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等到睡醒之後,羅伯茨就派兩個海盜分別去把黑風號和破浪號凡人那兩位海盜船長叫到了自己的船長室,準備商議一下羅伯茨手邊他們和他們手下的海盜的問題,說實話,雖然知道海盜們大多數會因為形勢所迫或者利益牽連而輕易地背叛別人,但是羅伯茨還是不很想將這些海盜留下,但是海妖號上的水手數量僅僅是維持海妖號的正常運行就已經勉強了,想要僅憑藉已經和自己出生入死多次而建立足夠的相互信任的手下們吃下兩艘三桅風帆戰艦是完全不可能的。

如果羅伯茨不捨得放棄兩艘基本完好的戰艦,他就必須安撫好亞莎和維德並通過這兩位控制他們的手下。

被羅伯茨請過來的維德和亞莎兩人,看起來倒是沒有違約的打算,不過按照他們的想法,他們的海盜船應該還是僅由他們自己來指揮,他們頂多最後承認羅伯茨的領導地位以及每次劫掠都會給羅伯茨按比例分一筆戰利品,僅此而已。

當然也不能說這兩個海盜想的太美好,畢竟多數海盜團之間的從屬關係都是這樣的,想要在海盜這個群體中建立起像海軍那樣嚴苛的上下關係,是非常不現實的一件事情。

但是羅伯茨這次的打算卻絕不滿足於如此,按照他的規劃,這兩艘海盜船必須完全處於他的掌控之下,這兩位海盜繼續當原本海盜船長沒問題,但是必須接受他派出去親信手下的監視以及一定程度上的指令。

如果只是像那兩個海盜所想的那樣條件,羅伯茨覺得這樣對自己手下的實力提升完全沒有好處,畢竟在船隻少的時候,這樣的形式還可以保證羅伯茨對其他船隻擁有一定程度的掌控能力,但是如果羅伯茨進一步擴張自己的勢力,那恐怕這樣鬆散的組織結構就會出大問題了。

羅伯茨的目標可不只是擁有一支名義上屬於自己的海盜船隊那麼簡單,按照他的想法,如果不能保證自己的命令可以在每艘船上都順利傳達並執行,那麼還不如不擴張自己的手下實力呢。

然而羅伯茨的想法註定是會受到阻礙的,畢竟海盜們自誕生以來就是自由散漫的群體,縱然羅伯茨給出的條件比海軍那邊要寬鬆的多,但是除了已經習慣了羅伯茨的規矩的海妖號上的海盜們,其他的海盜依然很難接受羅伯茨的條件的。

「憑什麼?」最先表示不出不滿的是亞莎,這位女海盜的脾氣極為火爆,聽到羅伯茨給出的條件之後立刻從腰間掏出了一桿火銃,拍到了羅伯茨的船長桌上,怒吼道:「你這樣的條件還不如讓我去死,老娘接受了你的條件,我的船還能屬於我嗎?」一旁的維德雖然沒有多說話,但是從他的表情上表達出的意思應該也和亞莎差相差不多。

羅伯茨看著兩人搖了搖頭,說道:「我必須糾正一點,你們的船現在已經是我的了。」

兩人愣了一下,亞莎剛要說些什麼粗鄙之語的樣子,羅伯茨打斷了她,就指著自己的手下說:「在此之前你們的船長位置就已經被安德森給搶走了,我並不是從你們手裡奪下了你們的船,我的手下么那是奪下了安德森的船,然後把你們救了出來,所以這兩艘船現在是屬於我的,我就算不把他們交給你們,你們又能怎麼樣我呢?而我現在還肯讓你們去當客船的船長,你們不感謝我救了你們一名也就算了,還跟我這麼說話,你們是想逼我撕破臉嗎?」

兩人有些啞口無言,雖然從內心深處的想法來說,他們倆真的是無法接受羅伯茨的條件,但是從現實角度上來考慮,說到底是羅伯茨的人救出了他,縱然是在道德水準普遍比較低的海盜群體中,這樣的恩情也是必須報答的。

「可是……」維德組織了下措辭,最後還是表達出了自己的意見:「羅伯茨船長,我真的很感謝您的救命之恩,可是,您的條件恕我無法接受,這樣吧,我的破浪號……不對,就是破浪號,現在已經是你的,至於我呢,就不打擾您了,請讓我離開吧。」

看起來這位維德船長倒是頗有一些堅持,寧肯拋下自己的海盜船,也不想當一個被他人控制的傀儡。

聽到維德這麼說羅伯茨笑了笑:「維德船長,你別著急嘛,你現在想想你的破浪號上還留下了水手,已經不到原來的三分之一了,縱然說我把你的海盜船還給你,你還能保證你的破浪號還能開動嗎?再者說你手下的海盜們已經背叛過你一次了,這些已經壞了良心的傢伙有過一次肯定就會有第二次,你真的覺得你還能夠控制你的船嗎?」

維德聞言愣了一下,說道:「你說我控制不了我的船,那麼羅伯茨船長就有辦法能保證我的手下們能聽從你的命令嗎?」

羅伯茨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說道:「要不這樣,我們打一個賭,如果我對破浪號和黑風號的處理辦法你能滿意的話,那麼以後你就接受我的條件,怎麼樣?」

維德悶哼了一聲:「這種條件誰會答應?」

「別這麼急著拒絕嘛,不如先來看一看我這邊的條件。」羅伯茨伸手遞出一張紙,將這張紙給了這兩個海盜船長看了一下,這張紙上所記錄的是羅伯茨連夜寫出來了幾條被他命名為海盜法典的東西,而這些東西的框架原本就本來在海妖號上實行了,只不過眼下是羅伯茨第一次以正式文書的內容展現出來而已。 展現在維德面前的就是羅伯茨用一晚上時間寫出來的所謂海盜法典,這中間的很多內容都已經在海妖號上實行了很久了,羅伯茨覺得推行到其他海盜船上應該也不會存在太大的問題,不過在實行的初期肯定會激起一定的反抗,羅伯茨對此也早有預料,自然也想好了一定的對策。

那張紙上最重要的的幾項內容被羅伯茨稱之為法典總綱,分別是:

一、每一個海盜對船上日常的一切事務每個人都享有平等的表決權;

二、偷取同夥的財物的人要被遺棄在荒島上,傷害同伴的人要走跳板;

三、禁止在船上賭博,禁止在船上酗酒鬧事;

四、臨陣逃脫者死;

五、嚴禁私鬥,但可以在有公證人的情況下決鬥,殺害同伴的人要和死者綁在一起扔到海里去;

六、在戰鬥中殘廢的人可以不幹活留在船上,並從「公共儲蓄」里領800塊西班牙銀幣。

七、分戰利品時,船長大副水手長和舵手分雙份,炮手、廚師、醫生可分一又二分之一份,普通水手每人得一份。

而除去這幾條總綱之外,羅伯茨還在這七條後面附加了一些更加詳細的解釋說明,比如說在某些情況下戰利品該怎麼分之類的具體情況,如果只是這七條總綱的話,完全不需要羅伯茨用一晚上的時間來想,主要是這些細綱之類的東西,縱然有自己的幾個手下幫忙補充,這張紙上的內容也耗費了羅伯茨很長的時間。

而且這個所謂的海盜法典畢竟是剛剛想出來的東西,遠不如那些所謂真正的法律那樣完善,不過維德倒是也能看得出來這條法典的意義,簡單來說就是,這個費電能夠讓船長更好地約束自己手下的海盜,使得海盜們更有凝聚力一點,以及保證了海盜們的權益,也使得海盜們能夠對自己的船長更加放心,如果推行的好的話,甚至能改變海盜們的戰鬥力和紀律性。

「我想看一下。」那邊的亞莎悶聲悶氣地說了一聲,隨後湊到了維德身旁往羅伯茨遞出的那張紙上看了看,隨後撇了撇嘴,說道:「老娘不識字,你寫的什麼東西?」

羅伯茨無奈地看了他一眼,隨後說道:「那怎麼辦?要不讓維德船長讀給你聽?」

羅伯茨倒是很清楚維德是海盜中難得的識字的人之一,像維德這樣的人在海盜之中也屬於少數,像羅伯茨這樣出身貴族之家的更是極其稀罕了,已經持續了一百來年的大航海時代這樣的海盜也沒幾個。

說起來海盜這個行業中的從業者,因為出身的原因,大多數人的文化水平,說實話都很低,甚至鬧出來過某些海盜,闖到了某座城下張貼著的自己的懸賞令下面都不知道那是自己懸賞的笑話,當然那個海盜已經蠢到被抓起來換成賞金了,他的事迹也變成了海盜們喝酒吹牛時慣常的笑料之一。

「羅伯茨船長,我想我們還需要好好思考一下。」維德和亞莎竊竊私語了一會兒之後,維德上前一步,對著羅伯茨如此說道。

羅伯茨倒也明白這種事不是那麼容易就做出決定的,不過既然這兩人打算商量,羅伯茨覺得他們還是有很大概率接受自己的條件的。

「船長,你覺得他們會答應你的條件嗎?」看著亞莎和維德離開了船長室,原本一直默默地坐在角落裡一言不發的卡莉斯忽然湊到了羅伯茨身邊。

昨晚在眾人集思廣益不斷擴充海盜法典的時候,卡莉斯也一直在旁邊旁聽者,畢竟她除了船長室也無處可去,所以她對那張紙上的內容還是很清楚的,在羅伯茨擱筆訂下初稿的時候,卡莉斯就和羅伯茨說過:「船長,我覺得這條件他們不太可能答應吧。」

畢竟雖然涉及普通海盜的部分雖然多了些規矩,但是也不是多麼難以接受,但是之後關於這些海盜船長甚至是包括所謂的體面人的部分,其實是相當於變向削弱了他們的權益。

在羅伯茨身邊呆了這麼多天,卡莉斯也對普通的海盜船上的情況算是有了一點基本的了解,在正常的海盜船上,雖然不存在像海妖號上這種可以稱之為嚴格的規矩,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普通海盜們的待遇有多好。

要知道在一艘海盜船上,一個海盜船長基本就相當於他小小的海盜王國上的國王,而且基本各個是暴君,對自己的手下動輒打罵,甚至那些稍微有點地位的海盜對普通的海盜也是肆意欺凌,越是底層的海盜的生活越是凄慘。

而且因為海盜船長們只在乎自己一次劫掠能夠得到多少財富,所以對自己手下之間的關係之類大多漠不關心,海盜們之間發生口角進而衍生為鬥毆甚至打群架那都是常事。

這也導致了海盜船上的上下關係基本都是一團糟,船長們依靠少數親信和暴力把手下當成牲畜一般對待,普通海盜則把上級當成仇敵,但凡有機會就會掀起暴亂。

這也是為什麼海盜們之間內鬥嚴重,實在是海盜們大多都是很不團結的,就比如暴風海盜團對黑風和破浪兩個海盜團的吞併之所以如此簡單,就是因為那位安德森大團長只需要把兩個海盜團的上層一網打盡,接收其餘的水手不過是許下幾個不一定會兌現的諾言的事,那些飽受虐待的海盜只要有一點好處就會很輕易地背叛自己的船長。

像海妖號上這樣特別的一夥兒海盜實在是很罕見的事情。

然而這並不是羅伯茨有信心招攬這兩位海盜船長的主要原因,畢竟如果他們還能當自己的船長的話,那麼所有的利益都是他們的,這份東西甚至說是在剝奪海盜船長的某些利益。

但是就像羅伯茨之前和維德說的那樣,經過兩次動亂,破浪號和黑風號上的水手人數已經縮水了太多了,就算羅伯茨不對他們做什麼,這兩位船長也沒有足夠的人手驅動自己的船了,如果接下來一直風平浪靜那還好,但是如果隨便遭遇點什麼意外,他們都很難應對。

所以羅伯茨很有信心這兩個人會接受自己的條件,而等他們同意了自己的條件,那麼自己之後的計劃進行就會很順利了。

看到兩個船長再一次走進了船長室,亞莎的臉上依舊一副憤懣不平的表情,維德的表情也帶有幾分不甘,羅伯茨知道,自己猜對了,這兩個也算是擁有不菲名聲的海盜對自己低頭了。

「好了兩位,以後我們就算是同伴了,好了,接下來就請看看,我如何處置你們的手下們吧。」 經歷過被安德森奪取過一次船隻,又被羅伯茨的手下清洗過一次之後,破浪號和黑風號上還剩下的水手總數加在一起已經不到五十名了。

一艘像黑風號這樣的船隻上主要的乘員除了操控火炮的炮手之外,絕大部分都是負責操控船帆船舵之類的遠洋航行所必需的的水手,除此以外,還要加上一部分負責接舷戰的戰兵,這些人數林林總總地加起來大約有三百多人。

由於一艘船上的空間是有限的,船上貯存的食物和飲水也限制著船上乘員的數量,所以每個船長都要想盡辦法在這局促的空間內安置下儘可能多的水手,這就導致了每艘船上的水手數總是超過預先設計人數的,所以每艘船上的基層水手的生存空間總是很成問題的。

這個問題有多嚴重呢?簡單舉個例子就是,每個海盜船上的水手都是需要和別人一起分享床位的,而且這床位也不是那種常見的鋪著稻草的木板床,而是懸挂在船隻甲板和走廊中的用漁網做成的吊床,就算是那種睡起來不舒服的吊床也是由兩三個水手一起分享的,水手想休息只能等自己的同伴睡夠了自己再躺上去睡一會兒。

不過這兩天破浪號和黑風號上的海盜們發現自己好像不需要和別人去分享吊床了,甚至床位還有了不少富裕,然而這些海盜們可是一點都沒辦法為此感到開心,甚至還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有些憂心忡忡。

這點可憐的人數,別說是用來進行一場遠洋航行,就算是在相對穩定的淺海區,這兩艘船一旦遭遇一場風暴,船上的這些人都有可能因為遇到來不及反應而導致船隻傾覆的危險。

畢竟海妖號上,就已經有一百多多名水手,這還是羅伯茨在努力的排班之後盡量減少了人員的需求才做到的。

一般來說一艘正常的海盜船上,正常情況下應該有將近兩百名水手炮手在內的各類船員才能導致基本的正常航行,這還是在不和其他船隻發生衝突的情況下,當然這個指的是像海妖號這樣規模的戰艦。

以海妖號為例,這艘船就擁有總共八十門側舷炮,一般情況下為了操縱著這種,每門炮都需要一名炮手,一名裝填手,這樣就需要一百六十個能熟練操控大炮的水手了,而且還需要數量不定的水手負責搬運火藥和炮彈。

至於其他操控船帆,掌舵以及瞭望等等各種的需求下,大概也需要林林總總大概一百多名海盜,這樣算下來一名一艘海盜船上最起碼也需要兩百多個海盜,其實相對這片海域上活躍著海盜來說,這點數量也不算很多。

而且其他的一般海盜船多數也沒有海妖號這麼多火炮,所以他們所需要的炮手可能會相應的減少一點,但總的來說,像破浪號和黑風號在滿員的情況下,一般都是擁有200多名海盜的。

羅伯茨很清楚,而看著眼下這兩艘船上各自都只有50五十多名海盜,羅伯茨覺得這兩位海盜船長實在是凄慘了一點,尤其是這些剩下的五十名海盜對他們船長的忠心也非常難以保證的情況下,更顯得這兩位船長手下沒兵沒將。

很快這些總數將超過一百名的水手就被聚集到了海妖號上的甲板上,這些海盜們在初次見到海妖號上這光潔整齊的甲板的時候都紛紛吃了一驚,有些人和自己的同伴說著一些陰陽怪氣的酸話,像什麼海盜船這麼乾淨幹什麼呀之類的,也不知道這些海盜到底是在堅持什麼。

羅伯茨打心裡認為這些水手大概是覺得自己船上的大炮沒有海妖號上的好,數量也不如海妖號來得多,所以在酸自己吧,所以羅伯茨就對這些議論聲視若無睹,只是命令自己手下的人,首先對這一百來名海盜進行了簡單的登記工作,這也是海妖號上進行日常安排的重要準備工作之一,畢竟一個船長只有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水手有多少還活著還有這些水手現在處於什麼狀態才能給他們好好的安排工作。

在手下們亂七八糟地折騰了半天之後,終於將這一百多名海盜的名字特長年齡以及身體條件登記在了紙張上之後,羅伯茨就開始讓水手長薩姆博按照昨晚的安排給這些水手開始分配工作的地方。

亞莎和維德自然是早就聽說過羅伯茨對自己手下的管理風格的,眼下看著海妖號甲板上這亂糟糟的場景,他們心裡各有一番想法,不過他們倒是已經達成了一個共識:羅伯茨這樣做恐怕不會有什麼作用。

畢竟他們的手下是什麼德行,他們自己很清楚,羅伯茨想要通過這麼簡單的安排就想讓那些海盜服從他是絕對不可能的。

不過看著看著,亞莎和維德就開始感到驚愕了,因為在薩姆博的安排下,有一部分海盜居然被留在了海妖號上,甚至還有一部分破浪號的海盜被安排到黑風號上,黑風號上的海盜還被安排到破浪號,簡單來說就是三艘船上的海盜都被打散了,而原本屬於海妖號上的水手大多因為這次職位的變動而擁有了一點不大不小的實權,比如說成為了暴風號和破浪號上的軍需官啊,舵手啊之類的職位。

按照之前羅伯茨所公布的那份所謂的海盜法典,這些職位大多都是可以多分一點戰利品的,不過亞莎和維德等人對此倒是沒有什麼意見,畢竟海妖號算是勝利者的,給他們的船上攙一點沙子也算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在分配好工作之後,現在的情況就是海妖號剩下的只有一百多名海盜,而另外兩艘船上的海盜人數雖然沒有變化,但是他們的人員構成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基本上原本的成員有一半的海盜換成了海妖號上原本的船員,單看海盜的數量甚至比他們本船的水手數量還要多一些。

https://tw.95zongcai.com/zc/65619/ 「好了,兩位船長,你們現在可以回到自己的船上去了。」羅伯茨就好像剛才在船長室的那一幕沒有發生似的,邀請兩位船長各自回到自己船上的崗位上,這兩個海盜船長聽到此還能說什麼呢? 他們的船上的水手大多都已經換成了羅伯茨的人,他們就算不想聽羅伯茨的命令,也沒有什麼辦法了,不然他們還能指望自己手下那僅存的幾個海盜因為那已經所剩無幾的忠心跟著自己發動叛亂不成?

「船長,你要造自己的反嗎?」兩個船長彷彿聽到了自己手下的海盜們自己喊著這句話,然後把自己扭送到羅伯茨的身邊,用來謀取一點半點的利益。

不過暫時順從羅伯茨的意志不代表這兩個一向不屈從於他人的海盜會一直聽從羅伯茨的命令。

而且羅伯茨的安排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黑風號和破浪號上的水手數量並沒有發生太多變化,這兩艘船還是缺乏足夠的人手來保證應付海上可能發生的意外情況。

「好了兩位,別這麼哭喪著臉。」聽完二人的問題,羅伯茨簡單地安慰了一下兩個人:「雖然你們現在船上人比較少,但是等我們回到特圖加,不就能給你們補充人手了嗎?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虧待你們的。」

羅伯茨安慰完了幾句之後,兩人互相看了看,最後還是無奈的接受羅伯茨的條件,原本的破浪海盜團和黑風海盜船算是正式不存在了,當然就算沒有羅伯茨這一出他們的海盜團也不能重組了。因為原本歸屬於他們手下的那些相對而言更小的船,此刻已經沉海底的沉海底,逃竄的逃竄,大多數已經都不存在了,他們各自名下只剩下了一艘船,也沒有什麼資格稱什麼海盜團了。

現在羅伯茨正在猶豫該給自己的海盜團起個什麼名字,按照一般合併的傳統來說,一般都是在被合併的沒個海盜團中各取一個詞,然後組合成一起。不過眼下要組合的話,就面臨一個很尷尬的問題,羅伯茨本身並沒有什麼海盜團的名號,那他們該怎麼做?要把海妖號的名字放進去嗎?

對海盜們來說,用自己的旗艦作為海盜團的名字,也是很常見的事情,如此想著,於是便拍板定下了自己這個海盜團的名字,從此羅伯茨就正式是海妖海盜團的團長,目前手下擁有三艘三桅主力級戰列艦。

至於小船,暫時還沒有,不過那些小船倒並不是什麼很重要的東西,羅伯茨覺得在一般情況下有這麼三艘大船的話,自己這個海盜團就已經足夠橫行這片海域了,前提是羅伯茨在返回特圖加之後能夠招募到足夠的人手保證另外兩艘海盜船恢復戰力,還要保證能夠順利地操控自己的手下,不然什麼都是白搭。

還有另一個存在的問題是,無垠之海北部海域原本名義上最大的海盜洛倫佐已經死去,雖然現在這個消息暫時還沒有傳播出去,所以目前這片海域存在於海盜之間的秩序還沒有被打破,其他海域的霸主應該還沒有把觸手伸到這片海域,但是已經從洛倫佐手裡拿到那枚象徵海域的霸主地位的信物的羅伯茨早晚要面對其他海域希望擴張自己控制的地域的大海盜們的衝擊。

眼下畢竟因為有洛倫佐的名聲還在,活動在這片地域的海盜在沒有明確得知洛倫佐的死訊的時候暫時應該還不敢造次。

至於說其他海域那些大名鼎鼎的海盜團,想來也還需要一定的反應時間,畢竟在大海之上傳播消息的速度比陸地上慢上很多。

如果之後那些海域的海盜闖進這個海域怎麼辦?羅伯茨一時間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他手下的勢力到現在為止也就這麼三艘船,而且他對另外兩艘船上的控制也不是很穩固,只能通過這種摻沙子的方式,保證了另外兩艘海盜船上的船長一時半會兒不敢明目張胆的翻盤,但是如果羅伯茨不能儘快收服他們的心的話,那麼另外兩艘船和自己拆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到那個時候,洛倫佐交給他的那枚銀幣不但不能為羅伯茨的計劃提供助力,甚至還會給他招來很多麻煩。

當然也向羅伯茨除去要想盡辦法使得另外兩艘海盜船真正地變成自己人之外,還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追擊昨天晚上逃走的那些海盜。

按照亞莎和維德的說法,那位風暴海盜團的副團長,也就是在之前在擔當黑風號船長的那個傢伙,那個狡猾的傢伙在看到情況不妙的時候,就帶著被他放在黑風號上的藏寶地圖逃到一艘小船上,早就遠遠的離開了海妖號所在的海域。

眼下眾人在這裡耽擱了將近一天的時間,不知道還能不能追上那艘小船,如果對方先闖到了劍盾堡的話,那麼眾人這邊就危險了,畢竟誰也不知道那幫傢伙會不會引得駐紮在劍盾堡的兩支海軍過來圍剿眾人。

要知道以阿拉貢帝國海軍的實力,任何一支海軍艦隊盾都有團滅這三艘戰列艦的把握,即使是三艘戰列艦里最新型的海妖號,羅伯茨估計也就能頂多對抗兩艘阿拉貢帝國海軍的主力艦,敵人更多的情況下他是沒辦法的,縱然想逃也需要在對方沒形成包圍之勢的時候,一旦被對方的海軍纏住,恐怕海妖號也很難倖存。

至於破浪號和黑風號,一對一的話也許是勝負難分,但是一旦對方的艦隊圍上來,那麼三艘船肯定全都危險了。

所以眾人最好還是抓緊時間捉住那個逃向劍盾堡方向的海盜頭目,以免對方給劍盾堡通風報信,使得自己這支艦隊遭遇危險。

據羅伯茨所知,現在管理劍盾堡的主官,是從比較強硬的阿拉貢帝國軍隊系統出身的總督,那位總督一向對海盜們心狠手辣,犯到他手下的海盜沒有一個能有好下場的,僅僅通過他的手判處絞刑的海盜,就已經超過了一百名。

如果眾人不想真身體驗一下阿拉貢帝國海軍的威名的話,那麼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儘快抓住那幾個傢伙。

這場追擊從羅伯茨完成了三艘船上的人手調配開始,一直持續了一個晚上又一個白天,在實力卓越的費德林的指引下,眾人終於遠遠的看到了那艘小船的蹤影。

在這片海域上,一般來說都是大船的速度比較快,小船速度反而比較慢,除非是那些特別設計的艦船,否則很少有小船能夠跑得過這些主力艦。

那艘小船上的海盜們似乎也很清楚這點情況,不過他們到底還是心存僥倖,也許自己就先逃到劍盾堡海軍的護衛範圍而逃得生天了呢?也許這邊的海盜們因為分贓不勻,所以打起來了呢?

不過他們的幻想最終還是在海妖號出現在他們視野中的那一刻破滅了,緊隨其後的黑風號和破浪號也跟著以包圍的態勢將那艘小船團團圍在了中央。 面對這三艘從四面包圍過來將自己逼迫在中間的三桅大船,那艘小上一號的帆船不得不在包圍的中間停了下來,拋下了船錨,看起來他們也認命了。

看著對方已經拋下船錨,彷彿認命一般地降下船帆,羅伯茨吩咐了一聲,於是三艘船上各自有派出的一艘小船,在船上搭乘了幾名水手,三艘小船抵達了只有兩個主桅杆的帆船上。

說起來這艘船的名號,在這片海域算是相當有名了,不過那艘的名聲最鼎盛的時候是在三十年前,但是放在現在這艘船的配置就已經顯得有些過時了,只不過是因為這艘船的名聲非常大,所以還會一直留著而已。

這艘曾經是某位大海盜的旗艦的雙桅帆船現在已經開始腐朽了,船首原本被鍍上一層金色的船首海洋女神像夜景變得破爛不堪,神像高舉著的雙手也斷了一個,至於木製船體更是已經腐朽不堪,船體上滿是修補的痕迹,不過經過這麼多年,這艘船縱然幾經修補眼看著也到了隨時都有可能解體的時候,甚至隔著很遠羅伯茨就能聞到那艘船上的朽爛的味道。

畢竟已經服役了三十年了,縱然時常可以拆拆補補,但是那艘船的主體肯定已經沒辦法挽救了,就算是現在就沉到海底,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眼下也沒人會想這麼多的,羅伯茨他派出去的水手們,將那幾個海盜逮捕回到了海妖號上,看著被自己的手下五花大綁的幾名面帶恐懼的海盜,羅伯茨有些意興闌珊地說道:「你們交出藏寶圖,我可以饒你不死。」

看著眼下這個情況,海盜們自然確定自己肯定是跑不了了,這幫海盜中為首的那一個,也就是暴風海盜團的副團長,人名一般地將藏在懷中的藏寶圖掏了出來交給了羅伯茨。

看到羅伯茨露出滿意的笑容,這個一隻眼睛帶著眼罩的海盜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說道:「羅伯茨船長,你看,我已經把地圖給你了,我們是不是……」

在這片海域上聽說過羅伯茨名聲的海盜對這個海盜氣質相當薄弱的傢伙的印象只有兩個:守信以及軟弱。

是的,在一般海盜看來,羅伯茨這種幾乎從不會肆意屠戮甚至很少殺人的海盜實在是非常軟弱,而且持這種看法的也不只是海盜,這片海域的海軍也大多是這個態度。

這也是為什麼羅伯茨明明擁有一艘比黑風號和破浪號火力更強勁的三桅戰船,他在阿拉貢海軍部那邊的賞金卻比亞莎和維德要低,海軍那邊對羅伯茨的評定是一個很安全的海盜,當然這也和羅伯茨刻意地隱忍有關,他將來的計劃需要他盡量保持低調。

羅伯茨過往的名聲使得凡是觸犯了他的海盜大多會心存僥倖,尤其是在羅伯茨已經答應放他們一馬的時候。

羅伯茨果然遵守了自己的諾言,將這幾個海盜放回到了他那艘小船上,甚至還讓破浪號和黑風號給他讓出了位置,不過這三艘船上出的方向卻並非通過劍盾堡那個方向,而是通向特圖加的方向。

小船上那位風暴海盜團的副團長看起來是明白了羅伯茨的意思:你如果還自認為自己是一個海盜,那沒問題,我們可以放你走,但是如果你想去投奔海軍,那抱歉,為了我們的安全,你必須得死在這。

這位原本以為能夠加入阿拉貢帝國海軍混到一個什麼將校的位置來玩玩的海盜,無奈地嘆了口氣,只能讓手下們向著特圖加的方向前進,至於說他們會不會在路上再轉個方向返回劍盾堡……羅伯茨對此倒是不很擔心,等到他們繞一個大圈再返回來,自己一行人肯定早就遠離了這片海域了,他們再想報信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在沒有準確情報的情況下,在海上想要攔截一艘船是很困難的事情,尤其是在對方心存防備的時候,所以只要這艘船脫離己方的視線一段時間,羅伯茨相信這幫傢伙的情報也就不值得劍盾堡的海軍為之大動干戈了,甚至沒準還會把這幾個失勢的海盜送上絞刑架也說不定。

看著羅伯茨輕易的就放過了這些敢於對自己一方下手的海盜,卡莉斯有些不解:「船長。你就這麼放過他們嗎?」

按照卡莉斯這段時間以來對海盜的了解,海盜們如果遇到這種情況,一般都會是請那些叛徒免費走一次跳板,它們在海里能是死是活那就不歸海盜船管了,眼下羅伯茨對他們實在是過於寬容了一點,難道說是羅伯茨從小接受的貴族教育的原因。

可是按照卡莉斯聽說的情況來看,貴族們對這種反抗者好像是會更加殘忍的,卡莉斯曾聽說,在遙遠的舊世界有那麼一位國王將曾敢於反抗自己的那些叛徒通通地釘死在了長矛上,甚至讓他們是哀嚎了好幾天才死去,就是為了警告那些後來者不要做違背自家國王的事情。

那麼羅伯茨的這種寬容態度就讓卡莉斯更加難以理解了,如果說他對待那些商船上的水手寬容一點是慈悲的話,那麼對待這些敢於對自己下手的海盜還如此善良,這樣的作為是不是有點愚蠢了?

卡莉斯雖然沒有把這樣的話說出來,但是她的語氣卻清楚地表達這樣的意思,羅伯茨笑了笑,指了指那艘逃竄出去的小船說道:「我何必自己動手呢?看他們這麼逃走然後走向死亡,不是更愉快嗎?」

卡莉斯一開始有些不理解羅伯茨的意思,但是很快她就看到了令人驚訝的一幕,那艘小船在即將駛離眾人的視線範圍的時候,突然被不知道哪裡來的炮彈攻擊了,然後就見那艘小船在猛烈的炮擊中散成了一團渣渣,船上的海盜們自然也紛紛落水。

「船長,你在那邊安排了埋伏嗎?」看卡莉斯還是有些不理解眼前的情況,要知道在海妖號的旁邊,破浪號和黑風號正和海妖號並向而行,哪來埋伏可以安排呀? 卡莉斯眼看著那艘本以為可以逃出生天的海盜船緩緩地沉到海面以下,詫異地轉頭看向羅伯茨,卻發現羅伯茨的表情也非常驚訝,那樣子就好像那艘海盜船被擊沉並不是他安排的一樣。

隨後眾多海盜就看到羅伯茨略顯匆忙地下令道:「快,快做準備,做好敵襲準備,另外給另外兩艘船發命令,做好戰鬥準備!」

伴隨著羅伯茨的一聲令下,一眾海盜們都開始忙碌了起來,卡莉斯到這時候也明白,看來是發生了某些羅伯茨預料之外的事情。

「船長,你剛才想讓我看的不是這個?」

羅伯茨搖了搖頭,簡單地給卡莉斯解釋道:「之前我讓他們去把那些海盜抓過來的時候特意安排一個人在他們的船上鑿出來幾個堵不上的缺口……所以我本來以為……」

卡莉斯一臉驚訝地看向羅伯茨:「船長,你居然也會用……」

羅伯茨做出一副比卡莉斯更驚訝的表情,說道:「他們可是海盜啊,我用什麼手段都沒問題吧。」

「說是這麼說,可是船長,你……」卡莉斯思考了半天,覺得羅伯茨說的似乎沒什麼問題,那些海盜甚至打算搶了海妖號,按理說,羅伯茨怎麼報復都算正常,可是……卡莉斯甩了甩頭,決定不去想這個問題,轉而思考是誰擊沉了那艘破舊的海盜船。

很快卡莉斯就明白了到底是誰擊沉的那艘海盜船,那是一艘掛著白帆,主桅杆上還飄揚著以海藍色為的主色調旗幟的戰艦。

卡莉斯立刻明白了那是海軍的戰船,不過那艘船上懸挂的國旗她卻並不認識,她以前生活的區域就局限於阿拉貢帝國的範圍內,所以她以前能見到的國旗只有阿拉貢帝國的國旗。

「船長,那面旗子是哪個國家的?我從來沒見過啊。」

羅伯茨舉起望遠鏡像那個方向看了一眼說道:「是邁錫尼西亞王國的海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