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 第二十三章穿越者的人生巔峰

「那麼,委託的『報酬』,我也算是徹底收到了,在未來的兩年、解除這份婚姻之前,沒用什麼塌天的大事兒的話,咱們最好還是不要見面了。」

這句話,是方東站在平民區的小教堂一側的一條小巷裡,對緹娜·奧爾科特說出來的。

方東對緹娜還是十分的警惕與謹慎的,他希望這個聰明的女人對他的事兒知道的越少越好,因此,對於今天找上門來的那個叫蘭迪·克萊斯特的年輕人,方東詢問了清楚了委託的內容,便直接以「要抓緊時間和緹娜結婚為由」和蘭迪另約時間了。

而在此時此刻,他們倆也已然是完成了「結婚」這一行為了,換言之,方東穿越只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已擺脫了纏繞他二十多年之久的未婚生涯。

方東心想,穿越果然是走上人生巔峰的最佳途徑,穿越過來分分鐘就能娶個老婆。

不過,這裡頭似乎有什麼東西不太對。

緹娜的身子比方東略略矮小半個頭,需要微微揚起頭來才能正視方東,她聽著方東的這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笑道:「不過,這麼說的話,簡直像是你在躲著我一樣啊。」

她微微笑了笑,有些俏皮地問道:「我就這麼沒有魅力嗎?」

從任何角度來講,這傢伙的性格都出奇的好,遇到壞蛋的時候,她的立場堅定、罵方東變態的時候也是毫不猶豫;而在對人的時候,她又溫和可親,哪怕是只有一面之緣的人,也不會讓你感受到陌生與距離感。

從表面來看,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女神般的性格與面容的持有者,但……

在方東看來,這是一個危險的人。

這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在之前劇院里,她答應了方東那絕對有趁人之危嫌疑的「交易報酬」,但在事後,卻沒用表現出被乘人之危的正常表現,在那張溫暖如春的笑顏之下,方東看見的是對方處理問題的極端冷靜與伴隨冷靜而產生的、正確的問題處理方式。

而且,這位緹娜·奧爾科特顯然對自己的事務所產生的好奇或者說懷疑、以及對倫道夫產生懷疑卻並未做任何深究……都意味著,這位落魄貴族少女,不是什麼完美的女神,而是一個……聰明而漂亮的女人。

最關鍵的是,這是一個多管閑事的。

方東想著今天找上門來的那個叫蘭迪·克萊斯特的年輕人,他為了避免緹娜參與進來,在聽明白了對方的委託內容之後,便是直接讓對方離開,另約時間了

他的嘴角扯了一下,很快變成一張爛透了的大笑臉:「怎麼可能?」

他念完這句,便即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回了……我那兒的店面還要做生意呢。」

「啊。」緹娜愣了一下,旋即點頭,「是的,那麼……就不打擾了。」

方東笑了笑,也點點頭,毫不猶豫的轉頭就走,看那架勢,一點兒沒用想要和這個金髮美少女多說半句話的意思。

緹娜看著方東大踏步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也換換呼出一口氣,用小拳頭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用略略有些後悔的口氣自語道:「這樣就結婚了啊……這真的是,早知道會這樣的話,上一次那個外國富商出三千金幣想要和我假結婚我就應該同意啊。」

……

……

而方東這會兒,卻已然是走遠了。

他和蘭迪約的詳談委託內容的時間是晚上,而眼下卻才是上午,因此方東也不著急,在希爾里斯的街道上亂逛,昨天的戰鬥的結果正在這座城市的街頭小巷瘋傳,那位勞倫斯少爺的名頭也一時無二。

而方東也是終於知道了這位勞倫斯少爺的全名。

勞倫斯·格羅特。

格羅特家族是冬之國最強大的家族之一,世襲公爵,家族主要在冬之國以南的邊防區,擁有強大的武力與家族歷史,其家族的成員甚至有人是安道爾皇室皇子的妻子,這一家族在冬之國的地位,可謂是如日中天,而也正因如此,方東見到的那位勞倫斯少爺的身邊,才會有那麼多貴族少爺眾星拱月般的圍繞著。

但也是因為這一的一層身份,沒有人懷疑勞倫斯是否真的殺死了倫道夫·拉哥倫男爵。

與勞倫斯少爺相比,倫道夫雖然在希爾里斯的貧民區之中攪出了一定的風雨來,卻也不再存在任何意義。

總而言之,倫道夫和布米爾天災教團的事件,眼下也算是徹底告一段落了。

瘋狂的青春 方東也就將這事兒拋諸腦後,開始施行自己的下一步的計劃了。

他想要「修鍊」。

當然,用雷姆里亞的世界的術語來說,他這是要走上元素力量的修行之路。

他固然有通過完成委託而獲得的「魔能」,但魔能這種東西,在雷姆里亞的世界,顯然是人人喊打的黑暗能量,且在之前的最後一次使用中,方東還從中感覺出了一線的不妥來。

因此,他並不打算依靠這種東西在這個世界維生。

魔能雖強,卻並非是長久之計。

方東想要嘗試著真正的、來掌握這個世界的力量,那樣所獲得的力量,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

而想要在這樣的一個魔幻世界生存下來,力量卻是必不可少的,且方東要是想要在這個世界完成更多的委託,實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方東拿著之前弄來的一堆銀幣金幣,開始在希爾里斯的街頭大肆買各種各樣的相關書籍,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畢業於中國大學的教育體系的方東,甚至知識的重要性、更對自學有博大精深的認知。

他也不是沒想過去希爾里斯的圖亞爾皇家學院進修,但那種地方不是他這種人能夠隨便進的,而且,打心底里,方東也不想受到什麼學校之類的限制,或許是看多了、也或許是從前十幾年的義務教育生涯的影響,他對學校這種地方,有種天然的抵觸。

於是,這貨在外面晃了半天,抱著一堆諸如《感知元素力量》、《劍士的自我修養》、《法師的低階入門指南》這類的書返回了自己的店鋪之中,然而還沒等他靜下心來讀書,他這間從來沒用什麼客人的店面,就迎來了一位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鬼鬼祟祟氣質的傢伙。

……

…… 第二十四章倒霉蛋倫道夫

客人。

對於方東的這間板麵店來說,可謂是一個稀奇的東西。

因此,方東第一時間便合上了他看了半天也沒看懂的《從弱者走向強者的元素自我修養之路》,從櫃檯後面站起身來。

看向那位客人。

那客人裹著一身黑色的衣服,面孔都隱沒在兜帽之下,整個人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鬼祟與猥瑣的氣質,且這傢伙還相當的「自來熟」,進了屋便直接轉過身來,伸出手來,直接自說自話的把方東的店門給關上了。

方東皺著眉頭盯著這傢伙看了一會兒,試探性的問道:「倒霉蛋倫道夫?」

聞言,那黑袍人的身子微微一僵硬,扭頭道:「什麼叫倒霉蛋倫道夫?」

方東聽見這傢伙的聲音、便確定了這傢伙還真是才一天沒見的倫道夫·拉哥倫。

方東半靠著櫃檯,有些意外道:「昨天你才『死掉』,今天你就敢跑出來,你的這份膽子,還真是讓我意外。」

不等對方開口,方東的話鋒便微微一轉:「還是說,你昨夜思前想後覺得這種被我賣了還替我數錢這事兒實在是氣不過,所以今兒打算來和我魚死網破了?」

倫道夫·拉哥倫壓了壓自己的兜帽,在靠櫃檯的一張桌子邊兒上坐下來,道:「你既已把我看透兒了,就知道我不可能做這樣的不智之舉。」

方東笑道:「嘿嘿,這世界上,走運的往往是聰明人,倒霉的也往往是聰明人。

「說吧,你找我幹嘛?」

倫道夫道:「你說的……農村包圍城市的戰術,到底是什麼意思?」

方東的眼睛就微微眯起來,卻沒用開口。

倫道夫見此,直接甩出一枚晶瑩剔透的寶石,在桌子上翻滾了兩圈,穩定下來:「洛克菲勒天使之眼,上等魔法寶石,這一塊東西,至少能買出五十個金幣的價格。」

方東的眼睛里霎時間金光閃閃起來,這貨噔噔噔從櫃檯後面跑出來,在手心裡把這東西擦了擦,才自顧自的揣進自己的口袋裡,然後才轉向倫道夫,遞出一張名片:「哈,倫道夫先生,您也是老顧客了,咱們是要按照程序走的。」

倫道夫點頭。

而在這傢伙簽署詛咒之「契約」的當口兒,方東則已然是滔滔不絕的開始講了起來,首先,他以偉大的毛概思想為切入點,引用了不少我的奮鬥里的名言,最後,他繞了一個大圈兒,才把話題轉回來,道:「農村包圍城市這東西,在勢弱者對抗勢強者來說較為有用,即從勢強者統治力量比較薄弱的農村,發動農民武裝起……呸,開始進行你的獻祭活動之類的,這種地方不易被察覺,且又鞭長莫及,等你做大了,出來的那一刻,所擁有的力量,便已足以做到你想要做的任何事兒了。

「你要是打算這麼乾的話,我還真有個好地方推薦給你,冬之國以冬,背靠冷霜森林的位置,有個叫艾美的小村鎮……」

「冷霜之森……那不是整個冬之國最貧瘠、人跡罕至的地方嗎?」

面對倫道夫的質疑,方東十分誠懇地道:「那裡雖然貧瘠,但也是冬之國的管制死角,是對於你這種剛剛經歷巨大失敗挫折的傢伙來說最好的崛起之地。」

方東說的很誠懇,似乎是真的在為倫道夫著想。

倫道夫的整張臉都隱沒在深深的兜帽之中,因此,也無法看出他到底是個什麼反應。

只是在沉默片刻之後,這個人,直接從他的位置上站起身來,向外走去,方東見此,也不在意,笑了笑,道:「這就走?我家板面很好吃的,主營板面的啊,一碗就三金幣,物美價廉。」

倫道夫卻是緩緩站定了腳步,他看了一眼方東後面掛著的價目表上寫著的「板面三個銅幣」,深深地、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才用一種強自壓抑怒火的平穩語氣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這家店鋪,又到底……是什麼東西?」

方東聞言,卻難得的閉起嘴來,只微微笑著,沉默不語。

而見此,倫道夫卻也不再多問,而是直接轉過身來,推開門,向外走去了,眨眼就消失在了外面的人流之中。

方東盯著他的背影消失,默默想了一會兒,才轉過身來,轉回自己的櫃檯後面,重新拿起那些各色的、與這個世界修鍊有關的書,看了起來。

而值得一提的是,伴隨著與倫道夫的這一次的交易的完成,方東的那枚戒指之中,卻又是有兩個單位的魔能進賬了。

不過,方東卻沒能看書看太長時間。

因為他很快便發現,他買的這些書,都未免太過玄學了,哪怕是低端的元素感知方法,也很難實現。

什麼靜坐感知元素的力量。

這種和武俠里感知天地元氣一樣的行為,方東坐了半個小時,睡著了都沒能體會到那書里所說的、因構成雷姆里亞大陸而充斥在雷姆里亞的世界之中的魔法元素能量。

方東覺得,這可能不是他的能力不夠,因為按照書里所說的,哪怕是傻子,都能夠感受到那麼一丁點的魔法元素,但方東卻一點也感受不到,這很可能和方東固有的、在地球所學習的知識有關。

魔法和科學,魔法是這個時代的、方東才剛剛接觸到的,在雷姆里亞的世界,世界是被神創造出來的、而魔法力量是神靈構建世界的基石;但在地球的科學觀念里,宇宙產生於大爆炸,而宇宙之中的一切都是物質的。

方東合上眼睛,想到的和構成世界元素的東西就是元素周期表,根本聯繫不到所謂的魔法元素,這是他根深蒂固的觀念,卻也成為了方東感受這個世界的原始力量的最大阻礙。

他從心底里都不認可魔法元素的存在,如何真正的感知到它們的存在?

而且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自成一脈,擁有大量方東完全陌生的名詞……這都意味著,方東想要瞬間上手這個世界的力量,看起來並非是一件簡單的事兒。

……

……

作者打滾賣萌求收藏求推薦票求各種支持 第二十五章委託費用

就在這一日的黃昏時分,方東即將生出一把火把書都燒掉吧這種念頭的時候,鐵匠小哥蘭迪·克萊斯特再一次找上門來。

這時候雖然是飯點兒,但方東的店面里毫無例外的仍然是空無一人的狀態。

蘭迪便直接走進來,這傢伙一進來,便將他抱著的一摞紙張都泛黃了的書排在方東面前的櫃檯上,張開嘴,卻顯然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場,先來了一個意義不明的:「額……」

方東:「……」

他看著摞在自己面前的這一摞子書,砸吧了砸吧嘴,道:「克萊斯特先生,你這是……」

蘭迪獃獃的「啊」了一聲,才道:「這、這是我的報酬——委託的報酬。」

方東的目光下移,盯著自己面前的這一摞子的東西,沉默片刻,道:「如果我沒用記錯的話,咱們之前的談話,還沒說到報酬這方面的東西吧?」

蘭迪道:「是的,但是……」

「但是你沒錢,所以,便打算用這些東西來充當報酬?」對於蘭迪這種靦腆又內向的傢伙,方東一眼就能看穿對方的想法。

蘭迪的臉色便有些微紅,他想了想,道:「這個、這個是我家裡祖傳的劍術、嗯,方東先生,我家族以前也是出過很厲害很厲害的人的,還曾經是貴族、擁有過勛爵的爵位。」

如果換個人和方東說這種話,且說話的內容再誇張一點兒,方東真覺得眼前這個人是在忽悠自己了。

但方東還是有些警惕,他問道:「這東西要是真的有你所說的那麼厲害,你現在怎麼可能只是一個鐵匠?而且還要找我來幫你追妹子?」

「我說的是真的,只是我的天分很差,元素感知與親和力無限接近於零,雖然從小就在練習,但也沒用辦法成為像是我的祖先一樣強大的存在,所以……」這位蘭迪先生說話的聲音是越來越小,顯然,他也覺得自己的這番話看起來那是一丁點兒的說服力也沒用,說到最後,他也說不下去了,焦急道,「『閃光』真的是我們家族最強大的劍術,繼承於一位神靈,是能夠斬開空間與時間的不可思議之劍,我、我把它拿出來交易,是真的下了很大很大的決心的啊!」

方東翻動著手裡的這些東西:「繼承於哪一位神靈?」

「額,這個,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

方東聽著這番話,忍不住瞄了這傢伙一眼,但他剛剛大概翻了一下,發現這被蘭迪成為「閃光」的劍術不僅僅是一種劍術,更是一種掌控元素力量的方式……方東看著這上面對力量形式與力量轉換的描述,忽然意識到,這世界的修鍊體系,或許不是像他自己之前想象的那樣的、修鍊提升境界之類的,而是某種更貼近現實的方式。

這東西或許沒用蘭迪吹噓的那麼神,卻應當也不是真正沒有用的東西。

他沉吟片刻,道:「好吧,這東西我收下了,但……在此之外,還要額外的收取一部分的費用。」

蘭迪忍不住微微一愣,道:「啊,我真的沒用什麼錢,而且,我都把我家傳的……」

「不,這一部分費用,不是金錢,而是……壽命。」方東擺出一張嚴肅臉,道,「我不知道你的長輩把那張名片遞給你的時候又沒用說過13號事務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但我眼瞎可以告訴你,這是魔鬼的店鋪、在這裡,作為委託費用所收取的,不僅僅是存在實體的物品,也可以是概念性的東西,比如,你的壽命。」

方東將名片交到對方的手中,緩緩道:「劍術『閃光』和你十年的壽命……作為完成你委託所收取的費用,怎麼樣?」

蘭迪微微愣住,他猶豫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地問道:「十年是不是有點兒……」

方東擺出一張嚴肅臉,盯著眼前的蘭迪。

蘭迪的後半句話便硬生生的咽下去了,咬牙道:「好吧,十年壽命和劍術閃光。」

方東聞言,都忍不住多看了這傢伙一眼,要是他自己來選,肯定不會拿十年壽命和一本雖然沒什麼大價值卻是祖傳劍術來換一個妹子的。

他心想:果然,愛情是讓聰明人變傻、讓傻子變得更傻的東西,是這世界上最可怕的無形之刃。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來講,抱著這樣念頭的方東,迄今沒有任何女朋友的原因,恐怕也就是十分清楚的事情了。

不過,方東也是沒有這樣的自覺就是了。

對於他這種傢伙來說,眼下還沒有「我需要女朋友」這種概念,便不可能去找什麼女朋友就是了。

但……

讓方東意外的卻是另外的一件事兒。

兩個人已經談妥了條件,蘭迪手中所捏著的那張名片卻沒有變成契約。

這……是怎麼回事?

方東微微皺起眉頭來,他看了眼前的蘭迪一眼,沉默片刻,想到了什麼,道:「我改注意了,只要你五年的壽命。」

「啊?」蘭迪雖然不明所以,但少花費五年的壽命,對於他來說是好事兒,忙不迭的點頭。

然而讓方東意外的是,這一次,那張名片也沒有任何變化。

方東想了想,看了一眼蘭迪,道:「唉,我看你小子也是個痴情人物,這樣吧,要你五年的壽命,我也有點兒於心不忍,這樣,就要一年的壽命,意思一下,你看這麼樣?」

蘭迪連忙點頭,這會兒他心裡想的恐怕是……這還有這種好事兒?

然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