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4 日

老和尚對子騫是真的不錯,走到哪裏都帶着他,督促他修行練武,教導他明事理辯是否,在雲溪看來就是二十四孝的好師傅。

可惜,也不知道是不是叛逆期到了,亦或者對於當初老和尚強行收徒的事情耿耿於懷,子騫從未叫過他一聲師傅,還什麼事情都想跟他對着干。

心情不爽就抱着雲溪吐槽,對於這種沒事就打擾她修鍊的傢伙,雲溪向來不知道客氣,直接就是一爪子撓上去,偏偏某些人沒有自知之明還以為雲溪跟他玩。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鬧得雲溪都沒脾氣,直接封閉五感,你愛說就說去唄,我自修鍊我的,在外人眼裏這兩隻相處得卻是分外和諧。

時光匆匆一晃就是百年,當初的小屁孩已經長成翩翩少年郎,比他父親更加出眾的面容,樣貌定格在十七八歲的樣子,往往晃花了人眼。

加上天賦出眾,法度修行已經趕超了早入門的兩位師兄,直逼了悟大禪師,是最有望修成聖佛之體的人。

雲溪早在五十年前已經突破成為了仙身,也早就能化形,不過她並沒有以人身示人,還是那小小的一團。

除去老和尚之外並沒人知道她的修為,即便是子騫他也只知道雲溪不是普通的靈獸,而是妖獸,畢竟沒見過哪個靈獸能活百年還一點變化都沒有的。

慶幸的是這傢伙即便是知道了雲溪的特別,也沒想着契約她,要不然,她早跑沒影了,任務哪有自由重要啊!

因為她身上的光系異能和功德金光的原因,這些年她也沒少被了悟摧殘,動不動就讓抓着子騫和她念佛經,雲溪對佛修沒意見,前提是她不是佛修!

什麼佛家五戒,不說別的就其中一條戒酒肉葷腥她就受不了,你指望一隻狼天天吃素不吃肉?確定不是開玩笑嗎?所以,一聽老和尚念經雲溪就昏昏欲睡,一點興緻都提不起來。

說到突破,雲溪就有點小小的鬱悶,這個世界突破也是會經歷劫雷的,很多人都會用劫雷淬鍊身體,雲溪化形的時候也經歷了雷劫。

比之前人蔘精化形時更誇張的是,那雷劈了足足一個月,為她的空間貢獻了將近百萬的能量,最後雲溪啥事沒有還蹭蹭蹭的漲了修為,直接將她從妖獸劈成了仙獸,大概是太過鬱悶吧!

最後不管雲溪怎麼折騰,哪怕是以光速將自身的等級提升,用短短五十年就修到大羅金仙,雷劫都不曾出現過。

最可怕的是她身上好像自帶避雷效果,只要有人渡劫的時候她敢靠近百米,那雷劫就沒了,是真的沒有了。

沒經過雷劫淬鍊的那些仙人,即便等級提升了,比同等級的人仙元虛浮很多,肉體強度也不如他們,所以,她這個避雷針就是仙人們避之不及的存在。

好在她大部分時間都留在天衣寺中,而佛修的修為增長並不需要渡劫雷,要不然整個天衣寺都得亂套了。

偶爾雲溪會跟着子騫出門行善果,驅妖魔。這個世界分為三界,仙界、魔界以及凡界,妖與人混居,仙、魔對立。

在這個世界還有一界,稱之為無妄界,卻是一個獨立的存在,它並不屬於三界中的任何一界,這裏人、妖、仙、魔混雜,唯獨沒有魔的地方只有無妄界的天之涯。 聞言,沈勇扭頭一看,竟然見王詩語正打着滾,沿着剛才自己走過的路,向下滾了過來。

「哎呦!窩草!我的美女村長,你可不能摔壞了啊!不然的話,我可沒法交代啊!」

沈勇說着,慌忙上前,將正在翻滾的王詩語攔住,抱了起來。

「謝、謝謝!」

王詩語驚魂未定地道。

「不用客氣!天黑了!小心一點!」

說完,沈勇想要把王詩語放到地面上。

可是,王詩語突然雙腿纏在了沈勇的身上,兩隻胳膊掛在沈勇的脖子上,就跟一個樹袋熊一樣。

「我不下地!我要你抱着我下山!我現在渾身都好疼啊!求你了!抱着我吧!」

王詩語央求道。

「王詩語!咱倆才剛認識啊!你又是我們村的新村長!我這樣抱着我,不合適吧?」

沈勇尷尬地道。

「有啥不合適的!只要你不多想!就沒有什麼不合適!我是傷員!你是醫生!醫生抱傷員有什麼不妥的?我剛才可是被摔的不輕啊!我不能走了!必須得有你抱着才行!」

王詩語道。

「不抱!你現在還能走!我不能抱着你!」

沈勇倔強地說着,硬是要將王詩語放到地上。

「沈勇!你就不能有點憐香惜玉的心啊!難道我長的不漂亮嗎?抱着我這麼一個大美女,你心裏就偷着樂吧!你別這樣,你要是敢給我放地上,我就哭給你看!嗚哇——嗚哇——」

王詩語說着,突然大喊大叫地假裝哭了起來。

「行了!別哭了!你咋這麼粘人啊!」

沈勇道,「不是我不抱你!而是你身上你穿的衣服太少了!我的手都不知道放哪!你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

聞言,王詩語突然安靜下來,臉上浮現出一抹潮紅!

沈勇不說她也沒感覺到哪裏不妥!

但是被沈勇這麼一點破,王詩語心中頓時怦怦直跳,感覺自己這樣纏着一個剛認識的男生,似乎好像就是有些不太雅觀!

「那……那怎麼辦啊?我來的時候,拿的都是小衣服!都比較開放,沒有保守的衣服啊!」

王詩語道,「你就抱着我的背就行!只要不亂摸,我不會怪你的!」

「你不怪我!我也不想占你的便宜!」

沈勇道。

「不是吧!天底下,竟然還有你這樣守規矩的寶藏男孩啊!你是太頑固了?還是對女生不敢興趣啊?」

王詩語道。

「你別主觀給我下定義!我不是對女生不感興趣!只是我心中有喜歡的女生了,我會對其他女生克制!別故意挑起我的荷爾蒙!不然你會很慘的!」

沈勇板著一副老臉,道,「要想讓我抱你,可以!你先下來,我把軍大衣脫給你穿!等你把自己裹嚴實了!我才可以抱你!不然的話,我就把你一個人放在這山上,不管你了!別把我想的那麼好,我要是狠起來,連我自己都害怕!」

王詩語本來覺得沈勇是個老實人,想和他開個玩笑!

可是,見沈勇一臉嚴肅的樣子,王詩語的心中突然有些害怕了!

王詩語小心翼翼地從沈勇的身上下來,像看一頭睡着的雄獅一樣看着沈勇。

「哦!好吧!那我聽你的,做一個小乖乖!你不許欺負我啊!」

王詩語嘟著粉嫩嫩的小嘴唇道。

「放心!咱倆現在還不熟!你還不知道追我的女生有多少!如果你能在我們村堅持下來的話,你會發現,我身邊最不缺的就是女生!」

沈勇說着,將身上的軍大衣脫下,給王詩語穿上。

「哼!你這個鄉下小子,還挺能吹牛皮!偶像明星都不敢吹這麼大!」

王詩語道。

「吹沒吹,你以後就知道了!像你這麼粘着我的女生,我躲都躲不及!」

沈勇淡淡道。

「呵呵!我才對你不感興趣呢!你就別自作多情了!」

王詩語道,「不過,我對你這件軍大衣挺感興趣的!本來我以為穿上會很熱!沒想到穿上之後,竟然這麼的涼快!這是不是傳說中冬暖夏涼的納米寶衣啊?」

「想多了!它只是一件普通的棉質軍大衣而已!只是穿在了我身上才會變得涼快的!」

沈勇道。

這時,王詩語用她的小手碰了一下沈勇的手,連忙縮回來,慌張地道:「你的手怎麼這麼涼啊?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不是普通人!我是一個病人!所以你最好別用你的美色刺激我!不然的話,我會犯病的!」

沈勇嚇唬王詩語道。

「哦!我知道了!」

王詩語把軍大衣的扣子全都扣起來,整個人裹得嚴嚴實實的道,「這樣你總可以抱我了吧?」

「嗯!可以!」

沈勇說着,把龍角黑蛇掛在腰間,一手抱着王詩語,一手拉着她的行李箱往山下走去。

「沈勇!你一直拿着這條蛇做什麼啊?怪嚇人的!」

王詩語道。

「龍角黑蛇雖然是毒蛇,但是它的肉質很好!回去給你烤蛇肉吃!讓你嘗嘗山村裏的野味!」

沈勇道。

聞言,王詩語剛才冰冷的心突然暖了起來。

感覺沈勇還是一個暖男!

不自覺地雙手抱住沈勇的脖子,乖乖地趴在沈勇的肩膀上,感覺好有安全感啊!

天已經暗下來了,沈勇也加快了下山的腳步。

不多時。

沈勇抱着王詩語來到了李坤村長的家門口。

正好碰到李坤和趙家三兄弟拿着手電筒和木棍一塊往外走。

「勇哥!你回來了?」

趙大彪連忙道。

「嗯!你們這是要去哪啊?」

沈勇問道。

「我們去找新來的女大學生村官!坤叔說她可能在來的路上走丟了!我們去找找!」

趙大彪道。

「不用找了!我抱的這位就是你們要找的女大學生村官!」

沈勇把趴在肩頭睡着的王詩語放下來道。

「嗯?沈勇,這是到哪了?」

王詩語揉了揉眼睛,迷糊地問道。

這時,李坤上前打量了一番王詩語,問道:「姑娘,你就是新來的女大學生村官嗎?」

「是的!李村長!我叫王詩語!請多關照!」

王詩語愣了愣神說道。

同時伸出右手和李坤握手。

李坤激動地和王詩語握了握手,隨後搓了搓手道:

「我中午接到鎮里的電話之後,就一直在村口等你了!可是你一直沒有來!我還以為你不來呢!剛才我給鎮上打了電話一問才知道,送你的人說把你送到半道就回去了!我這正要叫上人去找你呢!」

「李村長!讓你費心了!是我自己不小心迷了路!幸虧遇到了沈勇,是他救了我!」

王詩語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