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而伴隨著這最後一幕的完成,這一日的晚會也是徹底來到了尾聲,每個人都露出意猶未盡的神色,驚艷於這場世紀性的人偶表演,看著肩並肩站在舞台中央的三個人偶,仍然在期待著什麼,希望他們能夠再來一場表演。

而便在這時候,斯科特·埃爾坎緩緩從後台走出,他來到舞台的中央,背對著三個人偶,臉上帶著自信與驕傲的笑容,面朝觀眾席上的眾人伸展懷抱,在如期的收穫到了一片的掌聲之後,他也是緩緩開口,宣佈道:「今天就到這裡了,但大家放心,這絕不會是我們在冬之國的最後一次演出,因為,就在昨天,我已徵得了冬之國國王陛下的允許,可以在聖夜祭的當夜,在皇家劇場,國王陛下的面前,為大家表演。

「相信我,那將是……」

這個人的話,沒能說完。

因為就在那一刻,就在人們為這個消息而歡呼的那一刻,一把刀,直接從斯科特·埃爾坎背後插入,緊接著從他的胸膛正中貫穿了出來,帶著那一抹猩紅,徹徹底底的,將所有的歡呼與吶喊全都堵了回去。

這位人偶師最得意的人偶索菲亞·埃爾坎就在剛剛的那一刻拔出藏在白色連衣裙之下的匕首,在斯科特毫無防備的情況,一刀,輕輕鬆鬆的貫穿了這位頂級人偶師的胸膛。

……

…… 第八十五章救場者

彷彿有一盆冷水從每個人的頭頂迎頭澆下,圖亞爾皇家學院禮堂會場里的氣氛霎時間冷卻下來。

整個禮堂之中,觀眾席上的每個人的每張臉上的每個表情都在這一刻僵硬住了。

而在舞台的中央,斯科特·埃爾坎臉上的血色正飛快地褪去,他的臉色蒼白下來,驕傲與自豪的笑容變成某種難以置信的神色,最後重重的栽倒在地面之上。

但這個人沒有就此死去,身為一位施法者,哪怕是非正統的人偶師,他也擁有超乎想象的力量,他仍然活著,仍然掙扎著,在舞台向緩慢的向前爬動,在身後留下一道長長的血跡,甚至向觀眾席的人伸出手來,表達出十分明確的求救的意圖。

而那個將刀鋒插進他的胸膛之中的少女——索菲亞·埃爾坎的神情也顯得有些獃獃的。

她微微後退了一步,這一刻,她的手都在微微發抖。

那麼,她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呢?是飽嘗殺人的恐懼、還是在興奮於她殺死了自己的締造者?

恐怕沒有人能夠清楚。

而緊接著,「啪嗒」一聲——那是她顫抖的手再也捏不住手中的匕首,直接落在了地上。

這時候,兩側維持秩序和安保問題的學院負責人和希爾里斯守備隊的成員也動了起來,他們從各個方向沖向舞台的方向,最近的還要屬從後台衝出來的幾個守備隊的成員,三步並作兩步,就已經是無限的接近了場中的那三個魔偶。

剛剛的死寂就在此時此刻爆發成混亂,坐在觀眾席上的人們開始驚慌失措,有人直接從自己的位置站起身來,開始向出口的方向奔跑,緊接著,人們便擁堵在了一起,發生踩踏與擁擠。

人類就是這麼一種神奇的生物,有時候,哪怕自己親手殺了人也能保持冷靜,但對於發生在這種公共場合之中的殺人事件,卻往往表現的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無措。

然而觀眾們的擁堵,直接使得從兩側湧來的守備隊成員和學院的負責人也被堵住,無法在第一時間趕進現場之中。

而那一邊,索菲亞和另外一個人偶少年則有些驚慌起來,他們顧不上給沒有立死的斯科特補刀,而是直接衝下舞台,十分乾脆的開始逃跑,不過,他們都沒有什麼戰鬥力,身上穿著禮服也跑得不快,從後台衝出來的那些守備隊的成員,應該能夠很輕鬆的抓到他們。

然而此時此刻,在場中,卻還有一個魔偶,沒有動。

那是一位俊朗的年輕人,作為人偶的他,皮膚蒼白、眼睛是深紫色的。

而此時此刻,在一片的混亂之中,他沒有逃跑,目光反而落在了地面上的那把匕首和正在爬行掙扎的斯科特。

在沉默片刻之後,這個人,不,這個人偶的眼睛里閃爍出某種明顯的、仇恨近乎於瘋狂的光芒,然後他直接從地面上拿起那把匕首,發出一聲癲狂的嚎叫,直接沖向那邊的斯科特,顯然,是想要補刀。

在觀眾席上的方東一直沒有動,他用手捂著喬伊的眼睛,自己卻是將在場中發生的這一切,全都盡收在了眼底。

https://tw.95zongcai.com/zc/66466/ ——這幾個人偶,全都想要斯科特·埃爾坎死嗎?

在舞台之上,守備隊的成員雖然第一時間發現了那個人偶再一次沖向了斯科特,但他們距離斯科特的距離相對較遠,如果救援的話,是絕對來不及的。

那麼……看起來,不用等那位魔術師重傷而亡,他親手創造出來的人偶就會在那之前徹底終結他的生命了。

那個人偶顯然也是這麼想的,他衝到斯科特的面前,眼睛里閃爍著某種瘋狂的寒光,高高的舉起手中的匕首,在發出一聲嘶喊之後,直接將刀鋒沖著斯科特的頭顱落下。

然而……

他的這一刀,沒能落下去。

便在那一刻,空間之中響起一聲雷鳴般的巨響,這道聲音是如此巨大,甚至在一瞬間壓過了場中所有人的聲音,引得眾人紛紛扭過頭來,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想要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是一把長槍。

被從禮堂的二層貴賓室拋擲而出,攜帶著難以想象的強大力量,后發而先至,直接從那個人偶的胸膛之中貫穿而過,在對方徹底殺死斯科特之前,將之釘死在了地面之上。

而這一槍攜帶著的力量是如此強大,整個禮堂中央的木質舞台甚至都被硬生生震塌,那些站在舞台上的守備隊成員根本來不及反應,紛紛被帶倒。

大咖主角攻略 而也因此,這些追擊索菲亞的守備隊成員被耽擱住了,索菲亞和另一位人偶直接掀開舞台下面的一個通向後台的便捷通道的布置門,飛快的離開了現場。

不過,此時此刻,很少有人注意到這個細節,因為幾乎所有人,都被發出一擊的那個人所吸引了。

拋出長槍之人就站在貴賓席的外沿之上,那是年輕人,擁有一雙天藍色的眼睛和足以令無數少女尖叫的俊朗面容。

正是這個人,在剛剛的那個瞬間里發出雷霆一擊,殺死了那個人偶。

他看著台下那個被他一槍釘死的人偶,在確認對方已經死亡之後,才是露出鬆了口氣的神情來,不過,看著被他一擊所轟塌的舞台,他的神色之中,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了。

但他穿的衣服的紋飾,卻似乎不像是冬之國的本地人。

這傢伙,就憑剛剛的那一擊,至少有三階要素的實力吧?

方東站在下面的觀眾席上,看著這個人,沉默。

會場里,似乎有人認出了這個人的身份,低聲道:「我見過他,那是杜勒斯公國使團的人,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強。」

那麼,這個年輕人,剛剛那一擊的目的,到底是想要轟塌整個舞台為索菲亞的逃離爭取時間,還是真的只是想要救斯科特一命?

方東意識到,今天的這場「演出」,此時此刻,才算是徹底落幕。

……

…… 第八十六章溜門撬鎖之徒

這裡到底是圖亞爾皇家學院,混亂只持續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便歸於平息,來到此間的觀眾們紛紛離場,而學校的負責人和趕來的更多的希爾里斯守備隊成員則開始接管這裡。

舞台的坍塌大大的遲滯了希爾里斯守備隊成員對索菲亞等兩個人偶的搜尋時間,當然,那都是方東看不到的情況了。

作為觀眾,他也是在第一時間被疏散了出去。

而那位人偶師斯科特也沒有死,他在第一時間便得到了現場的一位牧師的救助,並在第一時間送離了此間,前去醫治去了。

而這樣看起來,這位雜技人偶師就這樣輕輕鬆鬆的死在這裡的可能性已經是無限接近於零了。

而那位在關鍵時刻出手,轟塌了整個舞台卻也救下了斯科特的性命的人卻是由此出了名,短短的十幾分鐘里,他的名字就已經傳開了。

他叫做阿爾瓦·沃利斯,是杜勒斯公國今年派來參加冬之國的聖夜祭的使團之中的領頭人,才二十三歲便已經達到了三階要素之境界的強悍存在。

冬之國雖然算不上是雷姆里亞大陸之上的一流強國,但它卻是這片大陸北境數一數二的強國,尤其是在新王上位、推行新政之後,本已伴隨著時間推移而漸漸衰敗的冬之國更是再一次表現出強盛的苗頭來,因此,周圍的公國、王國都會主動的與冬之國保持良好的關係,在聖夜祭這樣的新年盛典的時候,他們更是會派來自己國家的使團參加冬之國本國的聖夜祭盛典,以此來表現和平友好之意。

而杜勒斯公國使團的人慕名前來觀看斯科特的表演,也不是什麼值得意外的事情。

這一次,這位叫做阿爾瓦·沃利斯的傢伙卻是徹底在希爾里斯出了名,他那在危機時刻雷霆般的一槍,再加上他那張帥氣的面孔,不僅僅讓許多現場的少女們為之痴迷,就連很多冬之國的成名人物也對這位年輕的三階存在重視起來。

而因為斯科特沒有真正被殺死的原因,這場禮堂表演現場所發生的「殺人案」卻也是沒有引起太大的風浪,只是那兩位逃走的魔偶就此登上了希爾里斯的通緝名單,被整個希爾里斯所通緝,那兩個魔偶本身沒有什麼戰鬥力,不會魔法也不會武技,能夠從禮堂逃走也是藉助了舞台現場的崩塌這種「運氣」,因此,看起來,他們被抓住,應該也就僅僅是時間問題了而已。

醉愛荼蘼 發生在禮堂的這場「殺人案」便最終以這樣戲劇性的方式收場,雖然那兩個魔偶仍然在逃,但不到半天,人們對這件事情的關注度也是大大降低了,反而是阿爾瓦這個人的名頭越來越盛,在街頭巷尾,都有人在談論這位杜勒斯公國的年輕俊傑。

從任何角度來看,這就單純的是一件魔偶噬主而已,在這樣的一個充斥著魔法的世界,這並不罕見。

但方東卻覺得,這事情或許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

那位擁有深紫色瞳孔的少女在前兩天還試圖向自己尋求幫助,然而現在卻走了極端,最關鍵的是,她連斯科特都沒能殺死,這前後的反差,如果不是因為「走投無路而放手一搏」的話,就做的也太蠢了。

而且,就算那位人偶少女想要反手一博,也大可以選擇其他的時機,不必在禮堂的人前動手,這樣做的震撼效果固然是有,但成功率和事後逃跑的成功率都會大大降低。

是索菲亞這位人偶少女太蠢笨了,還是……

方東的思路就此打住,他從這裡嗅到了一線「商業」,然而他卻並沒有行動起來的意思。

——開什麼玩笑,他現在可是手握幾百天的生命的男人,誰要在冬天裡跑來跑去去做什麼「生意」啊。

抱著這種一輩子也不可能翻身的鹹魚念頭,方東將喬伊送回了緹娜的身邊,在緹娜「抱歉差點讓你捲入麻煩里」的抱歉笑容中,他才是沐浴著漫天飄飛的白色雪花,回到了自己的店面之中。

然而他才來到自己的店門口,他便發現,自己家門的鎖被人撬開了。

他的板麵店的老破門正處在半虛掩的狀態,在門口的位置有幾道明顯的腳印。

看腳印,大概有三個人,且對方,沒有任何掩蓋自己的行蹤意思,就這樣大大方方的撬開鎖進了屋等著方東回來。

方東站在門前略微沉默了片刻,還是呼出了一口氣,把門推開了。

屋子裡果然有三個人,都穿著黑色的斗篷,微垂著頭,看不清楚面孔,卻只有一個人坐在那裡,另外的兩個人則像是侍衛一樣拱衛在那個坐著的人的身後。

方東看見這三人,反而笑了笑,十分熱情地道:「呦呵,,這麼冷的天大駕光臨,肯定是沖著我的板面來的呀,三位爺等著,小的這就去下面。」

居中的那個人聞言,即刻便開了口:「我們,不是來吃面的。」

說著,他順勢抬起了頭來。

那深深兜帽之下所隱藏的面孔,是一張灰敗腐朽的面孔,彷彿一個早已死去多時的人,露出來的眼睛也呈現出某種死灰色,顯得十分的駭人,但他卻並非是亡靈,而是真正的活物。

方東見此,卻微微眯起眼睛來,第一時間道:「瓦倫撒人?」

這種狀態的「活死人」,正是方東所見過的瓦倫撒人。

他出聲之後,沒等對方回應,即沉吟道:「你們是來找瓦倫撒之眼的么?不好意思,沒找到吧?」

瓦倫撒之眼,那可是方東從德賽林得到的最有價值的物品之中,當然,方東也不知道它有什麼價值(除了瓦倫撒人沒人在乎,單純論的話,寶石本身的品質也稱不上乘),但他還是十分謹慎的收藏了起來。

因此,這幫子瓦倫撒人出現在自己的店鋪之中,方東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群人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八成是沖著瓦倫撒之眼來的。

緊接著他才想到:德賽林的獻祭已經結束,康格里狄甚至已死,按道理說,瓦倫撒人沒有任何人渠道可以出現在雷姆里亞大陸,那麼……這群傢伙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

…… 第八十七章來自瓦倫撒的委託

「門就在那裡,在之前它或許一直處在被鎖死的狀態,但只有它開啟過一次,哪怕再緊閉的門也會出現縫隙。」似乎是看出了方東的疑惑,居中坐著的那位瓦倫撒人直接開了口,道:「我們,就是從這個縫隙過來的。」

方東聞言,卻微微眯起眼睛來,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而這個瓦倫撒人卻已然是緩緩從他的位置上站了起來,他拄著一根枯樹般的法杖,身軀微微有些佝僂,但他具有一種天然而獨到的氣質——他只是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壓抑與沉重感。

他道:「瓦倫撒人不是竊賊,我們確實想要瓦倫撒之眼,但我們不會闖入別人的家中,私翻別人的東西,更不會搶奪。」

方東其實很想問你們不闖別人的家門那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但他相信這個瓦倫撒人說的是真的。

雖然在冬之國之中流傳的與瓦倫撒有關的傳說里,這個國度都是災難與恐怖的代名詞,但方東在幾次和瓦倫撒人的接觸之中已意識到,這些人可不像是恐怖國度里的狂徒,倒像是誕生在文明社會擁有完備不可動搖的道德觀的「上等人」。

當然,在方東的眼中,好與壞本身沒有區別。

他不崇信正義,也不唾棄黑暗,在方東的概念里,這兩種東西本身沒有區別,對與錯是社會給的定義,在這種定義之下誕生出來的好人或壞人在方東看來根本毫無意義,在和平的環境里,對錯才能是清晰分明的,但一旦情況失控或定義這種好壞的社會範圍縮小到幾個人的範圍里,所謂的好壞善惡就會徹底的變質。

方東笑道:「沒事,就算你翻我的東西,除了幾袋子金幣,你什麼也找不到。」

方東說的是實話,他把自己這些天在雷姆里亞大陸攢的各種各樣的東西全都丟到板面的那個食物盒裡面了。

反正那食物盒一次只能出一碗板面,還偏偏有三立方米那麼多,非柯提斯13號事務所的店主根本看不見也摸不著,放在這裡面,甚至比方東帶上身上都安全。

那瓦倫撒人露出「定是如此」的表情來,顯然,他是覺得方東把那東西藏起來了,而在片刻之後,他緩緩向方東伸出一隻乾枯腐敗的手來,道:「在下埃德加·蘭伯特,瓦倫撒第七集團軍法師團三陣法師長,帝國勛爵、帝國……」

這人當著方東的面兒,像是報菜名一樣說話不打蹦的說了大概半分鐘才把自己的名頭念完。

方東的表情有些抽搐,他伸出手來,毫不忌諱的和對方手握了握,才道:「方東,柯提斯13號事務所的現任店主——那麼,你來我這兒有什麼事兒?」

埃德加和方東相對坐下來,方東已把話說的明確了,埃德加也不再東拉西扯,臉上的神色也漸漸嚴肅起來,看著眼前的房東,在沉默了片刻之後,才緩緩道:「我有兩件事。

「但在此之前,我必須要說的是,瓦倫撒帝國,絕無和您對抗的意思。」

方東摸了摸鼻子,其實有點兒懵。

埃德加顯然是那種很會察言觀色的人,他幾乎能在瞬間通過方東的面部細微表情捕捉到他的某些心理變化,因此在第一時間道:「瓦倫撒曾向神靈請求力量,也曾向魔神負尋求援助,因此,我們不會嘗試著成為天選之人的敵人,也不會主動站在背負詛咒之人的對面。

「在德賽林,某些事情並非出自瓦倫撒的本意。」

他說的很誠懇,也確實很有依據。

在德賽林,在康格里狄登場之前,作為主角的瓦倫撒神庭的大軍其實一直都處在離線的狀態,但康格里狄當時可沒有不把房東當祭品的意思。

不過,這種話向來沒有什麼誠信度,只聽聽就好。

方東點點,道:「妥,意思我都懂,反正我幹掉了你們的一個將軍,你們不計前嫌,對於我來說是好事兒。」

埃德加點點頭,道:「我找到你,有兩個目的。

「第一,就是瓦倫撒之眼……」

他的話還沒說完,方東便打斷道:「直接說第二個。」

埃德加看了方東一眼,沉默片刻,道:「第二件事,我想要請你殺兩個人。」

瓦倫撒人,委託自己殺人?

方東有些意外,但接受委託就是13號事務所的主營業務,因此,方東直接問道:「殺誰?」

「阿爾瓦·沃利斯和斯科特·埃爾坎。」

方東聽著這兩個名字,卻沒露出什麼意外的神色來,他只笑道:「你想要殺的,還倒都是眼下希爾里斯的風雲人物。」

與方東的輕佻相比,埃德加·蘭伯特的表情和聲音都顯得嚴肅的多,他道:「事實上,索菲亞·埃爾坎之所以會向您發出委託,正是我向她告知了柯提斯13號事務所的存在。

「而當時,我其實是想要通過那個魔偶來試探方東先生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這是我的謹慎,柯提斯的使徒雖然歷代都是人中龍鳳,卻也不乏十足十的蠢貨和自大之輩。

「如果方東先生你是這樣的人,此時此刻,我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方東沒急著問這個瓦倫撒的活死人法師是怎麼和索菲亞扯上關係的,而是冷笑道:「你這話就有扯淡的成分了,要是我當時接了索菲亞的委託,你也不用出面了——因為那時候我就已經攪進這趟渾水了。」

埃德加聞言,腐朽的面孔上露出一個恐怖的微笑:「方東先生,是聰明人。」

方東道:「雖然我不清楚瓦倫撒人和今天的禮堂殺人案有什麼關係、也不清楚你和索菲亞是什麼關係,但如果我的判斷沒錯的話,斯科特和阿爾瓦其實是一夥兒的,索菲亞的刺殺斯科特早就知道,甚至可能是斯科特本人推波助瀾的,今天的禮堂『殺人案』的三位主角,除了索菲亞這個傻丫頭,斯科特和阿爾瓦全在做戲……我說的對是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