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老婦人魔力一收,狼人身上的明火來的快也去的快,一下就沒了影,只留空氣中殘留的火元素和已經被燒的光溜溜的狼人。不過老婦人的魔力控制的很好,狼人只是輕微燒傷,並無大礙。

狼人千恩萬謝之後回到了人群里,自己默默的處理著傷口,再也不敢吭聲。

人群里有識貨的知道這是個聖魔導,不敢惹,惹不起,選擇了配合。不識貨的則看的出來形勢,身為一個大隊長的狼人居然也毫無抵抗的給鎮壓了,顯然這個老婦人更是強悍,也識趣的選擇了沉默。

「好了,相信你們都願意主動配合我們了,那話不多說了,請武士們亮出你們的鬥氣,魔法師們亮出你們的魔法元素,好讓我們方便判斷。」精靈老婦人笑眯眯道,把手中的魔法杖頓了頓地面,地面上圍繞著魔法杖燃起了一圈明火。

這算是威脅么?不過大家就算知道這是威脅,還是都按老婦人說的做,畢竟心中沒有鬼的做起這些來毫無心理負擔,心頭有鬼的更是要這麼做了,不然就等著聖魔導的雷霆一擊吧。

頓時五顏六色的鬥氣和魔法元素亮了起來,所有人都很上道。

「嗯,火系魔法師就一個。」黛安一眼就看到了洛文手指上頂著的小火球,自言自語。

折騰這麼多,其實黛安就是通過這種方法來找火系或者冰系魔法師,在她昨晚上感應到的範圍內,所有的旅店都以搜查疑犯的名義,以這樣的方式查了個遍。洛文是她發現的第三個火系魔法師,冰系魔法師一個都沒發現。

黛安相信,如果一個人冰火雙修,肯定不會大搖大擺的顯擺,而只會顯露一種天賦,要麼火天賦,要麼冰天賦,所以這三個火系魔法師就是黛安的懷疑目標。

而這個旅店,就是這個範圍內的最後一個了,搜查到此結束,黛安要把洛文帶走去調查一下。

「你,就是你,人類火系魔法師!拿下他!」黛安嘿嘿一笑,指向洛文。

此話一出,圍繞著洛文的所有人全都散開了,只有秋田城十人反而把洛文圍了起來。

「暴露了?」馬沙疑惑道,大家都很謹慎啊,不應該啊。

「應該不是,她只是找我。」洛文肯定大家並沒有暴露,但是為什麼這個聖魔導只找自己,而且明顯來者不善,洛文也一臉懵逼,剛到精靈大陸沒得罪哪個聖師啊,求解答…… 「總不能什麼都由她說了算,別怕,一個聖魔導而已,把超級火龍炮拿出來給她一炮!」馬沙狠狠的說道,「我先頂住爭取時間,你們把火龍炮準備好。」

洛文權衡了一下利弊,的確,被這些人帶走了指不定什麼下場,主動權還是掌握在自己手裡最好,雖然暴露了超級火龍炮,但是命還在自己手裡。

「好,就這麼干!」洛文點頭。

馬沙為首,然後由耐操的洪澤耿和萬里左右輔助沖向了精靈聖魔導,而洛文則果斷把超級火龍炮放了出來,大廳里的光線頓時被超級火龍炮的巨大身軀遮擋,暗淡了不少。

後面的馮小茹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武器?放大版的火龍炮?!雖然突然暴露出實力的馬沙有點讓馮小茹驚訝,但是還不足以為懼,只是有點麻煩而已,但是這個超級火龍炮讓馮小茹感到了深深的壓力,這種威勢甚至連她都能感到威脅。

等洛文和小胖子坐上去啟動了超級火龍炮之後,馮小茹更是覺得壓力變大了不少。這還是背對的時候,不知道身為超級火龍炮目標的精靈老婦人是什麼感受。

精靈老婦人當然很不好受,沒想到只是捉一個高級火系魔法師居然惹出來一窩狼。眼看著馬沙三人的重劍和尖刺大盾飛奔到了眼前,還有一個已經啟動了超級大炮,黛安慌了,這些人什麼來歷啊,一言不合就拚命,要不要玩這麼大……

在黛安旁邊的怪老頭路易同樣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顧不得繼續偽裝了,從戒指里拿出來一根雪白的魔法杖,和黛安站在了一起:「你對付這三個,我對付那個大炮!」

「好,謝了啊!」

「謝什麼,我願意。」路易翻了個白眼,傲嬌的很。

黛安對馬沙三人釋放了明火,可是三人的護體罡氣能稍微阻擋,一時之間還難以傷害到三人,不過最多兩分鐘,三人就會被明火吞噬。

馬沙爭取的就是這兩分鐘,兩分鐘足夠洛文和小胖子坐上火龍炮,也足夠調整方向瞄準黛安。只要黛安被火龍炮的火球威脅到不得不中斷施法,三人就安全了。

鑲嵌上魔晶,洛文灌注了全身魔力,轟,一炮轟向了黛安。

正常情況下洛文用精神力控制著噴射而出的爆裂火球,無論黛安怎麼躲也躲不了,除了拉開距離。但是沒想到旁邊的路易突然出現,直撲火球而去。

「我擦,又是一個聖魔導!」洛文驚著了,看元素護盾,這精靈老頭是個冰系聖魔導。老頭掩飾的很好,從開始到現在沒人注意他,突然出現卻出現在了火球的必經之路上。距離太近了,洛文此時就算是控制著火球轉彎也會因為慣性擦著他,然後爆炸,那麼就休想威脅到黛安。

路易仗著自己是冰系聖魔導,想著有冰元素護盾,又有覆蓋全身的護體冰盾,雙重保護之下這火球看起來雖然很大也重傷不了自己吧?所以路易自信滿滿的答應黛安對付超級火龍炮。

他倒是自投羅網可是洛文不想打他啊,打了他馬沙三人就被黛安的明火徹底燒成碳了,到時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這種感覺可真是難受……

「這特么哪兒蹦出來的聖師!我了個擦!」洛文全身魔力已經耗盡,想要再來第二發肯定是不可能了,於是拼盡了全力控制著火球轉向,不要和路易碰在一起。全身的細胞因為竭盡全力控制精神力已經憋得內傷出血,但是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火球往精靈老頭身上撞去。

「完了……」洛文心中滿滿的悲涼,這次徹底栽了,就算是幹掉一個聖魔導又怎樣,三條人命啊,「馬老師,阿耿,小松,你們走好,我一定會給你們報仇的!」

「哎呦我擦……」突然只聽得路易老頭一聲痛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火球從他頭頂呼嘯而過,直衝黛安而去。

洛文也是一愣,不過這是好事,可不能誤了時機,趕忙控制著火球穩定了方向襲向黛安。而在人群後面的始作俑者馮小茹則憋著笑,憋得全身都在抖動,唉呀媽呀,可太好玩了!

「小茹姐姐,你怎麼身子在抖啊,是不是冷了?我問丘媛姐姐再給你穿件大衣吧。」在她身邊的余小妹乖巧的問道,這樣的抖動她見過,是冷了。

「啊……不冷不冷,這個抖呢,其實很有效果的,這樣抖兩下身體更暖和,不信你也試試。」馮小茹趕緊剎住了自己的得意勁兒,撒了個慌把余小妹先忽悠了。

余小妹太小了,絲毫不懷疑,也學著馮小茹全身抖起來。

「怎麼樣?」

「咦,小茹姐姐,真的呢,有點熱了呢。」

……

路易老頭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膝蓋被什麼東西叮了一口,然後一軟,坐在地上,火球從他頭上飛過。自己雙重防護啊,難不成還能被蚊子叮了不成……路易老頭那個氣,那個鬱悶,那個憋屈。

可是火球從他頭頂上飛馳而過的時候,路易老頭的部分頭髮居然被燒的變成了藍色的冰晶,還冒著煙氣。我擦,這火球威力這麼大!雙重防護居然也能穿透直接燒到自己頭髮,小看了!

「黛安!快跑!這火球太詭異了!小心!」路易趕緊給黛安報警。

黛安和路易老頭合作多年,他說需要小心的必須得小心,他說快跑那就真的要快跑。

黛安二話不說,毫不猶豫立刻退出旅館,飛身上天,和火球拉開了距離。馬沙三人則因為黛安中斷了施法保全了性命。

「我擦,這是嚇死我了……好險……」馬沙重重的出了一口氣,這次就差十幾秒三個人就要被明火給滅了,好在火球來的及時,可真是玩的心跳。

黛安左閃右轉始終擺脫不了身後的火球,而且速度又極快,眼看著就要追上她了,黛安只是一猶豫,飛身朝地面奔去。

「這老女人,想拉人群給她擋了么,可真是心狠手辣……」洛文心頭暗罵,如果真的被她捉兩個人來擋了,可真是擋的住的。

「罷了,給她個警告就是,撤。」洛文還是於心不忍傷害無辜人,決定把火球撤了。

黛安看著火球突然消散在空中,然後徹底不見,不知道這是對方放棄了還是魔力耗盡了,等待了一分鐘才返回了旅館。眼瞅著洛文還端坐在超級火力炮上,魔力滿滿隨時還能再來一發的樣子。

「這位小友,我沒有惡意,我想和你單獨談談,如何?」黛安溫和的說道。 「想說什麼就在這兒說就行,都是自己人,沒什麼可秘密的。」洛文依然坐在超級火龍炮上,不為所動。

路易老頭已經站了起來,悄悄的說道:「我們兩個怕什麼,剛才是我失誤,再來一次絕對行。」

黛安搖了搖頭:「算了,這個大炮威脅太大,,萬一不小心誰重傷了都不好,就放下我這個老臉求一求試試又何妨。」

既然黛安已經決定,路易點了點頭,這樣也好,不傷和氣。

之所以黛安決定如此,是因為看到了路易藍色冰晶的頭髮,不出意外,這火球是冰火同體的,或者是某種變異。如果說一個大炮能發出冰火同體的火球黛安絕對不相信,但是操控大炮的剛好是一名火系魔法師,這種巧合讓黛安懷疑洛文就是那個冰火魔法師。

「小友,我這裡有禁魔環,我自己戴上,這樣你應該放心吧?是不是可以和你單獨聊聊?」不等洛文反應過來,黛安從戒指里拿出來四個禁魔環主動的戴在自己手腳上,一下魔力就被禁錮住了,成了一個普通的精靈老婦人。

洛文一愣,這又是為何?

只是一想,洛文隱約有點明白,大概他們並不是來找嫌犯,而只是要找自己,但是找他幹什麼呢?他又能幫什麼呢?

「好吧,你過來,那個老頭站在那裡不要動!」 鑑寶女王 洛文在超級火龍炮之上沒動,瞄準著路易老頭,同時招呼黛安過來。

路易翻了個白眼,縱橫江湖幾十年了,第一次被人威脅,還不得不聽從指揮,我忍!

被禁魔環禁閉了魔力之後自己是不能打開的,只有高級魔法師以上的人才能打開,所以洛文很放心讓黛安過來。

洛文依然坐在超級火龍炮上,黛安則站在下面,周圍人遠離了兩人,然後丘媛釋放了個風牆把洛文和黛安包圍了起來,如此其他人就聽不到兩人的談話了。

黛安開門見山:「小友,我在找一個冰火元素同體的魔法師,因為只有冰火同體的魔法師才能救我孫女。而你就是冰火元素同體,對不對?」

洛文剛想說不是,黛安則馬上說道:「我看到了路易頭髮被燒成了藍色冰晶,你是吧?」

洛文一愣,這精靈老婦人就憑這一細節就斷定他就是,實在是觀察入微。不過相斥的兩種元素同體是種不可思議的事情,洛文不想自己實力還不強大的時候暴露了出來,免得被人捉去當小白鼠。

「我不是!」洛文乾脆的回道。

黛安沒有繼續追問,轉而自顧自繼續說到自己孫女的事情:「我孫女安妮今年十歲了,天生冰火同體,如果正常成長下去必定是個絕世天才。可是兩年前,安妮突破高級魔法師的時候冰火元素混亂了,然後就一直昏迷到現在。」

「我和路易一個火一個冰,嘗試過同時輸入冰火元素試圖把她體內的兩種元素中和,撥亂反正。結果搞砸了,安妮的狀態反而更糟糕了。」

黛安說著說著眼淚花閃爍:「這兩年來,內疚折磨著我和路易。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一個冰火同體的人給安妮調和,可是這種天賦的人世間少有,唉。不過小友你……」

洛文越聽越震驚,八歲的時候就嘗試突破高級魔法師了!這是何等的天才!

「小友你是吧?」黛安希冀的眼神看著洛文,這是第三次問他是不是了,「如果小友幫了我這個忙,無論成不成,只要試了,我做主給小友及你最多五個朋友進入生命花園聖地溫泉享受生命祝福。要知道,在聖地溫泉呆一天壽命能增加三年,我可以讓你們呆五天以上!」

又是生命祝福!秋水城獎勵給他們的生命祝福洛文還放棄沒去呢,這又遇到了。當時洛文就覺得怪異,果斷拒絕離開了,怎麼這個聖魔導也是用這個來誘惑他,這個生命祝福真的有那麼神奇么?

「沒興趣。」洛文淡淡的說道。

「啊……」黛安愣住了,生命祝福啊,是個人聽到這樣的條件都會答應的啊,這個人類可倒拒絕的果斷,是不是沒聽說過生命祝福。

「生命祝福啊,呆一天增壽三年呢,真沒興趣?」

「沒興趣。」

黛安愣住了,想了半天都沒想到還能用什麼天才地寶讓洛文鬆口。

「唉,我可憐的孫女只能一輩子躺在床上了么……」黛安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彷彿沒了希望一般絕望了,「罷了,打擾了,再見。」

剛走了兩步,身後洛文聲音傳來:「不過我對魔晶,珠寶,金幣啊這些粗俗之物感興趣,不知道你有沒有?」

黛安怔住了,這是,答應了?

「我有,我有!你要什麼都有!」

想到安妮是個十歲的小女孩,拋開她是個冰火同體的天才,就和余小寶一樣大,這麼小的年紀正是瘋玩,正是應該享受童年的美好時光,卻只能躺在床上,甚至可能就這樣過一輩子。

再怎麼說也是洛文遇到的第一個冰火同體之人,洛文內心的柔軟被觸動了,幫吧,就當是積善行德了。

得到洛文的示意,丘媛撤掉了風牆,只見洛文和黛安兩人有說有笑,就像許久不見的朋友一樣。

「黛安姐邀請我們去精靈花園玩一玩,所以,等我們東部平原的事情忙完了,我們去精靈花園玩吧。」洛文笑呵呵的對眾人說道,然後對黛安一笑,「黛安姐要給我們準備好好吃的哦。」

黛安姐?!

眾人大眼瞪小眼,一個七八十歲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有沒有搞錯……

黛安和路易揮手道別,雙方以暴力開場,以溫馨結尾,搞得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暈頭暈腦,這是唱的哪一出啊……

「好啦,別多想了,我和黛安姐一見如故,放心吧,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洛文呵呵笑道,「想想精靈花園那麼多單身精靈妹子等待你們解救,愣個啥呢,快通知下去,準備出發。」

精靈妹子,的確不錯,那別猶豫了,趕快出發吧!眾多單身大齡青年內心的騷動就像蒲公英一樣,恨不得馬上飛到精靈花園到處灑下種子。

「你是不是也想去找個精靈妹子?」丘媛在洛文背後陰測測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是那種人么?」洛文大氣凌然的,「你就是我的唯一!」 三個部落被滅搞得滿城風雨,流言四起,為了獲得有價值線索儘快破案安定民心,加爾波恩城主府貼出的懸賞告示提高了額度,只要給出了正確線索就獎勵上千金幣。

這種形勢之下,秋田城眾人在加爾波恩待的越久越是危險,因此只是休息了一晚就離開了。眾人假裝成一支商隊,一大早就離開了加爾波恩。

秋田城隊伍因為多了三個小孩熱鬧了不少,一路上倒是歡聲笑語沒有冷清。馮小茹雖然和余小寶差不多大都是十歲,但是馮小茹明顯更懂事,很多時候說話做事就像個成年人似的,老氣橫秋的,當初發現她時那可憐兮兮的樣子早就丟的沒影子了。

馮小茹只是開始和洛文眾人接觸的時候裝一裝可憐,時間一久本性就憋不住了。雖然還是個小女孩模樣,但是舉手投足之間就像大人一樣,余小寶和余小妹漸漸的成了馮小茹的跟班。

「小茹姐姐,你看我哥哥給我做的紙飛機。」余小妹來獻寶了,每次哥哥給她做了好玩的都要給馮小茹瞧瞧,小孩子單純的顯擺心理而已。

「幼稚,都多大了還玩紙飛機。」馮小茹嗤之以鼻,「要玩就要玩點有意義的,待會兒我捉一條蛇給你分析下蛇的要害在哪個位置。」

「啊……不要……我怕……」

哪個小女孩不怕蛇,余小妹也不例外,一聽到蛇就直接把她嚇得躲在了丘媛身後。

丘媛好不容易把余小妹安慰住了,好奇的問到馮小茹:「小茹,你不怕蛇么?你看你把小妹嚇的,你是姐姐嘛,可不能欺負妹妹哦。」

馮小茹卻老氣橫秋,義正言辭的說道:「丘媛姐你這就不知道了,我這可是為她好。我們這些無爹無媽的孤兒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生存下去,一條蛇算什麼啊,人才是最可怕的,先不怕蛇了就不怕人了,你說是不是?」

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丘媛一下子無言以對……

洛文從馮小茹被救之後還沒和她說過話,聽到馮小茹說的話,洛文忍不住樂了:「小姑娘年紀輕輕認識就這麼深刻了,有前途!」

哈哈,終於和我說話了,有了開頭就好辦。馮小茹心頭一喜,但是神色如常,淡淡的說道:「你要像我一樣經歷的多了自然就明白。」

周圍都樂了,你一個小丫頭才十歲,經歷再多也才十年啊,能明白個啥呀,這小孩說話可真是太搞笑了。

洛文笑了笑不置可否,畢竟才十歲嘛,童言無忌。

馮小茹翻了個白眼,懶得和其他人爭論年紀。因為她真的經歷了很多啊,她可是上千歲的老妖怪了,可是為了達成目標,必須低調,嗯,低調,當我當成小孩最好,最好的掩護。

……

按照現在的速度,加爾波恩到東部平原的西部重城坎波城至少要五天時間,左邊是三河平原,右邊是落魂峽谷,這條路是到坎波城的唯一官道,每天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落魂峽谷夾在東部平原,三河平原和帝山平原的中間,是精靈大陸最危險的禁地。裡面煞氣衝天,異獸橫行,這裡是精靈大陸魔獸最多的地方,但是鮮少有人敢進去捕捉,因為太危險了,沒有高級以上的實力進去就是送菜的份。

這一日秋田城眾人正在官道緩慢前行,看著落魂峽谷裡面死氣沉沉的怪石和大樹,全都嘖嘖稱奇。很明顯的一道以樹為界的分割線把落魂峽谷和三河平原分割開,裡面的魔獸不會出來,外面的人也不會輕易進去。

「真是個奇特的地方!」洛文感慨,大自然形成的奇異現象往往無法解釋又合理存在,這就是自然的魅力。

「聽說正常人無法在裡面連續存活三天,死氣和煞氣太重了,裡面的魔獸都變異了。」馬沙說道,這些消息都是這兩天從來來往往的商隊打聽到的。

剛說完,從分界樹裡面傳來一聲低呼「救命」,然後又沒了聲音。

「有沒有聽到那邊有人喊救命?」馬沙問到旁邊的洛文,指了指分界樹裡面。

「哪?」洛文沒聽到,剛想事情去了,注意力沒在周圍,「沒聽到呢。」

又是一聲「救命」。

「聽到了。」這次是真的聽到了,「你們繼續,我過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馬沙說道,這兩天聽到的落魂峽谷的傳聞實在是太多,這是個十分危險的地方,就算是在邊緣地帶也不能掉以輕心。

兩人小心翼翼到了分界樹的位置,跨過分界樹就是落魂峽谷的範圍了,這裡就是剛才傳出聲音的地方,黑漆漆的怪石阻擋了兩人視線。

走到這裡了沒有看到人,也沒再傳出救命聲了。

「進不進去看看?」洛文說道。

「應該沒問題吧,試試?敢不敢?」馬沙說道。

「有什麼不敢,進就進。」再怎麼恐怖的地方只是在邊緣也安全的很嘛,根據洛文的經驗應該是沒問題的。

馬沙先進,洛文後進,一跨過分界樹進入落魂峽谷的邊緣,眼前的視線範圍一下就變小了,不僅如此,天空也烏黑黑的,空氣中濃厚的死氣讓人難以呼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