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純粹就是調侃人。

這言有所指令人想入非非的話語,聽著瞬間鳳舞俏臉通紅,站也不是,立也不是。

銀鈴兒也沒再調侃取笑,摘下潔白手腕上佩戴的手鐲,笑道:「來得匆忙,也沒帶什麼見面禮,若是不棄,這個手鐲你就收下吧!

別的地方不敢說,但這外宮中宮,大家多多少少還是會給點面子的。」

銀色手鐲,樣式精美,上面還掛著一個小鈴鐺,搖起來會發出十分悅耳的響聲。

大約這就是銀鈴兒名字的由來了。

而今,她將這個手鐲贈予鳳舞。

鳳舞誠惶誠恐,不知所措,只求助的看著林昊。

林昊點了點頭,淡然道:「收下吧,日子還長,日後若我不在宮中,你也安全些。」

雖然不知道銀鈴兒到底想幹什麼,但這銀鈴手鐲本身是一件強有力的護身符無疑。

有了這個護身符,即便是他不在,看在銀鈴兒的面子上,等閑也不敢有人找鳳舞的麻煩。

見林昊點頭同意,鳳舞這才收了,戴上,然後又謝過銀鈴兒。

此後不久,她便被林昊支開了。跟著林昊便道:「說吧,到底有什麼事?」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或許銀鈴兒本身沒什麼惡意,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並不是一個如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的人。

銀鈴兒眼珠子轉了轉,想想,到底沒遮掩,笑道:「現在外面都說師弟狂妄,目中無人,早晚沒有好下場,現在看來,都看走眼了呢!」

言外之意,林昊並不是外面那些人以為的那種人,再有,別人都看走眼了,她沒有。

林昊面色平靜,並未就此作出任何回應。

討不到好,銀鈴兒也不賣乖了,正色道:「實不相瞞,師姐這次過來是有事相求。」

簡單將來意說了一遍,大意是有件事需要找人幫忙,林昊就是她相中的幫手之一。

至於具體什麼事,她沒說。

承恩妃 林昊也沒深入去問,直接點頭道:「準備出發的時候提前通知我即刻,若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失陪了。」

說完直接起身。

豪門怨,惡魔總裁 銀鈴兒反倒是愣了:「你……這就答應了,你不問到底是什麼事,你就不怕遇上危險?

還有,你就沒什麼話要說嗎,比如要什麼好處之類的!」

本來以為會很難。

本來想好了不少說辭,也預備著這人可能獅子大開口。

沒想到這麼順利,她還基本上什麼都沒說,林昊就答應了。

林昊也沒回頭,淡然道:「不論何事,我答應了,就必然會去。

至於其它,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

危險,不存在的!

至於說好處,他倒是寧願銀鈴兒不給,那樣欠的人情自然而然也就抵消了。

銀鈴兒卻也聰明,聞言一邊暗道此人好傲,一邊笑眯眯說道:「師弟放心,此事一旦成功,必少不了師弟的好處……」 黑金谷位於天狐宮外宮藍狐殿以西,山谷佔地面積大,場地空曠,通體黑金石澆築,一直以來都是外宮弟子比斗切磋的主要場所。

林昊的晉陞考核便被安排在黑金谷。

若換了是旁人,或許區區一個晉陞考核並不會引來太多關注,畢竟外宮弟子三萬眾,晉陞這種事情太普遍了,經常會有。

可林昊不一樣。

作為最近外宮乃至中宮的絕對風雲人物,作為而今飄雪樓的新任樓主,林昊絕對是目前的焦點,吸引著幾乎外宮中宮弟子的注意力。

尤其在朝霞殿接納胡晨,又傳出由朝霞殿精英成員來負責本次考核的時候,由此而引發得關注,就連不少內宮弟子都不能免俗。

是故考核這一天,一早黑金谷便人頭涌動,人滿為患。

外宮弟子,中宮弟子,百岳群峰,三十六殿,甚至於不少內宮弟子,但凡在天狐宮內沒有外出且得到消息者,基本上都雲集而來。

在此之外,一些宗門中層長老執事,也在暗暗關注這場別開生面的考核。

林昊來到黑金谷的時候,天色已經大量,晨曦鋪滿黑金谷。

「來了來了!」

「林昊來了,考核很快就會開始。」

「也不知能不能通過,據說這次出面進行考核的乃是中宮朝霞殿精英成員。」

「難了啊,接納胡晨,又派出精英成員來對林昊進行考核,擺明就是在針對林昊。」

「是啊,林昊再妖孽,終究只是外宮弟子,在外宮稱王稱霸,可朝霞殿乃是中宮三十六殿排名第三的存在,裡面哪一位曾經不是外宮風雲人物?

假以時日或許有可能,可現在就對上,林昊哪裡是對手?」

「不是對手是肯定的,但考核的規矩,堅持過十招就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未必就沒有通過的可能。」

「嗯,懸念還是有的,就看具體那位精英成員到底多強了。

若是能堅持下來還好,即便身受重傷,可到底十萬貢獻度沒打水漂。

若沒能堅持下來,那就慘了,十萬貢獻度打了水漂不說,絕對是不死也殘。」

蜜愛小萌妻 「不然,其實就算僥倖通過了,也未必好,別忘了,朝霞殿可是中宮三十六殿排名第三的存在。

林昊若在外宮,朝霞殿方面多多少少還要收斂一些,以免落人口實,反之,林昊若真晉陞中宮,那朝霞殿方面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對付他了。

以朝霞殿的能力,對付一個新晉的中宮弟子可說是毫無壓力的。」

「……」

黑金谷里原本就熱鬧喧囂,林昊這一路面,頓時更加沸騰了,亂得像鍋粥。

這個時候說什麼的都有,立場和看待的角度各有不同。

但總的來講,絕大多是都不看好。

這些人的想法十分簡單,林昊要麼無法堅持十招通過考核,要麼即便堅持過去了,下場也十分凄慘。

而不論他是否通過考核,接下來他即將面對的都是無盡的艱難險阻。

畢竟他現在得罪的已經不是百岳群峰,他現在得罪的,是在中宮弟子層面都呼風喚雨的存在——朝霞殿。

林昊本不知這些事,但現在想不知道都難。

不過對他來說,這些其實無所謂,什麼朝霞殿晚霞殿,什麼精英成員不精英成員,其實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倒是鳳舞,從未見識過這等場面,她現在十分緊張。

尤其那些喧囂入耳,得知林昊今日將要面對的兇險時,臉色都變了,渾身不自覺發抖。

剩女大婚,首席總裁的寵兒 眼看著就渾身乏力走不動道,忽然她冰涼的手被牽住。

「公子……」

嘴裡呢喃著,一雙星眸一眨不眨。

好暖。

忽然就不覺得冷了,忽然就感覺身體充滿了力量。

林昊淡然道:「不用想太多,今日誰來都一樣,沒人能攔得住我。」

十分鎮定。

那語氣聽著平靜,實則有一股含而不露的霸氣,彷彿神佛在前亦無法阻攔分毫。

只是這話根本沒人信,傳出之際,噓聲四起,到處冷嘲熱諷。

鳳舞回過神來,連連點頭,笑道:「我相信公子是最強的,公子一定可以通過……」

聲音混在大片的喧囂中,根本聽不清楚,但少女的神色那麼認真,眼神那麼堅定。

也就此後不久,銀鈴兒走了過來,笑著問道:「感覺如何,能應付得來嗎?」

不愧是名聞整個天狐宮的天之驕女,銀鈴兒的出現,一方面為林昊憑空招惹了許多仇恨,另一方面也壓低了周圍一些人的囂張氣焰。

林昊點頭:「放心,今天誰來都一樣,沒人能攔得住我。」

還是那句話,連語氣都沒變。

不同的是,因為銀鈴兒的存在,這次沒什麼不好聽的聲音。

銀鈴兒卻也不太相信,稍稍遲疑了一下,問道:「你確定?

若是不行,別硬撐,畢竟今天要面對的是來自朝霞殿的精英成員,我也未必是對手,你就算撐不住,其實也不丟人。」

還是比較關心的。

倒不是說對林昊多有好感,她只是擔心萬一林昊重傷,計劃好的事情就沒法順利實施了。

說完又道:「要不這樣,我找人說說,警告朝霞殿那邊一下,只要那邊不太過亂來,以你的實力,十招還是不成問題的。」

說來說去,還是對林昊沒有信心。

已經不大不小欠了人情了,林昊可不想平白無故再欠,聞言搖頭道:「不必。

你應該相信我的,我的實力比你想象中要強。

退一萬步說,你大可以將這場考核當成衡量標準,若我成功,則有資格參與你接下來要做的事,反之,我參不參與區別不大,死活你自然也就無需關心。」

很冷淡,可說是不近人情。

然事實上,他與銀鈴兒之間的關係本來就不近,這件事的真實面貌也原本就是如此。

想想,銀鈴兒也沒反駁,只笑道:「那好吧,不管怎麼樣,希望你順利歸來,希望咱們之前的約定依然有效。」

說完很快消失在人群中,緊跟著周圍的聲音又不知不覺大了起來。

林昊隨口吩咐了兩句,鳳舞乖巧點頭,在原地等候。

此後不久,他便一人來到黑金谷中央留出來的空地上,當時清風徐徐,晴空萬里…… 林昊登場之後不久,今日的另外一位主角也登場了。

如果說此前還有那麼一絲不確定,那麼這個人出現的時候,一切的不確定都成為了現實。

精英!

果然是中宮精英弟子,果然是朝霞殿精英成員!

而且這精英二字分量比想象中來得還要重,來人中宮弟子總排名第九十八位,這等存在即便在排名第三的朝霞殿也是一方小頭目。

實力對比上說,銀鈴兒所謂她都有可能不是對手,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此人姓王名方。

隨著此人的出現,朝霞殿對林昊的態度也十分清晰了。

敵視!

且不是一般的敵視!

與此同時,人群心目中,林昊的結局也註定了,必然無比凄慘。

眾所周知,這王方乃是朝霞殿得力幹將,殺伐果斷,今日若來的是別人還好,偏偏是此人,註定林昊不死也殘。

考核有一套固定的流程,兩位主角登場之後,負責主持的外宮長老也出現了。

按部就班走完流程,又象徵性說了一句點到即止,很快長老立場,場上只剩下林昊與王方相對而立。

自以為實力上絕對碾壓,王方並不著急,雙臂抱胸揶揄道:「林昊,你知道我誰么?」

林昊搖頭:「不知。」

王方微微一笑,抬頭看了看天:「本人王方,至踏足修鍊之道起,而今已有兩千多年。

這一生經歷大大小小的戰鬥上萬,無一敗績……」

微微沉吟,又笑道:「當然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在我是中宮朝霞殿的一員。

朝霞殿知道吧?

不知道也沒關係,現在我告訴你,朝霞殿乃是中宮三十六殿中排名第三的存在,殿中天驕雲集,強者如雲。

今日,我就是代表朝霞殿前來完成對你的審判,話說,你現在有何感想?

若早知今日,你還會那般囂張么?」

整個人看上去輕鬆得不像話,完全沒把林昊放在眼裡。

而事實上,他似乎也的確有這樣自傲的資格。

當下這一紀元的現狀,註定了體修之路無比艱難,想要提升需要承受的危險,需要耗費的時間精力,都遠遠超過元修。

是以,能用短短兩千年時間完成飛升,並爬到如今的位置,當得起天驕之名。

林昊也沒在這方面找什麼優越感,聞言搖頭道:「沒有感想。」

頓了頓,又道:「如果沒別的問題,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直接開始吧!」

浪費時間?

直接開始?

這是自暴自棄,這是求死的節奏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