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空氣中,林寒感知到了一種刺骨的冷意,還有一種十分強烈的魔氣。

這種魔氣,比外面的葬魂冢要濃郁無數倍。

這個時候,林寒覺得,那黑暗深淵入口處對修為有著要求的靈陣,可能是屍閻殿中的陣法大師布置的。

就是為了防止宗門中修為低弱的弟子誤入這黑暗深淵中。

林寒估測,若是一般的化龍境三重天之下的武者進入這其中,恐怕吸入一口這種濃烈的魔氣,就會瞬間被侵蝕了神智,化為一個徹頭徹尾的人魔,只剩下殘忍的殺戮本性。

踏…

踏…

踏……

冰冷幽森的黑暗深淵中,此時只有林寒的腳步聲。

前進了大約百米左右,林寒在地上發現了一滴血跡。

那血跡,林寒仔細感應,是海龍之血,有南宮鏡月的氣息,纏繞在其上。

「這裡的地面,並沒有什麼大戰遺留的雜亂痕迹,為何有南宮鏡月的血跡?」

林寒附身,觸碰那血跡,眉頭微微皺起。

「沒有大戰,卻是留下血跡……」

林寒呢喃著,突然眼神一亮,「難道,南宮鏡月進入這黑暗深淵之前,已經知曉自己可能會遇到危機,因此提前留下自己的血跡,指引後來之人尋找她的方向?」

林寒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他連忙將魂力全部散發出去。

但這一瞬間,林寒卻是感到自己的魂力被壓製得十分嚴重。

「這黑暗深淵中,竟然能夠壓制魂師的魂力。」

林寒心中一動,隨即開始釋放自己的武道靈力。

他再次發現,自己的武道修為,竟然被幾乎全部壓制。

但這一變幻,卻是讓林寒心中忍不住大喜。

這黑暗深淵中,竟然能夠將一位武者的所有修為全部壓制。

也就是說,武者在這黑暗深淵中,只能使用肉身力量。

而林寒一直以來最強大的底牌,正是太古龍帝訣不斷淬鍊的肉身之力。

他的肉身力量,如今幾乎可以媲美一位初入聖境的陰陽聖境強者。

聖境,分為:陰陽聖境,造化聖境,涅槃聖境,生死聖境和輪迴聖境。

五大聖境之後,才能渡天地大劫,成就真正的聖人之身。

這五大聖境,每一聖境,又分為:初階,中階,高階,大成和圓滿之境。

如今,林寒估測,自己雖然表面上武道修為乃是化龍境三重天,但只拼肉身之力,林寒自信可搏殺一位初階陰陽聖境的強者。

這麼一來,就算到時候真的在這黑暗深淵遇到了軒轅邪一眾九幽魔宮的強者,林寒也是底氣大了無數倍。

半個時辰后,林寒來到了一處岔道。

此時,橫貫在他面前的,一共有著十條幽深的岔道。

每一條岔道,都是通往一個未知的地底世界。

林寒想到了剛才自己的猜測,他將魂力散發出去,果然在第六個岔道發現了一滴血液。

他感應之下,正是南宮鏡月留下來的海龍之血。

「果然,南宮鏡月聰慧無比,提前留了後手。」

林寒心中一喜,隨即朝著第六個岔道深處走去。

他相信,南宮鏡月走的,正是這第六條岔道。

而就在林寒走了將近千米,他發現了南宮鏡月留下的第三滴血液。

周圍,有著大戰的痕迹。

到處都是一種渾身長滿鱗片的魔狼屍體,還有著一些南宮鏡月的藍衣碎片。

藍衣碎片上,染著血液,觸目驚心。

林寒眼神一沉,「看來,南宮鏡月終於遇到了黑暗深淵中的強大生靈,爆發了大戰,並且受到了嚴重的傷勢……」

「南宮鏡月,你一定不能死,我不允許你就這麼死了!」

心中默念一聲,林寒繼續前進。

當林寒走出這第六道岔口,再次發現了一條條密密麻麻的地底甬道,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一個個探查,林寒在第十二個甬道發現了南宮鏡月留下的一滴血液。

地面之上,藍衣碎片染著血液,數目越來越多。

林寒心情,也越來越沉。

他繼續跟隨南宮鏡月的指引,快速行走在這黑暗深淵地底。

終於,林寒來到了一處昏暗無比的洞口前。

這個時候,連林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深入了地底多遠。

他看到了,一條血跡,從洞口,彎彎曲曲,延伸到了洞口中。

南宮鏡月,在那山洞中嗎?

是依舊活著,還是已經化為紅顏枯骨?

深吸一口氣,林寒踏步朝著那充滿黑暗的洞口中走去。

……

…………

「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南宮鏡月一張冷艷的絕美臉龐,此刻蒼白到了極點,沒有一絲血色。

她看著不遠處廢墟上虎視眈眈的幾頭兇殘魔狼,一雙美眸開始模糊。

油盡燈枯后,南宮鏡月又堅持了將近一天一夜。

但現在,她感到自己體內的生機,終於開始徹底枯竭,海神涅槃術,都是無法再運轉了。

南宮鏡月眼神有著強烈的不甘心,她就要死去,再也無法走出黑暗深淵,再也無法再見到心裡的那個人……

「咚咚咚……」

但就在這時候,一陣輕微的腳步聲,突然從不遠處的洞口響起,朝著這山洞中走來。

南宮鏡月絕色的眼眸猛地一動。

那腳步聲。

是人?

還是別的魔化凶獸?

終於,一道熟悉的年輕身影,從洞口走入,引入了南宮鏡月的眼帘中。

「是你…是你……」

南宮鏡月渾身一顫,眼眸綻放一種奇異的色彩,口中呢喃出聲,顯然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你傷勢很嚴重,已經油盡燈枯,別出聲了。」

林寒走到了南宮鏡月的身旁,毫不猶豫,將一枚珍貴無比的療傷聖丹放入了南宮鏡月的柔軟嘴唇中,隨即輕聲道:「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昏暗潮濕的山洞中。

南宮鏡月眼眸流淌出一行淚水,她顫抖著柔軟的身軀,像一隻無助的小鵪鶉。

但此刻,南宮鏡月終於可以放下了所有的戒備。

因為,她心中的那道怎麼也揮散不去的身影,奇迹般地來到了她的身旁。

在她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來到了她的身旁。

南宮鏡月渾身都放鬆了下來。

因為那一句「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縱然她能夠感應到,林寒的氣息,不過是化龍境三重天。

但不知為何,聞著身旁那熟悉的男子氣息,南宮鏡月只覺得安心無比。

林寒的到來,如同在南宮鏡月無盡黑暗的精神世界中,帶來了一道曙光。

南宮鏡月沒有想到,自己心中那個最不可能到來的人,竟然真的來了,來到了自己的身旁。

冰涼的紅唇,觸碰到了林寒那溫熱的手指,南宮鏡月下意識地吞下療傷聖丹,都是感到一切都是那麼虛幻。

她伸出十根纖纖玉指,每一根都是晶瑩剔透,抓住了林寒的手掌,呢喃道:「真的是你…真的是你…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林寒看著南宮鏡月這位風華絕代的佳人,此時卻是有些語無倫次,心中微微一痛。

南宮鏡月是如何的高冷和孤傲,林寒很清楚。

但如今,她卻是變成了這副模樣,如同一位受傷的小女孩。

可以想象,她在這黑暗深淵的一個多月,到底遭受了怎樣的絕望。

林寒將南宮鏡月的柔軟身軀抱起來,背負在背上。

南宮鏡月的那張絕色玉顏,正好搭在林寒的肩膀之上。

微微偏頭,林寒能夠感受到南宮鏡月的鼻息,散發淡淡的溫熱和清香。

他溫柔道:「一切都是真的,我來救你了,我一定會將你帶出這黑暗深淵。」

南宮鏡月感受著那略顯瘦削、但卻是健壯挺拔的脊背,將染著血液的絕色臉蛋靠在林寒後背上,輕輕點了點頭,小聲道:「好。」

一個簡簡單單的「好」字,承載了無限的感動。

南宮鏡月很清楚,林寒不過化龍境三重天。

甚至是在當時自己聖火分身消失的時候,林寒應該不過是個四象境武者。

但他,為了自己,卻是毅然決然來到了屍閻殿,來到了這黑暗深淵下,找尋自己,拯救自己……

南宮鏡月本是孤傲清冷的美眸中,此時卻是被林寒融化了其中的寒冰冷意。

她眼眸泛紅,流淌出眼淚,滴在林寒的背上。

此時,南宮鏡月沒有說哪怕一句感謝的話語。

但她整個柔軟的身軀,緊緊抱著林寒,而且,那一張高貴絕色的玉顏,緊緊貼在林寒後背,卻是表明了一切。

「吼!」

「吼!」

不遠處的廢墟之上,三頭魔狼終於忍不住了,嘶吼一聲,張開血盆大口,顯露出猙獰的黑色狼牙,飛撲而來,要將林寒兩人撕碎。

南宮鏡月雖然趴伏在林寒的背上,但此時看到了那三頭魔狼衝殺而來,絕色面容上還是露出了一絲擔心。

她雖然現在感到安全無比。

但她也知道,林寒的真正武道修為,不過是化龍境一重天。

而這些魔狼,由於被這黑暗深淵地底深處的魔氣給侵染了。

不僅血液中流淌著古老魔界魔族的力量,而且,狼性也是更加兇悍和殘忍。

尤其在這種壓制武道修為的黑暗深淵中,能夠爆發無比恐怖的力量。

而這,也是為何南宮鏡月為何被這些魔狼給逼到如此凄慘的原因。

不然,她若是一身聖境實力能夠施展,縱然油盡燈枯,也能輕易將這些魔狼給鎮殺。

激情,老公要扶正 三頭魔狼,每一頭都是有著化龍境九重天的修為。

在這武道修為被壓制、幾乎只能發揮肉身力量的黑暗深淵中,每一頭魔狼愈加恐怖,幾乎可以撕裂一位普通的半步聖境人類武者。

「小心。」

背後,南宮鏡月抱著林寒腰部的柔軟藕臂忍不住緊了緊。

「放心。」

林寒自信的聲音響起,讓南宮鏡月微微安定了下來。

或許,林寒有著自己的底牌。

不過就在下一刻,讓南宮鏡月神色大變的是,林寒竟然直接朝著那三頭魔狼衝過去。

似乎,準備赤手空拳搏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