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管兵得到了荊俊的支持,臉上又掛上了人畜無害的微笑,揹着手走到舞池中央,指着邊上的光頭佬說道:“荊局長,剛纔這個人要打我,在座的大傢伙可都看到了可以給我當證人,不知道這種事該如何處理?”然後管兵用犀利的目光掃視着四周,被他掃中的人無不點頭哈腰滿臉堆笑的配合着。

“是啊,剛纔光頭佬要打他,我親眼看到的……”

“趕緊把他抓起來,他可不是個好東西……”

荊俊一看光頭佬臉腫的跟豬頭一樣,兩條大腿上鮮血直流,躺在那裏昏迷不醒,哪裏是要打人的樣子,分明是剛剛被狂扁一頓還**了兩刀。

管兵看到荊俊微微皺眉,非常識相的說道:“這是他剛纔自己撞的。”臉不紅心不跳一副事實就是如此的樣子。

荊俊知道,以管兵瞬間擊斃持槍匪徒的身手,揍兩個小痞子那還不是小事,剛纔查看情況只不過是職業習慣而已。大手一揮衝手下說道:“銬起來。這個光頭佬我知道,叫楊天虎,是開發區娛樂業的老大,手上有幾起傷人的案子不過一直證據不足還沒抓他,今天可算是逮着了。”荊俊大言不慚的說道。

管兵也沒有揭破荊俊,證據不足?恐怕是上邊發話壓着不讓你動吧,也不知道你小子得沒得他的好處。

身後的警察馬上過來給光頭戴上手銬拖了出去,那些被管兵打到的小弟們也被上了銬子跟在後面。

管兵又帶着荊俊來到了門口附近側臥在地捂着腿直哼哼的那位胖子旁邊,胖子可是純屬逃命被自己弄傷的,不過他敢帶頭逃跑就是不給自己面子一定要拿出來殺一儆百。

管兵撓了撓頭,實在想不出個理由,便對荊俊實話實說道:“他的腿是我刺傷的,你看着辦吧。”

荊俊一愣,看着辦?你弄傷的讓我看着辦?不過這個人肯定是得罪管兵了,既然要巴結管兵那就得冒點風險,反正這個胖子也不是什麼好人,在開發區霸佔着幾個工地,是個包工頭子而已。

“抓起來,襲擊他人被正當防衛刺傷。”荊俊腦子一轉就按了條罪名給胖子,先抓起來再說。

管兵非常欣賞的看着荊俊衝他一笑,非常滿意這個結果。

管兵又看了看DJ臺旁依靠着坐在地上扶着膝蓋迷茫的看着自己的扎查,沒有說什麼。走到舞池中間說道:“衆位,今天本來是想和大家聚個會樂呵樂呵的,但是中間發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十分抱歉。爲了表示歉意,今晚寶來會免費一天,大家盡情的玩。都不準走啊,誰不在這玩就是不給我面子。”

“一定一定,免費的誰不玩……”大家尷尬的陪着笑,說實話,誰敢玩啊,誰敢免費玩啊……

荊俊大吃一驚,寶來會可是祁家三虎的產業,那祁老大在開發區經營多年,關係複雜,聽說省裏面也能說得上話,這寶來會可是祁老三賴以生存的店,怎麼看管兵的意思好像已經讓管兵接手了。

“荊哥,謝謝你,我請你吃飯。去最好的地方,凱賓斯基大酒店。”管兵主動邀請荊俊,雖然當着很多人的面,但是荊俊還是答應了,抓住每次和管兵接觸的機會才能贏得他的信任,才能和他建立良好的關係。

“荊哥就是痛快人,不跟那些婆婆媽媽的不像個男人。”管兵拍了拍荊俊的肩膀,然後向三哥走去。

“三哥,你看我那錢能不能現在給我,我好請荊局長吃飯。”管兵微笑着對開盤子下注的三哥說道。

三哥此時看管兵的眼神都變了,這個男人敢一個人把開發區所有的道上人都叫來果然是有實力有準備的,自己和大家都小瞧了這個生面孔。不過見風使舵是生存技能,三哥毫不猶豫的從懷裏掏出了一張信用卡,對管兵說道:“這裏面有二十萬,密碼是六個八,其中十萬是付你的賭資,剩下那十萬是我給管老大的見面禮,希望關老大有時間去我那裏玩。”

“好說好說,三哥真大方。你那個手下身手不錯,趕緊送醫院吧,說不定還能治好。”管兵對三哥說完,回頭看了一眼扎查便叫着荊俊走了出去。

三哥看了看自己的愛將扎查,兩眼無神的坐在那裏,嘆了口氣,對身後的小弟說了些什麼,便起身離去了。

來到寶來會外面,管兵拿出車鑰匙按了一下,悍馬H2清脆的迴應了一聲,荊俊恍然大悟:“我說誰敢這麼囂張堵寶來會的門,原來是兄弟你啊,也就你纔有這魄力。”荊俊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抓人的事自有手下來辦,該送醫院的送醫院,該關局子的關局子,公安局長親自出馬,連派出所都省了,今晚這光頭佬和胖子的待遇的確挺高。

管兵掏出電話,給李子琪打電話道:“凱賓斯基大酒店我請你們吃大餐,趕緊的別黏糊。”然後也不管李子琪的反應直接掛了電話,動作很是瀟灑。

這時已經晚上八點多了,李子琪她們早就吃過飯了。接到管兵的電話李子琪有點生氣,這個自以爲是的傢伙,竟然連自己說話的機會都不給,完全是大男子主義作祟。但是想了想還是跟趙雪茹說了一下,準備應約。

荊俊佩服的五體投地,同樣也拿出電話,悄悄說道:“喂,老婆,我陪領導吃飯要晚點回家……哪有,真的是去吃飯……”然後等那邊掛了電話自己才忐忑不安的掛了電話,鬆了一口氣。

管兵上了車發動起來,招呼荊俊趕緊上車。

荊俊抓住副駕位置門框上的把手上了高大的悍馬車,嘖嘖讚歎道:“這纔是男人開的車啊,兄弟混的真不錯,這麼年輕就開這麼好的車,人比人得死啊……”

“這車不是我的,是女人少送的。”管兵毫不避諱的實話實說,將荊俊的話噎了回去,完全沒有當小白臉的覺悟。

“女人能送這麼好的車給你,可以看出兄弟的魅力果然無窮大啊。”荊俊馬上改口誇讚。

“這是人家老公的車,送給我了。”管兵掏出煙拋給荊俊一根自己點上一根,毫不在意荊俊掉了一地眼珠子。

看人家,女人把自己老公的車送給了他,再想想自己在老婆面前的尿樣,突然感到一陣蛋疼,自己堂堂局長竟然在老婆面前擡不起頭來……

求點評、求花、求收藏~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一路風馳電掣,管兵連安全帶都沒扎,自己身邊坐着公安局長,哪個不開眼的敢開罰單?

管兵一打方向盤上了海濱大道,沿着開發區綿延三十公里的沿海公路向燈火輝煌的凱賓斯基大酒店駛去,這座剛剛建成不到一年的五星級大酒店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夜晚的海風吹進車裏,鹹腥中帶着清新,初秋的落葉沙沙作響,悍馬風馳電掣般的在寬敞的公路上馳騁,強勁的發動機的怒吼彰顯着真正越野車在城市裏的壓抑,讓車裏的管兵彷彿回到了炮火轟鳴的戰場,一種憂鬱的情緒爬上了心頭,不知道自己的戰友們怎麼樣了。那些生死與共的兄弟們依然讓這個離開軍營的男人牽腸掛肚,這是可以生死相托的戰友情誼,是別人無法理解的。

管兵凝視着前方,腦海裏浮現出一個個熟悉的面孔,心中默默祝福着征戰世界各地的戰友們。

老子一定要做出一番事業,等戰友們打不了仗了老子全都養着他們,每天和他們吹牛打屁喝酒吃肉豈不也是一樁快事。

管兵一腳剎車踩到底,悍馬一個漂亮的甩尾停在了凱賓斯基大酒店的門口,侍者很趕眼神的走過來幫忙打開車門迎接賓客。管兵沒有熄火,自然有人將車開進停車位,五星級的酒店服務的確沒的說。

“看來你對這裏很熟悉嘛,常來?”荊俊從細節看出管兵不像是第一次來這裏。

“這些小事幾乎每個上檔次的酒店都有,對了,借我一百塊用用。”管兵對荊俊說道。

荊俊哪裏知道管兵曾經征戰世界各地出過無數任務,別說五星級大酒店,就連迪拜塔的總統套房都住過。

荊俊掏出錢包遞給管兵一張一百元的紅色鈔票,又眼睜睜看着管兵二話沒說遞給了過來開車門的侍者。心裏一陣肉疼,這可是老婆剛給的生活費,每個月六百,這一下就送出去一百。而且爲管兵開得起豪車卻掏不出消費感到好笑。

“一會還你。”管兵大咧咧的說道。

“不用不用,哪能讓你還,看不起哥哥是不是。”荊俊雖然肉疼,但是依然嚴辭拒絕了管兵的提議。

管兵笑了笑沒說什麼,走向大廳側面的自動提款機提了一萬塊現金,三哥果然厚道,沒騙人,密碼和錢數都對。

管兵開心的抽出卡,心裏暗想:“過幾天真得去拜訪拜訪三哥,自己就喜歡厚道人。”

鬧騰了這麼久,管兵想去洗手間,荊俊也有尿感,便一同去。方便完出來洗手,剛洗完便有人在旁邊遞上毛巾,服務周到沒的說。

管兵擦完手,刷的又甩出一張紅色大票。荊俊皺了皺眉頭沒說什麼,心裏卻在腹誹管兵大手大腳,這些服務員要是每天碰到幾個這樣的客戶豈不發財了。

侍者鞠躬說聲謝謝,趕忙打開洗手間的門送兩位出去。

因爲要等李子琪和趙雪茹,管兵和荊俊便坐在會客區聊天。也許是知道這兩位爺出手大方,竟然有侍者主動送來了茶水,果然又是一張大票甩過。

好麼,不到十分鐘三百出去了。自己跟別人來過,也見過給小費的,可也從沒見過這麼大方的人。

“請問能坐這裏麼?”突然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戴着眼鏡文質彬彬的男人走了過來,禮貌的衝管兵問道,對荊俊卻絲毫不理。

管兵打量着來者,錚亮的皮鞋,得體的西裝,一絲不苟的頭型,潔白的牙齒,金絲眼鏡,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

荊俊看着這個男人的側面,感覺有些眼熟,但是一時想不起來是誰。看着來人身後跟着一個強壯的顯然是保鏢的人,荊俊判斷這個男人可能是某個大老闆吧。

“坐,又不是我家的地方。”管兵大咧咧的說道,對男人身後那個一副撲克臉的保鏢更感興趣,不由的多看了幾眼。

“管先生選在這裏吃飯,又出手大方,一看就是有品位的人。”男子笑眯眯的說道。

“哦?你認識我?”管兵問道。

“剛纔在寶來會有幸見識了管先生的身手,心裏佩服,不知不覺便跟了過來。”男子彬彬有禮的說道。

“哦~!不知道這位先生是哪一片的老大?”管兵問道。

“呵呵呵呵……我龍某人沒那福分,當不了道上大哥,自己開了幾個企業混碗飯吃。剛纔不過是聽說寶來會的小姐們熱情奔放美麗動人,想去一睹芳容,卻沒想到管先生有大事要辦,有幸看了一場免費的動作片,比去電影院可是過癮多了。”男子微笑着說道,臉上表情不亢不卑。

“哦~你是龍海天……”荊俊突然指着自稱龍某人的男人驚訝道。

“哦?哥哥認識他?”管兵看着荊俊問道。

“龍少可是我省的知名企業家,一手創辦的龍騰集團全國聞名,都上過新聞聯播呢。龍少本人更是全國勞動模範、****、某大學經濟學客座講師,大名人啊。”荊俊心裏暗驚。其實這個龍海天有着深厚的紅色背景,家族勢力強勁,仗着家裏勢力做的都是穩賺不賠的行當。

“呵呵呵呵……那些都是虛名而已,什麼大名人,眼前這位不就不知道在下麼。”龍少笑呵呵的說道。話裏不知是在謙虛還是在責怪管兵不認識自己。

“不知龍少跟着我來這裏有何貴幹?”管兵皺了皺眉頭問道,這個龍少恐怕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哦,沒什麼,剛纔在寶來會看到管先生身手不凡,我這位保鏢有些不服氣,我只好帶他來和管先生比試比試,不然怕他鬧情緒,還希望管先生能夠賞臉。”龍少不陰不陽的說道,

荊俊一聽這話就有些心驚,這管兵關係不弱,這龍少關係更是強勁,如果這倆人鬧起來還真是半斤八兩不可預測。不過總的說來似乎還是龍少略勝一籌,畢竟人家的背景在哪裏,朝裏有人好說話。

“唉~這大晚上的大家飯都沒吃比試啥啊,不如大家坐到一起喝喝酒聊聊天增進下感情。”荊俊打起了馬虎眼。

龍少微微一笑,根本就沒理會荊俊,盯着管兵的眼睛說道:“這樣吧,咱們也來個彩頭。三局兩勝,如果管先生贏了,那麼今晚的飯我請,隨便兩位吃什麼隨便點。如果在下的保鏢僥倖贏了,那麼龍某就沾管先生的光蹭頓飯吃,希望管先生不要介意。”龍少自始至終都沒拿正眼瞧荊俊。

“哦?真的?”管兵一聽有人請客眼睛利馬發光,直接就忽視瞭如果龍少保鏢贏的後果。“不過我們是四個人,一會還有兩個女人要來。”管兵一臉期待的說道,生怕眼前這個龍少反悔。

“呵呵,有美人相伴更是一樁妙事,不管幾個人我都請了。”龍少眼神平和,但是卻隱隱帶着一種氣場,讓人感到有些壓抑。

“怎麼個比法?”管兵盯着保鏢問道。

那個一張撲克臉的保鏢沉穩異常,緊緊盯着管兵一言不發。

“呵呵……這裏是高檔酒店,打打殺殺肯定不合適,咱們文比……”龍少直起身子端起了荊俊的一碗茶水遞給了身後的保鏢。

求點評、求花、求收藏~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龍少將手裏的茶杯遞給了身後的保鏢,保鏢接過茶杯平放於自己的右手掌上,凝神注視着依然冒着淡淡熱氣的茶杯。

荊俊和管兵也都好奇的看着這個保鏢,不知道他要做什麼,難道是用眼神擊破茶杯麼……

龍少面帶微笑的注視着管兵,心裏十分得意。

自己的這個保鏢可是通過關係從中南海的退伍兵中選出來的,一身功夫練得出神入化,氣功更是有二十多年的造詣。他接過去的那杯水不用五分鐘便可以沸騰,恐怕管兵再能打也沒有這種本事。什麼三局兩勝,這一把就讓你眼珠子瞪掉地上,龍少得意的神情一覽無餘。

果然,茶杯地慢慢的開始冒出了氣泡,杯中的兩片茶葉跟着翻滾開來,越來越快。本來這杯茶水就是熱的,所以只用了三分鐘左右,保鏢手中茶杯裏的水便沸騰開了,但是保鏢頭上也滴下了汗水。

荊俊驚訝的看着保鏢,先不說別的,光是手掌平端着一杯滾開的水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而這個傢伙竟然用手掌把茶杯裏面的水弄開了……

管兵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茶杯裏面的沸水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連話都說不囫圇了:

“這……這……這以後還買啥熱得快啊,燒火做飯都不用煤氣了。”

“哼~”龍少哼笑出聲,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也就是燒火做飯的見識了。

管兵站起身,走到保鏢面前,表情非常誇張的端起了那個茶杯,看着裏面慢慢平靜下來的茶水和緩緩落到杯底的兩片茶葉,悄聲說道:

“不知道剛剛燒開的茶水味道是不是更好。”

管兵一仰頭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還砸吧砸吧嘴品了品,瞪大了眼睛對荊俊說道:

“嗯~!荊哥,剛燒開的茶水味道就是不一樣,你也讓他給你燒一杯嚐嚐。”

荊俊感到自己的後背都溼透了,這個保鏢用手掌燒茶水就夠讓人吃驚的了,可管兵竟然把剛剛燒開的茶水喝了下去更讓荊俊驚訝不已。不過一想管兵國安的身份也就釋然了,沒有點本事能幹國安麼。只能無奈的擺了擺手道:

“我可無福消受。”一百度的茶水,當場喝下,有幾個能消受得了。

保鏢看着管兵喝下自己親自燒開的茶水心裏吃驚,但是表面上仍然不動聲色。

龍少收起了笑容,略一皺眉,但是很快便又露出了微笑,笑着說道:“沒想到管先生愛喝剛燒開的茶水,挺經燙的啊。”

這不過是在說管兵皮糙肉厚不怕燙而已,並不算什麼能耐。

管兵會意,笑着說:“鄉下人,皮糙肉厚當然經燙。”又轉頭對荊俊說道:“荊哥看來不愛喝熱水,那麼當弟弟的就幫你涼涼這杯中的茶水吧。”

管兵轉身放下自己的茶杯,端起荊俊的茶杯,茶杯裏還有大半杯茶水冒着淡淡的熱氣。管兵端起茶水,裝模作樣的用另一隻手在杯口扇着風,又吹了兩口氣,然後遞給荊俊說道:“好了荊哥,保證燙不着你。”

荊俊疑惑的伸手去接茶杯,突然感到自己腿上一涼,一滴水珠滴到了腿上。荊俊詫異的看着腿上方管兵遞過來的茶杯,茶杯外面竟然有一個個的小水珠,而且有的小水珠正在彙集成一個大水珠從杯底低落……

保鏢一直注視着管兵端着的茶杯,知道管兵肯定也要從那上面做文章,但是當他發現管兵只是用手扇了扇吹了兩口氣茶杯便結起了水珠便驚訝不已,自己燒開杯中的茶水還用了三分鐘,可他把茶杯裏的水溫降到能結露的程度只是扇了扇風吹了兩口氣一共不到五秒鐘時間……

保鏢忍不住上前一步伸手去接本來要遞給荊俊的茶杯,手還沒觸到茶杯就感覺到了涼意,手碰到茶杯的時候那敏銳的感覺告訴他,已經接近零度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