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突然她聽到了一陣陣聲音,似乎是什麼人在打鬥的聲音,噼里啪啦的,好不熱鬧!

這麼說來,極有可能是雲若曦還在跟第二層的高人打鬥!

歐陽紫玥想了想,將腳步儘可能放輕,隱匿在暗處,果真看到雲若曦和一貓妖打得難解難分!

那貓妖身形極為靈巧,一會兒匍匐在牆壁上,一會兒匍匐在天花板上,一會兒就變成了好幾隻!

雲若曦打得很吃力,好不容易一魔杖打死它,結果驟然又冒出來一隻!層出不窮!

難道這貓妖不老不死?

腦海中這想法一閃而過,歐陽紫玥決定再躲在暗處,觀察一下情況!

她完全可以在雲若曦和貓妖打鬥的時候,偷偷把所有藥丸拿走,但是她下不了手!

其實雲若曦有何錯呢?她也只是為了治好自己,好好活下去!

於是她選擇了觀察,躲在暗處,冷靜洞悉貓妖不老不死的真相! 於是她選擇了觀察,躲在暗處,冷靜洞悉貓妖不老不死的真相!

漸漸的,她發現了端倪,這貓妖每一次死去,都會少一個分身!

這也就是意味著,直到它的分身全都死去,僅僅只剩一個的時候,那麼就會完全死亡!

貓有九命,果真如此!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想到這,歐陽紫玥便不那麼惶惶然了……

眼看著這貓妖還有三個分身,可是雲若曦已經是精疲力竭,她和貓妖不同,只有一條命,貓妖每一次冒出新鮮的命,都是精力完全充沛的!

所以相較之下,她的氣勢是越來越弱,貓妖是越來越強!

那三隻貓妖分立三方,企圖從不同角度襲擊,它們身形詭異,快得就像一陣風,並且大腦估計用得是同一個大腦,幾乎在同時啟動!

「啊——」雲若曦一聲慘叫,緊跟著臉上被劃了一道血痕!

她一直最看中的就是自己的臉,自己舉世無雙的容貌,不知道多少公子哥呢,就是因為她這張臉,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這會兒被弄成這樣,自然是不甘心的!

一時怒極,一條血鞭從腰間抽了過來!

「嗷——」那貓妖滿臉迷糊,它明明逃開了,為什麼身上卻多了一條鞭痕?

雲若曦的眼中也閃過一絲恍惚,她的餘光瞥向某一角,頓時明了!

接著血鞭揮舞得更快,疾風迅猛,亦如龍捲風似的狂躁!

歐陽紫玥也在暗處,跟她一起打伏擊戰,其實剛才那貓妖身上的傷口並不是雲若曦所致,而是蛇信子所產生的!

她將蛇信子上塗了一層液體,可以讓它變得近乎透明,貓妖處在和雲若曦的亂斗中,自然發現不了……

並且歐陽紫玥觀察了這麼半天,大致也掌握了貓妖行蹤的大致套路!

所以它腦子越是渾沌,對她們越有利!

那隻被歐陽紫玥鞭笞了一下的貓妖又跟雲若曦打鬥了一會兒,明顯速度減慢了不少,搖頭晃腦的,如同喝醉了酒!

歐陽紫玥唇邊勾起一抹笑,蛇信子上塗了一層毒,這種毒可以讓神經麻痹,速度減緩,在最關鍵的用處卻不在於此——

眼看著那貓妖漸漸如同打猴拳一樣,左晃右晃,它一爪子就要勾到雲若曦臉上,卻突然一側,直接拍在了它分身的腦門上!

「喵——」它分身堪堪一躲,沒料到居然被自己隊友給坑了,喉嚨里模模糊糊的發出貓那種憤怒的嚎叫!

可是最先打它的那隻貓妖居然還咄咄逼人,繼續朝它出手,它沒想到自己一步步退讓,居然換來的是這種結果!

也頭腦一熱,揮舞著鋒利尖銳的爪子衝上前去,「嗤嗤嗤——」兩隻分身飛快的交鋒,電石火光之間,敏銳的只能看見虛影!

僅剩的那隻貓妖站在一邊,盲從的無法適從,不知是該繼續對付雲若曦,還是應該去拉架!

思前想後,它最後選擇了拉架,沖入打鬥中,可因為三個分身都長得一模一樣,所以根本就分不清誰是誰,只變成了一場大亂斗! 思前想後,它最後選擇了拉架,沖入打鬥中,可因為三個分身都長得一模一樣,所以根本就分不清誰是誰,只變成了一場大亂斗!

雲若曦站在一旁,雙手環胸,和歐陽紫玥一樣選擇隔山觀虎鬥!

直到等到它們打得一地的貓毛,一個個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貓爪向上抬著,貓爪上全是血水……

雲若曦這才走過去,用匕首,一個一個,輕輕鬆鬆的結果了它們!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長長舒了一口氣,背後全是汗水,黏膩在身上!

「出來吧……」雲若曦冷冷的說道,接著歐陽紫玥慢慢的從陰影中冒了出來!

雲若曦一看到她,就又拿起旁邊的匕首,面露兇相,「怎麼又是你?」

歐陽紫玥滿臉無奈……

「我也沒想到又是你啊,真是猿糞,猿糞啊!」

「廢話少說!」雲若曦滿臉戒備,她可不認為歐陽紫玥會真的真心實意幫她!

歐陽紫玥一看到她那雙和君無邪一眼的眼睛,其實一開始是覺得心裡很酸的,但是眼下卻變成了一種對君無邪一樣的心疼!

索性開誠布公,「這麼說吧,我夫君也和你一樣,有一雙紫色的眼睛。」

雲若曦眼眸微顫,心裡有些莫名情緒翻湧著。

小時候,因為這雙異眸,她承受了多少白眼和嘲諷,她去找別的小孩玩,可是那些孩子都拿石頭扔她!把她砸的頭破血流!

她哭著回去,撲倒在爹爹懷裡,「爹爹,他們都說我是妖女,我有一雙紫眸,不願意跟我玩。」

氪金醫生 她雖然被人唾棄,但卻有一個極為珍視她的爹爹,「我的乖女兒怎麼可能是妖女,是怪物呢?在我心裡,你永遠是心肝寶貝!是我的掌上明珠。」

就因為爹爹的這份支持,她拼了命的修鍊,她也確實天賦秉義,再加上又比其他孩子更加努力!

傳言不攻自破,不知何時起,那些孩子依舊不敢靠近她,但是原本的嫌棄眼神卻變成了羨慕,景仰!她被稱作「若曦神女」。

她享受這種站在雲端的感覺!她珍惜現在的一切,這都是通過她的努力,鮮血和汗水換來的!

可是眼看著她擁有了這麼多,她卻……

「你應該猜到了我的目的,我和你一樣,都是為了尋找救命的葯,你最近應該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吐血,胸口疼痛。」

對於歐陽紫玥的話,雲若曦並不意外,低垂著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歐陽紫玥似乎想用自己的話打動她,軟硬兼施,「現在你似乎有點累了,而這裡才只是第二層,憑你一己之力,自然是登不了頂!」

雲若曦巋然不動,仍舊低著頭。

「我的武功不及你,但我有腦子,你有高強的靈識,我們若是合作……說不定還有一線希望!」

涼颼颼的話從雲若曦嘴裡冒出來,「你是在說我沒腦子?」

歐陽紫玥訕笑,好端端的話怎麼被她說成這樣了!

見雲若曦仍然不動於衷,她決定來點軟的!用柔情攻勢! 見雲若曦仍然不動於衷,她決定來點軟的!用柔情攻勢!

「我夫君和你一樣,因為這紫眸,被看作災星轉世,從小,就被人厭棄,就連親生娘親都拋棄了他……」

雲若曦這才抬起頭來,咬緊下唇,眼底似有淚光斑駁,歐陽紫玥的話觸動了她心底最深的那根弦!

她至少還有爹爹。

「現在眼看著我們就要相守在一起,我,絕不會放開他的手!」歐陽紫玥面露堅定,就是這寥寥幾句,打動了雲若曦!

她彷彿看到了爹爹的影子,可是最愛她的爹爹卻已經不在人世……

「我姑且答應你,相信你一次。」

「謝謝!」歐陽紫玥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我剛才在這藏寶閣里,有用的藥丸沒找到一粒,倒是找到了一本有意思的書。」雲若曦將那本灰塵撲撲的書遞給她。

歐陽紫玥翻開,掃了一眼,面露驚詫!

「神魂?」

「沒錯,數萬年前,神魔大戰,魔界將神界全全消滅,踏為平地,所以現如今的六界就只剩下五界。神界至尊臨死之前,曾留下詛咒,一定會報復魔界,留下這詛咒之後,便形神俱滅!而我和你夫君或許就是被他的咒怨所侵染!」

「那之後會怎麼樣?」歐陽紫玥都沒耐性看書了,緊緊揪著雲若曦的衣服問道。

「現在,我們相當於在和體內的神魂抗爭,不是它死,就是我們亡!若是我們亡,那麼這副軀殼就會完全被神魂佔領,我們的魂魄也會被它嚙噬乾淨,就連輪迴轉世都不可能!」

歐陽紫玥暗暗心驚,一想起有可能失去君無邪的痛,她就差點呼不上氣來!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找到凈化丸,凈化神魂,便可以留有生機。」雲若曦凝重的說道,可是她在第一層都找遍了,也沒能找到!

所以她眼下只能將希望寄託於剩下的幾層!

「好,事不宜遲,我們上去!」

—————————————————————————————————————————————————

歐陽紫玥進去沒多久,軒轅晉便離開,去尋找內丹的蹤跡,可是一個一模一樣的身影卻出現在了藏寶閣前!

可不同的是,他臉上的邪氣似乎愈發旺盛,原本虛弱的身子也變得壯實起來!

正是玖蘭澤。

他閉上眼,感覺著內丹的氣息,似乎感覺到他的內丹正在和他產生共鳴!

內丹隨著歐陽紫玥的強大,也變得壯實不少,隱隱有了脫離的態勢!

他笑得邪肆,很快,就要到採擷果實的時刻……

…………

君無邪這邊,則是去了找了已經變作女人的花非語,花非語替他診脈,烈焰在一旁緊張兮兮的看著!

「天吶,你手不要抬這麼高,會動了胎氣的!我給你找個軟墊來。」

「不管結果如何,你心情要保持穩定,深吸氣,吐氣,深吸氣,吐氣……」

花非語被他聒噪的不行,半天,一點都沒感受出來! 花非語被他聒噪的不行,半天,一點都沒感受出來!

她橫了他一眼,一副你再吵我就割了你舌頭的神態……烈焰這才像個小媳婦兒似的,默默的噤了聲!

君無邪失笑,「他倒是極其護著你。」

花非語雖然眉宇上挑著,但是眼裡卻流露出一種幸福感!

沒錯,他活了千年,卻一直像行屍走肉般活著,只有這一刻才有被人呵護的感覺!

可是臉上的笑,沒一會兒就凍住了,她察覺到君無邪體內有股力量在衝撞著!這力量很異常,是她以前沒有感覺到的!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居然是君無殤,雅兒還有菁兒!

看到他們三人回來,君無邪忍不住激動的站起身來!

「太好了!」一向不喜形於色的他今日眼底忍不住有淚光閃過,「恭喜你們苦盡甘來。」

君無殤冷冰冰的臉溢出一抹笑,「你今天還算是說了句人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