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簡馨點點頭,「那好吧,」其實她心裡還是很感動沈闊為自己出頭。

周銘看著兩人當著自己的面眉目傳情,心裡頭特別的不開心,「簡馨,你還是我的未婚妻,你敢跟了這個男人,我,」

他現在已經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來表達自己,他心裡就是不舒服。

旁邊的女人見周銘是在意了面前的簡馨,捂住自己的肚子,痛苦的看著周銘,「親愛的,我,我肚子疼,我們回家吧?」

可她的叫喊沒有得到周銘的回應,她真的怕周銘會因為簡馨而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

「走吧,親愛的,」最後周銘被那個女人拉走。

簡馨看著遠走的男人,心裡輕鬆,見沈闊的時候,想跟他談一談那一百萬的事情。

沈闊根本就沒有等她開口,「我還要病人,」

丟下幾個人,他一個人離開,簡馨看著沈闊急忙走的樣子,她怎麼感覺沈闊這是因為害羞呢,可這一百萬可以解除了自己的婚姻,她當然高興。 簡馨回到病房的時候,葉清音已經醒了。

「馨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害我一直沒有睡踏實。」

簡馨一聽,以為葉清音是真的有什麼事情。

清音抓過她的手,「你的事情不是挺急的嗎?我剛剛給墨北辰提了,可是我忘了和他說是什麼事情,所以,我這會醒過來找他他不在。」

簡馨以為葉清音說的是其他的事情,真的擔心她是一見不著墨北辰就會睡不好。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情,簡馨安慰著她,「沒事,那件事情已經解決了。」

想起剛剛沈闊那副模樣,想起來確實挺帥的。

解決了是什麼意思,清音看著簡馨,希望她可以給自己解釋解釋。

簡馨不想讓清音繼續為自己擔心,「清音,關於聘禮的事情,我已經跟別人借錢還給周銘了。」

清音眼睛一眨沒眨,一直看著簡馨,「你這是啥意思?我跟你說,馨子,你別不好意思,我可以讓墨北辰幫忙的,只是我忘記了。」

簡馨生怕葉清音誤會自己是因為客氣,才說的這話,所以趕快打個圓場。

「清音,不是這樣的。剛剛周銘認出我了,他在醫院看到我了。」

葉清音一聽,心裡特別著急,「怎麼了這是,他對你做了什麼嗎,還是你改變主意要嫁給他,馨子,我告訴你,那樣的人,真的不可以嫁。」

簡馨明白葉清音的意思,「好,好好,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會這麼笨了,是因為沈醫生他幫我先把聘禮給周銘,我們當場就在醫院解除了婚約。」

清音一聽高興得不得了,這都什麼事啊,她就是希望簡馨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那就太好了,可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醫院呢,他不會是找到你,然後逼婚吧,」以周銘的性子,她覺得他一定會這麼做的,當初她就不知道簡馨喜歡他什麼,全身上下都是毛病的男人。

為了讓簡馨回頭,她們之間還吵過架。

只是簡馨一直以來都是比較執著的人,她非常執著在周銘的事情上。

簡馨搖搖頭,「他是想這麼做沒錯,可是他身邊的那個女人一出現,我掙脫了。」

一直都知道周銘風.流成性,可就沒有想到他會做得這麼過分。

「怎麼回事,他這是要帶著那個女人幹什麼,不會是刺激你的吧。」

「沒有,那個女人懷孕了,他應該是陪著那個女人來做檢查的,只不過碰巧看到了我。」

清音看著簡馨,那個混蛋周銘居然還,她心裡頭特別生氣,這都什麼情況啊。

都到了這個份上,他居然還這樣,幸好簡馨沒有跟他結婚啊。

「他,他,」清音已經罵不出話來,這個周銘她真的徹底的沒有好感。

簡馨想到的都是自己的過去,她知道自己曾經真的錯了,不應該就這麼傻乎乎的去愛這麼一個男人。

「清音,你知道嗎,他今天就算是知道別人懷了他的孩子,他還是想要我嫁給他,你說這樣的男人是不是自私到了極點或者可以看出,他真的一點都不在乎我。」

要是在乎,怎麼會不顧及她的感受? 清音突然發現簡馨已經算是走出來,她非常欣慰,那樣的愛情對於簡馨太過於痛苦了,她一直都希望她可以跳出火坑。

「馨子,只有你自己認清他的時候才會明白,我只是覺得你可以讓自己過得更加開心。」

簡馨想起以前和葉清音爭吵的時候,那個時候她們還年少無知,心裡懷揣著自己對愛情的理解,到了現在,她明白了只有自己愛的那個人也在乎自己才好。

「嗯,清音,我知道了,以後不會這樣了,我也要要替自己跟你說一聲對不起,當初是我錯了。」簡馨心裡多少有幾分惆悵,她從十八歲開始開始就愛那個男人,為了他付出了很多,現在二十四歲了,她為了這段感情拚命了六年。

清音眼裡堆著笑,「說什麼話呢,我們之間不需要說對不起,馨子,你看這次沈醫生可是幫你了大忙,你可要好好感謝人家。」

她怎麼也想不到一向特別紳士的沈醫生會為了簡馨這麼做,這是不是說明了什麼。

簡馨看葉清音又在眉開眼笑的看著自己,就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你看你,又在亂想什麼。」這次她是必須要感謝沈醫生沒錯,可她也要努力把這些錢還給他。

清音捂住嘴巴,「我告訴你啊,馨子,你要是可以把沈醫生收了,那可是非常了不起的。」

簡馨只當葉清音開玩笑而已,她沒有放在心上。

墨北辰將豆豆帶到醫院,一直在家裡玩得特別無聊的豆豆小睡了一會,這會還沒有完全醒過來。

「爸爸,要抱抱。」墨北辰剛停好車,豆豆就特別想要他抱著自己。

他現在還沒有睡醒,可是他又想看到葉清音,所以他只能夠讓墨北辰抱著她了。

墨北辰看著他小迷糊的模樣,寵溺的解開自己的安全帶,下車將他抱住。

豆豆一到房間,看到旁邊站著的簡馨,有些疑惑的看著墨北辰,墨北辰開口,「叫簡馨阿姨,她是你媽咪的好朋友。」

簡馨初次見到豆豆,發現他的五官真的長得特別的漂亮,這是哪裡來的小奶狗,讓她好想親一口。

豆豆得到墨北辰的提示,看著簡馨,怯懦的叫了一句,「姨姨。」

簡馨聽著稚嫩的童聲,心裡被軟化的得不得了,「哎,真乖。」

墨北辰直接抱著豆豆坐在葉清音辰床沿邊,豆豆眨著大眼睛,看向葉清音,「媽咪,豆豆想你。」

豆豆說的可是大實話,他已經一天沒有見到葉清音了,在家裡玩玩具的時候,他總是會時不時看時間,等著爸爸來接他。

清音聽到豆豆的話,心裡很是欣慰,這個孩子她今天也是想他想得要緊。

「豆豆啊,媽咪也想你,等媽咪好了,帶你去遊樂園哦。」

豆豆高興的點點頭,抬眼看向墨北辰,「爸爸,媽咪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簡馨看著他們一家三口的互動,沒想到清音認的這個乾兒子真的是太好看了,她在哪裡認的,她也要去認一個。

墨北辰摸了摸豆豆的頭,「需要等等,應該很快就可以回家了,再過幾天。」 豆豆看著葉清音,心裡恨不得她立刻就好起來,倒不是想要帶著他去遊樂園玩,而是看到她了起來,自己就會很開心。

簡馨看著豆豆看著葉清音那心疼的小模樣,她也想要一個孩子了,可她哪裡生去啊。

沈闊剛去查房回來,順便過來看看葉清音怎麼樣了,正好碰上這麼熱鬧的時刻。

「喲,你們都在啊,豆豆,你來了,記不得你沈叔叔。」沈闊看了一眼簡馨,再次毫無波瀾的看向豆豆。

豆豆看著沈闊,一直愣住了,像是在搜索自己的記憶,是否還記得這個人。

在沈闊的期待中,豆豆搖了搖頭,沈闊臉上一副傷心的模樣,「豆豆,你不能夠只記得你媽咪和爸爸,還要記得叔叔啊,要是記得你沈叔叔,叔叔給你買玩具。」

豆豆看向墨北辰,最後搖了搖頭,「不要,爸爸也給豆豆買玩具,媽咪也給豆豆買玩具,不要叔叔給的玩具。」

豆豆說話緩慢又認真的表情讓大家紛紛笑起來,豆豆以為是自己說錯了話,小手一直合著,就怕自己讓大家不開心了。

可是聽到笑聲的時候,他還是跟著大家一起笑了起來。

簡馨在一旁忍不住要嘲笑沈闊,沒見過這麼不遭小孩子待見的。

在簡馨笑出聲的過程中,豆豆在墨北辰的身側注意到他,小短腿從凳子上下來,屁顛屁顛的跑到簡馨面前,伸出自己的雙手,「姨姨,抱抱。」

簡馨被豆豆突然的示好嚇得措施不及然後張開手,將豆豆抱起來。

沈闊一看心裡特別不服氣,他昨天就和豆豆見面了,怎麼豆豆對簡馨比他還親。

「北辰,你看你教的什麼,居然不跟我親。」沈闊吃味的說了一句。

墨北辰也懶得理會他這副模樣,還跟簡馨吃起小孩子的醋來,他想必要重新認識一下自己的這位朋友。

「沈闊,你這副模樣讓人誰不怕,要是想要哄我兒子,哪天請我們吃飯,豆豆就叫你叔叔。」

豆豆像是聽懂了墨北辰的話,乖巧的在簡馨的懷裡面,朝著沈闊點點頭,像是同意了墨北辰的說法,嘴裡還呢喃了一句,「嗯,」

沈闊被這對父子逗樂了,沒見到讓人請客這麼合拍的父子。

「好,為了一聲叔叔,等清音出院,我請你們一家人吃飯。」他這次算是豁出去了,不就是請一頓飯嗎,他又不是請不起,只是沒有時間。

豆豆看了一眼抱著自己的簡馨,他也喜歡這個姨姨,所以他心裡有個主意,「也要請姨姨。」他趕忙在後面添上這麼一句話。

清音和墨北辰心有靈犀的對上眼,清音心裡在想,以後讓豆豆當沈闊和簡馨的月老也好。

沈闊吃驚的看著豆豆,「你,你,你給他做了什麼,他那麼喜歡你。」這是什麼區別的待遇啊。

簡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沒有啊,我什麼都沒有做,是吧豆豆。」

豆豆點點頭,「是的,姨姨什麼都沒有做,可是豆豆喜歡姨姨。」

墨北辰特別想要給自己的兒子豎起一個大拇指,真會討人喜歡的好孩子。 沈闊就知道豆豆這是故意的排擠他了,「行吧,行吧,叔叔算是給你一個面子,連著這個阿姨也請,這回你滿意了吧。」他故意在阿姨這個兩個字上加重了口氣。

簡馨不理他,抱著豆豆走到清音面前,「豆豆,你剛剛說了跟你媽咪一起去遊樂園,到時候姨姨也去,去幫你們拍照好不好。」

豆豆轉眼珠子,伸出自己的小手指頭,一個個的慢慢數,「爸爸也去,媽咪也去,姨姨也去,豆豆也去,我們一共是四個人哦。」

簡馨實在是太喜歡這個孩子了,好聰明,「豆豆,真棒。」

沈闊不樂意了,在場的就只有他沒有叫到名字,「哎,豆豆,你怎麼不幫叔叔數進去,叔叔不是答應你請大家吃飯了嗎。」

豆豆一聽,確實是這麼回事,可是萬一這個叔叔反悔怎麼辦。

「唔,等叔叔請吃飯了,豆豆再把叔叔加進去。」

沈闊最後被豆豆給完敗,「豆豆真不會是你爸爸的好兒子。」

聽到沈闊的誇獎,豆豆得意的舉起一個剪刀手,對著簡馨一笑。

簡馨心裡樂得像朵花似的,清音看著自己聰明的兒子扳回了一局,心裡特別高興。

墨北辰看一眼時間,看著豆豆和簡馨,「你這個點是飯點吧,帶著豆豆去吃點東西,我在這裡陪著她。」

簡馨聽到墨北辰這麼說,有點喜出望外,可在墨北辰說了下一句話,她就沒有覺得這個男人那麼好了。

「沈闊陪著。」

清音忍住沒有笑出聲,她就知道墨北辰那麼腹黑的一個人,怎麼會放過他們兩個人人呢。

簡馨不滿的看了一眼沈闊,沈闊手摸了摸後腦勺。

現在跟著簡馨一起去吃飯,他怎麼有種一個家人的感覺。

墨北辰看著豆豆,「豆豆,跟叔叔阿姨一起去吃飯可以嗎,爸爸要陪著你媽咪。」

豆豆一聽只要是葉清音的事情,他什麼都可以妥協。

「嗯嗯,豆豆和姨姨去。」

簡馨心裡算是鬆了一口氣,就怕豆豆跟著她,他不樂意呢。

沈闊看了一眼簡馨,什麼話都沒說,只好跟上他們的腳步。

簡馨帶著孩子一走,清音看著他們離去的地方,「你說,他們之間真的有戲嗎,我總覺得沈醫生和簡馨越來越有夫妻相了哦。」

特別是今天簡馨遇到了那樣的事情之後,沈闊的慷慨相助,她就覺得簡馨的第二春就是他了。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眼裡目光閃爍的模樣,「說吧,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事情,所以突然說到他們之間有夫妻相。」

清音嘴角一揚,她就知道什麼都逃不過墨北辰的眼睛。

她還想著要瞞一瞞他呢,可是現在這哪裡能夠瞞得住。

「今天簡馨的未婚夫找到她了,她現在為了逃避和他未婚夫結婚,離家出走,暫時住在沈闊家裡。」

墨北辰聽到這,眼角一揚,「你確定她是真的住了沈闊家?」像沈闊那樣的人,潔癖特別嚴重,要是讓一個陌生的女人住進去,倒是有點難為他了。

鋼鐵蒸汽與火焰 清音不懂墨北辰的意思,連忙高興的說:「對啊,不過他們好像簽了什麼東西。 墨北辰嘴裡一副高深莫測的笑,他就知道會是這個樣子。

要不然沈闊怎麼會讓一個來路不明的人住進自己的家裡。

清音想到今天沈醫生做的事情,果然是男人一旦要帥起來還是非常帥的。

「今天沈醫生直接幫簡馨退了婚,並且幫簡馨退回了聘禮一百萬,你見過沈醫生這麼帥嗎。」

墨北辰聽著聽著總覺得哪裡不對勁,葉清音這不是在誇沈闊嗎,簡直要把他當做英雄來崇拜,那把他至於何地。

墨北辰直接打斷葉清音要繼續說下去的話,「好了,你想吃什麼,我現在讓人給你買。」

清音還想讓繼續和墨北辰聊一聊關於沈闊和簡馨的事情,對墨北辰的話像是沒有聽到,「哎,我跟你說,我就是覺得他們真的非常般配。」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還是忍不住要提起的模樣,立刻將食指放在葉清音的唇瓣上,阻止她再繼續說下去的衝動。

「乖,這是我們獨處的時間,他們的事情留給他們自己去解決,你說呢。」他現在恨不得直接讓沈闊和簡馨辦了婚禮,好讓葉清音平時有空的時候,應該要多關心關心他。

而不是去關心另外兩個人。

要說墨北辰吃起醋來,可不是和平常人可以比得了。

清音識相的不說話,「我餓了,今晚我們吃什麼。」清音也特別懂事,只要是墨北辰不然讓自己繼續提,就不會再繼續提到,生怕他會氣惱。

墨北辰看在葉清音這麼乖的份上,不再和她計較。

「嗯,我讓左一去接周媽,她給你送了雞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