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羅世信的左玄武衛,韓擒虎的右玄武衛,韓德讓的右龍武衛,兵力為六十餘萬。

分佈在瑞讓,西,北。

可以說大夏已經擺下了龍門陣。

就等著北面南下的東胡大軍進行最後的決戰。

瑞山西北一處山崗之上,在山頂上有著一個巨大的營帳,這裡也是西線的指揮中心,一個個斥候回的消息被送到這裡匯總,然後在營帳正中的沙盤之上會得到蔣晰的顯示。

「報,北面最新進軍消息」。

田豐接過消息,快掃了幾眼。

然後走到沙盤之上,將代表著石褐中軍主力的大旗往前挪了挪:「看來尚兵馬使惹怒了石醬可汗,西路已經開始聚集,快南下,已經比中路南下的柔然騎兵快了半日,我想決戰的時機已經到了」。

東胡大軍分成三全部分南下。

之間保持著半日左右的距離,三路齊下,可以快的支援,而西面的石愁快的南下,這就讓本來齊頭並進的三路兵馬凸出一部,正是下手的好時機。

冉閏看了眼沙盤,道:「石鳩汗國麾下士兵戰鬥力不弱,就算我們派出部分兵馬去阻擋柔然騎兵支援。

也頂多爭取到兩三日的時間,石褐大軍足有四十萬,可不好啃啊!我們在西線的兵馬並不佔優勢,雖然打起來,我們要佔據上風,但想要一口吞下卻不容易,如果石搗大軍鐵了心堅守,或者選擇任意一個方向突圍,我們很難擋得住。」

「或許可以利用瑞山西南這片沼澤地,雖然秋天枯水,讓沼澤上方的土地變硬了許多,不過那土地下面卻依舊是軟的,絕對禁不住大軍踐踏。

只要我們已經在北面敗上一兩場。

然後將對方引到這裡,然後斷去石搗大軍的後路,趁著現在刮北風,草原上枯草正勝,一把大火就足以斷送了石揭主力徐榮突然想起前幾日他到後方巡視的時候,現那看著很硬的地面突然塌陷,車輪陷入其中就拔不出來,後來一問才知道。

這片區域屬於沼澤地邊緣,夏季的時候,雨水多,這裡都被水覆蓋著。

到了秋天水位下降,這裡就露了出來,被太陽一照,看著地面板實。

但實際上,下面依舊軟的很,就算是老牧民有時也很難分辨每年陷入泥潭之中的牲畜不少,就算是死人的情況也有生,不過這片沼澤地也是一塊寶地,出產沼澤珍珠。

以及各種鳥羽。

眾人計較一番之後,一個佯敗誘敵的策略就已經敲定了下來,誘敵就由徐榮所轄的北府並帶領十個軍左右輪備騎兵,大約十六萬兵馬,不多也不算少,冉閏所轄十個軍主力負責牽制柔然主力,餘下兵馬做好關門打狗,瓮中捉鱉的準備。

烽火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徐榮所轄十六萬兵馬在瑞山西北塔克州與南下的石揭夫軍碰面。

火影之櫻花飛雪 秋天的雲飛揚如絲,淡淡的涼風從北面吹拂而來,嗚嗚嗚的牛角號聲在草原上傳盪,三十餘萬兵馬的石鳩大軍連成一線出現在北面的地平線上,兩軍相距三里而停。

石蠍中軍,石勒目光掃向南面列陣整齊,鎧甲鮮明的大夏騎軍,目光中多出一絲凝重還有一絲羨慕,他麾下的騎兵有的士兵甚至還穿著破舊不堪,已經不堪使用的皮甲,而對面的夏軍騎兵除了騎兵鎧甲鮮明就連那些戰馬都是清一色的馬甲。

人比人氣死人。

大夏騎兵每一個軍都只使用一同顏色的戰馬,是白馬就清一色的沒有半點雜色的白馬,就好像是一片白雪一樣,白如雪,紅如火,黃如土。

黑如墨,青如風,一眼望上去,氣勢就不同,石勒對夏軍早就沒有了半點輕視之心,望著對面的夏軍兵馬,道:「誰出第一陣!」「可汗,我願出戰!」石勒一開口,身邊一干猛將紛紛站立而出,昆達被殺,可是讓一眾人心中憋著氣,儘管夏軍的戰鬥力不俗,但這些草原漢子也沒有一個。

認熊。

石勒很是欣慰的點了點頭,道:「夏軍裝備精良,我軍將士雖然勇武。

卻不佔上風,石虎,你麾下將士最為精銳,裝備在各軍也是最好,第一戰,就你去吧!」這第一戰至關重要,真接影響軍中士氣,石勒可不敢輕敵大意,直接將麾下第一猛將石虎派了出去。

「慢,可汗!」石虎領命正要走。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石勒一看卻是頗得他看重的漢人文士:「敬之先生可有不妥!」張文伸出手,笑著道;「在可汗麾下三年,得可汗器重,卻從未為可汗出過一策,敬之心中有愧,今日此情此景,卻猛然想起一詩來」。

石勒看著張文,他敬重對方正是因為對方才學出眾,對他頗有幫助。

今日主動獻策,石勒自然喜不自禁,連忙道:「先生快說」。

「可汗想必也曾聽過,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石勒只是聽了第仁句,就猛的一拍額頭,道:「多謝先生賜教,哈哈。

今日就是夏人的死期!」(未完待續) 「我累了!」聶冷避開了那道令他不敢直視的清澈目光,拿起李香雲準備好的換洗衣物走入浴室。

李香雲看著聶冷的背影,兩隻清澈的大眼睛中,閃動著擔憂的光芒。

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間之後,聶冷便按照那惡魔之書上記載的法門開始冥想。這冥想雖然沒有給他立即帶來強大無比的力量,卻讓他的精神變得越來越好,直接的效果便是讓他的記憶力、理解力都在悄無聲息的不斷上升。

第二天清晨,聶冷陷入了熟睡之中。在王天雄的別墅之中,他每一分、每一秒都繃緊了精神,吸收著那寶貴的知識,精神和身體都十分疲憊。

「哥,早上了,該起床了!」熟睡之中,聶冷耳邊傳來了一個甜美清脆的聲音。

聶冷張開眼睛,看見了那身穿一身校服,清爽可人的李香雲,帶著甜美的笑容站在他的床前。

西江第三中學是西江市公力中學之中最差的一個中學,校服是藍襯衫,略帶灰色的長褲,土得不能夠再土了。穿上這樣的校服,女生便是有十分美麗也要打上七分折扣。

可是李香雲穿著那土土的校服,卻依然顯得清純可人,明媚動人。讓人看了她一眼,便無法將目光移開。

「恩!」聶冷點頭,隨便拿起床頭的衣物穿上。

時光和你都很美 「這是給你的。你要好好帶在身邊,有事就用這個來聯絡我,我已經將我的手機號碼輸進去了。」在那餐桌之上,聶冷將一個粉紅色的手機交給了李香雲。

「這是給我的嗎,謝謝哥哥!」李香雲接過了那個粉紅色的手機,愛不釋手的把玩著,俏臉之上,寫滿了歡喜。

在這個年代,手機已經極大普及。便是連小學生之中,也有不少人擁有自己的手機。在西江第三中學這樣充斥著窮人子女的學校之中,也有許多人擁有自己的手機。

當初聶冷和李香雲窮得連伙食費、電費、水費都要精打細算自然沒有一點余錢購買手機這樣的奢侈品。

李香雲雖然十分懂事不說什麼,看著那些把玩手機的同學們,她的心中還是有些羨慕的。

「你要好好學習,我們一定會過得更好的。」聶冷看著眼前的李香雲,微微一笑道。

「恩!」

聶冷將李香雲送到學校之後,沒呆幾分鐘便離開了學校。

聶冷在那市場之上買了一隻活雞,走入明華小區的房子之中。

在那間房子的書房之中,聶冷拿刀在那隻活雞的脖子之上一割,一滴滴雞血便滴在了他準備好的碗中。

那雞不斷掙扎,卻無法從聶冷的手中掙脫。

「以聶冷之名,召來!」聶冷一聲沉喝,在他的身體心臟之處,那惡魔之書的紋飾飛出,落到了他的手中,無風自動,翻到了召喚惡魔的那一頁,絲絲黑色的惡魔之力從那惡魔之書中飛出,依附在了他的身上。

聶冷取出了一隻毛筆,沾著那活雞的鮮血,彷彿被什麼附身了一般,精準無比,彷彿機器一般在那書房之中,將那複雜無比,充滿無數常人根本看不懂符文的圓形魔法陣畫了出來。

「以聶冷之名,按照人間界與魔界的法則,僅以此陣,惡魔召來!」聶冷雙眼之中閃動著幽暗的光芒,用不屬於這個世界惡魔的語言說道。

伴隨著聶冷的語言,地面之上,那活雞之血畫出的血色魔法陣閃動著奇異的光芒,一絲絲黑色的光芒從那魔法陣之中擴散而出,整個書房都被那股黑色魔光籠罩,散發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危險感覺。

一道道黑色的惡魔之光衝天而起,從那血色的魔法陣之中,一頭長著山羊角,身體之上披著一層黑色鱗甲,身高將近兩米,背後生長著一對惡魔之翼,臉如山羊一般猙獰的惡魔緩緩上升了出來。

「吾乃魔界之王,拉斯特.路西法。卑微的人類,就是你想與我簽訂契約嗎?跪在我的身前,獻上你最珍貴的物品,發誓當我的奴隸,我便會與你簽訂惡魔契約,賜予你超越凡人的力量。」那羊頭惡魔抬頭雙手抱肩,高高在上俯視聶冷,彷彿在看著螻蟻一般道。

聶冷望著那高傲無比自號惡魔之王的拉斯特.路西法,默默拿起那本惡魔之書開始念誦起了上面記載的雷霆咒。

「雷暴!」伴隨著聶冷那冷淡的聲音,他便覺得精神彷彿被抽走了一絲般,一道道雷光在那拉斯特.路西法身體周圍環繞,然後炸開。

「啊~~~!!救命啊!!!」那不可一世的羊臉惡魔在那雷光之中,痛苦不堪的掙扎著,毫無骨氣的慘叫著。

雷擊持續了十秒,旋即消失,拉斯特蜷縮成一團,身上發出焦臭的味道。

「什麼魔界之王!你不過是區區一名下位惡魔罷了。這是為你準備的祭品!給我把它吃了,然後和我訂立契約!」聶冷上前一步,將一張白菜葉丟在了那惡魔拉斯特身前,冷淡的俯瞰著它道。

「白菜葉?我可是魔界之王路西法的後裔拉斯特.路西法大人,你竟然用一張白菜葉就想打發尊貴的拉斯特.路西法大人,讓我與你簽訂惡魔契約嗎?那是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你必須拿出最珍貴的寶物獻給我,我才會與你簽訂惡魔契約!我是一隻有骨氣的惡魔,絕對不會屈服與暴力威脅!」惡魔拉斯特看著眼前那張白菜葉,登時暴跳如雷,對著聶冷大聲吼道。

聶冷瞧了一眼這隻惡魔,默默的念誦起了咒文,「雷暴!」

無數雷光驟然乍現,轟在了那惡魔拉斯特的身上,將其電得發出一股焦臭的味道。

聶冷默默再次念誦起雷暴咒文。

「萬分抱歉,請讓我與您簽訂惡魔契約。」再次被雷暴轟擊之後,那惡魔拉斯特十分沒有骨氣的跪在了聶冷身前,頭顱也一下重重磕在地下,大聲說道。

「居然對著一名初中生下跪求饒,惡魔你的骨氣呢!我在這裡還有一個能夠讓惡魔被震成粉碎的粉碎咒沒有使用呢。好不容易召喚出一隻惡魔,不實際試驗一下這些咒文的威力可不行。」聶冷盯著那惡魔拉斯特,冷冰冰的說道。 汪過這一提醒,石勒才覺自己刮的正是北風。風不算怒,口卻綿綿不斷,正是晚秋時節,天干氣燥。瑞山附近的草場也長的格外的茂盛,雖然已經趴倒在地面上,卻也有厚厚的一層,而偏偏對面的夏軍就站在下風位上,這簡直就是天賜良機,石勒雖然是揭族可汗,屬於東胡一支,但卻不是那種頭腦簡單,四肢達的傢伙,漢人的書籍他自然也有涉獵,只不過在草原上能使用的不多,因為草原上敬仰強者,而搞手段贏得的勝利並不會獲得認同。

不過不喜歡使用手段並不代表不懂得,那些夏人肯定也將他們當成頭腦簡單之輩,以為他們只懂得用肌肉去解決問題,而如果對方真的那麼想,那麼他們會知道忽視他們的代價的。

徐徐的秋風吹拂在鎧甲之上,秋風已經夾帶著一絲冷意,不過身上的鎧甲卻有效的將風擋住,今日的風並不算大,卻足以將旗子吹起,夏軍中間,徐榮,尚師徒等一幹將領站在騎兵軍陣前方,徐榮頭盔上的紅纓搖曳著,扭過頭,對著一旁的尚師徒道:「尚將軍,你覺得那些搗族蠻子會不會動動腦子!咱們可是把架勢都擺了出來,如果對方不領情,怎麼辦!」

尚師徒呃了一聲,笑著道:「應該不會看不出來吧,這種秋高氣爽的天氣,最適合尖攻了,如果他們真的一點腦子都不用就帶兵殺過來。那我也沒話可說,那活該他們會被滅掉!」

兩人的對話聲音不大,而且眾將都知道他們這是來送敗的,但這話聽在耳里還是有那麼一點彆扭,這次為了敗的能夠跟真的一樣,麾下的那些將士可不知道啊!,否則被看出來怎麼辦,儘管他們並不認為那些粗線條的草原蠻子殺瘋了會看出破綻,眾將滾動著眼球翻著白眼,等著對面的搗族騎兵殺過來。

如果能用火攻那是最好不過,因為他們可以藉助火勢,敗的名正言順一點,減少傷亡,如果要硬拼,卻是要結結實實的打上一仗,然後還要做力所不逮,潰敗的假象,那樣打瘋起來,可不好控制,說不得要損失多少,所以眾人心裡又都祈禱那些蠻子能聰明一點,放火燒過來吧。如果對面的褐族人知道此玄對面的夏軍巴不得他們放火燒過來,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石虎出擊了,不過隨同他一起動的還有數個萬人,數萬人的騎兵呼嘯南下,馬蹄聲震動著大地,好似那陰雨天氣的悶雷一般,轟隆隆的。這數萬騎兵鋪天蓋地,好似一片烏雲一樣的壓來,那樣子就好像要衝陣一般,徐榮和尚師徒相互對望了一眼,微微有些失望的神色,沒想到做到這個份上了,對方還是硬沖了過來,簡直就是浪費兩人的感情。

不過對方已經殺了過來,兩人也不能等著對方殺過來,徐榮深呼了一口氣,既然對方不上鉤,那就只能好好的打一場了,好歹對方兵馬也遠比他們多出一倍多,只不過這放水的時間不怎麼好把握,讓人有些頭疼啊,徐榮想著,對著尚師徒道:「對方看來是打算直接來硬的了,我在後面坐鎮,這第一陣就你來吧!」

就算徐榮不說,尚師徒也要上的,當下點了點頭,揚起提廬槍,後方一青,一黃兩個騎兵軍從隊伍之中殺出,隨著尚師徒向著兩軍陣中

去。

石虎望著裡面殺來的夏軍,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揚起手中鐵鎚,一拉馬韁,戰馬一扭,向右側拐了過去。而石虎這麼一動,才組成的數個,箭矢陣立刻動了起來,那數萬人的騎兵陣紛紛向兩側拐動,不能不說蠍族騎兵是一支馬上的精靈。以箭矢沖陣臨陣變幻,如果不是身經百戰的精銳這突然變動,很可能會引起軍陣的混亂,然而醬族騎兵卻十分的自然。拐向兩側並沒有絲毫的亂象。很快那搗族騎兵組成的鋒利爪子,就變成了一個拉開的蛇身,主動讓開了裡面而來的夏軍。

「放火箭!」隨著那搗族騎兵不斷的分開,將前方夏軍的視線擋住。蠍族騎兵后陣,一排排的離族士兵排列成行,每一個手中都點橫著一支火箭,派人沖陣不過是一個障眼法,在夏軍衝上來的時候,石勒這才露出了猙獰的獠牙,燃燒的火箭在劃破空氣落在草地之上,火一碰到枯草,立刻就點燃了起來,而那綿綿的北風就好像是助燃劑一般,幾個呼吸的功夫,火就燃燒了起來,並越竄越高,快的向南面席捲而去。

蠍族騎兵在兩軍陣中轉了一個圈子,當最後一隊拇族騎兵也分開。那燃燒的火焰吐著火舌向著裡面殺上前來的夏軍燒去,說起來搗族騎兵從箭矢陣裂開,尚師徒還以為對方打算用箭陣,但似乎分開的太早了一些,畢竟鳩族騎兵所使用的弓箭射程就算是順風也不過一百米多。而此刻尚師徒才明白,他們還是將鴨族蠻子給想的簡單了,他們並非沒有半點腦子,而且比想象中的還多了幾個弦。

用分開的騎兵軍陣擋住後方的視線。讓火燒起來,而他將要面對是燎原大火,這個時候的火勢已經不是網開始的小火苗,在風力的作用,竄起兩三米高,就好像一頭猙獰的火焰怪獸撲了過來,要將他們吞沒,而給尚師徒的選擇只有兩個」一是衝過去,二是分開,折回去。

尚師徒還略微有些猶豫,雖然眼前的火不但如果要衝過去,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還沒有到達那種能將人直接吞了的火勢,而這個時候。繞了一圈的石虎終於繞到了火焰後方,看到跟隨火焰前進的搗族騎兵,尚師徒當下不在做半點猶豫,拉動馬韁,在距離火牆五十來米的地方拉動馬韁,轉身而逃。

火勢竄的很快,那綿綿秋風雖然風力不大,但卻勁頭十足,一剪不停的吹著,看著越來越大的火勢。石勒哈哈大笑起來,道:「今日我軍必勝,傳我命令,全軍出擊。」火勢快的向著大夏騎兵軍陣燒去,比起千軍萬馬來的還要猛烈,而夏軍騎兵軍陣明顯已經有些動亂,戰馬不停的刨著蹄子,打著響鼻。

徐榮看著那燃起的大火,也哈啥的大笑了起來,因為他現搗族騎兵簡直是在配合他們,這麼大的火,不跑還等待何時:「來人,傳令,全軍撤退,記得閱讀最新童節就洗澗書曬細凹口甩姍齊傘

就這樣兩軍跑出五十餘里,尚師徒和徐榮再度碰到了一起,尚師徒道:「大人,已經甩開十來里,咱們該組織反抗了火勢就算蔓延的度在快,也沒有騎兵跑的快,尤其今天的風勢並不猛烈,在繼續跑下去,揭族騎兵很可能放棄繼續追擊了。

徐榮點了點頭,道:「讓人在前面放把火,把握好時間,最好陣型剛剛列好,對方就殺上來,到時候抵擋不住也是正常的,在潰個幾十里。就到了地方了」。

一團火焰再次燃燒起來,快的將四周的枯黃燒了起來,很快在夏軍前方就出現一片焦土,雖然還有一些火苗跳動,但已經不足為懼,十數萬騎兵就依靠這片焦土再次列起了隊形,前方,火焰仍然竄動著,那兩米多高的火焰帶著熱浪席捲而來。不過卻威脅不到站在一片焦土上的夏軍,火勢因為缺少枯草而漸漸弱了下來,不過緊隨在後的醬族大軍卻直接撞上了剛剛列陣完畢的夏軍騎兵軍陣之中。

蠍族大軍此刻正是士氣大漲之際。而相反,夏軍士兵才剛從被大火之中擺脫出來,這一陣後撤。士氣已失。面對士氣正旺,而且兵馬是夏軍兩倍的蠍族主力,就算在好的裝備再好,此刻也揮不出來,手是在抵抗了沒有兩刻鐘,夏軍再次被擊潰,這一次的潰敗一半真一半假,真的那部分確實是擋不住猶如潮水奔涌而來的蠍族騎兵,假的那部分是大夏軍將根本就沒有打算在這裡拚命。所以一抵擋不住,率先帶頭潰敗。所以不潰才有假。

夏軍折損了部分兵馬,再次跑在了前面,大夏軍中士兵個個沮喪著臉。有些在後陣的騎兵都不知道生了什麼事情,前陣就已經潰了,搗族騎兵根本就擋不住,所以他們也跟著潰了,這仗打的莫名其妙,什麼時候他們這般不濟了,就算搗族騎兵兵馬眾多,但如果全力抵擋總能擋得住的,就算最後真擋不住,也足以要搗族人掉幾塊肉,扒掉幾層皮。

很多向後逃跑的夏軍騎兵心裡都犯著嘀咕,但此刻大局以定,十餘萬兵馬全都潰敗,後面就是搗族騎兵主力。返身去抵抗,那絕對是送死。不過為了遲緩這搗族騎兵的步伐,就必須要有人去送死,儘管徐榮和尚師徒兩人有多少不捨得,但此刻他們卻不得不糾集部分潰散的騎兵。返身殺向蠍族大軍,延遲對方步伐。

徐榮和尚師徒的做法在搗族人的眼中,無疑是大夏已經徹底的潰敗了。而不斷的組織人馬阻擋他們,無疑是在棄車保帥,鳩族騎兵追擊的步伐很堅定,就是要一舉滅了夏軍這支主力兵馬。

「前方三十多里就該是預定的埋伏圈了,我帶著人去後面擋上一陣!」尚師徒說著拉住馬韁,調轉馬頭,徐榮拍著戰馬,看著調頭的尚師徒,大聲喊道:「你給我回來。要去也是我去!」

「放心,那些蠍族蠻子想要我的命還沒有那般容易!」尚師徒說著帶著三萬多兵馬轉身殺向身後的揭族騎兵,早就窩了一肚子火氣的大夏騎兵面對那蜂擁而來的搗族騎兵沒有半點的害怕之色,反而興奮的隨著尚師徒殺入搗族騎兵之中。

夏軍之中沒有孬種,才才那一連串的莫名其妙的潰敗,敗的他們滿腦子的疑惑,但此刻他們卻好像明悟了什麼,很可能這是一個陷阱,一個足以葬送所有媽族人的陷阱。而他們無疑是那個誘餌,得知了這個情況,他們沒有一個人憤怒,如果能用他們的生命換取大夏的勝利,他們不後悔。

這個時候大夏對士兵那不吝嗇的賞賜,高額的月餉,豐厚的撫恤金。以及對家中子女的厚待讓他們甘願為大復去付出生命,跟隨著尚師徒轉身殺向搗族騎兵的士兵內心充滿的不是恐懼,而是榮耀。

三萬大夏鐵騎的逆襲,就好像是在洪水湧來時遇到了一個防洪大壩。那衝鋒的勢頭生生的撫住了。不過以三萬對三十萬,數量差距太過懸殊了,當數量與質量的優勢過五倍的時候,質量上的優勢就足以抵消。而在冷兵器時代,精良的裝備所換取的優勢遠遠無法抵消五倍的數量。何況是十倍,如果尚師徒將三萬人聚集在一點,或許還有鑿穿敵陣的可能,但從一開始,他的任務就是擋住愕族大軍的步伐,所以三萬人要拉開很長的戰線,而他們起的是決死的衝鋒,用生命組成一道城牆。擋住搗族大軍換取那寶貴的一刻鐘。

尚師徒等三萬將士組成的肉盾。換取了那寶貴的十餘分鐘,本來相互糾纏在一起的兩軍終於再次拉開了兩三里的距離,隨著阻擋搗族大軍的夏軍不斷的倒下,那血肉長城終於裂開一道道縫隙,然後終於不堪重負的碎裂了,揭族騎兵的追擊並沒有停止,反而因為夏軍的反撲而變得更加猛烈,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他們怎麼可能放過。

瑞河沼澤,因為這片區域相對較為低洼,所以常年積水,故而形成了這片面積巨大的沼澤地,徐榮麾下的兵馬就在不斷的「潰敗」中,越來越少,不過由於陣型分散的開,兩三萬人看著仍然密密麻麻,就好像一個香甜無比的誘餌,引導著愕族主力入瓮,在瑞河沼澤邊緣地帶,徐榮以及麾下將士6續的踏上一片木板鋪成的道路,快的向沼澤正深處前行

進入到沼澤較深處,一行人紛紛放棄戰馬,沼澤內有著無數的木排。可以讓他們從容的退往沼澤深處。而在他們身後緊隨殺來的是三十餘萬蠍族騎兵主力,除了部分仍然在草原上劫掠,並保護掠奪而來的財物的兵馬之外,搗族主力盡數來到了沼澤邊緣。

「放火!」就在搗族騎兵追到沼澤邊緣的時候,一支支的大夏騎兵也從瑞山之中出斷去了愕族騎兵的後路,將褐族騎兵圍在了沼澤邊緣地帶,隨著一支支火把被點燃,火苗竄起老高,很快這些火焰就匯聚成一面火牆,並在北風不斷的吹拂之下,燒向追向沼澤邊緣的褐族騎兵。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火攻開始以火攻結束。,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哈哈!欺軟怕硬乃是惡魔的本性。在惡魔的世界之中,高級惡魔掌控一切,有骨氣的下位惡魔基本上都死絕了。請您不要再念粉碎咒文了,我願意盡心為您效力。」惡魔拉斯特涎著臉一邊笑一邊說道。他從召喚魔法陣之中出來之時的傲慢早不知飛到哪去了。

事實上,惡魔們被召喚來到這個世界都會表現出一副傲慢、強大、無所不能的模樣,讓人畏懼。然後再通過威脅、逼迫、誘惑等手段讓人獻上最珍貴的物品然後與之簽訂惡魔契約。

這一招名為虛張聲勢。在現實社會之中,便有許多皮包公司的人喜歡用這一招,讓人以為他有多麼強大,事實上卻只是一個空架子。

「吃了這個,這是我與你簽訂惡魔契約獻上的祭品。」聶冷指著那張白菜葉對拉斯特說道。

與惡魔簽訂契約,便要獻上讓惡魔滿意的祭品。只有那惡魔收下祭品之後,契約才會成立。簽訂惡魔契約之後,人類才能夠利用惡魔的力量。

若是沒有簽訂相應的契約,人類就利用惡魔的力量。 拐個和尚做相公 那麼那個人類將會被惡魔所吞噬。

一般人與惡魔簽訂惡魔契約都會被惡魔逼迫獻上最珍貴的物品,或是自己的老婆、女兒、青春、壽命、兒子、丈夫、靈魂等等。

「那個,聶冷大人。我好歹怎麼說也是一個下位惡魔,按照魔界的慣例,您與我簽訂惡魔契約,應該獻上珍貴之物。白菜葉什麼的,是不是太過分了點?」拉斯特苦著臉搓著手,小心翼翼的抬頭望著聶冷道。

「快吃下去!這就是我獻給你的珍貴之物!收下這個祭品,或者被我用粉碎咒文把你炸成粉碎,兩個選擇你自己選一個吧。粉碎咒文只會將你的身體炸成粉碎,在這人間界,你的身體還會慢慢恢復。我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和你耗。」聶冷瞪了那惡魔拉斯特一眼,寒聲道。

「別,別,別,請不要念粉碎咒文,您獻上的祭品我收下了。」拉斯特一把抓起了那地上的白菜葉,一邊大口的吃著,一邊大聲哭著說,「好好吃啊~~!這個祭品最棒!白菜葉我最喜歡了。」

「可惡,居然被一個人類逼成這個模樣。總有一天我會報仇的。」拉斯特一邊哭著吃下那白菜葉之後,一個『契』字的黑色惡魔符文在它的頭上顯現。

「在這裡簽名!」聶冷拿出了一份早已準備好,使用活物之血寫下的惡魔契約和一隻鋼筆遞給了拉斯特。

拉斯特接過鋼筆之後,筆走龍蛇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惡魔之名。

「按手印!」聶冷拿起那碗雞血遞給拉斯特。

拉斯特乖乖的將手放入那碗雞血中沾滿了雞血,然後在那契約之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拉斯特一按下手印,那份惡魔契約旋即開始燃燒,一個個惡魔文字憑空顯現,分別沒入了聶冷與拉斯特的眉心之中。

在聶冷手中那本惡魔之書上顯現出拉斯特的圖像,同時用惡魔文字標註著拉斯特的信息。

「下位惡魔拉斯特。擁有魔王路西法稀薄血統的分支惡魔。當前擁有能力透視、動態視力、飛行。」

聶冷看著惡魔之書上對拉斯特能力的記載,眉頭一松。這個下位惡魔總算不是太廢物。

下位惡魔一般只擁有一種特殊能力,這隻惡魔擁有兩種(飛行不算),不愧是擁有魔王稀薄血統的惡魔。

「拉斯特,把你的真名告訴我。」瞧了一眼惡魔之書,聶冷轉頭望著拉斯特道。

拉斯特一臉困惑撓撓頭道,「真名?那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