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老者皺眉,保持著固有的姿勢,身形緩緩後退。

在拉開足夠的距離后,老者彷彿清楚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口中念念有詞,一道道詭異的波動,不斷被他打入四方虛空……

嗚嗚的,如嬰啼似鬼哭的聲音出現,愈演愈烈。

明媚的,穿透藤蔓照進花園的光束,越來越少。

總裁強娶,女人,要定你 陰風漸起,空氣漸冷,天色漸暗,恍若滾滾烏雲壓境,暗夜降臨。

嬰啼鬼哭越來越響亮,越來越凄厲。

「桀桀桀……桀桀桀……」

暗夜降臨,黑暗森寒的花園中,老者的眼睛忽然如同兩團燃燒的鬼火,幽藍可怖,映出那張雪白如紙的老臉,他張開了嘴,血紅血紅,彷彿剛剛啃食過帶血的饅頭,鮮血欲滴的紅唇分外嬌艷,隨著他陰森詭異的笑聲,

雪白的牙齒,竟是緩緩增長,化成滿嘴鋒利的獠牙。

王宇靜靜地看著。

一動不動。

眯起的眼睛,勾起的嘴角,分明像是饒有興緻地看小丑表演。

按說,

此刻,應該是種種恐怖的惡鬼撲來,什麼青面獠牙、滿身生蛆,半張臉,弔死鬼,淹死鬼等等,

單單賣相都能將一般人嚇死,

而且感官肯定真實無比,

變成種種大恐怖才對……

然並卵!

任憑老者如何操控,如何賣力地催動法陣,而且召回的強大的鬼嬰,都加入到這邪惡而真實的幻境之中,

都鳥用木有!

王宇的透視眼,如同猴哥的火眼金睛,看穿一切虛妄,操控鬼物以鬼氣營造的陣勢,實際上並非完全的幻境,那是真實作用於神魂的存在,

比如,你被惡鬼掐住脖子,一切的感知都是真實的,若是你沒能反抗成功,擺脫惡鬼,那便會真的死於窒息,而且是自己掐死自己的……

簡單來說,這是以在陽間的厲鬼,貫通陰間,直接作用於神魂的邪法!

「啪!」

王宇從口袋裡摸出最貴的軟境J香煙,抽出一根,點燃,玩著吐煙圈的小遊戲,悠哉地看著。

肆虐森寒的陰風,竟是連王宇吐出的眼圈都無法吹散。

明明相遇,卻不相撞。

分明就是我走我的陽關道,你走你的陰間橋……

老者驚駭。

表演的越發賣力,並不停地虛空凝練法印,召喚他養的鬼嬰歸來,加入陣勢當中,讓鬼物的攻擊變得越來越恐怖。

這是他唯一的希望所在。

剛剛氣勢威壓的交鋒,他已經完敗給王宇,老者很清楚,能夠一劍斬殺兩名大師,還能將霸武門南省副總教頭碾壓,一舉晉陞到南省大師排行榜前五十內的王宇,絕不是武力能抗衡的,驅鬼邪術,是他唯一的希望所在。

老者原本認為絕對能夠拿下王宇的依仗!

但現在,

隨著時間的推移,

老者的信心開始出現動搖……

「這老東西真的該死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看似淡定從容,絲毫不受影響的王宇,心中卻是沒有表面那麼平靜,當然,並非受到影響,堂堂仙尊的神魂本源,哪怕只是一縷,也不是這種級別的鬼氣能夠影響的,他震驚的是,越來越多的厲鬼,而且基本都是女鬼,原本模樣很漂亮的女鬼,這些女鬼都是在歸來的鬼嬰操控下,而鬼嬰則是在老者的操控的下,

王宇清楚,

一個女鬼,便意味著一條青春鮮活的少女遭到鬼嬰的寄生吞噬,直到死亡,成為老者的力量,傀儡,連轉世投胎,重入輪迴的機會,都喪失……

王宇不是衛道士,但此刻,內心的怒火,卻是不受控制的,越來越強,若非他出現的及時,段老師的女兒,那個肉身已經瘦骨嶙峋、皮包骨頭但靈魂卻依舊很漂亮的小姐姐,要不了多久,也將會是這些女鬼當中的一個!

用力抽了一口煙,王宇狠狠地彈出煙屁股。

「一刻鐘到。」

冷冽的,充滿無盡殺念的聲音,在這一刻,從王宇的嘴裡發出。

老者眼中出現一抹慌亂:「小子,你不要逼人太甚!」

「逼你又如何?」

王宇目光閃耀著璀璨的晶芒,一步步逼近。

「啪!」

老者忽然拿出一道符文,直接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到符文之上,竟是貼在自己眉心,同時飛速吟誦,像是神棍跳大神前的節奏,就是王宇都完全聽不懂對方念出的是什麼鳥語……

但王宇卻清晰地感應到老者的神魂之力在飛速地變強著。

「請神上身?」

https://tw.95zongcai.com/zc/64334/ 本要出手的王宇,眼神閃過一抹玩味,竟是停了下來。

藝高人膽大,任其施為!

他要看看,這陰邪的老者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片刻之間,在老者的身上,一尊虛影漸漸形成,一股駭人的氣息瀰漫開來,讓老者的目光,變得睥睨至極,看向王宇,彷彿是在看螻蟻般……

嗡!

在王宇的眼神跟老者的眼神再次對接的剎那,天地陡然巨變。

「桀桀桀……」

陰森的笑聲響徹天地。

王宇一副很無辜的模樣,看著恍若變了一個人,被不知什麼東西上身,不,應該說上魂,然後竟是直接神魂出竅,強行攻入他的魂府的老者。

老者明顯還有著自己的意識,但卻不再是他自己的操控,而是被一種高高在上的神識所左右,進入王宇腦海的瞬間,便發出陰森但卻略顯興奮的笑聲,貪婪地呼吸著瀰漫在王宇腦海中磅礴精純的靈魂之力和生命本源的氣息。

彷彿鬼嬰一般快速靠近他的神魂本源,想要吸附在他的靈魂上。

「這是來餵奶的嗎?」

王宇愕然地,任由對方靠近。

像是束手就擒的乖寶寶,敞開了神魂,來吧,來吧,吸我,用力的吸!

吧唧!

老者果真如同鬼嬰般撲了上來。

「雷來。」

王宇輕聲吐出兩個字。

甜妻來襲:沈少,我不嫁 下一刻,天地之間忽然風起雲湧,「咔嚓」,恐怖的雷霆,瞬間天降,如同一道道恐怖的電射,狠狠地劈到了老者的身上。

總裁壞壞,晚晚愛 「吼吼吼!」

老者陰森的笑聲變成了凄厲的慘叫。

「就這點能耐,也好意思降臨裝逼?」 不是王宇太牛逼,

而是對手太傻逼。

裝逼遭雷劈的典範,

就這麼輕鬆的上演了,

儘管只是王宇腦海世界中的模擬,但對鑽進他腦海世界的任何生靈來說,卻是真實的……

而且,還是蘊含著天罰氣息的雷劫!

在王宇將天罰的氣息變成破丹成嬰之時的天罰氣息時,這降臨的「大能」,便直接化成了渣渣,連句場面話都沒來得及交代,更不可能帶回任何信息給本尊,就徹底的GoDie了……

被上魂才能出竅的老者的靈魂,當然也不例外。

均變成王宇魂府之內飄蕩的靈魂之力。

沒有任何耽擱,王宇心神一震,便從腦海空間中跳出,跟肉身契合,恢復肉身的控制和感知。

「鏘!」

劍光一閃,王宇沒有任何停留,直接出劍,一劍便將老者依舊保持著酷酷的出竅姿勢但眉心符文已經自燃成渣渣的老者給攔腰斬斷。

「陽間有法,

陰司有序,

陰陽貫通,

罩!」

王宇雙眸綻放出道道晶芒,一道漆黑的門,彷彿黑洞,出現在整個獨棟別墅的上方,道道陰風呼嘯而來,瞬間便將老者陣法之中所有的鬼嬰和女性厲鬼籠罩而下。

陰陽逆轉!

一念之間!

鬼差證在此刻也自行飛舞到上方,如同至高之劍,執掌一方天地。

「斬!」

王宇身上虛影出現,縱身而起,赫然是靈魂之身,出竅,銀色劍光化成一道道清冷的匹練,將因為「主人」死亡,而失去指令,暫時沉浸在獃滯狀態的鬼嬰,一個個攪碎,同時,王宇大手一張,如同隔空攝物,將鬼嬰紛飛的碎片統統攝入手中,直接送入魂府。

除了王宇從穆婉靑身上擒獲的鬼嬰外,竟是還有三十五個鬼嬰,而且其中好幾個都非常強大,不知吞食了多少生魂才壯大到如此地步。

也就是總共三十六個鬼嬰!

在這些鬼嬰全部被王宇斬殺,毫無反抗之力便成為王宇魂府之中的能量。

這一刻,密密麻麻的女性厲鬼,眼神竟是緩緩恢復清澈,崢嶸可怖的種種嚇人的表情也恢復了靈魂原本的模樣,那是一個個漂亮的小姐姐和小妹妹,甚至是小蘿莉,最小的只有六七歲,最大的只有二十三四的樣子,有的穿著很時髦,有的款式則是有點老,甚至明顯是幾十年前的服裝和打扮……

這都是她們死後,入殮之時的模樣。

毫無疑問,老者培養這些鬼嬰,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

「參見大人。」

「謝謝大人。」……

一些女鬼在眼神漸漸恢復清明的時候,紛紛躬身對著王宇行禮,罪魁禍首已經伏誅,她們的靈魂本源印記得意解脫,怨念執念消失,不再愚昧,不再是被操控的傀儡,自然也就脫離了厲鬼的範疇。

恢復成正常的鬼。

鬼會接收到地府的信息,尤其是在面對鬼差的時候,她們看到的王宇是不一樣的,王宇不僅僅是她們的救鬼命的恩人,還是持證上崗有編製的官方人員。

「陽間有法,陰司有序,地府之門,開!美麗漂亮的姑娘們,本鬼差,祝你們來生幸福安康,更加漂亮!上路啦~~~~~~」

王宇看著一張張漂亮的臉蛋,心中充滿惋惜和憐憫,雖然將這些女孩的靈魂本源統統吸收煉化,定能讓他的神魂恢復不少,尤其是本源的壯大……但,王宇卻根本沒有一絲一毫那種念頭。

盜亦有道,道更有道。

「謝謝大人。」

女孩一個個走向漆黑的地府之門,轉瞬消失。

「小哥哥,你真好看!」

最後一個小蘿莉在進入地府之門的瞬間,竟然回眸一笑,對著王宇說道。

讓王宇都微微一愣。

這小蘿莉不得了啊!

好眼光!

天大的實話!

更重要的是,小蘿莉的靈魂本源絕對強到了一定境界,不然不可能在地府之門的瞬間,還能駐足,更不可能無視他頭上的鬼差官帽,說出這種超越正常交流的話。

「嗯,你也非常漂亮!」

「小哥哥,等我重生,我來找你玩兒,嘻嘻……」

小女孩俏皮一笑,抬頭看向懸浮在上方的鬼差證,旋即,才踏入地府之門中,轉瞬消失不見。

王宇都瞪大眼睛。

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什麼鬼?

明明是可愛的小蘿莉,但她是要進入地府,等待轉世重生的鬼啊,竟然要重生后找自己,而且站在地府入口,面對那麼恐怖的可以說不可抗拒的吞噬之力,她似乎想停就停?

「應該是靈魂本源強點而已,不可能是什麼大仙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