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程錦錫走上前,單手放在胸口,簡單的行了個禮。

蘇歌不敢相信的看著程錦錫。

這坐的……這坐的真是巴菲國王啊?

啊啊啊,教授帶她來見巴菲國王怎麼也不提前通知一聲呢。

帶她見病人可以不聲不響,可是要見國王殿下,好歹也事先跟她說一聲做一下心理準備吧。

「夜先生不必客氣。」

巴菲國王四十來歲的樣子,一雙藍色的眸子如鷹一般的銳利,即便笑起來,也給人一種不怎麼好惹的感覺。

蘇歌趕忙也走上去見禮,「蘇歌……拜見巴菲國王。」

巴菲國王雅丹看著蘇歌,遲遲沒說話。

目光上上下下的在她身上打量,眼神里似乎里裡外外都是震驚之色。

「你就是蘇歌?」

總裁命令,前妻別想逃 「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國王見到她這麼震驚,不過蘇歌還是快速的應了一聲。

「怎麼會……」國王不敢相信的目光又看向了程錦錫,「夜先生,不會弄錯吧?」

這位就是拯救了他巴菲國的大功臣嗎?

怎麼會如此小小年紀……

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而已。

「雅丹剛剛不是親眼目睹了她的實力嗎?」程錦錫面不改色。

蘇歌聞言目光微微一轉,這才留意這間屋裡有一台很大的監控儀器。

裡面的畫面,正是外面的病房。

所以剛剛他們做所的一切,都是在這些人的監視之下?

他們的一舉一動,他們都看了個清清楚楚?

蘇歌原本初見國王還沒那麼緊張的,這下卻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剛剛應該沒出什麼錯吧?

「哈哈哈。」雅丹一下子大笑起來,「是了,蘇歌的實力和勇氣,不止是我,在座的各位都是親眼目睹,實在沒有想到,蘇歌如此小小年紀,竟然這樣天賦過人,我巴菲國那麼多醫者,皆是對我國的鼠疫毫無辦法,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女生卻能在短短兩個月,制出消滅鼠疫的葯,夜先生,夜氏家族真是人才輩出啊。」

程錦錫沒說話,只是淡淡看了蘇歌一眼。

「雅丹國王過獎了。」

蘇歌謙虛的應了一聲,臉上卻並未其他波瀾。

程錦錫看向她的眼神不由得深了一些。

從醫院出來,蘇歌捂著胸口,裡面仍在砰砰亂跳個不停。

程錦錫淡淡走在她身邊,兩人一直上車之後他才開口,「你都知道了?」 「喔?軒轅神國的十大宗門?」這個說法聶甄在吞天山脈的時候就已經聽過了,只不過當時他只知道聶氏一族和宿敵左氏一族,至於其他八大宗門,他也不知道。

陳道似乎是個老好人的性格,未免聶甄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陳道一邊帶著聶甄等人行走在大街上,一邊解釋道:「軒轅神國十大宗門,共分為上三下七,上三宗門有左氏一族、聶氏一族與雲氏一族,這三家勢力是軒轅神國內最頂尖的宗門了,至於下七宗門,則分別是歐陽氏、千山門、萬劍宗、天梭派、莫氏一族、逍遙派和追影宗。」

聶甄在心中默默記下了這幾個宗門的名字。

而陳道則繼續解釋道:「你初來乍到,又沒有什麼天大的背景,最好不要與那些有靠山的人產生矛盾,有些事情能避免的就盡量避免,就比如那莫離,雖然只是莫氏一族的一支十分偏遠的旁支弟子,但畢竟也是沾了點邊的,也許莫氏一族不會重視莫離,但是他們也不會允許別人欺辱莫氏一族的弟子。」

「哈哈哈……那是那是,我們可不是那種喜歡惹是生非的人……」跟在聶甄身後的耿耿笑道。

一直由聶甄來搭話也不太好,至於墨麒麟和鬼鬼,根本不可能把區區莫離放在心上,耿耿雖然也有神獸的驕傲,但比起墨麒麟和鬼鬼這種桀驁不馴之輩,就稍微要好一些,便回應陳道的話。

「陳老哥,怎麼十大宗門可以安排人手看守城門的么?」聶甄對軒轅神國的情況完全不夠了解,正好趁著有陳道這個帶路人在,趕緊詢問他道。

而陳道也回答道:「看來你是真的剛剛從三大帝國過來啊,連這點最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軒轅神國由軒轅一族統治,但軒轅一族本身超然物外,只有一小部分精力放在了軒轅神國的俗事內,不錯,每個城市的城主都是軒轅一族安排的人,但這些人也全都不是軒轅一族的族人,有的是軒轅一族招募的,有的是軒轅一族從各大宗門裡頭挑選的,軒轅一族的嫡系是不可能來解除世俗之事的。」

「正是因為如此,軒轅神國各大城主,與軒轅神國許多宗門大多都有關係,甚至有不少宗門的人士成為城主也是屢見不鮮,就比如這個歸化城的城主,也是莫氏一族的族人,剩下的……我就不用多說了吧?」陳道還對聶甄做出了一個你懂的的表情。

正說著,陳道他們來到了歸化城中央位置的一處高聳的大殿內,根據陳道所說,這裡就是城主府了,大殿最深處是歸化城城主的居住之地。

進入大殿後,陳道帶著聶甄他們轉了兩三個彎,到了一處屋子內,陳道對屋內的一名幹事道:「老趙,來了四個新人,他們沒有身份牌,我們給他們發一個吧。」

「新來的?剛剛進入軒轅神國?是什麼地方的人啊?」那位被陳道稱呼為「老趙」的老頭詫異道,可能在他看來,這種事情千年難般才會出現一回,他都已經習慣了自己無所事事了。

「三大帝國來的,別的神國也有自己的身份牌,根本不需要我們頒發。」陳道隨意地解釋道。

「哦……」屋內一個老頭抬起頭看了聶甄等人一眼,然後淡淡說道:「行……叫什麼名字?」

聶甄如實道:「我叫聶甄,我這三位兄弟分別叫墨二,耿三和鬼四。」

這些化名是聶甄他們之前就商量好的,是給墨麒麟它們匹配的人形名字。

「好草率的名字啊……」那老頭感覺這名字就像是化名,當即對聶甄說道:「你們確定你們叫這個名字?這身份牌可是不能改的啊……」

聶甄笑著解釋道:「這位前輩,其實我這幾個兄弟自幼無父無母,這名字也是他們自己隨便起的,所以……」

那老頭這才點了點頭,對聶甄他們說道:「行了,我知道了,十分鐘能做好。」

說完,老頭從納戒中取出了四枚碧綠的玉牌,就開始製作身份牌了。

就在這時候,陳道對聶甄他們說道:「行了,這位趙師傅待會兒會把軒轅神國的身份牌給你們的,以後出入城市,入住客棧之類的,你們可以直接出示身份牌,一般情況下可以暢通無阻的。」

「多謝了,陳老哥。」聶甄抱拳道謝,但又問道:「不過話說回來,陳老哥你與我萍水相逢,怎麼就確定我們真的是來自三大帝國的呢?我們就不能騙你么?」

這點聶甄還是有些奇怪的,難不成任何人一來,隨便說的地方,陳道就信了?

陳道則喃喃道:「嗯……怎麼說呢……算是我這麼多年來的經驗吧,從一些細節上可以判斷出你們的確不是其他神國的人,並無冒犯之意,其實也只有三大帝國的人,來到五大神國的時候才會這麼沒有經驗,而且一個照面就差點殺了城門的守衛。」

說到這裡,陳道鄭重道:「對了,有一件事情需要跟你們交代一下,軒轅神國各大城市的法度森嚴,城內是禁止私鬥的,準確來說,誰先出手就是誰的責任,萬一有人找你們的麻煩,故意激怒你們,激你們出手的話,可千萬不要被激到了,誰先動手誰輸。」

聶甄笑道:「多謝陳老哥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兄弟幾個還什麼都不知道呢。」

「哈哈,應該的,其他沒什麼事兒了我就先回去了,回頭你們領了身份牌,可以在歸化城內到處逛逛。」陳道說完,就準備離開。

而當陳道準備離開的時候,聶甄突然叫住他道:「且慢,陳老哥,小弟我還有一事相問。」

陳道站住腳步道:「何事?」

聶甄向陳道問道:「陳老哥,我現在需要一張軒轅神國的地圖,請問在哪裡可以買到?」

聽到聶甄的話,陳道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喃喃道:「你要整個軒轅神國的地圖啊……這可就有點難辦了……」 「什麼?」蘇歌鬆開捂住胸口的手,疑惑的看過去。

「程錦錫,不是我的名字。」

蘇歌臉色微微一僵。

「我的名字,叫夜暮白。」他一眨不眨的看著面前有些詫異,卻沒有太大意外的小女人,伸手直接摘掉了臉上的眼鏡。

瞬間,小女人的臉上只剩下獃滯。

蘇歌一眨不眨的看著眼前這個天姿國色的男人,她原本以為,一副眼鏡,或許能影響人的顏值,但也不過最多影響百分之十。

可如今鐵一般的事實告訴她,她錯了。

不是百分之十,而是百分之九十。

眼前的人摘下眼鏡之後,完全就變成了另一個人。

這麼一張天妒人怨的容顏,要是走在醫科大校園,完全就是不給任何人留活路。

不論男女,基本可以通殺。

尤其是那雙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在沒有了鏡片的遮擋下,迸發出的光芒,足以將人吸入其中,徹底淪陷。

蘇歌看了幾秒就慌忙收回了目光。

她答應過亦寒,不看別的男人的。

尤其是美男。

看不得,看不得。

「怎麼了?」夜暮白看著她這副驚慌的樣子,他的真實模樣,把她嚇到了?

「沒……沒怎麼。」蘇歌低頭絞弄著手指,「不管你是程教授也好,夜教授也好,對我而言,沒有太大區別。」

她只是想跟在他手下多學一點醫學知識。

他的真實身份是什麼,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你不知道夜氏家族嗎?」

對於蘇歌的這個反應,夜暮白微微蹙了下眉頭。

「我知道,已經有人跟我解釋過了。」蘇歌這才又抬起目光看向夜暮白,「其實我一直都覺得,能跟著程教授學醫,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教授是夜氏家族的人,可能我比想象中還要幸運幾分。」

「就只是幸運這麼簡單?」夜暮白目光灼灼的盯著她。

蘇歌看著他的眼神,認真思考了一會兒,「其實剛剛雅丹國王有句話說錯了,我不是夜氏家族的人,我只是教授的學生,我和夜氏家族,並沒什麼關係。」

夜暮白聽著她這話,好一會兒沒應聲。

車子已經駛離了醫院,朝國王安排的酒店駛去。

「你可以成為夜氏家族的人。」

車內靜默良久,夜暮白的聲音再度響起。

蘇歌有些詫異的看向他。

夜市家族是傳承了千年的家族,不是隨隨便便能入的吧?

「嫁給我,你便是夜氏家族的人。」

男人如黑曜石般的一雙眸緊盯著她,神情一片認真。

蘇歌瞬間怔在原地。

怔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教授,這個玩笑可並不好笑。」

說完她雙眸還在探究的看著夜暮白,似乎在打量他說的到底是真話還是玩笑話。

所幸,他說的只是玩笑話。

因為他眼底很快就暈開了一抹笑意,話語誠懇道,「嚇到你了,我很抱歉。」

「教授確實將我嚇了一跳。」蘇歌這才收回目光。

心裡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教授只是開玩笑。

不然豈不是被楚亦寒給說中了。 「嗯?這事情很困難么?」聶甄不明白,一張地圖難不成還很稀有?

陳道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件事有點麻煩,如果你是要歸化城周邊的地圖,這很簡單,隨便哪個商販那裡都有,就是我手頭上也有一份可以送你,但是你要整個軒轅神國的地圖,那就很困難了,因為你要知道,整個軒轅神國地域到底有多廣闊,那是達到上百億里的土地啊!涵蓋這麼龐大地域的地圖,哪怕在軒轅神國內都是十分少有的,而且你要知道,地貌是會不斷改變的,就是城市的位置,也有可能發生變化,上百億里的土地,什麼人會成天在地圖上對其進行修改?隨著時間的流逝,地圖的準確度就會越來越差,你們想要找到時間比較近的地圖,這不僅要很好的運氣,而且就是售價也是十分高昂的,別說你們剛剛從三大帝國來了,就是像我這樣在歸化城任職上百年的人,恐怕也消費不起啊……」

聶甄點了點頭,他知道陳道並不是看不起他,而是說的實情,正常情況下,一個三大帝國的修鍊者,初來乍到,根本不可能有什麼錢財,更別說要買這種天價的東西了。

可是陳道絕對不可能想得到,聶甄手頭上不僅有藥師神王留下的各種靈石,而且它們屠殺了大批量平沙派高手,那些高手們的納戒可全都被聶甄等人繳獲了,其中也含有大量靈石。

所以對聶甄來說,錢可真的不是什麼問題,聶甄就怕找不到地圖。

「如果老弟你真的要找地圖的話,可以考慮去城內一處叫化元商會的地方,這是我們這一帶最大的商會了,也是一家很龐大的勢力,無論是靈藥還是靈器或者是功法武技之類的,他們那裡都有出售,如果你一定要找地圖的話,也可以去哪裡問問,不過可能價錢確實會有點難以承受……」

可能是生怕聶甄失望,陳道拍了下聶甄的肩膀安慰道:「不過也別灰心,城裡還是有一些賺錢的路子的,如果你找不到的話,到城門口來找我也行,我看看能不能給你們安排一個職務,別看我們是守城門的,福利待遇也算不錯的。」

「多謝陳老哥了!」聶甄再度向陳道道謝。

「別客氣,四海之內皆兄弟嘛!」陳道對聶甄笑道:「你們先休息休息,適應一下新環境,說不定你們還得在歸化城內待一段日子呢,以後我們再聚,現在我先回城門口了。」

說完,陳道對聶甄以及他身後的三神獸道別後,便回頭往城門口趕去。

而就在這時候,老趙已經將聶甄等人的身份牌製作完畢,交給了聶甄,然後直接坐到屋內的躺椅上,手上搖著蒲扇繼續閉目養神了。

聶甄看這個趙老頭的樣子,是幾百年都沒有人來製作身份牌了,都已經清閑慣了。

看了看手中的玉牌,雖然不是什麼特殊的材料,但模樣倒也精緻,玉牌渾身通透碧綠。正面刻著「聶甄」兩個字,而玉牌的背面則是統一刻有「軒轅」二字。

至於墨麒麟等人的玉牌,除了名字不一樣之外,背面「軒轅」二字倒是一樣的。

拿到身份牌之後,聶甄等人離開了城主府,這時候墨麒麟才抱怨道:「誒喲……這位陳老哥實在是太天真了,他要是知道聶小哥你有多少家底,恐怕給跪啊!」

「算了算了……人家也是好心……」耿耿苦笑道,雖說陳道是好心,但他那些安慰的話,對聶甄等人來說,實在是個笑話。

這時候聶甄向自己體內的玉麒麟問道:「小玉,你說我們現在怎麼打算?」

玉麒麟反問道:「難道不是直接去化元商會么?我還以為老大你的目的性很強呢。」

見聶甄若有所思,玉麒麟則說道:「我知道老大你的擔憂,我們初來乍到,進入城內二話不說就去了當地最大的商會,而且一開口就是詢問價值不菲的東西,如果真的有的話,我們還會斥巨資將其購買,然後大搖大擺,直接離開……」

墨麒麟聽罷深沉道:「嗯……聽上去似乎有些高調啊……不過老子喜歡!」

玉麒麟補充道:「高調還是其次,最關鍵的是,我們畢竟是外來者,從守城門的士兵反應來看,歸化城鮮有陌生人進入,別看陳道很上路,但說不定還有別人注意我們,我們這時候還那麼高調的話,必然會引起別人的猜忌,何況所謂財不露白,我們的修為又不是很高,卻身懷巨款,說不定也會引起別人的貪婪。」

聶甄點頭道:「這正是我所擔心的,這種行事方式實在太高調了,如果我們全程能安然無事,似乎不太可能啊……」

玉麒麟贊同道:「按照正常的路子,我們應該先在歸化城找個地方居住下來,然後慢慢發展,先適應了軒轅神國的環境,等修為再提高一些,然後再找機會得到地圖,往外繼續發展,但這樣一來太耗費時間了,短則數月,多則數年,我們倒是無所謂,可老大等不起啊,所以我看咱們還是特事特辦吧。」

玉麒麟所說也正是聶甄思慮之處,自己只有十年的時間,根本沒有時間可以浪費,怎麼可以按部就班慢慢來呢。

想到這裡,聶甄拍板決定道:「就這麼決定了!咱們立刻前往化元商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