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總殿主,當初這幾個孽徒,不小心傷了人,請總殿主責罰。”兩派長老沉聲道。

“本殿主看過卷宗。”江道明淡淡道:“他們傷人不對,但也是對方咎由自取,兩派認錯態度誠懇,這些年也沒有再犯,準你們改過機會。”

兩派長老一愣,接着大喜:“多謝總殿主。”

真是意外之喜,他們還以爲,這就幾位弟子,必死無疑了。

在他們看來,江道明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殺星,有一點苗頭,就會下殺手。

“本殿主很講道理,只對不講道理的人,不講道理。”江道明淡漠道:“兩派以後,遵循律法,與人爲善,本殿主不會干涉你們發展。”

“是。”兩派長老恭敬應道。

“退下吧。”江道明擺手道:“當初傷的人,若是傷的太嚴重,給些補償。”

“我等明白。”

兩派長老,帶人退下,心中鬆了口氣。

Www★ Tтkā n★ CO

一些補償,算不得什麼,他們願意給。

愛你一笑傾 兩派本想問問,玄火門和玄氣門的事情,但想到江道明的脾氣,還是忍住沒問。

江道明在除魔殿內吃酒,等待兩派消息,一直到下午,也沒有消息傳來。

有除魔師前來,回報消息:“總殿主,殿主,兩派弟子,逃了。”

“逃了?”

趙百川一愣,道:“總殿主,現在該怎麼辦?”

“能逃哪去?”江道明漠然道:“傳訊出去,凡是逃走的兩派弟子,皆發佈通緝令,其餘城池遇見,殺無赦!”

“是。”趙百川心頭微沉,連忙應道。

“現在,隨本殿主前往兩派。”

江道明放下酒罈,長身而起。

李文傑等人也停下吃酒,與他一同離開。

趙百川連忙跟上,負責帶路。

兩派武者,自知不敵江道明,只能出此下策,遣散門派弟子,逃離川山城,換個地方再謀發展。

只要底蘊還在,這些弟子還在,他們換個地方,照樣東山再起。

但可惜的是,他們遇到的是江道明。

策馬疾馳,全力趕路,江道明抵達玄火派所在山頭,正有弟子帶着包裹,從山上下來。

“玄火門罪孽深重,一個不留!”

江道明冷喝一聲,一聲令下,龍象真氣浩蕩而出。

翻身下馬,龍象輕功施展,直衝山上。

所過之處,凡是玄火門弟子,直接爆體而亡。

江道明猶如一陣風一般,剎那間登山數百米,龍象真氣夾雜着佛威,浩浩蕩蕩,摧毀一切。

隨着江道明催動龍象真氣,整個山頭都在震動。

“江道明來了!”

一聲驚恐的尖叫,響徹在玄火門山頭。

“江道明,一日時間未至,你爲何前來?!”

一聲怒吼響徹,充滿了驚恐和畏懼。

“你們都要畏罪而逃,本殿主豈能讓你們走了?”江道明冷聲道:“做出這個決定,你們,便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七龍七象咆哮而出,滾滾佛威瀰漫,神聖鎮壓之力,猶如一座神山,壓迫整個玄火山頭。

熾熱的氣浪激盪,火焰真氣流轉,還未來得及爆發威力,已然炸裂,化作血霧。

七龍七象浩蕩而出,廝殺玄火門弟子,摧山毀石,整個山頭震動,無數巨石滾落。

一聲聲哀嚎,一聲聲慘叫,反而讓江道明那顆殺心,釋放驚天殺意。

沒有所謂的憐憫,也不需要憐憫,這羣人,早已淪爲武林邪派,欺壓良善,強搶民女,亂殺無辜,罪孽深重。

趙百川帶人圍住玄火門,防止有人逃走。

山頂之上,江道明傲然而立,雄渾威壓,壓迫的武者們難以動彈。

一位六層頂峯武者,雙目血紅,死死盯着江道明:“我們惹不起你,躲還不行嗎?你非要趕盡殺絕?”

“當初夏博滅人滿門,你們殺戮無辜時,可曾想過這些?”江道明冷然道:“本殿主如今身爲江陵總殿主,這千里江陵,都在本殿主治下!”

六層武者寒聲道:“你有何資格說這話,你滅的門派還少?天鳳城三派,神劍山莊,你可曾留過一個活口?”

“本殿主掌下,沒有無辜!”

江道明神情漠然,一掌拍下,六層頂峯武者難承雄威,爆體而亡:“本殿主殺的,都是該死之人!”

話音一落,七龍七象咆哮而出,俯衝而下,廝殺其餘武者。

無一合之地,龍象過處,武者們盡滅。

短短片刻,玄火門上下,血流成河,再無一人活口。

江道明轉身下山,駕馬而去,再去玄氣門。

趙百川等人來不及收拾,便急匆匆跟着他,趕往玄氣宗所在。

玄氣宗距離不遠,只是一刻鐘,便已抵達。

江道明依舊是沒有廢話,直接大開殺戒。

等他們全部逃走,到時想殺,不一定是自己所殺,命元就不是自己的了。

玄氣宗的武者,也沒有逃掉多少,門主和長老們,全部死在山頂。

濃郁的血腥之氣飄蕩,如同修羅地獄的場景,令人作嘔。

趙百川帶人登山,看着這一幕,他發誓,這輩子都忘不了江道明的兇殘。

江道明淡淡道:“收拾一下,兩派武學,我要帶走一份。”

這些武學,能夠傳承下來,也有獨到之處,自己用不上,可以放在除魔殿,由其餘除魔師參悟。

以後培養除魔師,也不一定非要修煉除魔心經。

當然,這些武學,多半隻能參考,畢竟,品階太低,還不如除魔心經。

剩下的爛攤子,交給趙百川收拾,江道明帶着李文傑返回川山城。

兩派被滅的消息,第一時間傳了出去,三才劍門和神山派,十分慶幸自己前去認錯了。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如果沒有認錯,怕也難逃覆滅的下場。

江道明,可是一個不講道理的殺星啊!

他們本來就是武林正派,爲人端正,不欺壓無辜,此刻覺得遵守律法,也不是什麼難事,能夠接受。

江道明也讓人傳遞消息,遵守律法的武林門派,同樣是大夏一員,可受除魔殿庇護。

這話一出,兩派徹底沒別的心思了,有事還能找除魔殿,除魔殿搞不定,也許,能請出這位總殿主。

一旦變成自己人,江道明也不那麼可怕了,反而覺得很好。 隨著比賽的推進,雖然比賽的台次越來越少,但是圍觀的人卻越來越多,熱情更是越發的高漲起來。

尤其一些學員更是對於各自喜歡的參賽學員,組成粉絲團聚在一團,為各自支持的人吶喊助威起來。

甚至有時還會出現不同的粉絲團爭執的情況,這一次李逸晨沒有遲到,反而早到了片刻。

「李逸晨……李逸晨……」就在李逸晨剛進入武道場的時候,那些李逸晨的粉絲團立刻圍了過來,將眾人的前行之路圍得水泄不通。

隨即有不少維持秩序的導師趕來,為李逸晨他們推出一條通道,即使如此雙側的粉絲還是依舊喊叫之聲不絕於耳,而這其中居然以女學員居多,看得王漢山心中羨慕不已。

「諸位,諸位安靜一下!」突然王漢山停住腳步,由於他與李逸晨同行,這麼一喝倒也真有幾分效果。

「大家都支持晨哥,我代表晨哥謝謝大家,不過現在晨哥要比賽我們是不是應該安靜一點,不要讓晨哥分心呢?」王漢山見自己的話奏效,接著說道。

「可是我們安靜了又怎麼支持晨哥呢?」當即有人反問道。

「其實大家只要站在這裡就是對晨哥的支持!」王漢山輕輕一笑道:「對於晨哥的習慣,我相信我比你們任何人都了解,我與晨哥同期進入學院,然後又分在同一個小院住,兄弟關係更是一直保持至今,所以你們要相信我,晨哥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我最清楚了!」

「真的啊……那晨哥最喜歡吃什麼?」

「晨哥喜歡什麼顏色……」

「晨哥有沒有女朋友?」

「晨哥如今的修為到什麼境界了?」

一聽王漢山的話,各種問題立刻轟過來的同時,無數的女生也把王漢山圍在了中央,大有一種不把問題交待清楚就別想離開的感覺。

只是她們卻不知道,被這麼多美女圍著,對於王漢山來說,腦殘才會想著離開呢,,剛才說了半天的廢話不就是為了這樣的效果嗎?

「喂……你也是晨哥的同學吧,你知道晨哥的習慣嗎?」那些見王漢山那邊已經被圍得嚴嚴實實的女生一把把遲強拉住追問起來。

「不知道,我和晨哥根本不熟!」面對著元獸也敢玩命的遲強見著這等陣仗卻連忙掙脫,逃命一般的跑了開去。

「百花叢中,你怎麼不去享受一下。」看著狼狽而逃的遲強,厲嫻打趣著說道。

「算了吧,這種享受還是留給王漢山那傢伙好了!」想起剛才那情景,遲強仍然覺得一陣后怕。

「李逸晨……」就在四人向著中央的擂台走去之際,隨著一聲嬌聲,左側一個少女緩緩地走了過來。

「劉婕?」李逸晨不由一愣。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豹院劉婕,當初在第一輪的決賽資格篩選的時候聽秦虎介紹過,只不過當時的李逸晨對於天道力的領悟有限,感知還不是那麼明顯,對於對天道力的融合,此時的李逸晨看著劉婕卻能隱隱感覺到劉婕身側隱晦的天道波動。

這股波動極其隱晦,如果不是李逸晨對於天道力的領悟隨著這幾天戰鬥的不斷加深是不會感受到的,這樣的發現令李逸晨一驚。

自己修鍊天道力,那是因為不滅真解的關係,以及有劍靈的指導,可是此女如今雖然還沒有真正的領悟到天道力的存在,但身上已經有著這般的波動,如果不是有著驚人的天賦,那就是她的身上同樣有著讓人驚駭的機緣,亦或者此女兩者皆占。

當然李逸晨並不明白的是此時劉婕為何找上自己,雖然自己前兩輪的表現不錯,但還沒不錯到讓劉婕主動找上自己吧。

「如果我們在比賽中沒有機會交手,下來我們打一場如何?」劉婕走過來開門見山地說道。正如李逸晨的猜測,劉婕也不認為李逸晨有著殺入最終總決賽的能力,但這並不妨礙她對李逸晨的興趣。

「為何?」李逸晨若有興趣地看著劉婕問道。

「你明白的,我相信你有同樣的感覺。」劉婕輕輕一笑,並沒有去過多的解釋。

「好!」人家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李逸晨覺得此時自己若是再裝糊塗的話,倒有失男人的風度。

「我等你!」目的達到,劉婕也不再廢話,對著厲嫻等人微微一笑便直接向前走去。

「什麼意思,這小妞不會是看上你了吧?」待劉婕走過去,厲嫻帶著幾分酸味地說道。

雖然在勁松學院內,厲嫻覺得只有程瑛可以和自己勉強一比,但是在劉婕的面前,厲嫻卻難再有這份自信。

相貌、氣質、舉止、修為……厲嫻感覺自己的所有優勢彷彿都被對方所壓制一般,而李逸晨還答應對方的挑戰,難免會令她心中有些不爽。

「只是切磋而已,她走的武道之路和我有些相近。」 我獨仙行 看著劉婕的背影,李逸晨倒是對她升起幾分好奇出來。

「武道之路?你走的什麼武道之路?要不教教我,你那麼厲害,教了我們,我們一定也能變得厲害吧!」一聽兩人的武道之路相似,厲嫻更加急了起來。

「每個人的武道之路都是各自的積累,別人的感悟強加於已,只會迷失自己的長處而已。」李逸晨輕輕一笑。

隨即大賽主持的聲音開始傳入全場,宣布著今日比賽的對陣表。

為了表示公平,大家每日的對陣都是現場抽籤,抽出對陣表之後,立刻開賽,如此一來,即保證了大賽的公正性,也一定程度上杜絕了參賽學員提前得知自己對手后的提前運作。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總院的刻意安排,在大賽第三輪十六進八的這場比賽中並沒有出現強強對戰,雖然能夠晉級前十六的學員已經無一弱手,但相對奪冠呼聲較高的幾人皆沒有在這一輪中相遇。

趙重陽。

李逸晨的對手,一個來自天藍分院的學員,一身修為已至開元境後期巔峰,雖然在眾多學員中也屬頂尖之輩,但是和青龍比起來,顯然有些不如。

「總算這一輪可以輕鬆一下了。」當對陣表公布出來之後,厲嫻也舒了一口氣,這一次的比賽,李逸晨前兩輪的對手可都是有資格角逐前三的存在,如今對上趙重陽,倒真的算是一場福利戰。

另一邊正被李逸晨的粉絲圍在中心的王漢山看到這個對陣結果之後,也隨即放下心來,繼續以李逸晨的各種事迹搏得那些女粉絲的重視。

「任何時候都不要低估任何一個對手。」李逸晨卻是對厲嫻輕輕一笑,「因為有時候修為並不代表一切,不到最後一刻,你永遠不知道對手會有什麼樣的手段。」

說完之後,李逸晨便已經登上擂台,而此時那些原本還圍著王漢山的女粉絲們見李逸晨上台,瞬間一窩蜂的跑了過來,把王漢山一個人留在了原地。

「這……這也太過河拆橋了吧!」看著這一幕,王漢山不由暗道。看來想要泡妞,還得努力修鍊啊,自己如今這點實力,也就能泡泡勁松分院的妞,想要泡盡天下妞,必須得努力才好。

看著那些少女對李逸晨的熱情,王漢山深信只要李逸晨願意,估計會有不少女生甘願為之暖床,而這不正是自己人生的目標嗎?努力,為泡妞而努力!

突然的挫折令有些自滿的王漢山重新一次自我定位,心中再次燃起熊熊的奮鬥之焰。

「李逸晨!」就在李逸晨上台片刻,趙重陽也已經走上了擂台。

二十齣頭,一身勁裝,頭髮被高高的束起,整個人看上去極其幹練,只是此時看著李逸晨的時候,趙重陽的臉上流露出幾分無奈。

「是的!」李逸晨點了點頭。 絕色獸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