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累死我了。”姑娘邊大口喘氣邊說道。

章呀本來以爲姑娘會說“嚇死我了。”沒想到姑娘說的是“累死我了。”看來這個姑娘是個實在人。

“趕快擦擦汗吧。”章呀說得很溫柔。

姑娘要掏手帕,這才發現自己的手還被章呀握着,姑娘的臉一下子紅了。

章呀戀戀不捨地鬆開手,不好意思地笑了。

姑娘拿出手絹,擦了擦汗,然後把手絹遞給章呀:“你也擦擦吧。”

章呀猶豫一下,還是接了過來,輕輕地在臉上擦了幾下,手帕上飄來很好聞的香氣。

章呀要把手帕還給姑娘的時候,發現雪白的手帕被自己擦上了兩塊汗漬。

“這多不好意思,給你手帕弄髒了。”章呀轉身找自來水想給姑娘洗洗手帕,“這裏怎麼沒有自來水了呢?”

“不用洗了,弄髒了就換新的唄。”姑娘說道。

“這就要換新的?這麼好的手帕就不要了?”章呀看着手帕,覺得就這麼扔了有些可惜。

“扔了吧,我家裏有很多手帕呢。”姑娘說道。

章呀看姑娘真的不要了,便說道:“既然姑娘不要了,那還不如我拿回去洗洗繼續用呢。”

“你要願用就用吧。”姑娘笑道。

章呀愛惜地把手帕摺好揣進了兜裏。

“那幾個混蛋應該是找不到這裏了。”章呀往後面看了看。

“這得好好感謝你啊!”姑娘的臉又紅了起來,“請問你叫啥名字呢?”

“我叫章呀,文章的章,哎呀的呀。”章呀說道,“請問姑娘的芳名?”

“我叫黃小蕊,你叫我小蕊就好。”黃小蕊羞澀地說道。

“小蕊,好名字啊,很符合你的形象。”章呀不由自主地說道。

“看你說的,一個普通的名字還有什麼形象啊?一看就是個讀書人!”黃小蕊笑的很是燦爛。

看着笑成花兒一樣的黃小蕊,章呀的心情也放鬆下來。

“我該回去了,出來這麼長時間,我奶奶又該着急了。”黃小蕊看看天色。

章呀不覺有些戀戀不捨。

黃小蕊已經看出了章呀的心思,她用手背輕輕碰碰章呀的手。

“章呀,你好人做到底,一就把我送回家吧。我怕在半路再遇上那幾個混混。”

章呀聽黃小蕊這麼一說,心中大喜:“沒,沒問題。咱們走吧。”

於是,黃小蕊在前面走,章呀在側後跟着,兩個年輕人都很興奮,心裏像揣着個小兔子一樣。

穿過幾條巷子,來到一片別墅區。在一座三層別墅門口,黃小蕊停了下來。章呀看看門牌,上面寫着:薔薇路21號。

“我到家了。”黃小蕊說道,聲音裏有一絲淡淡的憂鬱。

“啊,到了?”章呀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你家的房子這麼大啊?”

“這不算什麼,我家在廣州的房子比這還大呢。”黃小蕊淡淡地說道。

章呀突然覺得兩人有了距離。

“我們以後還能見面嗎?”章呀問道。

“當然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會忘了你呢?”黃小蕊笑出了兩個大酒窩,“咱們交換一下電話號碼吧。”

章呀趕忙把自己的號碼報給了黃小蕊,黃小蕊又把電話撥了回來。章呀看到手機屏上已顯示出黃小蕊的號碼,朝黃小蕊點點頭說道:“好了,打過來了。”黃小蕊便把手機掛了。

“咱們後面電話聯繫。”黃小蕊朝章呀搖搖手,蹦蹦跳跳地往家裏走去。

章呀一直看着黃小蕊進了門,這才轉身往回走。

黃小蕊一進門就看到奶奶在窗子前面向外張望。

“蕊兒,剛纔那個男孩就是章呀?”奶奶問道。

“正確,一百分。”黃小蕊笑嘻嘻地說道。

“嗯,不錯,看來釣魚成功了?”奶奶張開大嘴笑了起來。

“那是當然。”黃小蕊得意地說道,“只可惜那兩個傢伙被揍的不輕。”

“你說那兩個冒充混混的小弟兄啊,放心吧,憑章呀那三腳貓的功夫怎麼會傷着他們呢?我是故意叫他們裝成一擊即潰的樣子,只有這樣才能讓章呀成功地英雄救美啊!”

“奶奶,你可真是老奸巨猾!”黃小蕊打趣道。

“你這死丫頭,敢這樣說奶奶,看我不打你!”奶奶把巴掌舉得高高的,做出要打黃小蕊的樣子,黃小蕊一彎腰從奶奶腋下鑽了過去。

“奶奶老了,不中用了。”奶奶搖搖頭,苦笑幾聲。

“越老越狡猾,狡猾的老狐狸。”黃小蕊咯咯笑着跑到了樓上。

瀛洲市關福勝的別墅裏,吳媽正在煲湯。

“唉,誰能想到小姐會落到這步田地呢?”吳媽不覺嘆息一聲。

關琳琳從富浴東海回來後就一頭栽到牀上,渾身發燒發燙人事不省。吳媽急忙給關福勝打電話,關福勝還在公司與財務科劉芸等商量如何運籌資金的事,聽吳媽說關琳琳已經昏迷了 ,嚇了一跳,急忙趕了回來。

關福勝一摸關琳琳的額頭,燙得嚇人。關福勝馬上給在醫院工作的老朋友李大夫打電話,李大夫很快趕了過來。

“琳琳只是受涼感冒了,沒啥大礙。”李大夫給關琳琳檢查後說道。

關福勝這才放下心來。

“先給她吃藥,把體溫降下來,調理幾天就會好的。”李大夫給關琳琳開了藥。

吳媽把藥研成末,放在湯匙裏用水給關琳琳餵了下去。

關福勝趁吳媽給關琳琳喂藥的時間,給鄭雯雯打了一個電話。

“雯雯,這個王驥是怎麼回事啊?怎麼琳琳跟他見面回來後就躺倒了呢?現在還昏迷不醒呢。”

“老公,有這事?我馬上給王驥打個電話,問問他究竟怎麼回事?”

鄭雯雯掛了關福勝的電話,接着就給王驥打電話。

電話響了好長時間,終於接通了。

“小王局長,你怎麼現在才接電話啊?是不是消耗太大了?”鄭雯雯嬌滴滴的聲音讓王驥很是受用。

“啊呀,我的小丈母孃,你果然是疼女婿啊。”王驥嘿嘿笑道,“昨晚我喝多了,雖然一夜風流,可是啥都沒記住,真他媽的是豬八戒吃人參果食而不知其味。”王驥還以爲那晚他已經把關琳琳睡了。

“怎麼,你得了便宜還要賣乖?”鄭雯雯浪笑起來,“我的小王局長,你這樣可不好啊。”

“我的小丈母孃,要論我得沒得便宜,這可真就不好說了。我雖然睡了她一下,可她也不該把我給弄到地上睡啊,這個女孩子真是夠辣夠味道。”王驥越說越興奮。

“這麼說,你對我們琳琳還是餘興未消?”

“那是,那是。”王驥的眼前又浮現出關琳琳的美妙曲線,“我的小丈母孃,後面的事還需要你來周全啊。”

“這個包在我身上。”鄭雯雯說道,“不過那貸款的事,你可要給我辦好嘍。”

“沒問題,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王驥覺得這點貸款對他父親來說就是一句話的事。

“那就好,只要貸款能辦好,關琳琳這邊你就放一百個心吧。關大老闆爲了這筆貸款,豁上她的寶貝閨女是沒問題的。我的小王局長,你也等我的好消息吧。”

鄭雯雯掛了王驥的電話,興沖沖開車往關福勝的別墅趕來。她想,關琳琳都昏迷了,這會兒不會有人再拿着棒球棒往外趕她了,此時不正是自己打進關福勝家裏的絕好機會嗎。 鄭雯雯到達關福勝家裏的時候,正趕上關琳琳醒了過來。

“完了,完了,這下全完了。”關琳琳迷迷糊糊地自語着。

“琳琳,你醒醒,你醒醒啊。”關福勝搖晃着琳琳的胳膊。

“爸”關琳琳慢慢睜開了眼睛。

“你總算醒過來了。”關福勝又摸了摸關琳琳的額頭,“退燒了。琳琳,你可嚇死我了。”

關琳琳又閉上眼睛,自語道:“完了,我的人生全搞砸了。”

鄭雯雯在旁邊說道:“琳琳,你說的什麼呢?你的人生好着呢。人家王驥不僅答應給咱貸款,而且,他說了,他非常喜歡你。真的,他剛剛在電話裏跟我說的。”

“是嗎?你說昨晚琳琳和王驥談得很好?”關福勝高興起來。

“那當然啦,咱們琳琳可真是給公司立了大功啦!”鄭雯雯明顯帶有討好關琳琳的意思。

“啊呀,這可就太好了,我最大的心病就是貸款的事,如果貸款真的解決了,咱們公司的這道坎兒就算過去了。”

關琳琳閉着眼聽着鄭雯雯和父親的對話,心裏如打翻了五味瓶。看來,那個王八蛋王驥並沒有死,他肯定是做了壞事嚇得裝死。那就是說,自己確實被那個流氓佔有了。

“我,我,我……”關琳琳想說話,卻說不出來,心中一急,又昏了過去。

“琳琳,琳琳,啊呀,這可怎麼好呢?這怎麼又昏過去了。”關家立時又亂作一團。

關福勝急忙打電話把李大夫請了來。李大夫看了以後說道:“老關,你不用擔心,我看琳琳主要是受涼感冒,可能還受了驚嚇,以至於昏厥。我給她扎扎針試試。”

李大夫說着拿出一個小盒子,從小盒子裏取出幾根銀針,用手輕輕捻着扎到了關琳琳的幾個穴位裏。

一會兒,關琳琳長舒一口氣,醒了過來。

“琳琳,你醒了?”關福勝俯下身子問道。

琳琳不答應,眼角的淚水嘩嘩流了下來。

李大夫微笑着點點頭:“這就好了。”說着站起來,收起銀針,告辭離去。

“琳琳,你受委屈了。”關福勝抓着關琳琳的手說道。

關琳琳立時嚎啕大哭。

“別哭了,琳琳,女孩子早晚要過這一關的。”鄭雯雯說道。

關琳琳聽見鄭雯雯的聲音,止了哭聲:“你這個妖精,都是你害的,你還有臉在這胡說八道,你給我滾出去!”

“你怎麼不知好歹呢?”鄭雯雯不高興了。

關福勝一看兩人又要打起來,趕忙拉着鄭雯雯往外走。

鄭雯雯邊走邊說:“裝什麼聖女啊?跟哪個男人睡不是睡?但是你睡了有權有勢的,你就會得到權勢。你跟那個窮小子睡,你又能得到什麼呢?”

“雯雯,你就少說兩句吧。”關福勝也聽不下去了。

關琳琳把被子往上一拉,矇住了頭。

吳媽用熱水溼了一條毛巾,拿到關琳琳牀前。

“琳琳,你起來擦擦臉,我給你燉了雞湯,你起來喝兩口吧。”吳媽拉開關琳琳的被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