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等到柳雲祁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話,當時他正後悔的想要跟月兒道歉解釋,可是月兒當時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什麼原因,轉頭就跑了。

從這以後,月兒就特別的粘柳雲祁,不管他走到哪裡都能看到月兒的影子。

一開始,柳雲祁只道她是小孩子貪玩,也並沒有放到心上。

直到後來,在朝夕相處之中就連他自己的心境都發生了一些變化,他這才察覺到月兒的真正的心意是什麼。

為此,柳雲祁可是頭疼了很長一段時間,畢竟他不是蘿莉控。

雖然他身體是小孩,但是心理上卻是不折不扣的成年人啊,讓他與小孩子談戀愛什麼的,他自己都覺得怪怪的。

經過很長時間的痛苦掙扎,柳雲祁當時給自己得出的結論便是,小時候當妹妹,長大以後再娶她。

原本他的如意算盤打的好好的,可是現在精靈女王卻說要讓他們成親,這讓柳雲祁有些措手不及了起來。

看著一旁月兒無辜而又幸福的神情,拒絕的話語他是怎麼都說不出來,最終所有的掙扎都化作一聲嘆息,柳雲祁微微一笑道「好的,請儘管將月兒嫁給我吧,我今後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

怔看一下,月兒的俏臉頓時紅了個通透,低下了頭去,悄悄的握住了柳雲祁的手。

看了眼兩人握在一起的小手,精靈女王微微一笑,道「恩,既然如此,那日程就該早點定下來了,我這就召集長老們商議你們的婚期。」

「那個…伯母…還有件事。」見精靈女王要走,柳雲祁趕緊說道。

「還有什麼事情?」精靈女王疑惑道。

「那個,成親畢竟是大事,我希望這件事能夠知會一下我的姐姐,我希望她能來參加我和月兒的婚禮。」柳雲祁道。

「母親,月兒也是這麼想的,在蒼雲山,除了雲祁哥哥外,就柳絮姐姐對月兒最好了,母親,能不能把柳絮姐姐她們接過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啊」月兒也是抬起了頭,說道。

精靈女王卻搖了搖頭道「不行,月兒,精靈族的規矩你不是不懂,這次讓小祁和無雙姑娘進來已經是破例了,身為女王,我不能一再破例。」

「可是,母親,柳絮姐姐她對我最好了,我希望能夠得到她的祝福啊~,求求你了,你就答應我們吧~」月兒有些著急了起來,道。

「月兒,規矩就是規矩。若是你們想要得到姐姐的祝福,那你們在出去之後還可以再成親一次,但是,再讓其他人族進來,這個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母親~」

「月兒…」月兒還要再說,柳雲祁卻拉了拉她的手,道「既然是規矩,那也沒有辦法了,我們不能讓伯母難做。」

「恩,你明白就好,還要什麼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就要去定婚期了。」精靈女王點了點頭,說道

柳雲祁訕笑著撓了撓頭「那個,還有一件事…」

「還有什麼事情一次性說完吧。」

「那個…呵呵…不好意思,把您的房子給拆掉了。您看,我今晚住哪裡啊?」柳雲祁尷尬道。

「這個簡單啊~哥哥可以跟月兒一起住啊~」月兒道。

「胡鬧!你們現在還沒有成親,怎麼能夠住在一起?!」精靈女王瞪了月兒一眼,又轉頭對柳雲祁點了點頭道「放心,我會給你安排的。還有什麼事情嗎?」

「那個…我想應該是沒了。」柳雲祁道。

精靈女王點了點頭就準備離開,腳步一頓,突然想起什麼般回頭對月兒說道「月兒~我有事跟你說,跟我來。」

月兒哦了一聲,依依不捨的對著柳雲祁說道「雲祁哥哥,月兒先走了,月兒明天會來找你的,你可要想我哦~。」

說完她一步三回頭的走到了精靈女王身邊。

抓住月兒的小手,只見人影一閃,精靈女王和月兒雙雙的消失在了原地不見了蹤影。

柳雲祁心中一陣驚駭,他剛剛都沒有反應過來,精靈女王就已經帶著月兒離開了。這到底是什麼實力?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見精靈女王和月兒離開了,在旁邊半天沒說話的趙無雙走了過來笑嘻嘻的說道「恭喜啊~小小年紀就已經娶妻了~真是厲害啊。」

「你身為我老婆居然恭喜我娶另一個老婆?」柳雲祁目瞪口呆的看著她,踮起腳尖伸手到她額頭上感受了下道「沒發燒吧?」

聽到柳雲祁承認自己是老婆,趙無雙眼中閃過了一抹異色,拍開了柳雲祁的手嗔了他一眼道「去!你才發燒了呢。」

「沒發燒你恭喜我?這件事情對你來說不是應該是件不好的事情嗎?」柳雲祁道。

「有什麼不好的?這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啊?男人多娶幾個女人又有什麼問題?」趙無雙渾不在意的說道。

「你這麼想本身就是錯誤的,有哪個女人會不在乎自己的丈夫娶其他女人?除非她根本就不喜歡自己的丈夫。」柳雲祁道。

終極小村醫 趙無雙詫異的看了柳雲祁一眼,伸出她那青蔥玉指點了柳雲祁的額頭一下道「喲~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居然會懂得這些,看來我以前是小看你了…好了,咱們不說這些了,說說你吧。」

「我?說我什麼?」柳雲祁疑惑道。

「你剛剛練的是什麼?武技?功法?怎麼這麼厲害?」趙無雙好奇道。

「哦~你說剛剛那個啊?那個叫太極。不是武技,也不是功法,算是招式吧。是我閑著無聊的時候研究出來的。」柳雲祁面不改色的說道。

心裡不由的暗自嘀咕「要說是我從地球帶過來的,到時候她還不得問東問西的。要說是家裡傳承的,那她回去一問姐姐,不就知道我騙她了?所以古人們啊~不是我可恥,我也是被情勢所逼啊~而且,我也並不全是說謊,在這個世界上也確實沒人會,深究下來可不就是我研究出來的么?」

「招式?」趙無雙疑惑道。

「對,就是招式。這個世界上的人只知道以力壓力,卻不知道也能以巧破力。太極就是以此為基礎創造出來的。」柳雲祁道。

聽著這從來就沒有人提出的理論,趙無雙不由的覺得有些新奇,疑惑道「以巧破力?」 「解釋起來很麻煩,總之你只要記住太極很厲害就對了。

誒,對了,你們怎麼會來的這裡的?」撇了撇嘴,柳雲祁突然反應過來皺眉道。

「我們擔心你嘛,這裡那麼危險。你一個人我們怎麼放心的下啊?你看,我們多有先見之明?昨天要是我們不在的話,那你不就危險了?」趙無雙道。

「擔心我?你們兩個女人單槍匹馬的來到這種地方難道就會比我安全嗎?前天要不是我及時出現,你們可就被那個紈絝子弟給抓走了。」柳雲祁一瞪眼,道。

「誰說我們是一個人來的?要不是你引發了魔獸暴動,我們也不會和侍衛走散。要不是那樣,我們至於怕那個囂張的小子嗎?」見柳雲祁居然還敢說自己的不是,趙無雙頓時怒從心起道。

「你們自己不聽我的,現在居然還來怪我?!」柳雲祁怒目圓瞪道。

「誒!我們救了你唉~,你不說句謝謝不說,還用這種態度和我說話?你以為我們願意來這種鬼地方啊?!要不是因為擔心你,鬼才願意來這種鬼地方來受罪。再說,這個森林是你家開的嗎?我們想來就來,你管的著嗎?」趙無雙不甘示弱道。

「你…」

趙無雙的話在柳雲祁腦中不停的迴響,想到她們也是一番好意的來幫自己,他心中不禁的升起了一陣暖意,心裡的這種感覺讓他覺得很舒服,心中的怒氣也不知不覺的消失殆盡。

柳雲祁嘆了口氣道「好吧,就算是我的錯吧,我也是怕你們出事才這樣說你的。」

「你小子還算有點良心,不枉費我們大老遠的跑來找你。」見柳雲祁服軟,趙無雙頓時滿意的伸出青蔥玉指點了下柳雲祁的額頭。

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柳雲祁的心中頓時暖洋洋的,又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對了,你有沒有幫我把那些老鷹的屍體收起來啊?那些可都是我的血汗錢啊~可不能便宜了別人啊~」

趙無雙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尷尬,輕咳一聲道「恩…收起來啦~放心~沒有便宜別人。」

柳雲祁頓時舒了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那就好~」

然而,才剛剛鬆一口氣,趙無雙卻又道「便宜了你的未來岳母。」

怔了一下,柳雲祁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疑惑道「你說什麼?」

「你的那些戰利品全都被你未來岳母拿走了,說是當月兒的聘禮。」趙無雙道。

柳雲祁呆愣了半響,喃喃自語道「也…也就是說,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不,你還是有得到的。」趙無雙一臉神秘的看著柳雲祁。

柳雲祁頓時眼前一亮,一臉的期待「我就說嘛~我殺了那麼多,怎麼著也會剩點什麼的,來,快拿出來讓我看看到底是留下了多少,就算是只有十分之一也行啊~」

「你得到了月兒啊~」趙無雙眨巴著大眼睛一臉的狡黠。

頓時,柳雲祁如墜冰窖,呆傻的道「月…月兒…那就是說我什麼都沒剩下了?怎麼會這樣?我殺的那麼辛苦,最後什麼都沒撈到~」

「誒~!你得到了月兒一個還不夠啊~月兒對你那麼好,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趙無雙不滿的嗔了柳雲祁道。

「這不是滿意不滿意的問題,在我心裡月兒早已經等同於是我家人一般的存在。而她母親要我拿那些魔獸屍體當做聘禮,那就好似拿著我的東西去換我的家人一樣~你懂這種感受嗎?」柳雲祁一瞪眼,咬牙切齒道。

「這什麼跟什麼啊~不就是幾具魔獸屍體嗎?至於這樣激動嗎?」趙無雙撇撇嘴道。

柳雲祁當即瞪圓了雙眼「不就是?!這可是我的血汗錢啊~是我拚死賺來的!我可是很有成就感的!你居然說的那麼風輕雲淡?!」

趙無雙被柳雲祁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道「可是你也得到月兒了啊~月兒那麼可愛,還一心一意的對你,你還有什麼不滿的~不就是幾個臭錢嗎?難道連月兒也比不上那些東西?」

「我都說了,我不是那意思,我…」

還未等柳雲祁說完趙無雙便打斷道「好了~我管你是什麼意思~,不就是幾個臭錢嗎?等我們回去,你要多少我給多少。」

「我…」

柳雲祁不甘的正要繼續辯解,一名精靈族盪著樹藤飛了過來,走到兩人中間道「兩位,房間,女王大人已經安排好了,女王大人讓我來給兩位帶路。」

「我…」

柳雲祁剛要無視精靈族繼續說下去趙無雙再次打斷道「恩,那帶路吧。」

「我…」

精靈族點了點頭,帶頭離去道「二位請跟我來。」

趙無雙抬步跟上精靈族,根本不給柳雲祁說話機會。

「你們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啊!」柳雲祁急的直跳腳道。

翌日清晨

太陽剛剛從東邊升起,獸吼聲、鳥叫聲…伴隨著初晨的陽光灑落在森林之上,映照的森林一片生機盎然。

柳雲祁慵懶的依靠在陽台邊,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雙眼無神的看著這難得一見的初晨美景。

在柳雲祁的頭頂,雪兒正一臉好奇的打量著他「沒想到這個人居然還要娶姐姐,看起來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族啊?月兒姐姐為什麼會喜歡他呢?這還真是奇怪呢~,哼!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居然能夠讓姐姐那麼喜歡他。嗯~到底要怎麼接近他呢?」

雪兒沉思良久,突然眼前一亮「有了!」

甜甜一笑,她盪著樹藤朝著柳雲祁飛躍了過去「雲祁哥哥~」

柳雲祁正慵懶的欣賞著這初晨的美景,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傳入他耳中。

柳雲祁抬頭看了一眼,懶懶的道「月兒~你來了~」

雪兒微微一愣,她沒想到自己靈機一動來假扮月兒,柳雲祁居然真沒認出來。

看著柳雲祁那慵懶的樣子,她心中頓時安定了下來,心裡不屑的說道「哼!還說要娶姐姐呢~連我和姐姐都分不清楚。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能讓姐姐對你那麼的死心塌地。」

在柳雲祁面前落定,雪兒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道「雲祁哥哥~待在房中是不是很無聊啊?想不想出去轉轉啊?」

察覺到雪兒眼中一閃而過的狡黠,柳雲祁心道「這丫頭,一大清早的也不知道又想什麼鬼主意來整我,也罷,反正待在房裡也無聊,我就看看你要搞什麼鬼。」

心中念頭閃過,柳雲祁面上卻是疑惑道「額?可以出去嗎?」

「有什麼不能去的?哥哥馬上就是月兒的夫婿了,這有什麼不可以的?你去不去?不去的話月兒可走咯…」雪兒眨巴著大眼睛轉身作勢欲走。

「別介啊~我又沒說不去,你幹嘛這麼著急走啊?」柳雲祁連忙抓住了她手道。

突然被柳雲祁拉住了的手,雪兒一愣,臉上頓時染上了一抹紅暈,不著痕迹的從柳雲祁手中抽出自己的手,順著樹藤就往上爬「那跟我來。」

看自己自己空落落的手,柳雲祁盯著雪兒的後腦勺心中一陣疑惑,心裡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讓他感覺怪怪的。

雪兒爬了一段距離,發現柳雲祁並沒有跟上,回身疑惑的看向了他「哥哥,怎麼了?」

柳雲祁搖了搖頭把心中的疑惑拋到了腦後,道「沒什麼,我們走吧。」

此時,精靈族某處一個大殿之中,精靈女王坐於高台之上,七位年老的精靈族在下方分坐兩排,他們分別是精靈族的七位長老。

女總裁的終極保鏢 坐在下方上首位的大長老疑惑道「不知女王陛下急招我們是有何要事?」

精靈女王道「大長老稍安勿躁,我今日急招各位長老前來,是要向各位公布兩個喜訊。」

「哦?女王陛下有何喜訊?我等洗耳恭聽。」大長老道。

「其一,我的女兒月兒不日就要嫁作人婦,今日特意招幾位前來,是想請各位長老幫我選一個出嫁的好日子。」精靈女王道。

「月兒?女王陛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月兒她應該還未成年吧?怎麼能夠嫁人呢?」二長老疑惑道。

「就是啊~這麼小一個孩子怎麼能嫁人呢?」長老們頓時議論紛紛了起來。

「各位長老知道全屬性體質嗎?」精靈女王道。

「這個我們當然知道了。全屬性體質可遇而不可求,得之可得聖者至尊。

全屬性體質得元素精靈的祝福,天生親近魔法元素,得此體質者可修鍊任何一種魔法,成為魔法師之後,在同等級別的人之中往往都要比他們強上一籌。

此體質一生還能有一次選擇變成單一屬性的機會,如果選擇變成單一屬性的話,修鍊起魔法更是有如神助,有著踏足聖者這一神聖領域的機會。

這千百年來擁有這一體質的就沒有超過三個人。」大長老道。

「據說幾十年前,人類之中出現了一位雷帝,他就是擁有全屬性魔法體質的其中一位,他在沒有選擇成為單一體質修鍊之前已是進步神速,鮮有敵手。

在他選擇單一屬性體質之後,修鍊起魔法來簡直有如神助,短短几十年就已經達到元素使的境界。

一手雷屬性魔法簡直出神入化,揮手之間就能召喚成百上千的雷獸來進行攻擊,同階之內幾乎無人能敵。

傳聞他當初因為得罪了某些人而闖入了禁忌之海,這之後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傳出。

後來曾有傳言,說他已經死在了禁忌之海,不過從未有人證實過這一傳言。我想如果他當時沒死的話,那現在應該就是聖人之尊了。」五長老追憶道。

精靈女王點了點頭道「恩,既然大家都了解的那麼詳細,那我也不多解釋了。

我想大家都知道,上一任精靈女王陛下曾和一位全屬性體質擁有者交好,從而有幸能夠深入了解全屬性體質的奇特之處,她曾提出過一個設想,如果這個設想能夠成立的話,我們精靈族就能夠自行製造擁全屬性體質的人。

在繼位精靈女王的時候,前任女王陛下將她的的那個設想傳給了我,希望我能夠替她證實她的猜想,同時也讓我們精靈族更加強盛。」

聞聽此言,長老們面色頓時一變,大長老按耐不住的道「女王陛下!這是真的嗎?」

精靈女王嚴肅的點了點頭道「那是自然。」

「哈哈!太好了,只要能夠成功,那我們精靈族就再也不用再擔驚受怕的小心過活了!」眾長老們頓時滿臉的喜色。

大長老臉上掩飾不住的喜色「女王陛下,不知,製造全屬性族人需要準備什麼?還有何特殊要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