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8 日

絕不會。

這裡連個吃東西的地方都沒有,李皓只能隨便找個地方坐著,等著真命皇后也就是阿霞回來。

一直等到天黑,百無聊賴的李皓,終於聽到一陣摩托車的轟鳴,抬頭一看,正是阿霞騎著她心愛的小摩托回來了。

等了半天的李皓,立馬迎了上去。

騎著摩托車的阿霞,突然看到前面出現一道人影,立馬剎車,把車停了下來。

「你沒事吧?」阿霞摘下頭盔,朝李皓問道。

她摘下頭盔,烏黑的長發立時落到了肩上,稍稍遮住她清純的俏臉,憑添了幾分嫵媚。

李皓搖頭道:「我沒事,我站在這裡,就是在等你。」

見她一臉驚訝,李皓繼續道:「我在佛前守戒一千天,終於得到佛祖指引,賜了我一根水晶棒。只要我的有緣人一握,就會出現耀眼的金光。」

說著,李皓從T恤底下,把掛在脖子上的水晶棒掏了出來。

「我知道你不信,我驗證給你看,如果不是我的有緣人,她握了之後,水晶棒會出現紅色綠色等顏色。」

一句說完,李皓朝從他們身邊路過的女人喊道:「大嬸,麻煩你幫我一個忙,幫我握一下這根水晶棒。」

大神很好說話,連遲疑都沒遲疑,就伸手握住了李皓手裡的水晶棒。

一瞬間,水晶棒呈現出耀眼的金光。

李皓:「???」

大嬸,你日子過的很苦啊。

這tm,看過阿霞臉上好笑的神色,李皓尷尬的都不會了,他連忙對阿霞道:「一定是意外,要不你再握一下試試?」

「小夥子,這光真好看,你這棒子賣不賣?」大嬸眼睛一亮道。

李皓嘆道,就你這來回摸水晶棒的動作,我也不信你是看中它的光啊。李皓搖頭道:「不賣,這是佛祖賜我的靈物。」

他們說話的時候,阿霞已經騎著摩托車走了。

可惜李皓被大嬸纏住,沒能第一時間追上去。聽到李皓的話,大嬸一臉遺憾,嘀咕道:「年紀輕輕的,怎麼腦子就不好了呢。」

「……」

你壞我好事,現在又污衊我…算了,追阿霞要緊,李皓沒有和她一般計較。

順著摩托車的聲音,李皓運起烈陽功,將躥縱術提到極致,照著聲音的方向,就追了過去。對水晶棒垂涎欲滴的大嬸若是回頭看一眼,大概就只能看到幾道殘影,就再看不到李皓的身影了。

不是李皓快的有多離譜,是天太黑了,而李皓每次借力的牆壁石頭等等,都在陰影里,所以遠看的話,忽明忽暗的,勢必就只能看到殘影。

李皓趕到的時候,阿霞已經停好了摩托車,正打算往家裡走。原電影里,韋小寶趴在房頂,完完整整的欣賞了她洗澡的全過程,後來是口水控制不住滴下來,才被她發現的。

這種事李皓自然不會做,流口水什麼的,太兒戲了。

「你怎麼又來了?」走進屋內的阿霞準備關門,卻看到站在門口李皓,她好奇道。

一時走神的李皓聽到聲音,當即回神,同時意識到,他已經失去偷看的機會了。

但李皓不覺可惜,他當然不可能做這種事,他說道:「這真的是我在佛前求來的,為此還捐了捌仟捌佰捌拾捌的香油錢。能不能麻煩你握一下,也好讓我死心?」

他的神情實在太真誠了,阿霞無奈道:「好吧,那我試試。」

聽她答應,李皓忙把水晶棒遞了過去,阿霞輕輕握住之後,原本透明的水晶棒,立刻冒出無比耀眼的金光。

阿霞驚訝道:「這上面有什麼開關嗎?」

她仔細仔細看了一遍,發現找不到開關,也不像裝了電池的樣子,所以一頭霧水。

「我就知道佛祖不會騙我的,這是我的傳家寶,你收好。水晶棒你也留著,你如果不信的話,就讓你的朋友試一試,一定只有你握才會出現金光。之前的大嬸只是個意外。」李皓不由分說,把一塊心形的玉石,掛在她的脖子上,這原本是李皓打算賣錢的,畢竟造型太俗氣了。

而且李皓感覺送人心形石頭的兆頭也不太好,有個前輩就翻車了,那石頭被前女友曬出來,老尷尬了。

但手邊沒有更合適的物件,只能拿它頂上了。

不等她說話,李皓再次道:「我走了,你早點睡吧,我會再想辦法證明,我說的都是真話的。」

「哎,你的東西…」

握著玉石和水晶棒的阿霞,沖著李皓的背影喊道,但李皓早跑的沒影了。

哪有這樣的人。

但看著玉石,阿霞嘴角不自覺露出一道笑意,她下意識又握了握水晶棒,只見金光立馬又浮現了出來。

「阿霞,我怎麼聽到你聲音,你在跟誰說話?」

「啊,桂嬸,一個朋友,他已經走了。」猶豫了一下,阿霞又說道:「桂嬸,您幫我拿一下這個。」

阿霞特意把會發光的部分遞了過去。

戴著方巾和華叔有一腿的小老太太不明所以,伸手接住了水晶棒,她嫻熟的一握,水晶棒頓時紅光大作,讓她被紅光映襯的臉,看起來格外的淫邪。

「阿霞,我是不是不小心碰到開關了?」桂嬸緊張道。

阿霞忙接過水晶棒,笑道:「沒事桂嬸,謝謝你。」

「這點小事有什麼可謝的,沒事的話我走了,我去警署看看,先走了。」桂嬸說道。

阿霞好奇道:「桂嬸,這麼晚了,您去警署幹什麼?」

「哦,我上午讓華叔幫我找的東西,家裡急著用,不知道他找到沒有,我過去問問。」老玩家了,桂嬸對答如流道。

「那你路上慢點。」

這哪能慢,桂嬸恨不得飛過去。

回到家裡之後,阿霞再次檢查了一遍,還是沒能在水晶棒上找到任何的開關,她又握了一下,金光再次出現。

「難道他說的是真的,那李嬸是怎麼回事?」

PS:阿霞/吳雪文林鹿呦回到公寓,就看見姜小寒正盤腿坐在沙發上,手上還拿着一盤瓜子正一臉姨母笑的看着自己。

「不是,你幹嘛!」被看得心底發毛,林鹿呦放下箱子選擇先發制人。

被姜小寒看得,林鹿呦覺得自己要起雞皮疙瘩。

「看來你們這次蜜月旅行進展不錯嘛!」

姜小寒一邊嗑瓜子,一邊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345章有情況 「誒?真的誒!」

聽到這話的奄國國人紛紛朝船上的旗幟看去,而後忍不住嘖嘖稱奇道: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龜不像龜,蛇不像蛇的。」

「誰知道呢?興許是騰蛇部落的人在江南發現的新生物吧。」

一旁有人猜測道。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生物?我這輩子還沒見過兩個頭的生物呢!」

有人不服道。

「你才見識過多廣闊的天地,就敢下如此定論?江南遠離中原,出現什麼奇形怪狀的東西都不稀奇!」

先前那人嗤笑道。

「江南怎麼了?江南就不能活人了嗎?你看看人家騰蛇部落,跑到江南去之後不是也活得好好的嗎?」

那人繼續爭辯道。

「哼,你怎麼知道他們就活得好好的了,說不定這次他們是來求救的呢!」

先前那人繼續貶低宜國道。

「哼,你這人,就是見不得人好!」

那人怒視對方道:

「你不就是以為自己在騰蛇部落沒有親戚,所以才這麼說的嗎?若是你在騰蛇部落有親戚的話,我看你還會不會說這種話,只怕巴不得騰蛇部落過得好,自己好去投靠他們吧?」

「你……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先前那人似乎被說中了心中,臉上閃過一絲慌張。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過來,開口說道:

「好哇,被我試探出來了吧?你就是想去投靠騰蛇部落,是不是!?」

「是又如何?怎麼,你還能向國君報告不成?」

那人冷笑道:

「對了,我都忘了,咱們奄國如今還沒有國君呢,你就算想報告都沒地方報告!我告訴你吧,我姐姐就嫁到了騰蛇部落,我妻子也是騰蛇部落的人!只要我想,我隨時都能去騰蛇部落討生活!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在騰蛇部落沒有關係嗎?」

「你……!」

先前那人被懟得無話可說,只能用手指著對方道:

「你這個叛國賊!」

「我叛啥國了?騰蛇部落和咱們奄國相處數百年,咱們奄國歷代國君身上都有騰蛇部落的血脈。我去投靠他們要是算是叛國的話,那麼咱們奄國的歷代國君算什麼,也是叛國賊嗎?」

那人嗤笑道:

「你啊,還是老老實實地想想如果騰蛇部落日子過得好的話如何去投靠他們吧,別在這裏想這些有的沒的了。」

說完,那人便轉過身去,不再理身邊的人。

諸如這般的對話在淮河岸邊的各個角落中響起,持續近兩年的君位爭奪讓整個奄國的人耗盡了耐心,兼之這個地方處於淮夷的包圍之中,隨時可能會受到淮夷的襲擊,因此奄國的普通國人無比嚮往和平安定的生活。而宜國使團的到來,則正好給了他們這個希望。

無數和宜國有親戚關係的奄國國人爭相靠攏在岸邊,想要等宜國使團一下船就問對方自己在宜國的親戚過得可好。不過很快,他們就被趕來的奄國高層們驅散了,留出了一塊較大的空地,用來接待宜國使團。

不一會兒,船隻靠岸。在將梯子架好之後,子貿第一個從船上走下,對着守在岸邊的奄國高層們行禮道:

「宜國五大夫子貿,見過諸位!」

「見過宜國五大夫……」

雖然奄國的高層們並不知道「五大夫」是什麼,不過既然子貿自稱「五大夫」,那麼他們還是要禮貌性地跟着對方一起念的,否則就顯得太過失禮了一些。

很快,禮畢。雙方緩緩地抬起頭來,朝對方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奄國高層中的一人突然發出驚呼道:

「咦,是你!?」

「不錯,是我。」

子貿循聲望去,發現對方是去年那個和自己發生爭執的貴族之後,笑着說道:

「如今我已被我王冊封為貴族,不知可否有資格與閣下決鬥?」

「呵……呵呵……」

聽到這話,那人不住尬笑,而後快速後退兩步,隱入了人群之中。

開玩笑,他在奄國高層中只是地位最低的那一批罷了。如果子貿依舊是平民的話,他自然可以自持貴族身份欺壓一二。可如今子貿非但成為了和他一樣的貴族,更是成為了宜國使團的領袖,那他的身份可就不是自己所能比擬的了啊。再和子貿決鬥,只怕結果不是自己把子貿撂倒或是子貿把自己撂倒,而是奄國的高層集體把自己驅逐出境,防止自己妨礙他們的外交事宜。

「貴使遠來,一定累了吧。來來來,我們國中已經準備了酒宴,還請貴使隨我等一同赴宴。」

子權見狀,急忙出來打圓場道。

事實上奄國如今連食物都無法自給自足,兼之宜國商隊來得過於匆忙,因此他們壓根就沒有準備所謂的酒宴。但是沒辦法,如今場中氛圍有些不對,若是不先將話題引往別處的話,吃虧的只可能是奄國自己。為了奄國的整體利益,子權覺得還是要先將子貿帶離這裏再說。

「這個先不急,我本次前來,是帶了我王的禮物的。」

聽到這話,子貿連連擺手道:

「還是等將這些禮物運送過來之後,我再隨閣下去赴宴吧。」

開什麼玩笑,宜國商隊本次出訪奄國的首要目標就是利用充足的物資勾起奄國國人對宜國的嚮往,進而讓他們主動移民宜國。而要論展示物資,還有比在碼頭將一袋袋的物資從船上扛下來更加震撼人心的嗎?

也正是出於這個考慮,子貿才會拒絕子權的邀請,堅持要在碼頭上等待物資被徹底搬運過來才肯離開。

「哦?禮物?」

另一邊,在聽到子貿的話之後,子權以及其他奄國高層不由眼前一亮。不過出於貴族的矜持,他們並沒有立馬詢問宜國送了什麼禮物,而是選擇陪同子貿站在原地等待物資被搬運過來。

片刻之後,第一艘運輸船靠岸。船上的商隊成員先從船上跳下,站在岸上用繩子將船固定住。而後才開始招呼船上的同伴將物資放下來,由自己扛着將其運到岸上去。

「這是糧食。」

站在岸上的子貿對着身邊的奄國高層介紹道:

「這一次我們一共運送了10噸的糧食,足夠貴國上下吃上一個月的了。」

紫筆文學 翌日,文昌帝君生辰,陳鏡領著陳潁在文昌帝君畫像前敬香上供,祈禱陳潁能文路昌順。

拜完文昌帝君后,陳鏡吩咐廚房給陳潁做了一碗壽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