士兵當場就被打倒在地。

「還擊,打死他們!」上尉大聲命令。

一挺挺SG18當即就響了起來,但他們其實根本就沒有發現敵人的位置,只有子彈在空中「嗖嗖」亂飛彈殼「嘩嘩嘩」的從槍膛里跳出來。

但不知道為什麼,敵人的火力卻被這胡亂掃射給壓住了。

打了一會兒,鋼鐵廠里竟然沒了聲音。

上尉有些得意,他在步話機里下令道:「第一組,前進!」

上尉不知道的是,在他們身後的建築里,正趴著幾名狙擊手。 這些狙擊手當然就是「S」部隊的。

之所以要暗中幫助德維爾的人,是因為秦天不希望德維爾才剛到大門就被擋在門外。

「一切正常!」比利通過步話機報告道:「幹掉了五個,其中一個狙擊手!」

「我幹掉了三個!」阿奇爾在另一邊回答,他顯然有些激動,以至於聲音都有些顫抖。

「冷靜,阿奇爾,冷靜!」比利說:「頭說的沒錯,想要成為一名優秀的狙擊手,除了槍法之外,還有其它的東西!」

「明白!」阿奇爾回應,然後緩緩恢復心情。

「很好!」秦天說:「繼續幫助他們!」

「是,頭!」比利說著又扣動了下扳機解決掉了一個目標。

智能瞄準鏡果然非同凡響,在此之前用M110狙擊一公里左右的目標就十分困難了。

這並不是槍法問題,而是風向、風速等存在著大量難以估計、難以計算的東西,狙擊手只能大慨的計算下子彈到達目標位置後會偏移多少。

但是現在,這些過程幾乎都可以省略了,智能瞄準鏡會將這些數據計算得一清二楚,而且還更精確。

更重的是,對於視距之外的東西……也就是用普通光學瞄準鏡其實很難看見或是根本看不見目標,但用這種智能瞄準鏡卻是一清二楚。

原因是它與「蜂鳥」可以實現數據共享,「蜂鳥」從空中觀察到敵人的位置就會將其轉輸至智能瞄準鏡,槍手只需要將根據顯示數據調整槍口和修正量,然後一扣扳機……「砰」的一聲,1300米外的敵人就被一槍撂倒,槍手甚至從始至終都不知道目標在哪。

「去他媽的!」比利抱怨了一聲:「這讓我都有種玩遊戲的感覺!」

「是的!」阿奇爾說:「看不到人,看不到鮮血,而且幾乎沒有危險!」

幾乎沒有危險是對的,因為在這個距離上,他們看不到敵人同時敵人也看不到他們,於是比利等人相當安全。

「如果你們想要危險、刺激的感覺的話!」秦天說:「我沒意見,你們可以衝上去,或是把瞄準鏡跟別人換一下……」

「不,頭!」比利趕忙解釋道:「別聽阿奇爾的,我喜歡這種感覺!」

沒人會不喜歡這種感覺,在戰場上肆意屠殺對手,而對手卻連目標在哪都不知道,這可以說是每個傭兵的夢想。

在比利等人的掩護下,上尉等一眾士兵瘋狂的殺進鋼鐵廠,高射機槍在皮卡後車廂上一邊前進一邊掃射,打得廠里的鋼材、水管什麼的「鏗鏗」亂響,乍一看上去還頗像那麼回事。

或許是因為戰鬥過於順利,使他們前進過快,不一會兒就過了比利等人的射程。

「頭,我們無能為力了!」比利報告說。

「夠了!」秦天回答:「我並不指望他們能做什麼!」

果然,戰況很快就呈一邊倒局面,德維爾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在了藏身在鋼材、建築里的敵人的槍下。

上尉見勢不妙,趕忙大聲呼喝著與倖存的士兵狼狽的撤了出來。

維勒躲在暗處用望遠鏡望著這一切,對身邊的撒姆爾說道:「他們不是我要對付的人!」

「我知道!」撒姆爾回答:「這些人你就可以應付!」

「看來我們這一次又失敗了!」維勒說:「他們不會來的!」

「不一定!」撒姆爾回答。

正說著,步話機里就傳來緊張的報告聲:「他們來了,人數不……」

話還沒說完,話筒另一邊就傳來了「嗖」的一聲,接著就是慘叫和「咯咯」模糊不清的聲音。

維勒眼裡露出驚恐的神色,對撒姆爾說道:「是的,就是他們。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它能把人的喉嚨切斷,平整得就像刀切在牛油上一樣!」

撒姆爾「嗯」了一聲,然後就對維勒說道:「你該進地下室了。」

「我可以呆在這裡……」

「不,維勒!」撒姆爾收起望遠鏡,嚴肅的說道:「如果讓你看到什麼,那麼我不得不殺了你,雖然我很想這麼做!」

維勒聳聳肩,一轉身就在士兵的跟隨下進入後方的屋子。

撒姆爾舉起望遠鏡繼續觀察,情況讓他一陣陣心驚……自己沒有發現任何敵人,但己方隱藏在暗處的士兵卻一個接一個的在槍聲中倒下,而且幾個方向都是這樣。

「是的!」撒姆爾用低沉的聲音自言自語道:「就是你們,這就對了……」

秦天帶著主力從正大門發起進攻,他從部下手裡接過一具火箭筒,對準一個廢舊的集裝箱稍加瞄準就扣動扳機……在尖嘯和尾跡中火箭彈就直奔集裝箱而去,然後在「轟」的一聲爆炸后,集裝箱里就響起了一片慘叫,還有幾名受傷的敵人不顧一切的從側面竄了出來。

本抬起步槍一梭子就將他們打倒在地,然後一邊往前推進一邊吃驚的問著秦天:「頭,他們沒有在『隱形眼鏡』里顯示!」

「『蜂鳥』不是萬能的!」秦天說:「它無法看到躲藏在頂部遮蓋的目標!」

韓娛之勛 「我知道這個!」本突然從隱藏處滾了出去擊斃一名機槍手,然後接著說道:「我想知道的,是你怎麼發現他們的?」

秦天貓著腰緊跑幾步靠在前方的一個藏身處,「嗖」的幾聲,緊隨其後的一梭子彈打得泥地就像開了花似的四處飛濺。

「如果你注意觀察那些集裝箱!」秦天說:「你會發現他們旁邊有些被蹭掉的銹斑,所以……」

「只是因為這個?」本有點難以置信。

當然不僅僅是這個,是量子晶元能清晰的分析出走進集裝箱的腳印……不過這一點秦天當然不能說的。

「是的!」秦天回答。

然後突然探出身去打了個三發點射,兩百多米外的一名敵人腦袋往後一仰,就倒在了血泊中。

「要不你以為還有什麼?」秦天一邊換著彈匣一邊回答:「你不會以為我能透視吧!」

「不,頭!」本笑了起來:「我們以為你是個超……」

秦天舉手阻止本繼續說下去,四周突然陷入了可怕寂靜中。 「什麼情況?」秦天在步話機里問。

「不知道!」

「不清楚!」

……

其它小組接二連三的回答:

「敵人突然間全都消失了!」

「他們逃跑了嗎?通過地下管道?」

「這裡沒有地下管道!」貝克回答,他已經事先查過了鋼鐵廠的構造圖。

正在眾人疑惑的時候,就聽到一聲奇怪的聲音,像是機器在旋轉,像是巨人的腳步,又像是在敲鼓,「嘣嘣……」,地面都隨著這節奏震動。

眾人疑惑的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聲音傳來處突然就打出一片有如暴雨般的子彈,幾毫米厚的鋼板在這些子彈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樣,「鏗鏗鏘鏘」的一陣脆響之後就多了一個個彈洞……

兩名傭兵倒在了血泊中,他們是被穿透鐵板后的子彈命中的。

「貝克!」酋長大叫:「那是什麼?」

「我不知道……」貝克回答:「它看起來像是機器人!」

說著貝克就將「蜂鳥」觀察到的影像發到傭兵們的虛擬接受器里,於是所有人都看到了,那的確是個機器人:四條粗壯的腿,身體卻像蠕蟲一樣,背部兩側各架著一挺20MM轉管機炮,剛才那一通子彈顯然就是它的傑作。

「上帝,我從沒見過這種機器人!」貝克大叫起來:「它是真的嗎?我是說……它會不會是坦克或其它什麼由人操控的?」

「它看起來像是人操控的嗎?」秦天沒好氣的反問。

「這簡直就是在拍科幻片,頭!」 浴血承歡 貝克目瞪口呆。

這當然不是科幻片,秦天第一時間想到了一個名字……「暴雨」。

只有「暴雨」才有可能研發出這種劃時代的武器。

但是……

為什麼「暴雨」的武器會出現在這裡?

「暴雨」跟維勒又有什麼聯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