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4 日

而且,叫得這麼令人起雞皮疙瘩。

這丫頭不會在夢裡,對我做那種,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一念及此,蘇然內心悚然一驚。

如果真是這樣,豈不是說,自己被一個少女,在夢裡給?!

好可啪啊!

在夢裡,自己就算想拚死反抗,估計都做不到。

畢竟,師妹的夢境,她自己可以做主。

如此說來,自己豈不是,變得不幹凈了?!

「不對不對,師妹喊的是師兄,又不是蘇然師兄,萬一不是我,不就跟我沒有關係?」

若是師妹在拜入縹緲峰前,還有別的世俗界師父師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此處,蘇然內心又好受了些。

隔壁卧室。

就在蘇然出聲呼喚李妙戈的同時。

一直在床上躺著裝睡,打算等那個逆徒敲響自己房門的姬晚月……驀然睜開了雙眼。

那雙如同彎月般的眼眸當中,此刻滿是怒意。

好啊!好你個蘇然!

ps:新書期追讀很重要,所以拜託各位大大能夠盡量追讀,順便求下推薦票,擺碗感謝…… 金灘大廈,第二十層是錢氏的辦公樓。

榮東推開了錢步邵的辦公室大門,「錢少,準備好了嗎?葉大哥已經出發了。」

錢步邵的臉色略微有些低沉,輕輕地頷首。

三人昨晚喝酒的時候,約好了今天一起打高爾夫。

可此刻,一個消息傳來,令錢步邵大好的心情都沒有了。

羊城夏家,夏言歡,早有商業奇才的赫赫威名,果然不容小覷。

如果不是那位廢柴夏家三少爺楚了錯,恐怕,錢氏還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現在還有時間,為時未晚。

錢步邵深吸了一口氣,沉聲地說道,「東子,今天我可能要失陪了,家裏有些重要的事情,我得馬上回去處理,你替我和葉少說一聲抱歉。」

「什麼事那麼重要啊。」榮東無腦地問了一句,「葉大哥今天可說了要好好展示他的實力。」

錢步邵不好氣地瞥了榮東一眼。

這傢伙連該問不該問的事情也分不清。

「你先過去,我遲點處理好事情后,也跟着過去。」錢步邵說道。

榮東只能是點點頭。

離開了金灘大廈后,榮東給楚塵彙報了情況。

楚塵立即聯繫宋顏,「看來錢步邵已經得到了消息了,現在正急匆匆地趕回去,應該是想將夏先生所說的另外一個渠道揪出來。」

辦公室內,宋顏三人的心頭都是一沉。

這終究只是煙霧彈。

他們心中最後的一絲希望瞬間被粉碎。

混入北塵的錢氏間諜,正是鄧英才。

「這種情況下,只能拼我們的硬實力了。」夏言歡看着夏北,「你抓緊時間,讓九城製藥那些渠道商簽訂合約,我們要在瞞住鄧英才的情況下,加快進度,充分發揮煙霧彈的作用。」

「煙霧彈能夠持續的時間不會很長,所以,我們的產品想打入禪城市場的話,只有最後一條路,打一場閃電戰。」宋顏沉聲地說道。

「閃電戰。」夏言歡的眸子流露出一抹欣賞,「宋顏用這三個字形容得非常好。」

「我馬上去辦。」夏北點頭,立即站了起來,離開了會議室。

錢氏。

書房內。

錢老爺聽完了錢步邵的彙報,陷入了沉思之中。

「爺爺,這個夏言歡,還真的是個難纏的對手,如果北塵沒有他的話,恐怕連一點浪花也掀不起來。」錢步邵眸子抹過了一絲擔憂,「也幸好他有夏北那個豬隊友,拖了後腿,現在讓我們知道了他真正的底牌,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內,我們想查到夏言歡的另外一個渠道,不太容易。」

「全力去暗查。」錢老爺沉聲說道,「還有,通知下去,只要堅決杜絕北塵藥品上架的藥店,今年內和錢氏之間的藥品交易,都有八折的優惠,相比區區一個北塵,孰輕孰重,我想,大部分商家都能分清。」

「相反,但凡出現『北塵製藥』四個字的藥店,錢氏的藥品永不供應。」

錢老爺的聲音發狠。

錢步邵的眼睛一亮。

「有了爺爺這句話,那夏言歡口中說的另一個渠道是什麼也不重要了。」錢步邵含笑地說道,「夏言歡用的是陰謀,詭計多端,可爺爺是陽謀,以絕對霸主的地位,扼殺他們萌芽的希望。」

「凡事不可掉以輕心。」錢老爺說道,「另一個渠道是什麼,必須追查,並且針對處理。」

「這一次,就讓楚塵感受一下,什麼叫做霸主的地位。」錢步邵哈哈大笑。

「對了,爺爺你知道全國獅王爭霸賽嗎?」錢步邵說道,「楚塵應該會參加,這傢伙的拳腳功夫還行,應該能夠拿個好名次,嘖嘖,又要備受矚目了,就讓全國獅王爭霸賽將他捧到最高,然後,再狠狠地跌落下來。」

「全國獅王爭霸賽。」錢老爺眯笑,「可根據我得到的消息,楚塵未必能夠在這次的全國獅王爭霸賽上出彩。」

聞言,錢步邵的心頭猛然地一震,看着錢老爺,突然間內心升起了強烈的期待。

走出家門口,錢步邵迫不及待給榮東打電話。

「我馬上到,等我哈!」

心情極佳。

宋家。

楚塵正在指導皇甫和玉和宋秋九響拳。

一老一少,兩人對拳腳功夫都有一定的天賦,練習起來非常容易上手。

尤其是皇甫和玉,本身有七響拳的底子,很快就將九響拳練到了第七響。宋秋由於自身實力的原因,只打出了第四響,對此宋秋已經非常滿意,九響拳配合著麒麟步,威力翻倍。

黃昏時分。

一家飯店包廂。

「鄒總,你看一下合同的具體內容。」夏北面容含笑,「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我們可以簽了。」

這份合同上,夏北將北塵的利潤壓得極低,對方進了北塵的貨賣出去的話,能賺的利潤比市面上其他絕大多數的葯高很多百分比。

再加上對方本來就是九城製藥的供應商。

夏北認為,問題不大。

坐在對面的鄒總臉龐的笑容也很盛,這一單下來,他也能賺不少。

對於商人而言,利潤才是最重要的。

他雖然知道錢氏在和北塵競爭,但是,製藥方的競爭越激烈,他們能夠獲得的好處越多。

「夏少爺年紀輕輕,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鄒總笑了笑,開口說道,「不過,我還是覺得你們給的價格太高了,這樣吧,再降低百分之十,合同我簽了。」

聞言,夏北的臉色不由得變幻了一下,旋即無奈地說道,「鄒總,再降低百分之十,我們就相當於做虧本買賣了。」

「捨不得孩子套不了狼,這句話,同樣適用於商界。」鄒總面容含笑,他非常了解北塵的處境,這種情況下不坐地起價,那也對不住自己的銀行卡啊。

夏北眉頭緊皺着。

片刻,咬牙點頭,「行,我做主,答應你……」

包廂的門突然間被推開,鄒總的秘書扭著細腰,來到他面前俯身下來,附耳說了幾句。

鄒總看了一眼,隨即點點頭。

「夏少爺,你不好運了。」鄒總看着夏北的眼神帶着幾分憐憫,同時也有遺憾,「這份合約,我不能簽。」 魏先生!

看到這名中年男子站出來,讓不少歐陽家的人臉色微變。

這名叫做魏先生的中年男子,剛剛一直低着頭站陳家一行人的身後,所以,在場的人誰也沒看清楚他的面容,而現在,他站出來之後,在場的人都看清楚了他的樣子。

「是他?」

「天啊,竟然是他!」

「魏武天,是他,他從蘭家回來了?」

一些年紀稍長一些的歐陽家人員,已經認出了眼前的魏先生,真名叫魏武天!

「爸,這魏先生什麼來頭?」

有些歐陽家的年輕小輩,並不認識魏武天。

「此人是陳家的王境高手,六年前,他進入了陳家背後的隱世家族蘭家修行,據說兩年前,他已經踏過了王境這一層門檻,達到天位境!沒想到他竟然從蘭家回來了!」

隨着歐陽家熟悉魏武天的人解釋,在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王境之上,天位境!!

看到魏武天,歐陽極等人的臉色也微微一沉,變得有些凝重。

他們也沒想到,陳浮雲今天竟然帶來了王境之上的存在。

「王境之上,嚴經緯慘了!」

「嚴經緯身邊的絕世高手不在,看他怎麼抵抗得了天位境的高手!」

「嚴經緯太猖狂了,仗着自己是王境高手,誰也不放在眼裏,陳家的底蘊,豈是他能夠想像的!」

「今天,恐怕他要被狠狠羞辱一番!」

歐陽家的小輩們,紛紛對着嚴經緯議論起來,眼神里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就連歐陽玉浮,這個時候也一臉冷笑的看着嚴經緯。

他對嚴經緯不感冒,內心深處並不支持自己的姐姐和嚴經緯在一起。

而歐陽安琪,臉色狂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