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羅宓絲毫不在乎劍風這種欠揍的口氣,而是說道:「就是因為地方大,所以我們才要合作一起尋找。」

劍風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古木活動了一下筋骨,然後躍躍欲試道:「那還等什麼,我們趕快尋找吧。」

羅宓向著古木來了一個讓他格外討厭的微笑。

劍風不語,而是拿起白虹劍站了起來,向著一個方位走了過去。

古木本打算向著他相反的位置尋找,卻聽到羅宓喊道:「木古!」

「嗯?」 冷戰霸道老公 古木停下身子,轉身問道:「羅姑娘還有什麼事?」

羅宓挑了挑遮面的黑髮,露出嬌美的面容,笑道:「如果我們這次能夠脫險,還希望你能去羅家做客。」

「哦?你不會是看上我了吧?」古木看得美人迷人的笑容,調侃道。

「當然……」羅宓掩口而笑,道:「不是。」

「那既然沒看上我,我為何要去你羅家做客,除非我成為羅家的女婿,否則是不可能去羅家做客的,萬一被你們抓起來,那就可不好辦了。」古木繼續調侃道。

不過作為聰明的女人,羅宓自然聽出了古木那調侃之外的意思,這個男人顯然是對自己如此客氣主動的邀請而產生了懷疑。

這還真是一個又聰明又直腸子的男人,難道他就不能拒絕的委婉點嗎?

「好啊,既然想成為羅家的女婿,那就備上彩禮來羅家登門求親吧,到時候我肯定會讓父親答應下來。」羅宓那雙明眸睜的老大,盯著古木目不轉睛的看著。

古木頓時心虛了。他沒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話,這少女好像還當真了,難道是自己魅力突然暴增,瞬間獲得了少女芳心?

為啥和龍靈接觸這麼久,她就沒有像眼前這位大膽的小妞,表達出自己的想法。

「不敢?」看著古木那有些微紅的面容,羅宓噗嗤笑了起來。

這讓古木很受傷,堂堂一個帥哥,居然會被女人給調戲了,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團寵妹妹六歲半 於是甩了甩頭,瀟洒道:「有何不敢。」

「做我的夫婿,至少要達到武師境界,而且彩禮必須是玄獸內核十枚,你現在才不過武徒而已,更沒能力獵殺玄獸。距離我定製的要求還差得遠呢。」羅宓撅著嘴,好像非常小看古木。

這讓古木無語了,不過旋即好像明悟了什麼,然後壞壞的笑道:「你這女人是不是想打探我的實力?」

羅宓嫣然一笑,道:「沒有。」

「是嗎?」古木抖抖肩,道:「你這女人太聰明,我可不敢要你。」

說罷,轉身離去。

「你!」羅宓見得古木離開,氣的在原地跺腳,她沒想到自己非但沒有讓他暴露出實力,居然被他羞辱了一番,於是追了過去,喝斥道:「木古,你站住,什麼叫我太聰明,你就不敢要我?」

古木懶得理他,雖然他不知道這羅宓為什麼主動邀請自己,但是作為一個聰明的男人,懂得如何面對一個聰明的女人,那就是不予理會!

任你千般算計,我自巍然不動!

而就在兩人剛剛離開原地,突然整片空間開始劇烈的動蕩起來。

古木停下腳步,看著那空間開始扭曲,不解的道:「莫非劍風找到了暗門?」

羅宓跟在古木後面,撅著嘴,冷道:「不可能,這不像是破解龍之幻境的情況。」

古木見得羅宓冰冷語氣無限接近龍靈,頓時啞然失笑,看來自己的魅力又被打回原形了,就連這少女都開始對自己充滿敵意了。

「那這是什麼情況?」

空間激烈的震動,愈演愈烈。

羅宓柔美的面容上,也突然變得嚴肅起來,聽她道:「我想……這是龍之幻境崩潰的情況!」

「崩潰?」古木不解,不過從羅宓那沉重的面容上,就看出,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啊!

「嗯,空間崩潰,我們都要被亂流絞殺!」羅宓深吸了一口氣,道。

「不是吧!」古木吃驚道。

羅宓瞥了他一眼,道:「這龍之幻境自成空間,一旦崩潰,我們就相當於置身於虛無的空間亂流中,而一旦陷入亂流,縱然你是武皇的強者,也必然十死無生。」

古木聞言,駭然失色,急忙道:「那還愣著幹嘛,趕快跑啊!」

羅宓挽了挽髮絲,嘲笑道:「你的速度能比得過空間崩潰?」 「嫂子,你聽我解釋,不是你看到的那樣……」陸萌慌張的擺擺手,深怕喬安誤會。

喬安冷笑一聲,快步上前,拎著小糯米的后領,把她拎了起來。

小糯米在空中無助的蹬了蹬腿,哭唧唧的喊,「麻麻,你聽小糯米解釋,小糯米可以解釋噠!」

「呵呵。」喬安冷笑。

小糯米一把抱住了喬安,嬌嫩的臉蛋貼了上來,親昵的蹭啊蹭,「麻麻,你怎麼來啦?是想小糯米了嗎,小糯米也很想很想麻麻哦。」

小傢伙自以為聰明的轉開話題,殊不知,喬安已經決定揍她了。

所以,轉不轉移話題,都已經不重要了。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把小糯米摁在腿上揍屁股!

歷史再度重演。

被摁在腿上的小糯米,撲騰著四肢掙扎,淚眼汪汪的向陸萌求救。

陸萌於心不忍的別開了眼,趕緊吃幾口薯片壓壓驚。

小糯米,不是姑姑狠心不救你,實在是……姑姑也自身難保啊。

看看你麻麻,嚇不嚇人?

害怕吧?

嚶嚶嚶……姑姑也害怕呀!

啪!

一掌落在小糯米的屁股上,小糯米哇的一聲,乾嚎起來。

她哭得賣力,沒有一滴眼淚流下。

喬安停下手中的動作,「喬小諾,你夠了啊。乾嚎就算了,眼淚你至少得擠一滴出來啊。」

小糯米長長的「咦」了一聲,抬起小爪子,摸了摸自己的小臉蛋,乾乾的,沒有眼淚流下的痕迹。

她傻乎乎的咧嘴一笑,「麻麻,你等一下下。」

她伸長了小胳膊,努力去夠茶几上的水杯,短短的胳膊夠不到,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嘴巴里點了兩下,迅速摸在臉上。

抬起腦袋,「麻麻,這樣可以了嗎?」

啪!

這一掌,是真的用力了。

小糯米哇的一聲,眼淚瞬間飈了出來。

慕靖西來的時候,便看到寶貝女兒被虐待的畫面,他眉頭緊蹙,眸色焦急又擔憂,「小糯米還小,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打她?」

還沒反應過來的喬安,低頭一看,懷裡的小糯米不翼而飛了。

抬頭,一眼便看到了被慕靖西寶貝似的抱在懷裡的小糯米。

她深吸一口氣,「慕靖西,我在教育我女兒,你插什麼手?」

她教訓的,何嘗不是他女兒?

慕靖西不理她,低頭,看到小糯米的眼淚,心疼不已,「小糯米,是不是很疼?」

小糯米知道,靠山來了,她一把抱住了慕靖西的脖子,嚎了起來,「嗚嗚……叔叔,小糯米痛痛。」

「很痛是么?」

「嗯嗯。」

慕靖西抬眸,目光里滿是責備,「喬安,孩子還小,難免會犯錯。孩子犯錯,往往是大人沒教育好,你可以批評她,但不能動手打她。」

「對,不能打小糯米的屁屁。」驀地,小傢伙還奶聲奶氣的吐槽,「可疼了,比粑粑打的都疼。」

喬安快被她氣笑了,她下手當然比陸胤疼!

陸胤那根本不叫打,完全是做做樣子!

「對,不能打小糯米。」慕靖西沉聲道,「總之,不能打她。」

這是他的女兒,他來保護。 「那也不能如此放棄吧?」古木見她沒有逃跑的意思,當下就有了撇下她,一個人逃跑的打算。可還沒抬起腳步,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咔嚓聲傳來,抬頭看向那聲音傳來的方向,但見虛空中的流光就好像被擊碎的玻璃,裂開了無數縫隙。

咔咔!

那裂痕碎開之後,竟是一息之間,覆蓋了大片的區域。

古木這才知道,空間崩潰的速度原來有這麼快!

「現在我們應該坐下來等待死亡的來臨,並給我解釋解釋,什麼是我太聰明,你不敢要我這個問題。」羅宓看著愣在當場的古木,展露出微笑。

「這個問題很重要嗎?」古木沒好氣的坐了下來,既然一個女人面對死亡都這麼淡定,那自己又何必驚慌失措。

「當然重要,我一直為自己的聰明而感到自豪,也努力向世人證明,女人可以比男人更厲害,可你卻因為我太聰明而不要我,是不是因為我太聰明,讓你們這些男人覺得很自卑?」羅宓擺弄著衣角,那語氣沒有一貫的微笑,反而顯得有些嚴肅。

古木沒想到這羅宓還是個女強人啊,道:「我覺著你們這些女人還是在閨房中綉繡花比較好。」

「你果然還是和那些臭男人一樣。」羅宓瞪了古木一眼。

「我可跟他們不一樣!」古木極力辯解,他可是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帥哥,倡導男女平等,根本沒有現在世界的男尊女卑的思想。他只是覺得這武道一途風險太大,一個女人何必要打打殺殺。

「有什麼不一樣?」

「喂喂,美女,這都生死之際了,你還想打探我的底細?」古木哭笑不得,和這個聰明的女人聊天,總會無意間被她的話引導,然後就會順理成章的被她掏出一些秘密來。

「沒勁。」羅宓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這點小聰明總是被這個叫木古的少年看透,如果世上的男人都像他這般一樣,那自己還如何證明女人比男人強?

華燈初處起笙歌 羅宓第一次碰到這麼可惡的男人,當然之前還有一位,那就是一根筋的劍風,不過他不是聰明,而白痴到了極點,就是因為他白痴不按套路走,總是讓她有一種無力感,而木古卻不同,他和劍風相反,是聰明到了極點,或者說狡猾到極點了。

「其實我對你並無惡意。」

古木點點頭,深以為然,道:「我知道,其實你是喜歡我。」

羅宓覺著自己難得真情的說出一句實在話,卻被木古如此給破壞了。於是咬著牙道:「你很無恥!」

「曾經有個美女,也這麼評價我。」古木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道。

羅宓微笑道:「那個美女一定不聰明。」

「如果都和你一樣,那我們男人早就滅絕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全然不顧開始坍塌的空間。

而就在此時,劍風一聲慘絕的叫喊,劃破虛空傳入了兩人耳中。

羅宓笑道:」他被捲入空間亂流里了。」

「對美女還能下得去重手的男人,死了應該。」古木一點都不關心劍風的死活,如果不是羅宓的突然出現,他現在恐怕早死在自家劍下了。

「不過,我敢打賭,劍風死不了!」羅宓看著空間崩潰,即將延伸到兩人的位置,淡淡道。

「為什麼?」古木詫異道,他可是目睹了前方黑暗的空間亂流,直覺告訴自己,一旦身陷其中那肯定必死無疑!

「因為劍宗的少主肯定有保命的底牌,而且,這空間坍塌的時候,龍之幻境其實早已失去了作用,他想離開不是沒有可能,只是代價比較高,他慘叫的那一聲,或許就是開啟某種秘法的代價!」羅宓分析道。

古木無語,看來還是小看那劍風了,不過旋即似乎明白了什麼,道:「這麼說,你也有離開這裡的方法了?」

「當然有!」羅宓微笑道。

古木聞言差點吐血。難怪這小妞這麼冷靜,原來早就有了離開的能力,陪在這裡跟自己瞎扯,一定是為了套出自己一些秘密。

可是自己又有什麼秘密呢?

除了五行真元決和從地球穿越過來,古木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秘密,可以讓這少女在如此危險的情況下,還故意來接近自己。

而且那前兩者根本無人知曉,她肯定不會知道。

這讓古木困惑了。

「如果你答應我去羅家做客,我可以帶你出去。」羅宓撩了撩髮絲,笑道:「雖然你很有潛力,但是我從你剛才的舉止就可以看出,你根本沒有逃命的底牌。」

古木泄氣了,他還真沒底牌。不過這可惡的女人越是如此,反而激發了他的倔脾氣,只見他惡狠狠,道:「你最好在我面前趕快消失。」

「我走了你必死無疑!」羅宓沒想到這木古居然如此頑固,自己只是想拉攏他,可他在面臨生死之際,也不答應自己的要求,於是口氣有些委屈道:「我真的對你沒什麼敵意,我只是想和你結交為朋友。」

「結交朋友?」古木笑了,他道:「像你們這樣漂亮年輕的女人都不會成為我的朋友……因為她們最後都會成為我的女人,朋友這種稱呼太見外!」

「無恥!」古木這番話語激怒了羅宓,只見她站了起來,然後瞪了他一眼道:「你想死,我也沒什麼辦法。」

古木一副無所謂,不過卻突然沖向羅宓,一把將她摟在懷裡。羅宓沒曾想這古木突兀的襲來,猝不及防之下竟是被他摟了個正著。

「你……」羅宓怒火升起,她沒想到這可惡的男人會如此下流,說著就要聚靈向著古木打去,卻發現自己的身體頓時又被拋飛了出去。

待得她站穩,卻見得古木此刻正身陷空間亂流中。

羅宓頓時獃滯在哪裡,她本就是聰慧之人,如何看不出此刻的情形?

那原本一直從兩人前方不斷坍塌的空間,卻不按照原本的路線進行,反而從兩人身後蔓延,木古面對自己必然是發現了這一點,才會衝過來將自己拋出去?

這真是惡俗的橋段,不過卻真實發生了。

羅宓驚慌道:「木古!」

「還不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