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端木輝三人大聲喝彩,此時的目光直直盯着葉雲煙。想到喝彩之人先前對歡歡那般維諾姿態,葉雲煙心中惡心,詢問的目光看向林山,顯然是道:“這套劍法你是否學會了?”

微微點頭示意,林山此番收穫頗豐,心想若是每天都能有這般參悟機會,想必後續一年時間,實力必然翻倍!

端木輝道:“多謝無憂宗主啦,此番我兄弟三人能看到這般神奇劍法,深感榮幸,必定將宗主的指點之恩銘記心頭,永生不敢忘記!”

端木奇和沈京二人連忙維諾符合,心中卻十分歡喜。要知道劍法之道和刀法有相通之處,青女祖師昔日何等威名,只需領悟半分意境便足夠他們享用一生了!

“我先前見你能融合刀法和劍法,可見悟性不弱,若是好好感悟這神風十三劍,將來進入元嬰期也不是不可能的!”無憂女道。

端木輝心中喜悅,道謝之後來到林山身側,傲然道:“連宗主都稱讚我的劍法,你這麼費勁贏了有如何?哼哼!”

林山眉毛一揚,不動聲色。所謂小人得志不過如此,口舌之爭最沒意思,林山性格如此,自顧默然領悟之前看到的神風十三劍。

看到端木輝和林山低語,無憂女也不阻攔,直到端木輝走開她才說:“林山,你跟本宗到主峯之上,本宗親自指點你劍法!”

“啊?”端木輝身形一震,大聲叫道:“此子是宗主的弟子麼?青女峯何時收男弟子啦?”

無憂女自然不會說自己是打賭輸了纔要指點林山的,神色不變地說:“本宗不過是見此子悟性奇佳,這才破例指點一番的。端木公子你悟性雖然不弱,但依然修煉刀法在先,本宗卻不適合指點你了!”

林山恭敬應下,緊跟無憂女而去。經過端木輝跟前是,他挑眉一笑,端木輝神色陰晴不定,心中惱怒卻不敢直說,只得揮袖轉身,眼不見爲淨! 當日的聖女選拔隨着無憂女的離開而結束,林山見識到葉雲煙施展的完整劍法後,也對無憂女的指點十分期待。心想此番還真沒白來,不說無憂女指點之事,單單現在便已經收穫頗豐。

一行人還未來到主峯大殿便遇到了數名弟子從側面趕來,看她們急急忙忙的樣子,顯然是有事彙報。

“宗主,有一名金丹女修說有要事求見,她自稱雲明山月華族弟子。”一名年齡較大女弟子果然上前稟道。

“區區金丹修士也想見姐姐?你去告訴來人,堂堂青女峯之主,豈是外人想見就見的?”忘憂女不悅地喝道。

林山此時心中隱隱有了猜測,想道:“來人時女子,又是月華族,難道是和小白哥一起的那名女子?只是她既然來,小白哥理應跟來纔對,那樣就不至於吃無憂女的閉門羹了!”

女弟子道:“回稟師叔,那女子自稱月清寒,說是受逆靈宗火龍使之託,前來傳訊的!”林山神色微動:“果然是此女,就是不知小白哥委託她來傳什麼信?”

“火龍使?”無憂女眉毛一挑,道:“既然是東方白委託之人,本宗便見她一見。”然後道:“你便帶他來青女古殿之中吧!”

“是!”女弟子應了一聲便轉身離開,林山等人繼續趕路。看着身周繚繞霧氣,林山心知此處已是千丈高處了,每每感受到青女峯的宏偉之處,他便有心中歎服之感。

在大殿中休息了約莫一頓飯功夫,傳話女弟子便將月清寒帶了上來。

月清寒進入大殿之後,連忙向無憂女躬身行禮,道:“雲明山月華族弟子月清寒拜見無憂宗主!”

“嗯,你說自己受火龍使之託前來傳信,現在可以說了?”無憂女道。

月清寒此時才擡頭,可入眼見便是一名清瘦女子的畫像栩栩如生地映入眼簾,尚不及多想,便覺神識狂瀉而出,瞬間便陷入迷茫之中。

“呔!”無憂女眉頭微皺,暴喝一聲,如鐘聲暮鼓,直入本心。經她這麼一喝,月清寒眼神微轉,顯然是恢復了神智。

心中忌憚,月清寒不敢在看那畫像,目光四下一看便盯住林山,道:“火龍使者有話要跟林山兄弟說,他的話都在這符籙之中。”說話時,月清寒便取出一枚黃色符籙,上面靈光閃閃,顯然是沒有激發多久的。

林山神色微動,心中卻好奇東方白會有什麼話傳給自己,但眼下在青女峯的地盤上,他目光看向無憂女,意思是:“晚輩可以拿此物麼?”

對於林山的識趣很欣賞,無憂女點頭認可,也不多說。

伸手接過符籙,林山謝道:“多謝月姑娘辛苦傳信,林某感激不盡!”原本他是該稱呼對方前輩的,可月清寒和東方白關係曖昧,稱呼他爲兄弟在先,他此事只能這般稱呼了。

月清寒點頭示意,並未說話,顯然是不善言談之人。

林山神識一動便探入傳音符中,同一時間,耳中便響起東方白說話之聲:“林小子,你一定要認真聽,我下面說的東西很重要,你要牢牢記住,並且不能再告訴別人!”

心中滿是疑惑,林山瞭解東方白,對方平日嬉笑居多,極少有這般嚴肅的情況,單單從聲音中,林山便可確認東方白不是在開玩笑,心中更是好奇。

“爲了給小寶尋找血蘭花,水靈姐已經找到了天羅宗的蹤跡。聽到這裏,你先不要高興,實話告訴你吧!天羅宗本來就高手如雲,十餘年前遷徙之後,想必有很多人都進階成功。我們四大龍使雖然天賦不弱,但一直受制於青女祖師昔日詛咒,至今無法突破到元嬰期。水靈姐找到天羅宗,卻很難拿到血蘭送給小寶。”東方白的聲音徐徐說道。

林山神色肅穆,心想萬水靈平時對他呼來喝去,但對於答應自己的事卻如此上心,甚至以身犯險,心中十分感激。

那聲音繼續道:“更重要的是,我找到水靈姐時,我們同時收到了天羅召集令!你一定很想知道天羅召集令是什麼吧?說得簡單點兒,就是天羅宗復出,想要重組逆靈宗,這意味着什麼你該明白吧?若是讓他們重組成功,我四大龍使都必須臣服!”

雖然覺得此事重大,但林山心中依然疑惑,這些都是和四大龍使有關,爲何小白哥會鄭重其事地傳訊給自己?

他耳邊聲音頓了頓,繼續說道:“按照先祖遺訓,天羅宗要發出天羅召集令,必須找到逆靈傳人才行!關於逆靈傳人的身份你應該瞭解,首要條件便是元靈同修!沒錯,我和水靈姐先前並不願意臣服於你,但相對而言,我們更不願意被動地受天羅宗尋到之人指揮!水靈姐似乎早有猜測,這纔要求你在青女峯務必要努力感悟青女舞劍圖,越快越好!我不放心水靈姐一人和天羅宗高手周旋,所以你只能自己努力感悟,若是達到我們要求,我四大龍使便奉你爲主!”

林山聽得糊塗,但涉及到四大龍使前途,他默默地點頭,同時手中一搓,那傳音符便化作點點靈光消散開來。

“林某已經明白,一定不負火龍使的囑託!”林山抱拳和月清寒說道。

肅然盯着林山半晌,月清寒言辭懇切:“林兄弟,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知道東方白一定是遇到困難了!既然他有事託付給你,希望你努力做到!”

原來月清寒和東方白相交數日便已相互傾慕,雖然知道東方白有急事處理,但始終沒有過問,只是默默地按照東方白的吩咐前來傳信。

林山點了點頭道:“月姑娘請放心,火龍使有恩於我,林某自然會盡力而爲。”

見林山應下此事,月清寒心中微鬆,向無憂女告辭一聲便轉身離去。

“林山,既然火龍使的事情已了,現在本宗便履行諾言,正式開始指點你的劍道修煉!”無憂女看着月清寒的背影說道。

“多謝無憂前輩,晚輩感激不盡!”林山躬身行禮。

點了點頭,無憂女神色淡然道:“你先施展自己擅長劍法,本宗會根據你施展的情況指點一二。我這幾名弟子同樣擅長劍道,在一旁觀摩,你不介意吧?”

“能和衆位師姐交流劍道,晚輩深感榮幸!”說話同時,林山走到場地之中,借用一名女弟子的寶劍,一招一式地施展起了風雷劍法。

在林山施展劍法之時,時而如風如電,犀利無比;時而無影無蹤,似乎從大殿中消失不見一般,看得那些女弟子暗自心驚不已。

無憂女同樣雙目迥然如炬,顯然對林山的劍法十分欣賞。

一炷香功夫之後,林山身形站定,將寶劍還給那名師姐,恭敬地向無憂女道:“晚輩施展的乃是青雲山風雷劍法,請無憂前輩指點!”

默然片刻,無憂女並未大話,而直接向葉雲煙道:“雲煙,築基弟子中數你劍道感悟最佳,先前林山施展的劍法你也看了,有何建議?”

葉雲煙和林山對視一眼,大步向前,脆聲道:“回稟師尊,林兄弟實乃天縱之姿,風雷劍法在他手中演繹得十分完美,毫無瑕疵!”

林山聞言不語,他此番也有心存試探的想法,雖然知道無憂女身爲青女劍宗之主,劍道修爲必定不弱,但還是想要拿風雷劍法確認一下心中才放心。

無憂女和忘憂女對視一眼,悠然道:“林山,葉雲煙身爲我青女峯大師姐,對你的劍法推崇備至,你自己覺得如何?”

原本想要對方指點自己,沒想到卻要自己回答這個問題,林山露出一絲意外之色,然後肅然道:“晚輩修煉此劍法許久,無論劍道還是心法都爛熟於心,但每次重複修煉之後便覺得有細微提升,猜測自己修煉並不到家,還請無憂前輩指點迷津!”

“嗯!”無憂女面露喜色,道:“你能夠重複修煉一套劍法,可見很有恆心!能夠發現自己的不足,就說明你的方法是正確的,只要你堅持修煉此法訣,假以時日便可明白此中道理!”

無論是煉心訣還是風雷劍法,林山都有相同的感覺,每次修煉便隱隱有所提升,以前只道是功法高深的緣故,此番得到無憂女指點,才知道這是修煉大道的方向,心中猶如石頭落地。當下便決定以後勤加修煉這些功法。

見林山默然不語,無憂女以爲他對自己的話不以爲然,便解釋道:“你能夠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堅持修煉同種功法,或許是誤打誤撞,或許是天賦所致。我只告訴你這種修煉方法正確,你肯定不太明白,我舉個例子你就明白了。”無憂女繼續道:“林山,青女祖師乃是修真界當之無愧的劍修第一,你以爲如何?”

林山道:“青女祖師的事蹟名傳天下,三尺青峯便可跨界而行,晚輩仰慕得很,她老人家必定是修真界第一!”

對於祖師很是神往,無憂女傲然道:“據傳,她老人家說過一句關於劍道修煉的法門,此番拿來指點你是最爲合適不過了!”

林山心中興奮,能得到傳說中青女一句指點,那是何等榮耀,便躬身行了大禮,抱拳道:“還請無憂前輩指點!” 聽無憂女講起青女祖師傳聞,場下衆人紛紛側耳傾聽,生怕錯過隻言片語,那可就要抱憾終身了!

無憂女將那句話在心底重複好幾次,才慎重地說:“青女祖師說過,劍道一途不同於修仙,即便是最簡單的劍招,修煉到極致也同樣可以縱橫披靡!”

“最簡單的劍招也可以所向披靡?”林山喃喃自語,皺起眉頭細細思量起來。其他人同樣心中疑惑,靜靜地思考這這句話中含義。

看場下衆人都凝眉思索,無憂女默默地點了點頭,又道:“本宗研究劍道數十年,也曾反覆思索過此言含義,時至今日也不過是一知半解而已。本宗心中以爲,祖師此言另有玄機。大家想想,若是很簡單的劍招,如何能發揮出超強的實力?本宗思索良久,這才明白祖師話中弦外之音,那是說我等劍修之士,尤其要修煉心境!”

“心境修煉?”場下之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這可是傳聞中可見不可的的功法,並且修真界流傳的幾種心境修煉之法一般人根本無法體悟分毫。

葉雲煙開口道:“師尊,既然要修煉心境,那豈不是要尋找心境修煉法門才行?”無憂女道:“大體如此。”

“可是煉心法門難求其一,豈不是我等根本無法按照祖師指點修煉劍道了?”葉雲煙秀眉微蹙,疑惑地問道。

“本宗以前也這麼想,不過先前聽林山言語之後,有了新的想法。”無憂女繼續說道:“林山能夠重複修煉同一種劍道法門繼續提升,除了他毅力強於普通人之外,只怕心境也要比一般弟子高些。”

林山心中一動,暗道:“看來這多半是煉心訣的功效!沒想到誤打誤撞之下,心境提升反而促進了劍道實力增長。”想到這裏,林山心中打定主意,要儘快將新得到的煉心訣法門修煉成纔是。

“原來林兄弟心境高於我等,難怪雲煙總覺得林兄弟有種霧裏看花的感覺!”葉雲煙轉而脆聲道。

林山客氣一番,便繼續問了幾個劍道修爲方面的疑問。讓他感到欣喜的是,無憂女果然知無不言,盡心盡力地指點他,讓他常有豁然開朗之感。

如此這般,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林山才離開大殿,獨自返回洞府之中。

略微食用了些酒肉,林山將一天的事情都回顧了一下,雖然不過是一天不到而已,但發生的事情着實不少。先是端木家幾人攪局,既然已經撕破臉皮,離開青女峯時若是遇上的話,少不了拼鬥一番。林山雖然尚是築基修爲,但這些時日的積累已經達到了築基後期,加上劍法威能加持,他已然不懼那端木家之人。若是閉關能有所收穫的話,想必以一敵三也並不難!

至於歡歡和青衣,林山決定暫且不過問。歡歡顯然有自己的打算,而青衣正在感悟劍道,只怕離開劍獄之後,實力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倒是東方白的傳音讓他有些糊塗,不過眼下既然弄不清,便盡力提升實力就是。若真是需要從天羅宗手裏硬搶血蘭,多一份實力便多一份把握。

簡單回顧一番之後,林山盤起坐在一隻柔軟蒲團之上,覺得十分舒服。想到葉雲煙爲自己安排得如此妥當,他微微一笑,然後雙目微閉,開始運轉起煉心訣。

不過幾個呼吸功夫,林山便進入清心境,覺得狀態已然道了最佳,立即意隨心動,修煉起煉心訣第二層。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這般忘我修煉,眨眼便已經連續修煉了十天時間。

葉雲煙曾經來找過他,但見洞門緊閉,心想是師尊指點有功,林山定然是有所感悟,閉關修煉起來,這纔沒有打擾。

至於無憂女,開始聽弟子說林山回去就閉關之後還欣喜稱讚幾句,等過了七八天時間知道林山還在閉關時,不禁啞然失笑,心想這小子難不成不怕餓?

無憂女不愧爲一宗之主,這一日林山覺得飢腸轆轆,收了功法便熱起酒肉。就在他滿意地吃喝之時,見到洞府中配置的時間沙漏已經過了十天,一臉難以置信。

“沒想到這一閉關便是十天時間!不過此次也算大有收穫,煉心訣第二重雖然比第一重難很多,但十天功夫也算勉強修煉成。 雪山飛壺 平時再多感悟一番的話,此功法倒是沒什麼問題了!”林山喜道。

煉心訣的第二層名爲冰心境,可謂名如其實,林山一旦施展時便覺心如堅冰,絲毫不受外界影響。這樣以來,臨陣對敵時遇到危機情況,便能冷靜應對,大大提升了他應變的能力。

休息一番之後,林山決定先向無憂女彙報一下,省得自己消失這麼久,顯得對前輩不恭敬。

離開洞府之後,林山無視洞府附近幾名守護弟子眼中異樣神色,徑直來到青女主峯大殿。

擡頭看着石門之上懸掛的那柄劍,林山心中訝然,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同樣一副突然,現在他看來似乎有些不一樣了,至於哪裏不一樣,一時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前一次聖女選拔時林山露臉之後,便已經名傳青女峯弟子,許多請青年女弟子看向他的眼神都是異彩連連,心中渴望和他熟絡熟絡。

青女峯中幾乎沒有什麼難修,清一色的女弟子。年長一些的心性叫好,尚且能習慣。年輕一點兒的就不好過了,時常渴望能有一名英俊瀟灑的修煉奇才看上自己,從此一飛沖天。

在一名中年女弟子帶領之下,林山進入古殿之中,四下微微看了一眼,林山拱手上前道:“晚輩林山,拜見無憂宗主,拜見忘憂前輩!”

見葉雲煙上下打量自己,林山微微點頭致意,同時耳邊響起無憂女的話音:“門中弟子說你閉關了十日?”

“是!”林山回道。

場下幾名弟子紛紛動容,要知道劍修之法,她們平時閉關三五日便覺得枯燥無比,必須出來休息一番。眼前林山纔剛到青女峯,便這般長期閉關感悟,這份心智可是讓她們佩服得緊!

心想:“果然如此!”無憂女道:“那你能否跟本宗說說,這十日閉關都有些什麼收穫?”

林山道:“晚輩閉關十日,心中謹記無憂前輩的教誨,磨練心性,不斷重複修煉風雷劍法,劍道之力隱隱又有些提升。”

“哦?”無憂女先是有些意外,然後饒有興致地說:“難得你有這份毅力,既然有所提升,便施展出來讓本宗看看,或許能指點一二呢!”

“是!”林山應了一句,借過身穿一位女弟子的寶劍,隨手一揮,風雷之力齊至,相互糾纏在一起,如電如蛇!

所謂的重複修煉風雷劍法不過是託詞而已,不過林山倒也不怕,因爲煉心訣第二重已成,他無需修煉便能發現了風雷劍法中新的變化之處。眼前施展的風雷一體,便是他心境提升之後,隨手變化出的一招。

看林山隨手施展風雷兩種天地之力,場下弟子心中羨慕至極,忘憂女想起迷燕谷的經歷,默默地點着頭,對林山年紀輕輕便有此造詣很是欣賞。

無憂女默然許久,才輕嘆一聲:“本宗五年前曾經和風莫問宗主交流過一次,他當時便爲本宗展示了風雷劍法,現在看來,又有許多不同啊!”

林山也聽聞過風莫問修煉風雷劍法的事情,風莫問是凝丹之後才修煉,並且只修煉了前三層。若是單純比較此劍法的修爲,林山顯然已經超過風莫問許多了。

無憂女繼續說:“重複修煉同一門功法,許多人都猜到這樣可以修煉心性,卻沒人這麼做。林山你知道爲什麼麼?”

林山思量片刻,抱拳問道:“晚輩不知,還請無憂前輩指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