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4 日

約翰斯頓家正在從Qintex集團接手的澳洲第七電視網,最初是默多克家族的。

珍妮特道:「默多克鋒芒太盛了,自然會有倒霉的時候。七十年代,恰好一位備受新聞集團抨擊的總理上台,然後他就倒霉了。」

西蒙不由想起記憶中的竊聽醜聞,那件事歸根結底也是因為新聞集團太強勢,結果引起了英國政界的集體反彈。

這麼想着,西蒙又問道:「對了,澳洲廢除遺產稅的事情,新聞集團應該也參與了吧?」

「當時我祖父負責聯絡,默多克家族,費爾法克斯家族,還有派克家族,都有參與。」珍妮特似乎不願意多說這件事,很快轉了話題,道:「另外,很巧的是,赫斯特家族恰好一直都是民主黨的支持者,這一點也有利於我們雙方拉近關係。」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我有那麼吃香嗎?弄得他們都要追殺我!」衛風見萱雨說得有點道理,所以有意想要套路她一下,看看她究竟了解多少內情。

萱雨見他是一副不怕燙的死豬像,只好耐著性子分析給他聽。首先,他因陪著石生,強行爬上天罡神境去找嫣荷。

然後,又蠱惑了愛神若茗,使其當著地魁人境中三位大佬的面,大鬧了神境帝宮,搞得神帝很沒面子。

因此,就算神帝能夠忍耐得住,天妃嫣荷也不肯就此罷手。再者說了,如果不殺了衛風和石生這幾個,了解嫣荷曾經有段在凡間落難的人的話,天妃嫣荷就會始終感覺,背後有人在說她閑話似的,就如同坐如針氈,不舒服!

在萱雨的認知當中,這就是神帝屢次三番地要殺衛風的原因。然而,衛風自己的心裡是清清楚楚,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只不過說出來了,包括萱雨在內的所有人都會不相信,那他又何必多費口舌呢?

其次,萱雨也看出來了,人皇雖然瞧不上衛風,但是卻為了若茗的清譽,居然給衛風賜婚,使其成為並肩王府的郡馬。

這樣做,一來可以打消若茗念頭,二來起到噁心並肩王府的作用。使得並肩王府裡面的所有人,在若汐郡主不喜歡衛風的情況之下,必然爭先恐後,想盡一切辦法來弄死衛風不可。

萱雨所能分析得出來的,也就這兩個方面,衛風被追殺的理由。但是,她卻不知道,現在的衛風,因為聯合北冥若汐,嫁禍給炎焱帝君,從而又多招惹了一波追殺他的人。

不忍心看到衛風深陷險境,萱雨將她心中擔心已久的問題,給說了出來,那就是眼下正在進行論法封神大會。

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因為衛風不但是大會的主持人之一,更是大會安保的負責人。那麼,一旦出現什麼紕漏,神帝就會找到借口,並在嫣荷的慫恿下,名正言順地殺掉衛風。

聽完萱雨的分析,衛風的心裡跟吃了蜂蜜一樣,蜜甜蜜甜的。風險他是知道的,但是為了驗證和喚醒,包括萱雨在內的幾位光明使者,哪怕是再兇險,他也會堅持下去,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從萱雨來找他開始,東拉西扯了老半天,說實在話,已經夠久的了。可是,衛風卻並不覺得太久,總是有著說不完的話。

雖然萱雨不好意思提出來,但是一旁的危星月可管不了那麼多,她頂著一張微笑的臉,卻沒好氣地沖著衛風發起了牢騷來:「喂,給你臉了是吧?沒完沒了地盡瞎扯,雨神問你什麼就回答什麼,不要東扯葫蘆西扯瓢,我們沒空陪你玩!」

衛風知道她因為不耐煩,早就已經積累了不少的鬱悶情緒,為了讓她更加的難受,或者是直接點爆她,便故意陰陽怪氣地損她道:「喂,鳥人,有沒有感受到擁有一張笑臉,所帶來的好處?俗話說,愛笑的人運氣都不會差!因此,我想你肯定從中受益匪淺,是不是應該感謝我啊?」

「是,我感謝你八輩祖宗!」危星月的笑臉上,因為過於激動而肌肉亂顫,連嘴唇都哆嗦著威脅道:「別得意,你也就像是秋天裡的螞蚱,蹦不了幾天啦!」

衛風沖著他做了個鬼臉,繼續挑逗道:「怎麼啦,身為天罡神境里的殺手,連我這麼個普通的凡人都殺不了,有沒有感覺到自己很窩囊,是不是感覺很委屈?」

說到這裡,衛風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得瑟道:「感覺委屈就對啦!我就是你嘴邊的一塊紅燒肉,想吃,卻又吃不到。這種痛苦,恐怕很難熬吧,哈哈哈。」

要是在以往,危星月肯定會拔劍相向,然而今天,她雖然是氣得夠嗆,卻依然沒有動手的跡象。她不但沒動手,甚至連話都懶得搭,就像是看見衛風身後,站著一個索命惡鬼似的。

危星月不再搭理衛風,只是不停勁地催促著萱雨,好回神境使館了。她的這種一反常態,倒是令萱雨不適應,早已經習慣了他們兩個一見面,不是爭吵就是動手,現在突然間變得如此安靜,肯定會有什麼問題。

心中隱約預感到不太好的萱雨,臨走的時候,刻意交代了一番道:「此次論法封神大會,已經不是你們幾個人最初的想法了,既然由我父帝出面頒旨,星域萬境中各路大能者紛紛響應,如此重大的盛會,一定不能出現差錯。否則,你將會難逃其究,成為替罪羔羊。」

「知道啦!謝謝你,我一定會牢記你的關心,盡量不讓本次大會,出現任何的問題,你放心好了?」衛風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感覺到很舒服,因為萱雨剛才的那番話,分明就是在關心自己嘛。

見衛風已經心領神會,萱雨依舊有點心神不定地,領著危星月走了。她知道,現在擔心什麼都沒用,畢竟事情還沒有發生,只能是耐心地等待大會,儘快地結束吧。

衛風可捨不得眼睜睜的看著萱雨走,他借口順路過去檢查工作,從而跟在後面,時不時地還搭上一句話,直到她們進入神境使館,他還站在那裡盡情地回味著。

男女之間有時候就是那麼其妙,雖然萱雨並沒有明確對衛風表示什麼,但衛風就是對她又感覺。

而若茗對他那麼熱情,他卻把若茗當成哥們,就是兄弟一般的情誼。至於北冥若汐,那是見面算認識,不見面永遠都可以忘卻的人,更別提她還始終想著,要怎麼弄死衛風才痛快。

唉,現實就是這麼折磨人,不服不行!

這幾天,精神狀態一直保持著高度緊張,所以衛風也想要舒緩一下心情,好整理一下思路。

因為他發現,最近一段時間,被各種紛雜的事情糾纏,使得自己偏離了軌道。畢竟,他的任務主要是通過靈力修鍊,從而能夠達到穿越維度空間,回到現代文明世界。

作為光明使者,他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找出並喚醒,其他的幾位光明使者,從而重整星域萬境的秩序。

他暗自責備著自己,並決心回歸正軌,抓緊時間做自己該做的事。於是,他沒有回到王府休息,而是直奔湖源山福泉洞,這裡除了天然的靈氣充沛之外,還有地靈皇極太歲所釋放出來的至純靈氣。

躺在洞中休息的時候,源源不斷的靈氣會注入身體當中,不但能夠修復受損的細胞,還能提升靈力修為,真是一舉兩得。

論法封神大會第三天所進行的幾場較量,其壯觀的場面,以及激烈的程度,比前兩天顯得更加宏大。不但給普通的民眾帶來一場場視覺盛宴,更是令諸多的神仙妖魔們大開眼界,讓那些靈力修為低下的,從中看到了差距。

可是,最終產生的結果,對別人來說,並沒有感覺到異常,畢竟都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通過激烈對抗過後才產生的。

然而,衛風卻對這張獲勝者的名單,感覺到出乎意料。因為順利進入下一輪的選手,居然是涉水對陣燁火,榆木對陣魔豹女,前三的名次,肯定是從他們中間產生。

除了對這個霸道魔豹女的情況,衛風是一無所知之外,剩下的三個人都有可能是昔日的光明使者。

原本,剩下他們也無可厚非,只是他們幾個人相互之間,誰都不服誰。封不封神倒是無所謂,但是為了分出個輸贏來,他們肯定會竭盡所能,非要爭鬥得你死我活不可。

面對著這種局面,衛風是既感到欣慰,卻又深感擔憂,是巧合還是人為,眼下無從知曉。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那就是趕緊分別前去拜訪這幾位高人。

涉水與燁火的態度,幾乎是毫無懸念,保持著他們兩個一貫的風格,那就是無論如何,也要分出個輸贏來。

因為初次見面所造成的誤會,雖然得到了和解,但是在榆木的心裡,對衛風或多或少還存在著一點芥蒂。所以,他口頭上給予的明確說辭,衛風雖然聽不出來半點誠意,卻又無可奈何。

現在的衛風,由於自身修為的不足,別人對你是無所畏懼。以至於,他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以及無能為力。

剩下的最後一位,更是不抱任何希望,除了不認識之外,光是從她的名字上,就能判斷得出來,絕對不是一個好交流的主。

即便是如此,衛風依舊硬著頭皮,以大會主持人和護衛軍副統領的身份,來到南向使館,專程拜訪霸道魔豹女。

剛一進入南向使館,衛風便感覺到眼前一亮,整個使館區宛若是個巨大透明玻璃水晶建成的,明亮通透得連地上掉根針,都能夠輕而易舉地被發現。

裡面的人只要一聽到霸道魔豹女的名字,敬畏之情溢於言表,立即顯現出來。衛風似乎覺得他判斷得沒錯,這個霸道魔豹女,肯定不是一個好打交道的人。

因此,當他見到霸道魔豹女的時候,下意識地客氣有加,生怕一言不合就得罪了人家,弄得後面無法正常交流。刀尖沒入肌膚,冷雨澤的疼的倒吸一口氣,一把奪了剪刀,他猛地起身抱起簡夕,走到二樓欄桿處,他現在就像別一隻惹毛的獅子。

卧室的房門打開,傅蝶從裏面衣不蔽體的跑了出來,看見這驚險的一幕,嚇得嘶喊道:「不要,冷雨澤你冷靜一下,放下來,很危險的。」

可此時冷雨澤更本就是聽不進去,這些天一件件糟心的事情搞得他早就沒耐心了,尤其是那個人回來了。

見冷雨澤依舊還沒放下來的意思,傅蝶連連跪了下來,……

《奈何陸少太薄涼》第九十章孩子 B州的夜幕已經拉開, 萬家燈火亮起,房間裡開着足足的暖氣。

周茵的手心發顫,不敢置信地再看了一遍。

是高中班主任發的明信片沒錯。

是司一聞的筆跡沒錯。

周茵強迫自己先冷靜下來, 問辛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張明信片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辛嚀很快回復, 說這張明信片在微博上掛了一下午的熱搜了。辛嚀以爲周茵早就已經知道明信片的事情, 沒想到周茵好像還挺懵的樣子。

“怎麼?難道你不知道嗎?”辛嚀不敢置信, “司一聞沒有跟你說嗎?”

“沒有。”周茵覺得自己這會兒好像踩在棉花糖上, 整個人浮浮沉沉的站不穩。

辛嚀也表示震驚:“我去!司一聞這個人也太能藏事了吧!根據這張明信片判斷的話,他高中的時候就應該暗戀你了吧,可他居然一個字都沒有透露!講真!他不去做特務真的可惜了。”

周茵忽然問:“我該怎麼辦啊?”

辛嚀笑:“哈哈哈哈哈你現在是被幸福衝昏了頭腦嗎?雙向奔赴的感情真的很美好吧?”

“可是我笑不出來。”

“爲什麼?”

爲什麼?

周茵自己也不知道。

她亂了陣腳, 不知如何面對。

她怕自己下一腳踩空,底下就是深淵, 被摔得粉身碎骨。

辛嚀安慰周茵大概需要一點時間來緩解一下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 她說自己後天也會來B州觀看滑雪比賽, 讓周茵趕快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辛嚀對周茵說:“去找司一聞吧,心病還需心藥醫。”

下午《戀愛進行時》官博專門就這張明信片發了微博, 截止晚上六點,這條微博的轉發量已經過了六萬。

作爲爆料者的司雨也沒有想到這張明信片的威力居然會那麼大!

司雨的確是想過明信片放出來之後會讓宙斯cp粉狂歡,可現在不僅是宙斯cp粉,就連網絡上的路人也紛紛就司一聞寫給周茵的這句話當成了告白模板。

經過司雨的分析,她覺得這條微博會大火的原因有二:

第一是明信片上司一聞的字跡真太好看了, 見字如面。

第二是這張明信片代表了宙斯夫婦兩個人從學生時代就對彼此有好感, 妥妥的豪門青梅竹馬到結婚, 羨煞旁人。

“理想型永遠是你”這幾個字也被各大營銷號轉發。

有娛樂博主專門就這張明信片發了一條短視頻, 配文道:“真的破防了, 現實遠超童話系列。《戀愛進行時》官博今天曝光了司一聞在學生時代寫給周茵的一句話:理想型永遠是你,阿茵。當所有網友猜測豪門夫婦關係塑料的時候, 他們從未有過解釋,以實際行動打臉了所有人。在如今這個浮躁的社會,好像很難再找到這麼一段純粹的感情了。”

[追節目的時候就覺得他們兩個人感情很好]

[看到這句話的時候莫名就好感動啊]

[果然甜甜的戀愛都是屬於別人的]

[壹壹和茵茵真的值得]

[一把子支持!希望他們兩個人能永遠幸福]

全網的人都在羨慕周茵的時候,周茵卻是最後一個才知道明信片的人。

周茵曾無數次糾結傷感司一聞這張明信片到底送給了誰,卻萬萬沒有想到,兜兜轉轉了一圈,司一聞居然是寫給她的。

現在想來,下午的時候滑雪場裡工作人員看待她的眼神,似乎也夾雜着羨慕,並非周茵以爲的意味深長。

周茵總覺得這件事情裴瑤肯定知道一些什麼,便給她發了消息過去。

裴瑤很快回復:【都說了那張明信片不是寫給我的,你爲什麼就是不信?】

她反過來還數落周茵:【我姐姐,你爲什麼對自己那麼沒有自信呢?】

*

周茵從酒店的臥房裡來到客廳,準確無語地捕捉到司一聞的身影,一眨不眨地看着不遠處的他。

還是覺得很失真。

客房服務送來了晚餐,有幾道菜上撒了點生蔥。因爲周茵不喜歡吃蔥,司一聞骨節分明的手拿着筷子,正在把那些蔥都一一挑出來。雖然早已經吩咐過後廚不要放蔥,但後廚還是忘了。剛纔主廚過來道歉稱要重新再做一份,不過司一聞沒有爲難對方。

司一聞總是那麼周到的,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地做着一切。

周茵有些呆呆的,臉頰紅撲撲的,心跳更是飛快。

她的心情像是剛剛從珠穆朗瑪峰的峰頂上下來,整個人似乎在缺氧,身體似乎正在塌陷。

司一聞轉過頭看到周茵,讓她過來吃晚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