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老者很是自然,沒有其他人的那番緊張,一身白色長袍頭頂烏沙官帽,張口說道“國主,此時在其他三國也有發生,而且都是十週歲左右的孩童,我想這已經不是一個國家的事情了,有必要召開四國大會”。

宮保釋很是欣然的點了點了,很多大事也多虧了自己這個丞相,聽到他如此分析也覺得很有道理,對着旁邊的一名侍衛說道“請其他三位國主前來相商要事,速度要快不得耽擱”。

“是”這名侍衛話剛剛說完就消失在衆人之中,下面的衆臣都暗自咋舌,國主身邊的影子衛修爲之高深,只是一些同樣擁有皇階實力的人才顯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古將軍,聽說你的孫子也失蹤了,可有線索?”宮保釋對着左右靠後的一名將軍問道。

一名穿着重甲的將軍站了出來拱手相道:是的國主,臣也悲痛萬分,但是經過臣近幾日詢查,只得出一個結論”

“哦”這下不光宮保釋被這位叫做古將軍的調起了胃口,其他衆人也是驚奇的看着這位將軍。

“應該不是人類,而且身形瘦小,修爲絕對在皇階二層以上”古將軍沉聲說道。

“何以見得”

“臣雲皇一層高階,還帶有七級幻獸魔天犬都無法追蹤到來人,根據魔天犬帶來的消息,聞得那一絲味道絕對不屬於人類”古將軍說完就恭敬的底下了頭。

看着古將軍如此說,宮保釋也是點了點頭,想來也只有皇階以上才能在四國自如的行竊,但是除開人類,它們這是要做什麼,如此想動我們大陸之根基,難道…….。

“不好”宮保釋右手一掌結實的拍在龍椅上,彷彿想到了什麼,眼睛仔細一轉溜只說了一句“都散了吧”隨後消失在大殿之中。

……

烈焰之地

李瀟此刻心中一萬個草泥馬在奔騰,以前那都不叫速度,直到現在韓申宗帶着李瀟前往沙漠之秋時,李瀟才大大的開了眼界,以前那速度只能叫在走路,現在這個速度纔是真正的算跑了起來。

出發之前,李瀟只是隨意的問了一句,從烈焰之地到沙漠之秋要多久,按照李瀟以最快速度不眠不休也要一天一夜,而韓申宗卻說了一句半天足矣,這可讓李瀟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番,三獸也是一陣白眼,明顯告訴別人,你這是在虎誰類。

現在李瀟和三獸都大氣不敢喘一下,幾人在韓申宗的帶領下站上一朵白雲飛了起來,什麼樹木都在眨眼之間就消失了,本來還擔心速度快風就大,現在站在上面完全沒有感覺到有風,全部被眼前透明的紫色屏障所擋住。

李瀟嚥了咽口水,低聲問道:前輩你現在什麼修爲啊?

韓申宗轉頭笑道“你也會又這麼一天的,急什麼不要那麼誇張,我現在才武帝二層中階”。

……………..

(感謝各位對本人的支持哦,如果你們認爲寫得還行,就打開百度搜索雲幻鬥天,點進第一個17K小說網那裏,給小馬送鮮花吧,都是免費的,還有什麼需要說的,下面也隨時可以評論,希望大家多多留意,同時有什麼地方需要修改的請大家多多指出,你們的鮮花和紅包都是我加快更新的的動力) 讓李瀟一陣無語,什麼叫才武帝境界啊,那可是有些人窮其一生也無法到達的境界。

沙漠之秋,應該說這是第三次來這裏了,這裏依然風沙滿天,雖然李瀟等人在天空高處飛行,但是依舊可以清晰的看到地上的那些龍捲風,颳起一些低等級的魔獸。

眼前淡黃色一片,實力不高的都睜不開眼,今日這個沙丘在這裏,說不定下一刻就被吹平坦了,沙漠之秋的魔獸也是每天都受着各種各樣的考驗,一個不小心就丟了性命,一般能生活在沙漠之秋的,都是可以在地底生存的,這樣他們的生命都得到了一絲保障。

半日不到的時間,韓申宗停了下來,停在空中未動而俯視着下方,仔細盯了許久都未說話,李瀟看着韓申宗的樣子也沒有多言,只是耐心的等待。

以李瀟現在皇階的修爲,離地千丈之高,要通過雲力或者精神力,查探地底深處的一些情況還是有些壓力的。

“走吧”韓申宗甩開腦袋內的雜念,帶着李瀟等人一個瞬間就穩穩的落在地上,,這個時候李瀟才隱隱發覺有些不對,感覺一種熟悉的味道。

韓申宗隨手一揮,腳前隨之出現一個沙洞,一層層樓梯出現在眼前,韓申宗大步的走了下去,李瀟和後面三獸也是緊跟這走了進去,下去沒多久,洞口又繼續唄風沙所掩蓋,好像一切又恢復原樣什麼事情都未發生。

感覺就像韓申宗走到哪裏,哪裏就有出路,後面李瀟無不感嘆修爲高就是好啊,一炷香的時間,李瀟等人一直在沙洞內部段的行走,沙洞還在不斷的往下延伸,彷彿沒有盡頭一般,不過對於都是有如此修爲的人,這點時間根本算不了什麼。

雖然沙洞內沒有燈光,但是走在最前面,韓申宗身體周圍散發出來的紫色氣體足夠低得上任何光芒了,就像太陽一般點亮了前進的道路。

一路上走走停停,李瀟追上了韓申宗,看着此刻的韓申宗眉頭是越皺越緊,想開口說點什麼,最後又吞了下去,心想哪還有武帝解決不了的事。

“都停一下”李瀟有些驚慌的說道,旁邊的韓申宗側頭疑惑的看着李瀟。

……

玄武國

玄武國國都街道上,依舊人來人往,被各種叫賣聲、吶喊聲所充次着,賭場、酒樓、妓院、茶樓依然生意紅火,只是有心之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麼繁華的街道上面缺少了什麼,沒錯,就是確實兒童,幾乎出行的都是中老年人士,十五週歲以下的根本就沒有。

玄武國皇宮內,一個戒備森嚴的大殿之中坐有五人,分別是四國的四大國主,還有玄武學院的院長周普,一個個都是愁眉不展,憂心忡忡。

“說說吧,大家國內的一些情況”雖然私底下幾國鬥得兇,但是真正大陸出了什麼問題,幾位國主還是會拋開所有成見坐下何談的,東道主宮保釋最先問道。

白虎國國主萬忠離嘆了口氣,“剛剛來看到你們幾個大城市都和我們那裏差不多,大街上幾乎看到不孩童,這可不是國家的危機啊,而是整個大陸的危機啊”

“沒錯,要是雲之大陸沒有後續的人才不斷成長,等再過個幾十年,修爲不高的人都離去,那雲之大陸真的危險了”現場唯一一個老頭周普也是點了點頭,深深的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重生之嫡女皇妃 接着又繼續說道“這次本來是其他三大院長都要趕來,但是老劉好像查覺到了什麼,所以帶着其他兩人先去,而我就做代表前來”

“周院長客氣了,能請動您已經是大幸了”宮保釋呵呵一聲拱手相道。

“其實我們國內情況也有一樣,經過我國多人商議這事可能跟異魔有關”李逍遙看着肖含煙又看了看衆人說道。

“你是說人獸戰場的異魔?”周普驚恐的看着李逍遙,急切的問道。

“我雖然沒看過異魔,但是根據我青龍國前輩在古書上記載,異魔天性兇殘,速度快,而且非常的嗜血,最重要的是它們無法化形變成人類”李逍遙想了下,又繼續說道。

宮保釋也站了起來,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道“其實我國也早有所警覺,早就懷疑可能跟異魔有關只是一時還沒證據”

碰!萬忠離一掌深深陷進了前面的木桌內,“一羣王八蛋,這羣東西不是都死透哦了麼,怎麼還有”萬忠離心中最恨不已,因爲異魔已經動手動到他身上來了,他剛剛成年最小的兒子還未進測試殿就被偷走了,連傷他三名皇階侍衛。

五人中唯一一位女士也站了起來,秀聲問道“敢問周院長是否有線索”,一雙秀美的眼睛盯着周普。

“當然有線索”周普沉聲說道。

…….

沙漠之秋

“小子怎麼回事”韓申宗看李瀟仔細的盯着一根草許久未說話,如是開口問道。

李瀟屏住呼吸把這顆小草摘了出來,對着韓申宗問道“前輩不認爲這麼深的洞內怎麼可能有這麼綠的植物”

韓申宗也是思尋了會,沒多話,知道李瀟還有話沒說話。

“此草名叫醒神草,呼吸到醒神草所散發出來的氣體雖然不會要人命,但是會讓你始終昏迷不醒”李瀟好像想到了什麼,一雙明亮的黑瞳盯着韓申宗說道。

“我知道你什麼意思,只是這顆草太多弱小,對我等毫無所用”韓申宗眉頭一皺,拿過李瀟手中的醒神草吸了一下,最後搖了搖頭說着。

李瀟也覺得在理,沒有多少什麼只是點了點頭,“那我們先去看看金前輩吧”

雖然是個小插曲,但是越到後面這些醒神草生長得越來越多,李瀟本來賀韓申宗並肩行走,突然停了下來,拔出四根草分給後面三獸,自己也是吞食了一根,看着韓申宗有些奇怪的望着自己,李瀟憨厚的笑了笑,畢竟不是誰都有武帝境界的修爲。

沒多久前面豁然開朗,出現一個五六丈的沙洞,韓申宗低聲說道“都不記得好多年了,再次來這裏真是今非昔比了,以前我們師兄妹可是經常來三弟這裏喝酒修武的”一聲嘆氣彷彿概括了多少年的情懷。

右手一揮,原本簡單的沙洞,一扇門出現在沙洞壁上,韓申宗正準備走進去,“不對,有人開啓過這扇門”韓申宗有些驚訝的說道,心想,難道三弟已經甦醒只是沒去找我?。

沒有多由於,韓申宗推來石門,被眼前一幕驚呆了,外面風沙滿天,裏面卻是綠色一片,各種大小的醒神草佈滿整個房間,好像進入了大草原一樣。

李瀟和三獸還好,剛剛服食了醒神草,強大如帝級的韓申宗也是抵擋不住醒神草的味道,雙手扶着兩邊的門,身體搖搖欲墜,隨時都會到底。

李瀟隨手拔起地上的醒神草,扶着就要倒下的韓申宗對其嘴中塞去,“好強,好強”韓申宗甦醒過來只說了這四個字就未在多說,推開李瀟站了起來,自主走了進去。

李瀟看着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服用了一根醒神草,後面三獸也是繼續服用了一根。

跟着韓申宗走到一個石牀邊,周圍雖然有無數的醒神草長在地上,但是沒有一株草敢靠前這個石牀,因爲石牀之上躺着一個人,他就是擁有武帝三層的金格姆。

這麼中年男子,穿着文雅書生,一身灰色長袍黑色腰帶,雙目緊閉,給李瀟的第一感覺就是很若柔。

“三弟,三弟”韓申宗站在金格姆身邊輕喊道,只是沒有任何迴應,正準備用手去搖醒他,突然一陣強大的紫色光芒爆發出來,硬生生的把韓申宗逼退三步。

“前輩這樣沒用,我們必須先把金前輩給弄醒”李瀟看着這種情形,對着韓申宗說道。

韓申宗搖了搖頭,說道“沒用的,我三弟武帝三層初階,我才二層中階,我們都近不了身,更加不要說餵食醒神草給他”

讓韓申宗萬萬沒想到的是,強大到如此,居然也會被一株草困擾在此,心中也是一陣後怕,要是這次李瀟沒同來,那他剛剛只怕也同樣會陷入昏迷之中,整個大陸如果在此迎來獸潮,那雲之大陸就真真的危險了。

“讓我來試試”李瀟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藏着掖着的時候了,自己百試百靈的精神力不知道可否進入金格姆身邊,要是精神力都不行,那也實在是沒辦法了,只能先等韓前輩的大姐甦醒了。

“你?”韓申宗明顯有些意外,自己都辦不到的事,他一個皇階可以做到,雖然表示疑惑,但是總比沒希望要好吧。

李瀟沒有多想什麼,左手一提一根醒神草自然升起,一股精神力拖着醒神草向石牀飄去,剛開始很順利,剛接觸石牀邊緣醒神草就停了下來。

“還是不行麼”韓申宗本來還有些好奇,李瀟什麼時候會這種神祕力量,本來有一絲希望,最後一看只能嘆了口氣。

…………….

(感謝各位對本人的支持哦,如果你們認爲寫得還行,就打開17K小說網搜索雲幻鬥天,給小馬送鮮花吧,都是免費的,還有什麼需要說的,下面也隨時可以評論,希望大家多多留意,同時有什麼地方需要修改的請大家多多指出,你們的鮮花和紅包都是我加快更新的的動力) 這次可算是李瀟第一次在人前顯露自己的精神力,一般李瀟使用精神力戰鬥時,對手就必須死,要知道這可是李瀟最大的祕密,也是李瀟最終的殺手鐗。

其實剛剛韓申宗的話李瀟也聽到了,不是此時精神力進不去,而是李瀟發現了一個問題,自己精神力能夠突破武帝二層都不能突破的防禦,那這確實是一個值得高興的事情,心中暗喜,李瀟哪裏知道這是別人站着不動讓他打。

要是韓申宗知道李瀟現在還在暗自高興這什麼,只怕早就一掌拍過來了。

去!李瀟一聲低呵,醒神草準確的掉落在金格姆的嘴上,只是,只是衆人沒想到的是,怎麼才能讓一個沉睡中的武帝三層開口啊。

“……..”韓申宗一陣無奈的看着李瀟,沉默好久都沒說話,光送過來又個屁用啊,別人沒說。

李瀟尷尬的撓了撓頭,他也確實沒想到怎麼讓金格姆開口。

“我再試試”李瀟打破寧靜,因爲只有他的精神力才能近金格姆的周身,能有辦法的也只有他了。

根據李瀟所瞭解,在炎星的時候人的各個器官都控制着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比如說膝跳反射就是這個原理,輕敲膝蓋自己的腳自然會跳起來,而讓人張嘴那就只能,只能攻其下陰了。

韓申宗聽到李瀟這麼解釋,自己褲襠也是一涼,這要是誰在睡覺的時候被人踢了下陰,那不飛跳起來宰了他不可啊,別看三弟文弱,發起飆來,他可是最怕的,韓申宗好像回想起什麼了一樣,身體一哆嗦。

“去吧,我們都不說他不會知道的”韓申宗嘴角抖了抖說道。

“好嘞,韓前輩你到時候別說我踢的哦”李瀟還是不怎麼放心,追問了一句。

韓申宗面目沉靜,點了點頭,心想,我會承認纔怪。

走到金格姆腳前一丈處,李瀟身體已經無法靠近了,精神力凝聚在整個右腿上。嘿!一腿飛出去,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朝金格姆褲襠襲去。

哼!一身悶哼,金格姆眉頭縱了下,然後又繼續未動,嘴上的醒神草還在未動,李瀟望着韓申宗,只看到一個加油的動作,李瀟心中那個鄙視啊,要是金格姆突然醒來,想想都非宰了自己不可。

嘿!這一次在李瀟全力一擊之下,沉睡的金格姆終於啊的一聲,張開了一絲嘴巴,醒神草正好掉落了下去。

韓申宗、青玄和小白看到此情形都是雙腿都是一緊,褲襠下面一涼,尷尬的對李瀟笑了笑。

只有圓圓對着李瀟豎起了大拇指,李瀟心中還在想,這貨不會用這招對付我吧,讓李瀟想不到的是,圓圓以後當上四獸的老結,不是因爲實力,而是因爲這一腳沒人不服氣。

“前輩你別這樣看着我,這可是你要我踢的”李瀟一臉緊張的看着韓申宗,當然很怕韓申宗反悔了。

韓申宗胸部一挺,拍了拍到,那是當然,到時候他問起我會說清楚的,要是韓申宗真有這等本事說清楚,事後就不會被金格姆踢上一天,要是知道有這結果,打死他他也不會要李瀟下如此重的手。

韓申宗看着金格姆還未清晰扭頭看着李瀟問道“怎麼還沒醒啊”

“想來也是沉睡太久了,要不我們再放一顆進去”李瀟思尋了下,說道。

“嘿嘿,還是算了吧,我們在等等”韓申宗彷彿像小孩子一般笑了笑,連忙搖頭答道,畢竟誰被踢了下陰會舒服啊。

大約兩柱香的時間,在衆人耐心的等待下,圓圓最開始說道“動了動了”

……..

玄武國

大殿內幾位還在不斷的商議解決方法,但是聽說學院已經有線索了,都停下來望着周普。

“別這麼看着我,我剛可是聽劉老頭傳信這麼說,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我這不是在和你們一起嗎”周普攤了攤手說着。

接着又繼續說道“不過,現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失蹤小孩應該在沙漠之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