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9 日

突然,紫妍仰起頭,目光投向柳席,都不廢話,嬌聲道:「大哥~,再來一次吧。」

聞言,柳席以手扶額。

之前的想法果然開始應驗了,紫妍會拉著他走向一條不歸路。

「不知道昨天是誰答應我,只此一次,下不為例的。」

「是誰!咱不知道!大哥~」

柳席放下捂住額頭的手掌,眼珠不斷轉動,思索道:「這要是一路偷回學院,那他們再一串聯,完全就是不打自招。看來……要留下些錯誤信息……」

想罷,柳席輕笑一聲,微微偏頭看向紫妍,笑道:「我猜這一次肯定也不是最後一次吧!」

「嘿嘿!」

紫妍嘿嘿一笑,這種高階藥材跟街邊的白菜一樣,隨意挑選的感覺,實在是太香了!

看紫妍的表情,柳席就能猜到她的想法,深吸一口氣,笑道:「我就知道,那既然要玩,就玩把大的!」

「大哥,你要玩什麼?」

柳席笑而不語。

接下來的幾天,整個黑角域卻是沸騰起來,多個黑角域一流勢力,骷髏墓、天陰門、狂獅幫、風雲城……宣布宗門珍藏被偷盜,開出高額懸賞,但凡可以提供小偷身份、以及線索的,重重有賞!

黑角域都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甚至有人笑稱「竟然有人可以偷取這麼多一流勢力珍藏,實在是我輩楷模。」

但很快,一個更加勁爆的消息傳出,讓人瞠目結舌……

黑角域直正的頂尖霸主,黑皇宗宗主莫天行,突然宣布誰可以提供小偷線索,就可以成為黑皇宗貴客,並且黑皇宗欠下一個人情。

雖然沒有明言,但看這情況,這是連有斗宗強者坐鎮的黑皇宗,都被這小偷光顧過,這已經不是小偷,而是巨盜啊……

一時間,被迦南學院折騰得半死的黑角域,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恢復活力。甚至有好事者,還給這未曾露面就攪的黑角域天翻地覆的賊人,安上盜聖、盜神之類的名號……

又是十幾天後,接連有被禍害的宗門放出高額懸賞,懸賞這巨盜的身份來歷,讓人不得不感嘆這盜賊的膽大,還敢頂風作案……

這時,一則消息被傳的沸沸揚揚,有人通過巨盜的行動路線,做完整理分析,推測出巨盜下一個目標,就是黑角域的另一方霸主勢力,魔炎谷。

頓時,整個黑角域的目光聚集向魔炎谷,魔炎谷也是嚴陣以待,宣稱定要將這小賊抓捕,並公之於眾。

一天,兩天,……一連十幾天過去,依舊沒有傳出魔炎谷被盜,或是巨盜落網的消息。

是巨盜認慫沒有去魔炎谷,但他連黑皇宗都敢去,這不是打黑皇宗的臉,說黑皇宗不如魔炎谷嘛;

還是巨盜已經落網,但魔炎谷打算獨吞這巨盜,一路偷竊到的各宗珍藏;

亦或是這巨盜就是魔炎谷出身,藉此搜刮各宗門寶物……

不禁讓人浮想聯翩,就連莫天行也是數次傳信魔炎谷,言辭激烈的詢問巨盜的動向……

他丟的可是菩提化體涎,還有其他功法藥材眾多,希望那賊是個不識貨的,要是找不回來……

莫天行每每想到這裡,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然後將那些值守長老全宰了,那麼重要的寶物怎麼就放在庫房中,明明放在自己納戒中才是最安全的……

不管黑角域的人如何聯想,都已經與柳席無關,他此時已經和紫妍踏上返回內院的路途。

內院所在的蒼茫大山中,兩道流光一閃而過。

此時,柳席神色還算平淡,除卻菩提化體涎外,也就天妖凰屍體,地階中階功法「暗影功」,地階初階鬥技「風嘯九天」最為珍貴。

其他也就湊了兩份復紫靈丹的藥材,一份破宗丹的藥材,一份青冥壽丹的藥材,一份養魂涎的藥材,除這些柳席正有用的,剩下的都交給紫妍了。

紫妍則已經是笑的合不攏嘴了,現在她納戒中,那堆積有兩人多高的藥材小山,都足以將她推上六階魔獸。

「可以長大好多,嘻嘻!」

不久,兩人降落在一片空地上,柳席目光轉向紫妍,笑道:「紫妍,看你的了!」

紫妍「嗯」了一聲,上前幾步伸出雙手一握一拉,彷彿傳出一陣布帛被撕裂的聲音,虛空被撕出一道口子,裡面的景色與外面不盡相同,但卻是另一方世界。

「你先進走吧,大哥!」

「嗯!」

柳席閃身進入真正的內院,紫妍隨後走進來,沒有紫妍的支撐,虛空上的口子開始緩緩縫合。

深吸一口氣,柳席笑道:「我們先去找大長老彙報一下吧!」

「好吧!」

紫妍有些不以為意的說道。

7017k 就在當天的晚上,何志超召開了第一次班務會。

何志超也太過於著急。新兵剛到,先讓他們休息,先熟悉下環境,然後再進行工作等等,這是慣常的做法。可何志超總想把事事做的更為妥當,擔心出這樣那樣的問題,因此,他就急於著開了這樣一個班務會。

大家都是新兵,新人,會上自然免不了一番介紹。等每個人發言后,吳和平才知道每一個人的名字,來自哪,家裡有什麼人,以前干過什麼等等。從這時起,吳和平才真正體會到「五湖四海」的意味,可沒有口頭上講的那麼簡單。

班務會按程序進行了一個多小時。每個同志介紹完自己后,何志超便做總結髮言。從發言的沉穩性,和不緊不慢的節奏,吳和平預感到,眼前的何軍士長肯定帶過很多新兵。如果他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可能就不這樣認為了。

為了能震住新兵們,新兵班長通常在會上都會講些很有啟發且很重要的事情。何志超也不例外。他把自己的成績誇大其辭地說了一通后,又給全班人講了兩個故事後。新兵們聽的聚精會神,估計,這兩故事已經被他說了很多次。

為什麼說不是新的。因為這個故事聽上去沒有一點露洞,邏輯非常縝密,不象是普通人拿過來就講的,除非背書才能做到這一點。

吳和平心理想,要是手機在身上就好了,可以拿手機去百度上查。如果是公開的那也就太簡單了。但是,他此時沒有手機,又不知何班長說的是真是假。懷疑歸懷疑,但吳和平沒聽說過,那就暫且相信吧!就這樣,他聽完了何班長的兩個故事。兩個故事一講完,班務會才算結束。

何班長也太會掌握時間了,他的話音剛一落下,準備媳燈號就響了。新兵們不清楚遲了的結果是什麼,可何志超心裡很清楚,如果不按點上床睡覺,被查住定是一頓狠批。軍營嘛!做什麼事情都得講規矩,包括吃喝拉撒睡照樣如此。

於是,何志超催促著,「快,快準備睡覺。」

睡覺前有一個內容必須得有,那就是洗漱。換做老兵,端盆,拿上牙具,跑到洗漱間完成洗漱,有十分鐘足夠了。但他們是新兵,新來乍到,什麼都是陌生的,樓道不熟,房間不清,見了人也總不能上去就搶,還要客氣。一來二去,時間就像水一樣不知不覺流走。等到熄燈號吹響時,還有三個人沒有洗漱完。這其中就有吳和平。不是吳和平動作慢,而是他不願去和別人搶。等以後知道了後果,他可不會這麼客氣。

「行了,行了,別洗了,趕緊睡覺。」何志超說著,一把按滅屋內開關。

開關設在門口,就在何志超伸手能夠的著的地方。

屋內都是上下鋪,唯有何志超享受的是特殊待遇,單人床沒有上下鋪,睜眼就能看到天花板,轉頭也能看到房間的各個角落,因此,他的這位置明顯看著與人不同,有著特殊性。

睡就睡吧!班長喊了,誰敢不上床睡覺。可是,吳和平卻睡不著,他從小就有個習慣,睡前必定要洗漱一番,不是他非要這樣做,是董燕給逼出來的,久久便成常規。這個內容不走完,渾身上下都不自在。因此,吳和平人是躺在床上了,可眼睛就是閉不上,閉上了身上也燥的很,怎麼也睡不著。

屋內已經傳出酣聲,可吳和平還是清醒的不能再清醒。無論怎麼翻來覆去也不能產生困意。於是,他就想去洗漱間完成這項任務。

屋裡雖然不點燈,但並不黑,院內的路燈,操場上的燈光都能通過窗戶打進來,使宿舍便有了朦朧之感。

吳和平躡手躡腳下了地,找到鞋伸腳踏拉上便向門口移去。可以說,他做到了極致,一點聲音都沒有。輕輕開門便出了房間。

也就在此時,何志超的眼睛睜開了。他發現有人出屋,坐起身,朝房間內的床鋪看去,很快便發現是吳和平的床空了。他一時還猜不到吳和平去幹什麼,但也不能掉以輕心。

何志超知道,他現在面對的是新兵。新兵的思想波動很大,能不能住的下,吃的好,適應部隊環境。

現在,何志超還不敢想接下來的訓練,因為訓練中出現的各種艱苦,讓很多新兵都產生了畏難情緒。所以在今天的班務會上他沒說,怕說早了,新兵們害怕,會有心理陰影,由此便會和生心理壓力。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得一點點來,先樹立愛軍思想,再培養軍人意志,然後是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等等。

可現在,有一名新兵半夜起床出去了,那就意味著可能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情況。做為班長,能不擔心嗎!於是,在吳和平出房間后,他也緊跟著起床,走出房間。

走廊呈現的是幽幽光線,即不明亮,但也可以分辯出方向。吳和平記得,走廊過道處,有亮光的那個房間就是洗漱間。

吳和平怕被耽擱的太久,那就得加愉速度。所以,他一出宿舍,幾乎是帶著小步快跑的速度衝進了洗漱間。

如果他的速度慢一點還好,壞就壞在他的速度太快,讓出來跟蹤的何志超沒有看到他的后影,由此便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何志超出現在走廊時,吳和平沒了身影,也就是說,他在這一時刻,不知去向。

何志超不能不急啊!另一個方向就是樓門口,如果人出了這個門,那就是外邊。按說,外邊也沒什麼,出門散散風,透透空氣,有什麼不行。可時間不對,現在是就寢之後,大家都睡了,一個新兵跑出來幹什麼。

極有可能的兩個情況,逃跑當了逃兵,或者是想家了,躲在什麼地方偷著哭。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出現,而且之前有過案例,所以他著急。可不是何志超瞎想的,在部隊中是經常出現的。由此,他不能不急。

每一個班都想爭榮譽,當先進,特別是他這個面臨著就要保送入軍校提乾的軍士長則會急,此時,他半點差錯都不能出,出了,說明他領導能力有問題,再有,就是他的責任心不強。無論是哪一個,對他的人生都可能是致命的錯誤。

何志超沒有向樓道里去,而是轉身奔向門口。

人啊!只要一急總能犯傻事,老班長也可能犯小錯誤。之所意他如此判斷,還是因為對吳和平的先入為主。因為,在車上,何志超就認定吳和平是一個孬兵。

咚咚咚,何志超一路下了三樓,來到樓門口。

門口有值夜的哨兵,何志超問他有沒有見新兵出來。

值班哨兵說沒有。何志超重新上樓又跑回去。進屋一看,吳和平的床鋪還是空的。這下可真著急了,心裡想,人呢!去了哪裡。這麼想著,他又從屋內返出,一邊走著,一邊琢磨著要不要彙報。

不行,不會出這種事。他在給自己做解釋。

怎麼可能,那個兵是有點操蛋,可也不至於干出傻事。再說,部隊還沒訓練呢!無非是駐地有些偏僻,也不至於吧!這時,他才想起去洗漱間看看。慌忙之下,他還真的去了。等進去一看,沒人。

這可就怪了。即沒下樓,又沒在洗漱間,難道在廁所蹲不成。隨後,他又按個打開廁所的門逐個看了一遍。也沒有,這下何志超真的是急了。不行,得向連隊彙報,時間久了,萬一出事怎麼辦?何志超向連部跑去。

新兵連部就在這個樓上,在頂層。新兵連長就是那個中尉副連長李新。

何志超敲門進屋。還好李新還沒睡,坐在桌前寫新兵的訓練計劃。

「副連長,不好了,有一個新兵不見了。」何志超有些喘。

「什麼,不見了?」李新不相信,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一個新兵不見了。」何志超又重複道。

「哪一個?」李新也急了。

「就是車上那個孬兵。」何志超覺得說名字,他可能不知道,以為用這個詞可以提醒他。

「吳和平。」李新叫出了名字。

他怎麼會叫不出名字呢!連長識兵,也就是一兩天的功夫,而且,他是在接兵之前就做了功課的。更何況,吳和平的檔案他也看過,因為在這些新兵中,吳和平是最為特殊一個。在檔案里父母一欄填的可都是現役。

以吳和平的年紀,他父母如果是現役,按這年紀推算,他的父母親的官職應該不小。

既然有這樣的背景,一般情況下,他們怎麼會把孩子放到這地方。如果說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兒子要去哪,這才不可能。如果說地方上的普通老百姓不知道,那還情有可原。對於現役的,而且官職較高的軍官來說,他不會事先不打聽。既然知道兒子要去的地方是又窮又偏僻的邊境地帶,沒準哪天就能打起來,那多危險,他們能不想辦法嗎!

一般情況下,遇到這種情況,很多父母多半都會託人走關係,把兒子留在大城市或者是內地,離家不會太遠的地方。然而,吳和平的父母沒有這樣做,想必心裡有準備。

知子莫如父啊!想必他們對自己兒子有所了解,擱在這放心,覺得兒子不會出問題。也就是說,他們認為吳和平的心理素質肯定能過關。

對於這樣一個新兵,他不可能是逃兵。所以,一聽說是吳和平,李新心裡有底了。

部隊出來的子女,與老聽話的孩子比,是要調皮一些,這是因為他們見慣了軍人,平時不在意,說話很隨便,其行為舉止可能會更加沒拘束。由此便在一般人眼中被認為是孬兵,不好管理的兵。

「走,我跟你去看看。」李新起身,「我正想去查崗呢,準備查完了再睡。」

李新說著話,便與何志超出了房間。兩人下樓,最先到的便是何志超這個班。

推門一看,吳和平的鋪上有人。屋內所有人都在,一個不少。

李新不高興了,把目光盯在何志超臉上,「這人不是齊的嗎?你怎麼說他不在。」

何志超也傻了,剛才自己樓上樓下的跑,怎麼連個影都沒有,突然之間,這小子出現了,這不成心是給自己難看嗎?從這天起,何志超算惦記上了吳和平,打心眼裡認為吳和平是他的剋星。

「我去問問。」何志超不服氣,非要上前問問不可。

李新一把將他拉住,「幾點了?你想打攪其他人睡嗎?」

是啊!如果何志超上前把吳何平拉起,勢必會吵醒屋內的其他人。如果燈一亮,更會驚動全連的人。如果是在自己家裡這沒什麼,如果在部隊里,大半夜的,某個房間突然亮燈,而且還驚動了所有人,那可不是小事。

既然李新不讓,何起超只得忍了。兩個人退出了屋,在走廊上說開了話。

李新當排長時接的何志超,後來李新當了副連長,何志超自然而然地當了軍士長。

這可不是走什麼關係,是一級級熬出來的。兩人都很熟,自然沒什麼客氣。

李新說,「何志超,你是個老兵,還是軍事長,帶了好幾年的兵,怎麼還犯這錯誤。」

何志超說,「不是,不是,這小子有點怪。他前腳出門,我不放心,後腳跟的,可一眨眼,他就沒影了。」

「沒影,你就說他是逃兵?怎麼對新戰士沒有一點信任度。」李新批評道。

「不是不信任。來的路上,我就覺得這小子不對勁,所以,我多了個心眼。」何志超不服氣。

「唉!問題就出在這,你是先入為住。如果信任了,還能出這事!」

「我,我是信任的,」何志超還想說,被李新打住,「行了,時候不早了,抓緊睡覺,明天抽空問問,到底是怎麼會事。」

「是」何志超覺得自己有點委曲。

李新走遠,拐過牆角,還能聽到上樓梯聲音。

何志超並沒有立即回屋,而是站在門口猜想,他猜想吳和平是一眨眼的功夫不見的,他到底去了哪呢!

其實,吳和平哪也沒去,他就是按自己的思路去洗漱,等把自己處理完了,便朝九班宿舍往回走。要說走錯,那是不可能。樓道里有燈,門上有牌,清清楚地寫著九班。雖說光線暗些,但看牌一點問題沒有。問題出就出在,他回九班的路上,看了一眼另一個房間,這才鬧了這一出笑話。

。 二公主見士兵們慫得不敢上前抓人,暴怒地厲喝。

「都是死人嗎?還不拿下?」

巡防營的士兵們看着滿面怒容、威懾凜凜的太平大長公主,畏懼地吞口水。

京城誰不知道太平大長公主的英勇事迹?

千軍萬馬之中,她與敵軍首領搏鬥,三招便割了對方的首級。

敵軍嚇得屁滾尿流,潰散逃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