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19 日

羅刀繼續解釋道:「仙劍盟往後,走著的四位女人,就是梨花宗的人,梨花宗非常好認識,因為他們宗門,只收女弟子,走在最前面的,貌美的女人,就是梨花宗的宗主奚梨焉,奚梨焉身後就是楊晏子,梨花宗的大師姐,境界練氣後期,楊晏子身後就是孫紫曦、周希茜,一個鍊氣中期,一個鍊氣前期。」

「梨花宗往後,就是仙刀盟。」羅刀指著仙刀盟四人道:「他們和我們一樣,都屬於用刀的,最前面的就是仙刀盟的盟主薛勝秋,在後面就是仙刀盟大師兄林毅,練氣後期境界,林毅身後就是賀望涯和田奎星。」

「在仙刀盟後面走著的四人,就是琉璃玉凈宗弟子。」羅刀看著仙刀盟後面的四人解釋道:「最前面就是琉璃玉凈宗宗主柯宇,後面就是琉璃玉凈宗大師兄劉蕭鶴,長的風流倜儻,為人也非常不錯,不過據說劉蕭鶴,因為某些原因,斬斷了情絲,一心只為修鍊,練氣後期境界,緊跟在劉蕭鶴身後的,就是暗戀他的人應紫兒,雖然應紫兒多次表白,但是都被劉蕭鶴閃避了,隨後就是號稱,手持一把鉄星棍,可棍鎮天地的邢華,此人擅長用棍。」

羅刀繼續介紹道:「最後面就是九天閣,最前面就是九天閣閣主宗軒,宗軒往後就是絨耀天,手持一柄翻天劍,可一鎮天下,最引人矚目的就是絨耀天身後的女人,這女人長的如同小蘿莉,但是你可不要被外表所騙,她就是蒲怡,她最擅長使用琴音,和邵霊差不多,手持一幅古琴,可勾魂奪魄,在她旁邊,和她有說有笑,但是蒲怡卻對他,愛答不理的就是喬羽槐,聽說他好像很喜愛,小蘿莉樣貌的蒲怡,但是蒲怡並不喜歡他。」

李冉冉疑惑道:「這是為什麼?」

羅刀笑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這是他們的家裡事,我也不喜歡管。」

隨後五大宗門來了,都彼此的打招呼,但是大家都有意無意,把陰陽宗的人隔絕在外面,都不和陰陽宗的人打招呼,陰風子也沒說什麼,就在他們打招呼的時候,又來了四個人,羅刀和李冉冉的目光注視向了這四人。

羅刀解釋道:「這最後到的,就是弒殺盟的人,走在最前面帶著紅色面具的,就是弒殺盟的盟主鄔殺陰,透漏著強大的殺氣,身後的那位殺氣很濃的,就是弒殺盟的大師兄傅刑,此人不能招惹,如果惹他生氣,即便是天王老子,親生父母都能殺。」

李冉冉有點不敢相通道:「這不可能吧!親生父母都能殺?」

羅刀點頭道:「這就是弒殺盟的訓練之道,他們訓練的弟子,都是以殺人為目的,所以他們這裡的人,沒有一點感情,更不要說親情了,而且這個人還被稱為『殺瘋子』,你知道這是什麼概念嗎?他殺人很瘋狂,就如同瘋子一樣,所以被人稱為殺瘋子。」

「啊。」

李冉冉聽到這話,高聲尖叫起來,瞪大眼睛,驚駭的看著羅刀。

羅刀繼續解釋道:「傅刑身後那個目露凶光,殺氣很重的人,就是任梁雄,而在任梁雄旁邊,那個看上去如同文弱書生一樣的男人,但是你不要被他的外表所騙,他最擅長的就是,以弱勝強,他的那把一氣乾坤扇,暗藏殺機,雖然他境界只是鍊氣前期,但是他卻擊殺過,鍊氣中期的人,他就是巫祥策,這也是他最可怕的地方,他平常的時候不會出現殺氣,但是當他表露殺氣的時候,也是對手死亡的時候。」

李冉冉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這是她生平看到的天才陣容,最強的一場了。。夜晚再次降臨,土然無語了。

原因是在他修鍊的時候,好巧不巧的,房門外又響起了腳步聲。

……

當負責護衛的修士再次來到土然房間時,或許是看他年少青澀,下意識放鬆警惕,聊了起來。

「唉,小傢伙,我給你說,昨天晚上又死了一個,你說巧不巧,也是個盜賊。」

《這個NPC明明很強卻過於謹慎》第一百六十一章 唐荔和三個醫生走出去的時候,祁懿寒就收起了手機。

四人過去坐下,項和平先是說了一下老爺子今天的狀況。

「病人的情況相對來說還算穩定,不過……像剛才那種吵鬧,以後最好不要再出現,畢竟大吵大鬧特別影響病人的心情。」

祁老爺子其實也是看開了,後人要作他現在也沒辦法,多一個人就多一個人,總不能讓祁家的種一直流落在外面,所以看見祁凌軒的時候還算平靜。

不過他的身體是真的不行了。

「現在他對所有藥物都已經產生了排斥抵抗,為了減輕他的疼痛,只能輸氧和注射xxx了,但是這樣會讓他的身體功能衰竭得更快。」

唐荔看向祁懿寒。

祁懿寒在聽完這些話后就垂下了眼瞼,根本看不見他此刻的想法。

唐荔問:「你們的意思是,父親的病用再好的藥物都沒用了?」

「對。」

唐荔沉默了幾秒,突然說:「父親的病是因為年輕時留下的暗疾,加上後來沒有好好保養,使得身體各個機能壞死,奧古斯丁博士是研究細胞重生的佼佼者,應該知道……向醫生和惲老先生一個外科聖手,一個神醫……」

唐荔並沒有馬上說自己能治好祁老爺子,反而說起了醫學上的事情來,同時指出三人在治病時的不合理之處。

她說的話讓三位醫生由震驚,遲疑,不敢置信,最後全部變得嚴肅起來。

「怎麼可能!我在機能重組和細胞重生方面已經取得了一定進步,但是我能肯定的說,像這位病人身體機能大片壞死的情況,就算上帝都治不了。」

「那是因為你沒有發現更厲害的機能修復和細胞重組提取物,自然界有太多……」

祁懿寒看著侃侃而談據理力爭的唐荔,莫名有點恍惚。

唐荔是什麼樣的人他自認很清楚,自私自利,心術不正,有點小聰明就覺得能把所有人掌握在手心中。

這樣的女人,他竟然不知道,她懂醫術。

唐荔和三個醫生這一談,就是大半天時間,她竟然一個人舌戰贏了三位醫學界的翹楚,最後三人不讓她走了。

「唐小姐既然覺得我們的治療方案有問題,總得拿出可信的證據來。」

「醫治病人不是紙上談兵,你說得再有道理,都抵不住治好病人來得讓我們信服。」

這個時候唐荔卻不急著再表態,她偏頭看著祁懿寒,勾起唇角問:「祁懿寒,你願意相信我一次嗎?」

祁懿寒這大半天一直坐在旁邊認真的聽著四人辯論。

唐荔好幾次讓三人激動興奮,他就知道,她肯定說到了重點。

現在看著唐荔因為強大的自信發著光的眼睛,他竟然想相信她一次。

反正,父親的身體已經是強弩之末,他不想錯過哪怕一絲希望。

「你……」

他張張嘴,想說兩句威脅她的話,話到嘴邊卻突然又收了回去,過了兩秒才用異常嚴肅的表情說:「如果你有那個本事。」

唐荔眼睛更亮了,愉悅的想到:看來這位霸總並不是自負到唯我獨尊,自負到聽不進去任何話的人啊!

甚好!甚好!

「在祁家,就父親喜歡我,你放心,除了你,沒有人比我更希望他能好起來,不過……我還有個條件。」

祁懿寒所有的心情都被她這句話破壞,他的表情瞬間變得冷厲。

霸總的臉就像六月的天一樣,說變就變,唐荔忙說:「誒!你先別生氣,我的條件是……只要我治好父親,你就不和我離婚,這樣不算過分吧?」

祁懿寒聽到這話,微眯眼睛,對她提的要求疑惑不已。

他以為唐荔會提出讓他不限制她消費,或者無條件幫助唐氏,更甚者想到了她會讓他答應她和她喜歡的那個男人在一起的要求,卻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提這個要求。

「如果你真的有那個本事。」

唐荔放心了,準備明天就搬過來。

接著兩人就離開了醫院。

兩人一走,三個醫生就談開了。

奧古斯丁臉上露出荒唐的神色,攤手說:「我研究了細胞重生十幾年,最近兩年才有些成效,那個女人竟然輕鬆說出這項數據,而且好多都是我還沒有研究出來的,我懷疑她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項和平深思一陣后說:「祁夫人對醫學知識的了解的確不輸我們三人,我現在就希望她不是只會紙上談兵。」

「我看未必。」惲鶴摸著鬍子,陷入沉思中:「沒有人能紙上談兵到這麼厲害的程度,就唐荔說的那些醫學知識,即使她不親自動手,和我們配合,我們肯定也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話讓奧古斯丁突然有了個想法。

要是唐荔能配合他攻克細胞重生的幾大難關,到時候他不但能名利雙收,還能名留千史了!

……

唐荔和祁懿寒出去后就坐上了車子。

這一次,唐荔坐上了祁懿寒的車子。

車上,唐荔看向端坐在那裡的祁懿寒,猜測著他會說什麼。

這時,祁懿寒開口,「你有什麼目的,可以直接提出來。」

「……」唐荔想:反正就是不相信我唄!

「我不需要你給我任何好處,不需要你幫襯唐家,只要你不和我離婚。」

又是這句話!

祁懿寒緊皺著眉頭看著她,目光犀利,像是要看穿她的心思。

唐荔直視他的眼睛,決定來點心靈雞湯:「你也知道我的情況,我母親過世得早,父親因為太愛母親,直接出了家,從小我也是被爺爺帶大,嫁過來后唯一喜歡我的人又只有你爺爺,我渴望愛情,也渴望親情。」

「我和小……白清揚,也只是因為他剛好在我爺爺過世那段時間陪我聊過天,我就用讓他在娛樂圈一帆風順感謝他,我們之間根本不是你們以為的那樣。」

唐荔突然特別感謝小白臉對原主拿喬不讓原因碰他了。

祁懿寒看著唐荔的眼睛,目光深沉,雖然不相信她的話,卻也沒有再說什麼。

只要這個女人能把父親的病治好,他並不在乎她和誰在一起。 「時候不早了,找個山洞歇下吃些東西吧。」

「地圖上顯示前面十里處有一個山洞,上面沒有標註洞名,應該是個小山洞,洞淺比較安全些。」

「走吧。」明落昔見東方衍欲言又止,問道,「怎麼了?」

「公主受傷了嗎?」

「沒有啊,可能你的血比較香吧,哈哈……」她輕笑一聲,夾了下馬腹揚鞭向前跑去,東方衍緊隨其後。

又來歷練了,每次歷練對她而言都是一次成長,她總覺得這是一場夢,她穿越重生,有了新的生命,有了新的身體,有了愛人有了親人,老朋友依舊。也許,這不是磨難,這是上天的恩賜。

很喜歡在野外過宿,寂靜中透著神秘,月光皎白,連風都帶著靈氣。

東方衍受了傷加上奔波了一天早已靜坐入定,明落昔走了幾步就來到洞外,這個洞確實很淺,東方衍說得沒錯,洞越淺越安全,至少裡面不會住怪物。

還記得陪洛景煜尋葯那次,他可被那隻凶獸傷得不輕,哼,還不是虧她相救,沒她這傢伙早就見閻王了,想起他,嘴角總是忍不住的上揚。

月亮是他們的見證,抬頭見到的月亮就像看到了他。

萬里音握在手上卻遲遲沒有往裡面渡入靈力,她怕打擾到他,因為自己不在他身邊不知道他是否方便,她想給他一定的空間。明明是一件極小的事情,她卻鼻子酸酸,罵自己,什麼時候這麼脆弱了!他事事遷就自己,讓自己也遷就遷就他吧。

將萬里音掛在腰間,小七在虛靈裡面蠢蠢欲動,她將它抱出:「怎麼了,想出來透透氣啊?」

書兒道:「阿昔,這裡有一股很特別的靈氣,白溪獸感知到它的存在。」

「有寶貝?」明落昔來了精神。

「興許有,阿昔當心。」

明落昔停住腳步:「書兒你從來不會這麼說的,難道很危險?」

「書兒由於阿昔靈力的提升有了更多的人類的情感,簡單來說,剛剛我是在客套。」

明落昔一口老血,這靈物好的不學,人類的假惺惺倒是學的有模有樣。

「我謝謝你。」

「不客氣,都是應該做的。」

「書兒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就好,沒必要學那麼多客套話。」

「書兒需要進步,這是阿昔說的。」

「額……好吧,你開心就好。」

說話間跟著小七的腳步已經來到了一處樹林,由於上一次的攝魂鼠事件,明落昔在夜裡見到這種茂密的樹林心裡就發怵。

「這裡很普通呀,我一絲靈氣也感覺不到,小七,你是不是嗅覺出問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