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而且,關於這個信息,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難怪,今日接近黃昏時,他就再沒有遇到一個修士。

之前,他還能經常遇到修士,因為煉魂幡捲動的幽冥丹吸引過來。

後來就漸漸少了,直至再沒有遇到。

原來,他們都已經離開了幽冥峽谷,在此不留夜。

至於梵音谷聖女為何要留在這裡過夜,顯然是因為受傷太重了,待她療傷醒來時,已經接近夜晚了。

因此,已經來不急離開,只能在此留夜。

在梵音谷聖女看來,應該不會有人在這裡留夜,出現在這裡了,所以,才敢大膽的在這裡洗澡。

這些,也都是有原因的。

現在,江寂塵基本都可以想到了。

但現在明白這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對付黑暗中可怕的幽冥鬼!

「幽冥鬼,它們有什麼弱點?」

江寂塵平復了心境,從容鎮定地開口問道。

梵音谷聖女道:「我查閱過梵音谷的歷代聖典,當中有關幽冥鬼的記錄很少,但有其中有一句說,若想殺死幽冥鬼,需讓其顯形。」

江寂塵聽后,運轉七彩神念,搜索黑暗。

然而,他竟然毫無所覺。

除了感應到黑暗,其它一無所有。

「小心!」

這時候,梵音谷聖女忽然開口道。

江寂塵自然也預感到了兇險,所以,先一步,拉著梵音谷聖女,閃移開來。

江寂塵有歲月長河,七彩神念雖然捕捉不到幽冥鬼的存在,但卻可以用歲月長河,預知兇險、攻擊,提前避開。

而梵音谷聖女,也有此類似的秘法,也能提前感知兇險。

所以,她才會出聲提醒江寂塵。

「雖然無法感應到幽冥鬼的存在,但是,卻可以預感到其攻擊。」

「如此,便可以由此判斷出幽冥鬼的大概位置!」

江寂塵心中一動,已有一法。

但是,卻需要梵音谷聖女的配合。

「聖女,我們分開,你作誘餌,讓幽冥鬼攻擊你!」

「然後,我從身後出手殺出。」

「相信我,在它沒有攻擊到你之前,本公子已將它殺掉。」

江寂塵暗中傳音給梵音谷聖女星痕,把自己的方法告訴她。

梵音谷聖女聽了后回應道:「好,本聖女也可以預感到它們的攻擊,稍有自保之力,不必擔心。」

二人約定好,便同時分開。

此時,黑暗之中,突然靜寂下來,氣氛顯得無比的陰森可怕。

而且,這一方天地,氣息無比陰冷!

顯然,幽冥鬼就潛伏在黑暗之中,隨時都準備攻擊。

只要黑暗在,幽冥鬼無處不在!

所以,江寂塵若不將之消滅,今夜休想安生。

嗡!

驀然,震空一顫。

江寂塵心有所應,一劍擊出。

(本章完) 咻!

一道劍光,劃破黑暗。

映亮了梵音谷聖女絕美的嬌容。

她此時,顯然也感應到了幽冥鬼的攻擊。

於是,她向左側閃!

這是江寂塵向她提供的位置。

因為,這個位置剛好是仙道劍光隔開了幽冥鬼。

幽冥鬼若要繼續攻擊梵音谷聖女,就需要面對仙道劍光。

嘶!

黑暗之中,傳來幽冥鬼,如哭似笑的聲音。

而它,顯然對仙道劍光,有所憚忌,欲要退走。

「這時候想退,遲了!」

然而,江寂塵這時冷然開口道。

那本是一道的仙道劍光,驀然之間,光芒大盛,由一化萬千。

無數仙道劍光,交織成一道劍光牢籠,封絕一方空間。

接著,那一方空間,仙光大盛,驅走黑暗,映亮天地。

於是,幽冥鬼的形跡無所遁形!

這一刻,江寂塵和梵音谷聖女,終於看清了幽冥鬼的樣子。

這是怎樣的一頭怪物?

青面獠牙,身形高大,人形之體。

最可怕的還是,全身上下,都長滿了血色眼睛。

看起來,無比的可怖瘮人。

這一切,說來話長,其實也只是瞬息之間的事。

梵音谷聖女星痕終究只是一個女子,此時已經被幽冥鬼的樣子,嚇得不輕。

只有江寂塵,心志如鐵,未受半分影響。

此時,幽冥鬼突然眨動全身的血色眼睛,突然從中射出一道道絕殺紅芒。

江寂塵神色一變,想都不想,全力催動仙道劍氣。

同時,抱住梵音谷聖女,極速退走,直直撞碎山洞,出現外面空間。

而原來的那一座古洞,在無盡紅芒和仙道劍光之中,瞬息間化作湮滅。

那一頭幽冥鬼,也隨之化作虛無。

呼!

看到幽冥鬼被殺,江寂塵和梵音谷聖女雙雙鬆了一口氣。

「啊!」

但緊接著,發出一道尖叫聲。

原來是梵音谷聖女發現自己還被江寂塵抱在懷中。

「淡定,莫要鬼叫,你還想引來別的幽冥鬼?」

江寂塵捂住雙耳,看著從自己懷中跳下來的梵音谷聖女道。

聽到江寂塵的話,梵音谷聖女臉色一變,停止了鬼叫。

她現在顯然對幽冥鬼有心理陰影,已經不想再遇上第二次了。

「那你,你不能亂來!」

梵音谷聖女警惕地道。

江寂塵不屑地道:「哼,本公若真要對你做什麼,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用。」

梵音谷聖女想想,也覺得如此。

在這幽冥峽谷的深夜裡,除了他們兩人,還會有誰在?

「那我們現在去哪裡?」

殺掉了一頭幽冥惡鬼,按理說,這附近不會再有第二頭了。

此時,梵音谷聖女開口問道。

江寂塵道:「就在這裡吧,本公子烤肉飲酒到天亮!」

其實,江寂塵可以考慮進入噬毒珠空間中,但是,那樣太危險。

若是讓他人撿到噬毒珠,將之封印,他將出不來。

所以,現在,若沒保證絕對安全的前提下,江寂塵不敢輕易就進入噬毒珠空間中呆。

據江寂塵所知,幽冥鬼與黑暗同在,而黑暗現在無處不在,要發現一顆噬毒珠,易如反掌。

這也是江寂塵不進入噬毒珠空間過夜的原因。

江寂塵此時直接在一處空地上架起了篝火,然後取出一隻只巨大的龍蝦。

這些,都是江寂塵滅掉海龍王的蝦兵蟹將所獲的。

江寂塵將之收入噬毒珠空間中的一處冰湖中,如此可以最大程度保持食物的新鮮。

畢竟,江寂塵當初並沒真正的完全滅殺掉這些蝦兵蟹將,尚留一息,再冰封於噬毒珠的冰湖中。

若想吃海鮮,隨時可以取出來,非常的方便。

「今夜就吃烤龍蝦!」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

然後,他動作嫻熟的串起一個個巨大的龍蝦,置於火上烤。

很快,烤龍蝦的香味,飄溢四方,一邊的梵音谷聖女,不由得吞咽起口水來。

江寂塵取下一隻龍蝦,剝掉蝦殼,露出了冒著熱氣的嫩白蝦肉。

「聖女,來,嘗嘗本公子的手藝!」

江寂塵遞給梵音谷聖女道。

對於梵音谷聖女,江寂塵已從心底里認可了她。

畢竟,剛才也算是並肩作戰過,所以,江寂塵沒有理由再排斥她。

梵音谷聖女在一邊,早已忍不住了。

此時,哪裡會跟江寂塵客氣?

接過烤龍蝦,便大口吃了起來。

肉質鮮美,入品即化。

梵音谷聖女,平時只知一心修道,兩耳不聞窗外事,平時吃的也只是靈果。

哪裡吃過這等美味?

所以,此時吃起來,差點沒把自己的舌頭都吞了下去。

江寂塵看著,自然知道梵音谷聖女,絕對是第一次吃這種美食。

所以,他不由覺得梵音谷聖女太可憐了。

「來,來,還有呢,隨便吃,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江寂塵覺得梵音谷聖女可憐,於是,繼續不斷的烤龍蝦,剝給她吃。

甚至,還把一壇酒遞過去道:「送酒更美味!」

梵音谷聖女自是來者不拒,送酒吃龍蝦,忽有一種,從前白活的感覺。

幾口酒下肚,梵音谷聖女話也多了起來。

「公子,你叫什麼名字,以後,我要當你的朋友,要蹭吃蹭喝!」

此時,喝了酒的梵音谷聖女,完全變了一個樣,變得有些直爽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