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綺月道:「萬一薛家想請帝鳳宮的宮主怎麼辦?」

葉凡笑道:「放心,我會去找宮主的,想來她不會幫我的仇人。」

蘇姚咯咯笑道:「殿下真是多心了,宮主已經被你征服,自然不會理會薛家的人。何況宮主本來就跟薛家的神皇有仇,所以這事更加不可能,說不定宮主還會藉助這件事情打擊薛家說不定。」

黎俏笑道:「雖然是這麼說,但是俏兒認為殿下應當去跟宮主好好說一說,這樣才更有心理把握。」

葉凡點頭道:「你說的沒錯,我還是跟你們宮主打個招呼才好。」

葉凡要見帝宓自然不好意思招對方過來,畢竟她可是一宮之主,再加上自己一想到她就上火,很想再跟她發生同樣的事情,如果去帝宓的地盤,葉凡感覺約束力小很多。當然了,葉凡這樣做還是現在他被秘衛團團包圍,帝宓過來可是非常不方便的。

葉凡要去見帝宓還是很麻煩的,他想要悄無聲息的過去,不過這有些想當然了,秘衛們數量現在有隻能加了,足足有四十八人,也不知道月軾到底是如何想的,居然派來這麼多秘衛,現在就算是那什麼神皇也別想行刺成功。

不讓秘衛跟著當然不行,所以葉凡要去帝宓所在的帝鳳宮自然不可能悄無聲息,一輛監察院的馬車載著他來到帝鳳宮。

說來這是葉凡第一次來帝鳳宮,他已經盡量低調了,女衛們都沒有帶,僅僅只是一群秘衛,最多也就在馬車內載著蘇姚跟黎俏兩女。

「殿下來找我做什麼?」

葉凡獨自見到了帝宓,美人兒一身宮袍裹身,只不過這宮袍有些透,能夠讓他看到若隱若現的膚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在勾引自己,總之一見面他就有些把持不住。對於帝宓,葉凡真的壓不住火,就如同當初在莊園一樣,他很快就衝動的將她摁在茶几上。

對於葉凡的衝動,帝宓到沒有抗拒,兩人又不是第一次了,這事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男女間其實就是這樣,第一次總是最難突破的,而一旦突破了,那麼什麼限制全都是浮雲。就好比此時的葉凡跟帝宓,兩人見面還沒聊上幾句話,好不約束的劍光就亮得刺眼,不管是攻擊,還是防禦,戰況瞬間就被點燃。

「你這次來找我做什麼?」

帝宓一臉輕鬆的看著有氣無力的葉凡,這小子精力還是非常恐怖的,足足一個時辰,雖然最後還是快要虛脫,但是能夠在她身上堅持這麼久,真是超乎想象的滿意。

葉凡道:「這次我將薛家的薛崎給廢了,我想很快薛家的人就會來,他們一定想要解開薛崎身上的禁術,不過這些都是徒勞,監察院的人已經幫我做了手腳,這小子算是徹底的廢了。」

帝宓翻白眼道:「你找我就是為了說這些?」

是快要虛脫,但是能夠在她身上堅持這麼久,真是超乎想象的滿意。

葉凡道:「這次我將薛家的薛崎給廢了,薛家的人就會來,他們一定想要解開薛崎身上的禁術,不過這些都是徒勞,監察院的人已經幫我做了手腳,這小子算是徹底的廢了。」

帝宓翻白眼道:「你找我就是為了說這些?」 在哪,知道大人為何這麼快就知道你幹得好事了,嘿嘿!現在葉皇子身邊可是有秘衛貼身保護,任何對他圖謀不軌的人都要抓起來,你自己找死豈能怨別人。」

「秘衛?裁判所的秘衛?」

薛崎的眼中儘是震驚之色,監察院派秘衛保護葉凡,這樣的待遇絕不是皇子該有的,這肯定是皇儲啊,就算他父親是皇儲,他在這個關鍵時刻意圖對一個皇儲不利,被監察院請去喝茶沒有任何毛病。

「小子,老實交代你這次進入皇都的目的,不要試圖抵抗,不然那個後果絕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監察院內,薛崎被厚重的鐐銬鎖住,中了斷子絕孫劍的他受到這樣的待遇決度史異常煎熬。

「我中了刺客的歹毒劍法,你們快給我找媚術高手來醫治,不然我……我的傷勢永遠都會留下後患。」

薛崎感到了恐懼,斷子絕孫劍可是非常恐怖的,如果不儘快將體內的媚之力清楚,他知道自己就要跟幸福永遠說拜拜了。

「不要試圖找借口,老實交代吧,任何對抗都不會有任何好下場,不然就算你爹是皇儲,你也別想從監牢里出去。」

月獨冷笑,雖然皇族很多年男人不介意自己老婆有情人,但明顯葉凡非常介意,所以薛崎這小子算是動了別人的逆鱗,要不然葉凡也不會直接派出天毓去廢了這小子。月獨作為月軾的心腹,哪會不知道葉凡最近掌握了一門特殊的手段,能夠幫助人提升血脈。這樣的好事月獨既然知道了,豈能放過表現的機會,將這小子弄死相信一定會讓葉凡非常高興,那時候自己提升血脈的事情就有著落了。

對於月獨來說,得罪皇儲的確很麻煩,但如果能夠提升一級的血脈,弄死這小子還是可以接受的。

薛崎被月獨的冰冷目光嚇到了,他知道這傢伙怕是不會讓自己好過,這讓他驚恐異常。

薛崎現在絕對是後悔的,只可惜現在後悔已經遲了,被關進監察院的監牢想出去可就難了。

……

監察院權利最高的自然就是殿主,他不僅是監察院的第一高手,還是真正的皇者,所以他的權勢可不是月軾能夠挑戰的。

「我說你小子到底想要幹什麼,那個薛崎的父親可是剛剛晉陞皇儲,你這樣動他的兒子可考慮了後果。」

殿主對月軾的舉動有些不滿,雖說這小子利用綺月做手腳挺招人恨,但適當的嚇唬一下就夠了,沒必要這樣往死里整。

月軾冷笑道:「如果僅僅只是我的事情,自然只是嚇唬嚇唬他,不過殿主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後果。」

殿主無語道:「行了吧,這事能有什麼嚴重後果,別拿刺殺一事說事,這小子還沒這單子行刺。」

月軾搖頭道:「我當然不是因為這事,有一件事情還沒有來得及稟告殿主,不久前殿下研究出了可以激活血脈的手段,他現在已經成功幫助身邊的蘇姚成為皇女,事後經過我的驗證,用在女人身上效果非常好,這樣的事情太大了,我刻意將消息封鎖,這時候他試圖接近定下身邊的人,我不得不謹慎對待。」

「殿下真的可以激活血脈?」

殿主精神一振。

月軾興奮的道:「這事千真萬確,雖然暫時只能在女人身上使用,但是殿下基本上一次可以激活一個,雖然可能需要休息幾天,但是相信到了後邊肯定會提升效率。」

「這事你做得對,必須將消息封鎖,同時還要加強對殿下的保護,任何意圖接近的人都要嚴加審查,只要有任何可疑可疑格殺勿論。」

殿主眼中閃過寒芒,他太清楚葉凡激活血脈一事意義有多大,他基本上可以預見,玄月神族的盛世不會遠了。這時候別說逮捕一個皇族了,據算犧牲掉一個皇儲也是可以接受的。在神國血統決定一切,皇儲的確尊貴,就算是監察院也必須表現出絕對的尊敬來。可這種地位還要跟什麼人比,如果碰上葉凡,那很抱歉就算是皇儲也要跪,甚至為了確保葉凡能夠順利成長起來,殿主可以不惜清除一些不安定因素。

月軾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來,他太清楚殿主得到這個消息之後的反映了,一個皇儲而已,又豈能跟葉凡相提並論,而他就是葉凡的引路人,葉凡的強大自然可以帶給他無限好處,未來成為監察院的第一人只是時間的問題。

可以說薛崎這是自己作死,他如果選擇溫和一點的手段,說不定以葉凡的脾氣會當他是一個屁給放了。可惜這世上沒有太多如果,薛崎用了一種他最擅長的方式,同樣也是最危險的方式,所以他悲劇了,搞不好還要連累他的父親。

「難怪你將自己的女兒都派過去了,沒想到居然是想要搶佔先機。」

殿主忽然一笑,他先前還在疑惑月軾的舉動,不過現在看來他也必須動動心思了,如果葉凡真能人為提升女人的血脈,他這一族還是有不少天賦不錯,但因為某些原因被限制的人。

月軾輕咳一聲,有些鬱悶的道:「要不是我那女兒的性格太彪悍,我還考慮將她許配給殿下了。」

殿主哈哈笑道:「你那丫頭的確很彪悍,動不動就要打斷人的腿,一點女人味都沒有,殿下可不會喜歡。不過說來我有一個孫女,可是非常不錯,說不定可以撮合一下。」

月軾無語道:「你不會正打算這麼干吧?」

殿主嘿嘿笑道:「如果她能夠得到殿下的幫助,提升一下血統,去做一個情婦也不錯,就算沒有什麼名分我這個做爺爺的也認了。」

透視小包工頭 媽的!

這老傢伙真夠無恥的。

月軾很是無語,他沒想到殿主居然為了能夠接近葉凡,臉孫女去做情婦也成。

殿主不以為然一笑,血統才是王道,如果知道葉凡能讓自己的孫女提升血統,他何樂而不為,如果能夠懷上殿下的種,那就更好了,起碼他們這一脈未來想不發達都難。說來殿主對自己的孫女還是非常有有信心的,這遠比月軾的女兒靠譜太多了。

……

薛崎被抓,這對薛家來說可是震驚的大事件,已經處於進入皇都半路上的薛威聽到這個消息可是震怒無比。

「到底怎麼回事兒?」

薛威異常憤怒,他沒想到自己派而起先去皇都,這才多久居然就被關進了監察院,難道監察院的人不知道自己已經晉陞皇儲的消息?

「殿下,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公子是被月軾下命令抓捕的,至於原因應當是他打算動用月樓的禁制威脅月軾送給葉凡皇子的美女,惹怒了月軾。」

聽到這個消息薛威有些無語,他太清楚自己兒子什麼德性了,這小子絕對是作死啊,月樓的月女身上有禁制的事情又不是什麼秘密,你用這個作為威脅也就罷了,居然還將自己暴露出來,月軾不收拾你才怪。

「說,還有什麼事兒?」

薛威當然注意到手下表情有異。

「殿下,根據消息傳來,公子被女刺客刺殺,中了邪惡的禁術,很有可能會危及到傳承,所以屬下建議殿下儘快趕往皇都。」

「什麼?」

薛威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如果兒子只是被抓進監察院自然不算什麼可是如中了禁術托的久了,後果可是非常嚴重。

「馬上統治月樓的樓主,就算我請她前往皇都就知我兒。」

薛威的眼中閃爍著可怕的光芒,他相信兒子不可能隨便被人刺殺,這事絕對是有人故意針對他。

「那個姓葉的皇子可有什麼具體的消息?」

「根據消息,不久前他被人刺殺,刺客是來自外國潛伏的刺客,目前為止兩個主犯沒有被抓到,據說全都是女刺客,其中有一個擅長媚術,境界已經達到實質化境界,屬下懷疑刺殺公子的就是這個人。」

「你為什麼這麼判斷?」

薛威有些錯愕,他不白外國的刺客幹嘛刺殺自己的兒子,如果說刺殺自己還是要獲得過去。

「這個只是屬下的一種感覺,沒有什麼敢根據。」

薛威眼睛眯起來,他忽然發現事情要比自己現象複雜很多,外國的刺客為何要刺殺一個皇子,這明顯說不過去,就算是皇儲也無法引起外國刺客的刺殺,這其中看來有他不明白的事情。

這次派兒子進皇都有些莽撞了,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還是將兒子從監牢內弄出來在說。

不管是誰,敢廢本皇兒子,那就是不死不休。

薛威的眼中閃過可怕的殺機,成為皇儲讓他意氣風發,而就在這時候他的兒子被人廢了不說,還送進了監察院的監牢,如果他不能圓滿的擺平這件事情,對他的威信打擊可是非常巨大的。

到底是誰?

雖然兒子是被刺客所傷,但是薛威感覺這事太蹊蹺了,他希望儘快見到兒子,這樣可以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 激活皇子跟皇女需要十八顆血竅,而要成為皇儲那就更了不得了,這先要完成三十六個血竅的激活,最後才能打開一顆代表皇儲血統的血竅。葉凡沒有遇到過皇儲,所以他無法判斷皇儲的血竅到底在什麼地方。

皇儲沒有遇到,不過好在葉凡自身具有祖龍血統,所以他其實還是可以研究自己的,只不過身邊聚集了著數十個大美女,不僅需要研究她們的血竅,還需要相處各種方法去激活她們的血竅,這些都是艱巨的過程,需要他投入很大的精力。

當然了,葉凡無法分心的緣故還有,那就是總會有美女對祭煉神劍非常感興趣,她們使盡渾身解數幫忙,讓他哪有功夫去做其它事情。

這次的研究還是非常成功的,不僅讓葉凡發現了三十六個血竅能夠達到圓滿皇子跟皇女,也不不久之後,他能夠培養出皇儲來。葉凡現在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認為培養皇儲,薛家不是因為有一個皇儲很吊嘛,那他就製造出幾個皇儲來,這樣看薛家還敢不敢囂張。

這次研究收穫的確很大,不過對葉凡來說發現血竅跟打開血竅那是兩碼事,發現了三十六個血竅的定論,不過真正最大的收穫其實還是媚術的修鍊效果很高。葉凡不是專門的媚術修鍊者,雖然他曾今修鍊過有情無欲之道,但這東西跟真正的媚術是有差異的。

這次研究血竅,讓葉凡發現一個秘密,那就是要想達到媚術實質化其實非常簡單,他只要將媚術當成是劍道來修鍊,這樣要實質化速度將會非常快。

能有多快?

僅僅一次盛宴的機會,葉凡發現自己完成媚術實質化修鍊已經讓進度達到八分之三十,或許再來幾次這樣的盛宴,他就能真正達到媚術實質化的高度。

葉凡有強烈的預感,如果媚術真正能夠做到實質化,他的劍道威力又將提升一個檔次。

這次的血竅研究效果很不錯,數十個帝鳳宮美女中有一個晉陞到了皇女的水準,這樣的效果好得讓一群美女們激動萬分。作為一名皇族美女,血統的計劃誘惑實在是太大了,這下子這些美女們都激動起來,至於接下來發生了什麼就超乎葉凡的掌控了,他真正明白了什麼叫做如狼似虎。

數十個美女,葉凡雖然也曾經荒唐過,但是這次並沒有打算跟這些美女荒唐,所以他輕輕一震,直接將這些美女震開,然後跑路。

「他們難道真的都非常可怕嗎?」

帝宓攔住了葉凡,有些好笑的看著差不多沒穿衣服跑出來的他。

葉凡嘿嘿笑道:「這些女人剛剛都瘋了,如果讓他們知道**上的交流更容易突破血脈,將來我來帝鳳宮豈不是要擔心被美女們給輪了。」

「胡說八道!」

帝宓狠狠在葉凡屁股上擰了一把,她這才正色道:「聽你的意思那個真的有利於激活血脈?」

葉凡點頭道:「這倒是真的,不過那只是最後手段,畢竟我不可能只是研究激活女人,好需要用男人作為標杆,所以不能太瘋狂。」

帝宓笑道:「你想多了,我早就說過,帝鳳宮就是你的後宮,這裡的女人都屬於你,她們想跟你交流都是因為這一點,你可不要真以為她們都非常隨便。」

葉凡笑道:「宮主才是想多了,我一般喜歡跟有感情基礎的美女更進一步,所以第一次見面就那個除非是特殊情況,不然還是循序漸進吧。」

帝宓笑道:「隨你啦,反正帝鳳宮的女人都需要你來慰藉,你有著心理準備才行。」

……

「你大哥想要見我?」

葉凡回到了學院,看著穿著性感的美女院長不由微微皺眉。

「如今石皇退婚,家族被殺了個措手不及,我大哥主要負責這是,所以他的壓力很大。」

吳雨兮嘴角綻起譏嘲的弧度,雖說是親兄妹,但是她對吳玉龍還是很不爽的。

葉凡淡然道:「上回你哥放我鴿子,現在又想見我豈有那樣的好事。」

吳雨兮笑道:「我也是這樣跟我哥說的,這叫自作孽不可活,當初擺譜不給面子,如今想要公子給面子那就要老實的等著,公子什麼時候有空可以再去見他,沒必要給我面子的。」

葉凡是真的對吳家不怎麼感興趣,他的確要成為帝主,可是如果他真要坐上帝主的寶座,絕對不會依靠任何人坐上去。葉凡非常清楚,外在的力量或許可以讓他少奮鬥很多年,但是將來不管做什麼都會受到掣肘,所以他需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如果他能夠早一步成為神皇,那麼坐上帝主之位時,就不用擔心來自那些神皇的威脅。

葉凡不打算見吳玉龍,不過顯然吳雨兮的哥哥知道他不會見自己,所以主動找上門來。現在留給吳玉龍的時間越來越少,他必須彌補自己犯下的過失,不然我來吳家之主很可能沒他什麼事兒了。

「見過殿下。」

https://tw.95zongcai.com/zc/1936/ 吳玉龍一臉的微笑,他找到了皇家學院,雖然不是學院的人,但是要進來還是有辦法的。

葉凡淡然道:「你找我做什麼?」

吳玉龍肅然道:「上回因為個人事情錯過了跟殿下的預約,吳某在這裡給殿下賠罪了。」

葉凡面無表情道:「上次的事情我早就忘了,如今雨兮不用再受婚約的影響,我想有關吳家的事情你可以去跟她說,這些我是不會管的。」

吳玉龍急忙道:「殿下誤會了,這次我來主要就是想要跟殿下商談合作的事情,不知道殿下可否賞臉,我們去一個合適的地方談一談?」

「合作?」

葉凡上下打量著吳玉龍,不由笑道:「合作一般都是有需要的情況下,只是我現在想不出咱們合作的基礎是什麼,你現在說說看吳家能夠給我什麼?」

吳玉龍微微笑道:「有傳言殿下不知皇子的血統,從監察院跟帝鳳宮的反應就能證明這些,所以我們吳家希望能夠跟殿下展開合作,成為追隨殿下的一個家族。」

葉凡笑了,他搖頭道:「你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是去跟你們吳家的長輩做商量再來吧,自己沒權利決定的事情,不要來跟我談,我不想浪費時間。」

「話不能這麼說。」

吳玉龍微微一笑道:「合作的事情交給我就行,只要殿下願意合作,一切都不是問題。」

葉凡淡然道:「合作是建立在需要的基礎上,而你們吳家擁有的東西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想要得到,所以對於合作的事情我根本沒有興趣。」

吳玉龍急忙道:「我們吳家擅長媚術,這方面絕對是世家中數一數二的,如果跟我們合作,對殿下是有好處的。」

葉凡笑道:「如果我需要媚術高手,完全可以去帝鳳宮,跟他們比,你們吳家又算什麼。」

葉凡的話很不客氣了,這讓吳玉龍的臉色一變,不過他不是因為這話的不客氣,而是從這話中他聽出來了,葉凡跟帝鳳宮的關係非常深,或許可以說已經得到了帝鳳宮的效忠。

這怎麼可能?

吳玉龍非常震驚,他太清楚帝鳳宮所代表的意義了,如果葉凡真的得到帝鳳宮的效忠那基本上可以肯定帝儲之位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